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归来的她们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我家公子(十五)
  蓦地,张月鹿抬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脸色毫无预料地变得极其难看,一双深色的眸子刹那间也染上了猩红色!

  身体之中突如其来的涌现出一股极为暴烈的能量,张月鹿的身体似乎就在这一刹那之间失去了控制,因为这暴烈的能量在体内横行,张月鹿的脸色猛然变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张月鹿的手在旁边的小桌上一扫,茶盏皆落在地上一一碎裂!

  滚烫的茶水溅了一地!

  张月鹿原本清俊儒雅的面容竟也刹那间变得狰狞起来!

  张月鹿的眸光不住的在清明与血腥之间交换着。

  在血腥切换为清明的时候,张月鹿的脸色很难看,很久没有发作,本以为已经不会再影响到他了,可却偏偏在这个时候,那股熟悉的能量再一次涌现出来。

  看来,阿秀的那一番话,或多或少还是影响了自己,知道心魔发作起来厉害,这些年来,不论什么情况,他都维持着心平气和,做一个别人口中所说的“温润儒雅”的大公子,但是,方才却因为阿秀的那一番话,使得心境动摇,情绪不稳定,这是蛰伏已久的心魔找到了机会,试图控制他,掌握这具身体的主权。

  张月鹿时而苦笑,时而神色阴鸷,难道,雷颖儿对他的影响已经到达这种程度了吗?看来他还是小觑了雷颖儿。

  只是,若仅是这种程度的心神动摇,便会让心魔趁虚而入,趁机操纵他掌握这具身体的主权的话,那便实在是想得太简单了,再不济,他也不会被这种程度的心魔影响。

  而本已经离开的风秀林,在不远处的藤架下站着。

  她到现在还觉得有些如在梦里,她向来是觉得“情”这一次害人不浅,至今也依旧这样觉得,可是,她甚至不知道,在自己的心里居然会有这样的念头。

  可仔细想想,似乎一切也都有迹可循。

  上一世大少爷便待她极好,她的心里也一直将张月鹿的位置摆得高高在上,这人便如遥不可及的星辰一般,在她的心中宛若神衹,她自觉与大少爷毫无可能,故而也从未产生过这样的想法。

  在得知大少爷喜欢上铸剑山庄大小姐雷颖儿的时候,她真心的为大少爷祝福,因为,那个时候,在她的眼里,铸剑山庄是如同盟主府一样的庞然大物,也就只有铸剑山庄的大小姐,方才能够配得上盟主府的大少爷,方才能够配得上张月鹿。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可,在祝福之余,难道,她的心里就没有一丝的失落吗?也许那时还小,还不懂得,可怎么会一点儿感觉也没有呢?

  而后,铸剑山庄带着人来灭盟主府的门,她被迫跳崖,三年之后修得寒幼功出崖,在得知了张月鹿成了一个人人畏惧的魔头的时候,她震惊万分,她为了确认这个消息,回了盟主府,可却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拒绝了张彦枢的挽留,独自一人离开中原。

  按理说,那里是她从小长到大的地方,也是她唯一的家和归宿,她修得高强武功,本来于情于理,她都应该留在盟主府里,护佑盟主府,可她偏偏做出了一个并不合情,甚至可能会让人非议的决定,那就是离开盟主府,甚至远离中原,建筑寒幼宫,一生不碰情字。

  而最有力的证明,却是重生系统的出现。

  她问重生系统为什么要选中她?

  那个重生系统给她的回答是什么?

  “重生系统在感受到宿主强烈的愿力时,会自动挑选合适的宿主。”

  是这样的一个回答。

  究竟是什么东西会让她产生强烈的愿力?她向来清心寡欲,生死不惧,她思来想去,似乎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被着重生系统察觉到强烈的愿力。

  甚至重生系统显示的她的心愿那里,竟是一片空白。

  那个时候的她,兴许潜意识里便已经有所察觉,可却自己否定和忽略了这个答案。

  当一个人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的感情的时候,重生系统又如何鉴定得出来呢?

  她没有想到,五十年如一日的修炼之后,她竟还有一天能够回到十五岁的时候,六十五岁的年纪,并没有让她变得成熟起来,她刚重生回来的时候并不明白自己的感情,可在看见大少爷,二少爷,大小姐的时候,往事的记忆渐渐的涌现出来,往昔的对这些人的感情,也渐渐的涌现在她的心头。

  她的心里很复杂,之所以没有那么快的拆穿雷颖儿和雷傲,是因为她在五十年的孤寂修行中,放下也看开了许多,如果一切真是天道循环的话,那么她重生也不该去改变这些。

  可,事实证明,人都是自私的,五十年的修炼,也并不能够让她真的如同无欲无求、通透明澈的佛教门徒一样,对世俗之事不管不问。

  反而她在慢慢的动摇。

  甚至,对雷傲和雷颖儿,这一对“母子”,产生了极为强烈的厌恶感和憎恨!

  她若真是明彻通达,就应该让这一切按照上一世的轨迹发展下去。

  可,见雷颖儿那样惺惺作态,伪装的毫无漏洞,见大少爷被那女人蒙骗,想起日后大少爷和大小姐的结局,她便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心绪。

  她终于意识到,自己一直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执念究竟是什么了。

  “叮!检测到宿主第三个心愿:情。”

  突然出现的系统声音再一次让风秀林一怔。

  小姑娘的手落在院子里支撑着紫藤萝花架的柱子上,小巧的唇微张,“情……”

  仅仅就是这么一个字,却让她用了这么长时间才顿悟。

  “查的怎么样了?”已经恢复了正常的张月鹿坐在书房里披着一张鹿皮的椅子上,面色淡淡,道。

  “并无异常。”

  并无异常?这和他第一次见到雷颖儿对雷颖儿感兴趣之后,调查出来的结果一样。

  张月鹿相信阿秀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一番话,但是,他也不会仅仅因为阿秀的一番话就彻底给雷颖儿判死刑。

  “接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