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1章 平都医院
  临终之际,黄泉之前,给你一次逆转人生,成为世界主神的机会。

  你是否接受?

  *

  酆(fēng)都市平都医院,是个去不得的地方。

  这座医院正坐落在传说中的冥府所在地酆都山,和这座有些神秘色彩的大山脸对脸相望。要是从外头看,18层气派的白色大楼,除了破旧点,似乎挑不出什么错处来。正门口挂着的“两百年传承中西医结合试点医院”的牌子也被风雨时光带出了锈迹。

  提起这家医院的诡异之处,当地人能和你讲得头头是道,比如这家医院的病人只进不出、这家医院只上夜班、这家医院春节都不放假中元节却放假。

  “医鬼的,医鬼的。”再老一辈的人提起酆都市平都医院,都会摇摇头这么说道。

  医院院长简明庶听到这种邪乎传闻,满不在乎地添油加醋了几分,独独没提这医院实际上是遗愿成神的地方。

  眼下正是阴历七月十四晚上十一点,四周住宅多半已熄了灯,全家进入梦乡。平都医院则不然。

  医院一层大厅安静冷清,整个大厅都没开灯,一旁值班室亮着诡异的昏黄色烛光。

  值班室门是老式的木门,老旧的白漆有些斑驳。此刻,透过这扇古旧的木门正传来一阵不合氛围的轻快歌曲——

  “我想飘过鬼门关

  鬼市北集玩几天

  就算没钱也想浪到忘川边……”

  门被吱呀拉开。

  院长简明庶随意推了门,抱着手臂斜倚在门上,烛光沿着门漫溢而出,将他带着些微澜的黑发勾勒出瑰丽的色彩。

  他平眉大眼,将白大褂穿的无比斯文。白大褂里面搭着一件简单的浅蓝色衬衣,宽宽的平肩将衬衣领口拉出一个好看的褶。

  简明庶看着值班室里坐着的白发少年,信手敲了敲门:

  “干嘛呢,扰民了啊。”

  白无常谢必安翻了翻眼睛:“放假欢庆,天经地义。”

  “放个鬼假,今天的茧世界出事儿了。有‘东西’闯了进去。”

  简明庶说着,几步走过去,捞住白无常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往门口走。他只顾着揪住白无常,没留意正撞上了什么东西,浸得简明庶腿部一凉。

  简明庶个头不低,只差几厘米就到190,他低头只见着一个巨大的白色食盒。简明庶弯了弯腰,才见着食盒下头站着一个红衣小鬼,这小鬼的脸也被刚才的陡然一撞吓得更煞白了几分。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酆……酆都外卖到了!”小鬼夹着嗓子说着,怕得声音都跟蚊子似的。

  “来的正好,你七爷正要上班[1]。你搁桌上当夜宵吧。”简明庶信手拖着白无常谢必安的领子,往大厅左手侧走去。

  “等一下!鬼以食为天,让我吃了再走!”

  简明庶置若未闻。

  “简明庶,你藐视鬼权,我要去阎王殿告你袭鬼。”

  简明庶不以为然地点点头。

  “呜……明庶庶,我错了,让我吃一口,就一口。”

  简明庶目不斜视:“回来吃,也热乎。”

  红衣小鬼见着鬼差鬼吏都怕上几分的七爷被人随意捞走,惊得小脸发白,但还是没忘记提醒:“七爷——记得给好评啊!”

  白无常谢必安被捞着领子,没好气地回道:“知道了。”

  左转之后,一楼的尽头就是急救室。整个回廊都没开灯,走廊尽头是一间手术室,顶上“抢救中”的红灯显得格外刺眼。

  白无常左右挣扎:“能不干活么,让他们再体验一把生命的奇迹。”

  这位小不靠谱的新七爷,这次新轮回换届才走马上任,算下来还没有一年。

  上次,他沉迷《怪物猎人W》误了黄泉引路时辰,车祸给撞得稀巴烂的人生生活了下来,激动得媒体大肆报道“这是生命的奇迹”。

  为了补救这次奇迹,冥府上下忙了个没完,急的几位阎王的假发都掉了,最后还是阴天子酆都大帝大手一挥“多活一天算一天”,这事儿才算完。

  “好了,就你废话多。”简明庶随口应付着,拖着白无常就进了手术室的门。

  迎面就是一阵打着旋的冷风,瞬间将二人冻了个激灵。

  门内冰雪寒天,简明庶立即回头——手术室的门已经阖上,门缝最后一丝红光消失在茫茫白雪中。

  四周是一圈肃立的冷杉林,直插天空。大雪扑簌簌下着,落满整片树林。

  远方,隐约传来皮鼓声和祷告声。

  简明庶搓了搓立即冻得冰凉的胳膊,有些无望地看了看天,郁闷道:“八月飘雪,这真是比窦娥还冤。”

  白无常也跟着打了个哆嗦,说:“好冷!”

  简明庶无语道:“你冷?我信你个鬼。”

  白无常骄傲昂头:“我可不就是鬼。”

  冰凉的触感滴落在颈间,他摸了一把脖子,手上是粘腻的黑血。简明庶抬头,肃立的冷杉林间密密麻麻挂着不知是什么东西的肉块,夹杂着一些铁刀木棍,血淋淋的,还在往下滴。

  “晦气。”

  他低头看了看左手心——五道黑红色血痕深深刺入了掌心。

  看来,这个茧世界的主神,目标有五个。七天杀五个,主神胜率相当大。

  无论如何,他得先找到这五个要保护的倒霉蛋。

  简明庶阖上掌心,朝着祷告声方向走去。

  白无常跟着挪了一步,抬脚刀落,自头顶嗖嗖砸下几根狗血木棒和铁刀,最近的一把刀,险些插进简明庶的脚背。

  他后退一步,却撞上一个冰凉的东西,这“东西”一把抓了简明庶的胳膊。

  回头,一张惨白布满褶子的脸,和血色大口出现在视野中。这女人诡异的笑着,嘴角似乎都裂至脸颊。

  “明庶庶罩我!”白无常率先喊了起来,他胡乱往几个方向飘了几步,走到哪儿都嗖嗖落下狗血棒和铁刀。

  简明庶:“……”

  他这是要见证第一个被人吓死的鬼么。更何况,白无常还不是普通鬼差,而是冥府高级公务员七爷谢必安。

  这大姐虽然粉拍的厚了点,还涂着流行的吃小孩色口红,但脚确实实实在在落在地上的,还踩出了两个不小的坑。

  简明庶朝着白无常使了个眼色,悄悄指了指大姐的脚,暗示面前站着的这位大姐活生生是个人。

  白无常这才消停下来,飘在原地。

  面前的大姐不开口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古怪地看着简明庶。她的眼白眼色浑浊的可怕,带着血丝又蜡黄,像是被吸瘪了一般。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简明庶抚开她的手,朝她摊开手掌心,问:“大姐,你手心有没有血痕。”

  就在他摊开的瞬间,简明庶猛然发现手心的血痕只剩下了四道。

  ——立即死了一个?!

  这位大姐捣蒜般地点头,脸上一直挂着笑,像是要将嘴角扯烂一般,摊开左手掌心——她的却是完完全全的五道黑红血痕。

  看来这位大姐是对抗主神的挑战者之一。可她掌心的血痕为什么多了一道?

  无论如何,见着一个是一个。

  简明庶简短说:“大姐,你先跟着我们。等其他人聚齐了,我们一道解释。”

  这位大姐头发半白,稀疏地贴着头皮。她穿着有些旧的红色T恤,圆领子都磨得翻了毛边,她干瘪的眼球盯着简明庶不放,诡异地点了点头。

  简明庶带着白无常和大姐在林中走了几步,头顶不住地落狗血棒和铁刀,时不时还带着些诡异的烂肉掉落下来。二人一阿飘只得千万小心,看着头顶挂着的东西往前走。

  远处的祷告声和火光愈发近了,简明庶躲在树后蹲下身子,一直跟着的红衣服大姐正贴在他旁边,丝毫没有蹲下的意思,直直地站在地上,阴笑着看着他。

  林子正中心是一大片空地,四周的树拉出黑红的幡,拴在正中心一株巨大的大榕树上。这树年纪不小,居然长到了四人合抱那么粗。诡异的是,这树一反南面树冠茂盛的常理,反而是背阴的北面树冠长得更为茂盛。

  更诡异的是,这树不是圆柱形,倒有些像棺椁的形状。

  大榕树两侧立着两排长鼓,一群男男女女正围着火堆站在树前跳着奇特的舞蹈,一节结束之后,还朝着巨大榕树虔诚的伏地跪拜。

  这群人男女俱是黑衣,滚着五彩的宽边。女子还戴着五彩宽边头饰,耳环亦是夸张的成串五彩辫。

  “杜甫都知道‘荒哉旧风俗[2]’,怎么这个时代了还有人在开倒车。”简明庶在心中暗暗吐槽。

  族长模样的人背对着简明庶的方向,像是看着缩在地上的一个人。

  简明庶赫然发现他的右侧后颈上绘制着一个五道轮回往生纹样——

  五道轮回是天地人合一,在天道、天人道、地狱道、饿鬼道和畜生道轮回往生,打上此烙印,无论样貌如何改变、甚至轮回至饿鬼道、畜生道,亦忘不掉前尘、洗不脱罪孽,生生世世都要为自己所作所为忏悔。

  他心中惊奇,这人是得罪了何方高人,竟然被下了恶诅。

  简明庶左右调着角度,刚要看清族长身前之人的脸,忽然感觉后颈传来一阵刺痛。

  他立即抓住后颈刺疼他的东西,这手感颇为粘腻恶心,简明庶将它甩落在眼前的雪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