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归来的她们 > 第四百零五章 每天都在收拾作受(二十九)
  救护车姗姗来迟,把人送到医院又花了半个小时,一路上坐在车厢里的严封的脸色都极为难看。

  惹得车厢里原本想要和帅哥搭个话安慰一下的小护神都没敢吱声。

  人送到医院打上点滴之后,吴家昌吴家盛兄弟俩也赶到了。

  “封,人怎么样了?”

  严封坐在床边,面色阴沉。

  刚才医生检查的时候虽说没伤到内脏,但是,外伤却很严重,旧伤加上新伤,没有个把月是恢复不了的,而这些伤痕是被殴打形成的,打人的人是下了重手在打,如果殴打的是头颅的话,后果将比这要严重得多,医生认为这孩子这么年轻,应该是斗殴,所以建议他们报警,医院会给他们做伤情鉴定。

  严封听的脸色越来越沉,只嘱咐医生要用最好的药务必尽快把人治好。

  听到吴家昌的话,严封吐了口气,却不是放松的模样,眉宇间带着狠意:“外伤严重,身体器官没有受损。家昌,帮我查查凤杳今天接触过哪些人。”

  末了这一句话才是重点。

  吴家昌点了点头,凤杳这些天和他们关系不错,就算是严封不交代,他也会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的。

  “疼……”昏迷中的凤杳惨白着脸,突然出声,仿佛做了个梦似的,抬起手来死命的按着自己的胸口。

  “哪里疼?”严封瞬间转过头来,急忙握住凤杳那只打着点滴的手,又抬起凤杳一只已经按住伤口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中,看着平时张扬跋扈像个雄孔雀似的凤杳紧皱着眉,似乎忍受着剧烈的疼痛,严封心里一阵一阵的难受。

  “疼……”昏过去的凤杳,听不见严封的声音,只是潜意识觉得胸口处一阵一阵的疼痛,闷闷的,冰冰的。

  “宝宝……”严封一手抚摸着凤杳的惨白的脸,一边叫着凤杳。

  这两个字似乎有神奇的魔力一般,在床上面色痛苦的凤杳在听见严封的话之后,竟渐渐的平静下来,像是初生的婴儿一般,眷恋的握着严封的大手。

  凤杳睡颜柔和下来,严封的神色也温柔起来。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路上吴家昌已经跟吴家盛解释了两人的关系,但是即便如此,吴家盛看见眼前这个画面,依旧觉得格外的富有冲击力。

  尼妹。老子不看了。

  “严封!凤杳他不过一个在凤家没有任何地位的基佬!所有人都以他为耻,他是不可能继承凤家的!我求求你,你不要和他在一起!不管你和谁在一起,都不要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朴明风从接到严封电话的狂喜变成了惊骇和惶恐。她知道严封不喜欢她,可是,她宁可输给另外一个女人,也不愿意输给凤杳一个男的!

  严封面色冰冷的挂断电话,看向医院走廊里的吴家昌,“监控拿到了吗?”

  “拿到了。”吴家昌面上带了一丝复杂。

  “你看过了?”严封见吴家昌面色异常,立刻猜测出来。

  “看了……”

  “是谁?”

  吴家昌唇动了动,片刻后目光复杂的开口:“凤杳的父亲。监控里,凤翔天先到包间,凤杳后来才到,里面没有监控,虽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

  “凤杳出来的时候已经走不稳了,那个时候恐怕已经受了伤。而且,凤翔天打的都是衣服盖的住的地方,似乎笃定凤杳不会报警。”

  吴家昌看见监控里凤杳扶着墙颤颤巍巍走出来的模样,就连他都看的难受,更别说如果严封看见会怎么样了。

  “凤翔天……”严封眸光一暗,呢喃着这个名字的时候却明显的带着怒意。

  他没想到,竟然是凤杳的父亲打的。

  他曾经一直以为凤杳比他幸运的多,觉得凤杳这个凤家的大少爷肯定是锦衣玉食的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公子哥,而自己却从小就被逼着学这学那没有一点儿自由。

  可严封没想到,凤翔天居然会打自己的亲儿子……

  不用动脑子都知道,凤杳之前身上的伤是谁做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通过刚才从朴明风那里得到的消息,他可以知道,凤翔天是知道了凤杳和同性在一起了才会大发雷霆赶到学校来收拾凤杳的。

  想到这里,严封极其后悔自己和双胞胎兄弟先走的事情,如果留下来陪着凤杳或者把人带在自己的身边,他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而棘手的是,他虽然不想放过凤翔天,可这人毕竟是凤杳的父亲,他不能不顾虑凤杳。

  再者,换位思考,如果自己父亲知道他和同性在一起,恐怕也会大发雷霆。

  他不确定的是,凤翔天这么对待凤杳,究竟是常态,还是只有这两次。

  虽然,不论多少次,都不能改变凤翔天在他的这里好感度已经变成负数的事实,可不仅仅是一次两次,他没法想象凤杳是怎么在那样的环境里生长的。

  “家昌,再帮我查一下,凤杳在凤家的情况。”严封吐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好。”

  严封放轻脚步走进病房里面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凤杳已经醒过来的,正在指挥吴家盛给他切水果。

  吴家盛一脸憋屈。他什么时候伺候过人啊!要不是看在他是个病人的份上,才懒得管。

  “宝宝醒了?”严封紧绷的脸霎时间柔和起来。

  凤杳拿着叉子的手一顿,看着严封,看了一会儿,忽然嘴往下一撇,“严封!”

  眼尾落下一滴滴金豆豆。

  吴家盛眼角抽抽,刚才奴役自己的时候嚣张的不像是个病人,这会儿看见男朋友了顿时可怜的不行不行的,真是……

  严封哪里受得了现在的凤杳掉眼泪,急忙上前,把人抱在怀里,“还疼吗?”

  “严封……”

  “严封……”

  凤杳一遍一遍叫着,严封也抱的越来越紧,“宝宝不哭……”

  “严封……”凤杳带着哭腔,被严封抱着冯时候觉得空荡荡的心都被填满了。

  “我在,我在,不哭了……”严封心疼的要死。

  “严封,我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