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归来的她们 > 第五百零六章 我不会放过你的(二十)
  妫桑坐上车的时候,妫籍看着马车,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

  当了几个月的憋屈的民间皇帝,没想到,现在竟然可以回皇宫了,而曾经他最为忌惮的心腹大患也已经彻底消失了。

  可即便如此,妫籍也没有觉得轻松多少,心里头的两块大石头,虽然彻底离开了一块,可依旧还剩下一块,重重地压在上头,同样让妫籍忧心。

  如果要问妫籍现在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那必然是动用了禁术,堵死了他可能生还的路。

  动用禁术,虽然不至于立刻暴毙,可是,先祖留下的训诫是,动用禁术所引发的孽债都会一笔一笔的回报在使用禁术的人的身上。

  也许半年,也许一年两年,最多不会超过五年,他就可能以一种离奇的死法死去。

  他也许对妫桑所说的能够帮他驱除禁书带来的影响有几分相信,可他并不能宽心。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若真有那一天……

  便如同阿姐所说的那样,大夏王朝总归不能落到别的姓氏身上。

  要是真有那一天,他死了,那他必须要早做准备,将皇位传给阿姐。虽说世上没有女子当皇帝的先例,可以阿姐的本事必然能够清除所有的异议,带领着大夏王朝走向盛世。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想到这里,年轻皇帝心头有些挫败,可除此之外,目光中只剩下决然。

  妫桑并不知道,自己那不算怀柔政策的,几句只是比平时软了些的话语,却叫自己的阿弟产生了放弃皇位的念头。

  妫桑回到公主府的时候,终于见到了玄清,只是不知为何这时的玄清虚弱的不像话,容纳了玄清鬼魂的玉佩,不像是妫桑之前看见的深黑色,而是浅浅的黑色,带着些飘渺。

  妫桑瞧着有些心惊,若换做以前,她必然巴不得玄清的鬼魂立刻消散,现在则是跟着担惊受怕起来。

  妫桑忍着焦虑,先把下人打发走了,这才靠近那块放在博古架上头的玉佩。

  妫桑刚一摸到玉佩便惊动了里头的鬼魂,一道黑影霎时间从玉佩中窜了出来,在空中停顿了会儿之后,就要往门外飘去。

  恰好这时是正午时刻,外面的阳光瞧着便叫人心惊,充满阴气的鬼魂若是直直的被这阳光照上,保不准就要魂飞魄散。

  “你要去哪?!”

  妫桑大喝一声,当然,是她以为的大喝,实际上这个时候的妫桑发出来的声音大小也就和正常人说话差不多大小,甚至更加中气不足。

  身影停顿了一下,却没有停留下来。

  “不许走!”妫桑气愤,“你是想早些魂飞魄散吗?”

  见玄清的身影无动于衷,妫桑气的不行,道:“你若是魂飞魄散了,我也跟着你死了!你偏偏要害我不成!”

  玄清的身影已经飘到门口,眼看着就要出了门暴露在阳光之下,却因为妫桑的这一句话身影硬生生停了下来,转了个身,被浅浅的黑雾包裹着的玄清,终于能够看清五官了。

  因此,妫桑也看见了玄清的表情。

  淡淡的,却又不是那样的从容。

  “你不许出去!”习惯了这样命令式话语的妫桑,一时半会也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意,只得再次开口命令道。

  见玄清隔着自己好远,目光复杂却又什么都不说的样子,妫桑只得用自己在感情这方面并不开窍的脑子去费力气揣摩玄清的想法。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妫桑想起,从昨天她表明心意之后,玄清对她的避而不见,妫桑似乎想到了什么,脑海中灵光一现,妫桑及时抓住,而在想法渐渐清晰之后,妫桑的带着怒容的脸,突然就变成了惊讶,然后这叫控制不住的往上翘。

  以前总有人说,威震朝堂的冷面长公主殿下若是突然笑了,那么必然是有人要倒大霉了。

  可那是因为没人见过妫桑此刻的笑容,不再是叫人望而生畏心惊胆战的冷笑,柔和的像是普通的女儿家一样。

  就连玄清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妫桑。

  但只是无意看了一眼,却奈何只这一眼,便再难以移开。

  玄清薄唇微张,看着笑容弧度越来越大的妫桑,目光愈发的复杂。

  妫桑挂着笑容慢慢的走近玄清,伸出手来虚虚的贴近玄清的脸,毫不躲闪的直勾勾的看着玄清,“你怕在我身边会害死我是吗?”

  玄清不动,也不回答。

  可妫桑却没有停下追问,仿佛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是的,“是吗?”

  “告诉我是不是这样?”

  “你担心我是吗?”

  “你怕会害死我是吗?”

  “所以才远离我,哪怕自己可能会魂飞魄散?”

  妫桑控制不住的欣喜起来,虽然以前,玄清同样会为她去死,屡次挡在她的身前,可那时,她并不觉得这样的举动有多么的珍贵,最多也只是单单的欣赏,对待一个这样的下人,提拔、重用、赏赐已经足够。

  可现在分明是同样性质的行为,妫桑瞧着却完全不同了,也许这就是心悦一个人的奇特。

  她控制不住自己心情的愉悦,这是她多年来第一次这样高兴过。

  “你心悦我!你依旧心悦我是吗?”儿女情长,叫能写的高傲的长公主殿下,霎时间变成了这样一副柔软的痴缠的模样。

  玄清看着眼前妫桑目光里毫不作假的欣喜与期待,还有从未见过的小女儿家的样子,喉咙不自觉的动了动。

  “即便你不说话,本宫也知道答案。”妫桑似乎笃定了自己的想法,手在玄清的脸颊旁婆娑了一下,即便碰触不到任何东西,只能感受到黑雾覆盖之处的凉意以及靠近了玄清之后身上的各种不适。

  “我想碰碰你。”妫桑有些遗憾的开口说道。

  这句话将玄清拉回现实。

  “人鬼殊途。”喉咙滚了滚,玄清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我说过,我有方法让你复生,若真的不能复生你,我便也跟着你去死。”

  我也跟着你去死……

  玄清心头一震。

  眼前的妫桑脸色没有以前红润,也没有以前容光焕发的模样,弱不禁风的苍白面庞,带着坚定的神色,分明容颜不胜此前,可与玄清而言,却依旧让他难以自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