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归来的她们 > 第五百零五章 我不会放过你的(十九)
  妫籍本坐在椅子上听见通报之后,站了起来。

  原本显得很冷静的面容却在看见妫桑的模样之后,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惊诧来,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对着眼前这个已经是想要谋夺皇位的阿姐说什么。

  妫桑看人向来分明。妫籍从小跟她一块长大,耳根子软,性子也不强,能力在众多皇子之中,也只算得上是中上,比下有余,比上又不足。

  妫籍要收她权利她确实想不到,从大臣在妫籍的默许之下提出谏言之后,她便闭门不再见客,也当然不会再去观察妫籍是怎么想的。

  这会儿,对权力收了心的妫桑,却又从自己那个懦弱无能的阿弟眼中,看见了一丝对自己的担忧。

  这是妫桑万万没有想到的。她以为,妫籍必然恨她入骨,否则,也不会宁肯动用禁术也要让玄清的鬼魂来迫害她。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其实,没见到妫桑之前,妫籍被周边人列出的妫桑种种无情的行为挑拨,气上心头之时,什么都做得出来,下了命令,也未曾后悔。只唯独,而今,亲眼见到了血溶于水的胞姐,还是这副模样的妫桑,妫籍只觉得心头难受,不知姐弟二人怎么走到如今地步?

  妫桑扫了一圈,没有看见玄清的尸体,也没有看到任何的棺木,本打算先问玄清的尸体在哪里,只是话一出口却变了,“为何用禁术?”

  妫桑的目光直视着妫籍,“父皇曾说过,除非有一天,大夏国灭,为救国家于危急存亡之际,才可以自身遭受反噬,为代价动用禁术。父皇也说过,不管皇子公主之间如何抢夺位置,都不得动用禁术于内斗。”

  “是你逼朕的。”妫籍张了张嘴,半晌才开口说道。

  “我逼你不要命的?不是你逼本宫的吗?”妫桑凉凉一笑。

  “我……”

  “不说朕了?”妫桑瞥了眼面色隐隐发青的妫籍,总觉得有些可笑,姐弟二人斗了几个月,而今若是不能化解禁术,两个人都命不久矣。

  她身体里都是玄清的死气,只有玄清的鬼魂加上肉身重新变成人,那团死气才会消失,也只有玄清复活了,禁术所带来的孽债才会彻底抵消,妫籍才不至于受到反噬。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妫籍默默无言。

  “我确实觉得你不适合当皇帝,可你若不默认要削我权力,我也不会动你的皇位。”妫桑道,说完又看了一眼妫籍,似乎带着失望,“可你偏偏先对我动了手,你以为你能斗得过我吗?”

  妫桑带着失望的目光刺激到了妫籍。

  “我是斗不过你,从小就斗不过你,你总是对我失望,总是高高在上的,虽然是我的一母同胞的胞姐,可你对待我就像是养一只小狗一样,对我只有怒其不争和失望,以前还小,可我早已经长成大人了!我现在是皇帝,可你还要握着天下的兵权,还要结党营私,让我这个皇帝形同虚设,叫我怎么甘心?”妫籍第一次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叫一旁的其他人听着心惊不已。

  妫桑皱了皱眉,挥手禀退了其他人,“都下去。”

  妫籍这边的人还在犹豫,妫籍却也是大手一挥,叫人退下。

  “扶我坐下。”妫桑站了一会儿,只觉得疲惫不堪。

  这样命令般的话语却没有得到妫籍的拒绝。

  妫籍托住妫桑胳膊的那一刹那,再一次感受到了妫桑的瘦弱,仅仅是简单的坐下的动作,看起来妫桑都费了一番力气,坐下之后,更是接连喘了好几口气。

  “阿姐天性如此,你不争气,我便只能怒其不争,阿姐向来信奉的是棍棒底下出孝子,若对你不严苛,以你的资质,早被其他皇子公主玩死了。你若要叫我哄着你,捧着你,那是全无可能的。”

  “你怪我握着天下兵权,结党营私,却并不知晓,你分的那几位镖骑大将军皆是中饱私囊的无用之人,那些个勾结手段就只能骗骗你。我若不帮你将朝中大臣笼络,你以为,那些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能等到现在不当你扯下皇位?”

  “你以为,这几个月来,你不在皇宫的消息是怎么瞒下来的?你还真以为自己能一手遮天吗?若其中没有我的插手,恐怕这个时候,驻守边疆的那两个将军早就兵临城下了,阿姐与你斗是一回事,可若要外人来觊觎着妫家的皇位,阿姐第一个不允许。”

  一连串说了太多的话,妫桑身体有些支撑不住,坐在椅子上,一手捂着嘴咳了起来,“咳咳。”

  妫籍心中震动,还未将妫桑的话消化完毕,见妫桑咳了起来,赶紧端了茶盏过来。

  妫桑也不害怕妫籍在茶水中下毒,结果茶水抿了两口,这才堪堪将到嗓子边的咳嗽压下。

  “不说也罢,眼下这皇位,阿姐没有兴趣。至于兵权,你若有能耐,交给你也不是不可。可最重要的……”

  妫籍掀起眉眼看着不太平静的妫籍,“我们姐弟俩还有没有命消受。”

  这句话仿佛当头一棒,妫籍面色复杂起来。

  “阿姐……”

  听到妫籍一句阿姐,妫桑叹了口气,道:“玄清的尸体可还在?”

  “还在,肉身在冰棺里,室内不能保存,还在皇宫的冰窖里。”

  “切记别动玄清尸体,你回皇宫罢,过段时间若是我进皇宫找玄清尸体,那便说明,这皇位还姓妫。”

  妫籍不太明白妫桑的意思,见妫桑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加上多说一句话都会露出的疲态,妫籍便忍下疑问没有开口。

  “好。”

  先是应了一句,妫籍见妫桑扶着椅子要站起,急忙搀着妫桑站了起来,犹豫着开口说道:“阿姐,你的身体……”

  妫桑先是接了一句“拜你所赐”,感觉身体之后又看了一眼妫籍面上担忧神色不似作假,妫桑难得的软了心肠,虽然小时候软弱无能的包子长大之后竟试图咬下亲姐姐的一块肉,可到底是血脉相连,妫桑叹口气,“往事皆作罢,你当好你的皇帝。”

  妫籍还要再说些什么,妫桑却摆了摆手转过头去慢慢的向门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