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3章 茧世界
  白无常的自我介绍毫无效果,刘中漫不经心看了白无常一眼,好像在看什么猴戏。

  “跳大神的,又来个跳大神的。”刘前摇了摇头,简短评价道。

  “爹,你不懂,这玩意儿,现在叫Cosplay。”刘中纠正道。

  “你少骗人。”朱大姐翻翻眼睛,“没看过电视剧啊,白无常那是吊死鬼,舌头有这么长,演也不知道敬业点。”

  白无常:“……”

  他陡然将猩红长舌吐了出来,那舌头足足六十厘米长,在半空中飘荡:

  “刚才谁说白无常舌头长来着?嗯?”

  朱大姐倒吸一口冷气,立即缩了肩膀住了声。

  于英立即吓得脸煞白:“大神大士菩萨,我平时烧香拜佛都很虔诚的!你……你放我出去,我回去给你烧纸钱。”

  长乐立即颇为配合:“哇!好吓人!你你你你说什么都对,快把舌头收回去!”

  简明庶无语地瞥了一眼长乐这个戏精。明明和白无常天天见。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白无常翻着白瞳,收回了吓人的红舌头:“非得这样说话你们才信。”

  简明庶切入正题:“你们可以看看自己的左手心,是不是有几道血痕。”

  他这句话引得在座之人一阵窃窃私语,刘中迅速将手垂直桌下,悄悄瞥着手心。刘前和于英也低着头,相互看着手心。

  自称是“刘若男”的小姑娘右手握着掌心,验证了白无常的话语:

  “真的!我有四道。”

  她抬头向对面望着,然而对面坐着的四人各有心思,没人回应她求索的语句。

  “我也是四道。”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简明庶坦然道。虽然在进世界的一开始,他分明看到了是五道血痕。

  他在桌上摊开左手掌,将四道深深陷入掌中的黑红色血痕展示给大家看。

  虽然细微,简明庶显著看到了刘中眸中的震动。他颇为满意地合上掌心,等着白无常继续说明。

  白无常的嘴角泛起一个恶作剧的坏笑:“茧世界里,人神对抗,七天之内,你死我亡。输了的一边,要跟我下、地、狱。”

  这小子玩心太重了。简明庶有些无奈地想着。

  平常人并不知道,世间所谓的“冥府”和“地狱”,虽然天天连在一起说,但其实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机构。

  冥府主管往生轮回,里面往来的都是善良的人畜妖灵。

  地狱,也就是酆都狱,可全然不同。酆都狱只关押厉鬼邪神,就连守卫的五方鬼帝鬼帅都是历代王侯将相。不是一般的坏,或者不是一般的强,还压根进不去酆都狱。

  地狱,哪儿是随便想下就下的。

  虽说地狱没法儿随便下,但是“下地狱”三个字对平常人的震慑力依旧不是盖的。

  简明庶看到这三个字眼一出,对面原本遮遮掩掩的刘中、刘前、于英三人显著绷紧了身子,心虚般地交换着目光。

  “具体啥意思?”刘中抿了抿干裂的嘴唇,开口问道。

  “茧世界,是将死之人最后的夙愿具象化,从而造就的世界。茧世界里,力量分为两波:一个是创造这个茧世界的主神,也就是许下遗愿之人;另一波则是神之挑战者,也就是你们。”

  白无常以手指了一圈众人,将刘若男、刘中、刘前、于英和朱大姐都圈了进来。

  “要想平安出去,一是要找到回去的结界点,二是达成条件:要么揪出这个茧世界的主神,直接弑神;要么乖乖听话,活过七天之后从结界回去。如果达成,则是挑战者胜,你们的元神自动归位。你们的生活一切照旧,主神下酆都狱。

  如果主神将你们找出来,一个一个成功杀掉的话……”

  白无常摊开掌心,在手心比了几道血痕,咧嘴一笑:

  “一道血痕一条命,死几个跟我走几个。充当我本月的KPI。”

  朱大姐讪笑了一下:“你……你在开玩笑吧。我在床上睡得好好的,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你知道么,我可是入党积极分子!我唯物主义的,不信你们这一套!”

  “我开玩笑?七爷我忙得很,还有心思陪你们玩笑?拉入茧世界的人,个个都是主神精挑细选的,就连NPC都是主神认识的活人。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生平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既然来了,那心里就有点数,别装模作样以为别人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进来。”

  众人不语,大辫子姑娘刘若男也若有所思地摸着自己的掌心。

  白无常从腰里翻出来一个平板,划拉了几下:

  “茧世界:双生。

  任务一:躲开主神屠戮,存活七天。

  任务二:完成神树祭祀。

  任务三:遵从世界秩序,禁止自相残杀。”

  白无常念完,刘中立即烦躁起来。

  他敲击桌面的节奏显著加快,开口说:“我能拒绝么?要按你说的,这世界都是主神造的,我们怎么弑神?拿头打啊?”

  白无常点点头:“你要去死我不拦你。想拿头打也随便你。不过,主神的确是无所不能为所欲为,所以你们有挂啊。”

  白无常指了指简明庶:“这位明叔叔,就是你们的挂。”

  “我是你们这边的。”简明庶轻描淡写地说。

  简明庶懒得详细剖开解释,他的性命同这群人绑在一起,亦懒得同他们细谈此前已出生入死无数次。

  两百年来,一直如此。

  “你们也知道了。对方是神。”白无常说,“这个茧世界,主神无所不能、为所欲为。所以,对拉入茧中的平常人来说,是极不公平的。甚至说,就像末日大逃杀一般。如果没有简明庶这样的人助力,你们甚至活不过第一轮。”

  众人呆呆看着简明庶。

  简明庶接着白无常的话说:“我这人倒霉,和这个鬼世界绑在一起。你们玩命儿,我也得玩命儿。不然咱们一块儿完蛋。

  我可以帮你们,但是,我有三点规矩,所有人都得照着来:

  一、不许乱跑乱摸乱碰;二、不许耍花头,我问什么得老实回答;三、不许自相残杀,否则一概不救。”

  “明叔叔罩我!”长乐听完,立即搂了简明庶胳膊。

  简明庶不动声色地将胳膊从长乐怀里抽出来,心里盘算着回去怎么收拾这个小戏精。

  门被“哐当”一声踹开,打断了诡异的沉默。

  最开始遇见的白脸大姐立在门口,猩红的嘴角仍大大拉开,像是诡异的笑着。

  寒风顺着门口猛灌进来,无人请她,她自顾自走了进来,坐在朱大姐旁边。

  朱大姐迅速抛弃信仰开始不住念经。

  “天哪!”刘若男尖叫了一声,指着门外的小片空地。

  空地上密密麻麻全是绀紫色的血婴,有的躺着有的趴着,还有些瑟缩成一团不住地发抖。这密度洇地雪地都一片乌黑血色。

  这白面大姐什么情况,怎么她走到哪里血婴就跟到哪里。简明庶皱着眉,想起了上一次见这群乌紫色皱巴巴的小东西,也是遇着了她之后的事情。

  朱大姐本就被白面大姐吓得不轻,这下又看到满屏血婴,一时没忍住,发出了一声呜咽。

  她一出声,门外的血婴应和一般,厉声短笑起来。爬着的几个瞬间快了步子,在雪地里留下小血掌印和拖痕,有几个甚至已经接近了木门。

  简明庶从白大褂中伸出手,利落地将衬衣袖扣解开,向上折成一个规整的卷。

  他偏头看着门外这群异常活泼的血婴,漫不经心地说:

  “闹夜的坏娃娃,统统要挨打。”

  他刚迈出门,门口的血婴闻到了活人气息,受到了鼓舞一般陡然飞起,呀呀张着的小口瞬间扩大,成为一个血口模糊的大吸盘。

  简明庶闪身躲过门口这只,又一只血婴正脸朝他飞来。他身子一歪,却被迫近距离观察了一下小嘴是如何瞬间扩大的,心中泛起一阵恶寒。

  他边腾挪躲着这群鬼哭狼嚎的小娃娃,边喊着:“老七,抄几根燃着的柴火出来。”

  他没等到白无常的柴火,却等到了木门在背后重重关上。

  “…………”

  他只愣了片刻,一只血婴立即哇地扑了上来,张口就咬住了他的左臂。简明庶忍着疼狠狠拍了几下血婴的脑门儿,这邪门东西死揪着不放,愣是没松口。

  简明庶咬了咬牙,将心一横,迅速摸了桃木刀,贴着皮肉把咬住他胳膊的东西剜了下去。

  这群血婴见了血,霎时在地上扎起堆,层叠的好像小山包一样,外围的甚至踩着下层血婴的脸往里钻。

  忽然一束绿色流火落在尸山之上。

  平地雪原,天坠流火,地上的血婴被一束束绿色流火燃着,火势迎风而涨,迅速席卷整片半山空地。

  血婴被这片厉害的鬼火燃得干净,成堆成堆化作灵气和血魄。血魄化作一道道黑气,像曼妙的烟雾,摸入简明庶左侧口袋中。

  幽莹的鬼火之中出现了一个虚虚的黑影。一位黑衣男子自火中走来。

  绿色火舌在他周身跃动,未伤着此人分毫,却给画面添上些神秘绚烂的色彩。

  狂风雪原,杉影萧疏,漫天流火当空而起,此人如冷月流影,踏火而来。

  他身材高挑,直身大衣里穿着一黑色毛衣。肤色浅至苍白,使得他在雪夜之中极其打眼,仿佛冷月幽兰一般,静静洒着光辉。

  此人渐渐走近,他的一侧刘海随意撩起,露出小片光洁的额头。透着冷峻的寒眉下,是一双长而流畅的眼。

  他的下半脸则由一黑色口罩尽数罩住,只露出高挺的鼻梁,显得颇有些不好亲近。

  距离简明庶一步之遥时,他的左臂破火而出,一把扼住简明庶的左腕:

  “谁许你收集血魄的?”这男子质问道。

  对视之时,简明庶看到他的眸子是罕见的灰色。

  这双灰色眸子落在了简明庶左臂之上,闪过一丝迟疑和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