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4章 判灵笔[调格式]
  见着他胳膊上的纹样,这人迅速松了简明庶。地上莹绿的火势逐渐小了,只留下几堆小小的火簇。

  简明庶揉着被他扼疼的手腕,拧了眉头:“你是谁?”

  黑口罩男人丝毫没有回答的意思,他冰冷的灰眸瞥了简明庶一眼,利索地脱下自己的外套,扔了简明庶满头。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简明庶将风衣从头上拉了下来,一头雾水。

  黑衣男子挪了目光,将黑色毛衣拉高护住脖颈。

  他一语未发,头也不回地转身走进了风雪之中。

  “哎……”

  简明庶想喊住他。对方毫无触动,修长的身影片刻间消弭在了雪夜林中。

  “这小朋友真是……”

  ……现在的年轻人,都挺有个性。

  简明庶有些不解地看着手上的黑风衣,心想道。

  他低头看了看手中这件风衣,和预想中不同,这件衣服不带有任何体温,甚至比狂风暴雪都要冰冷。

  方才一心在压制血婴身上还不觉得,现下在寒风中立了片刻,简明庶只觉浑身鸡皮疙瘩都要冻起来了,尤其是他的一侧袖子还被血婴在混乱中扯掉了。

  他的伤口片刻已经冻成了血渣,而左手背上,不知何时沾上了些黑紫色的血。

  简明庶抬手用力搓了搓,这血如同标记一般怎么都擦拭不掉。

  “……真是晦气。”

  简明庶低声骂了一句,三下五除二将黑风衣套上,弯腰捡地上白大褂里的法器——

  照邪镜、桃符、石敢当、红纸伞、锁灵囊、混元万神印……

  简明庶四下又摸了摸,确认兜里已经空了。

  判灵笔呢?!

  难道是……简明庶想起来刚才阻止他收集血魄、不由分说就扼手腕质问、莫名其妙丢了衣服又消失在风雪中的人。

  是他么?

  简明庶在地上仔仔细细找了三遍,这才臭着脸回了木屋。

  他进屋的时候,白无常揉了揉眼睛,确认了一遍他披着的衣服:“凭空化物?”

  简明庶心不在焉:“我笔丢了。”

  白无常的眼珠哐当惊出来一颗,顺着木桌滚到了刘前于英面前。刘前于英龇牙瞪眼地看着白无常一把扑住蹦蹦跳跳的眼珠子,按回了自己的眼眶。

  他转了转自己的功德眼,确认道:“判灵笔?那个传说中的千年神器判灵笔?”

  简明庶重重坐下,点了点头。

  判灵笔实为一品灵器,传说这只笔伏万鬼降千妖述百魔。

  此笔曾隶属于平都仙门开山先人东周淮安王简青阳,后历经曹丕、祖冲之、刘义庆、葛洪、蒲松龄[1]等人,助他们降妖伏魔、著志怪之书。

  简明庶的这支,正是这只传奇之笔。此笔是他加冠之时,义父鲲鹏所赠[2]。

  白无常松了口气:“太好了,这边的雪山头保住了。”

  简明庶:“??”

  屋里坐着的刘中则更关心血婴的问题:“邪门东西……不会来了吧?”

  简明庶抬手,将手背上的紫黑血迹亮给众人看:“难说。我被打了标记。”

  刘中立即一副避瘟神的嫌弃表情,瞬间往远处挪了挪。

  简明庶:“……”这真是最难带的一届。

  众人沉默了会儿,吊锅里的汤像是终于煮开了,素秋麻溜给每人分了一碗热汤,连白无常都有一碗,当然,他碰都没碰。

  简明庶以勺舀着手中的萝卜汤,只觉得这碗中之物丝毫不像萝卜,倒有几分像……

  “你这猪蹄汤吧?”

  他还没开口,刘中就问了出来。

  “这是萝卜汤。”素秋将最后一碗分给了自己,示范般地立即喝了一口。

  简明庶有些怀疑地看了她一眼,这质地全然不像萝卜,甚至不像植物。

  硬要说像什么的话,猪蹄还有些贴近,只是比猪蹄白嫩许多。

  简明庶将勺子在里面转了转,居然捞出了一个指头豆一样的东西。他不动声色,轻轻将指头豆舀起来看了一眼,这大小,要么是鸡指头尖,要么……

  他想起了方才绕着屋子乱爬的血婴。

  简明庶半分想吃的心思都没了,只端着铁碗权当暖手。

  他一面在脑中理着进茧世界以来的线索,下意识地用指尖有节律地轻点着手中的碗。

  看来这个女大学生做出来的里世界是一个边陲村庄。这村子有神树崇拜和巫祝之术,简明庶有些庆幸这个茧算是个低魔世界——

  有次他进了一个七岁小女孩的茧,居然是斯巴达斗兽加黑魔法的高魔世界,那次不仅震碎三观,更是险些将他的小命都折腾没了。

  和那种奇葩茧世界比起来,眼下的一切相对都比较“合理”。

  唯二的疑问点可能在今晚村民围着祭拜的大榕树以及带着往生诅的族长身上。

  好在族长已经被他收入判灵笔中。即使笔丢失了,没有简明庶,别人应当也放不出来这个怪物。

  “素秋,你们树林中挂着的狗血棒和铁刀,是什么习俗?”简明庶理完思路,开口问道。

  “那是奥马,也就是你们说的天神,她教给我们的法子,叫‘断路’。将涂了狗血的长刀木棍挂在林中,若有鬼魂通过,就会落下砸中恶鬼。”

  白无常一脸恍然大悟,难怪他走到那里刀棍就砸到哪里。原来不是错觉,他的的确确被针对了。

  简明庶点头:“村子里的祭祀就是冷杉林中大榕树那个么?”

  “不错,那是我们的奥马神树。每年的这个时候,是我们的斋月,斋月末头,就是阿玛施祭祀的时节。”素秋说道,“我们是叶尼族的一支。很久以前,我们的先人和鬼是居住在一起的。先人因此不断被鬼骚扰,婴孩也被掠夺。

  先人不住向天神乞求,天神让自己的女儿化身奥马。奥马将火神、瘟神都驱赶出去,化作神树落于寨中守护平安,又教了先人断路的法子,我们这才安定下来。

  为表谢意,我族年年都有阿玛施祭祀。立龙门、点神烛、送祟筝、鸣六律、燃祭锅,这些都做完之后,所有人都得躲寨,那就是奥马娘娘要下凡来了。”

  听着颇有些复杂。

  第一日舞蹈……想必今晚和白面大姐一起看的那场诡异的舞蹈就是首日的祭礼。

  简明庶集中注意力听着,尽力记下每一个细节。

  “神树祭礼,一定要完成。”

  素秋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回身拿起了厨房的筷子篓,用力摇了摇,放在桌子中央:“都来抽签。”

  煤油灯晦暗,将素秋的表情照得古怪。

  除了一脸僵硬的白面大姐以外,众人面面相觑,迟疑着不知该作何举动。

  见众人不为所动,简明庶率先抽了一根木筷。

  大眼一看,这就是根普通的乌木筷子,用的年头久了,末端还有些发潮。简明庶将筷子在指间转了一周,在末端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八三”。

  简明庶抬头,问素秋:“筷上写着‘八三’。”

  “八三,鸣六律。”素秋奇怪地来了这么一句。

  鸣六律……似乎是神树祭礼中的一环。简明庶这么想着,看来这数字签就是此次茧世界的任务。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他随意以右手推了推桌上的筷子篓,催促道:“这是任务,都抽。”

  经过方才独挡一面战血婴的事情,简明庶说话带着一种天然的权威。就连初见时一脸不耐烦的刘中,此刻也是一脸毕恭毕敬。

  大辫子姑娘刘若男爽利地抽了一根,刘中次之,其余人也依次抽了筷子,素秋也给予了解释。

  只有白面大姐一人像是神游一般,只戳在凳子上,全然没有抽签的意思。

  简明庶狐疑地瞟了白面大姐一眼,隐忍未发。

  他按照刚才素秋介绍的顺序,将众人的数字在心中理了理:

  刘中,抽得六六,立龙门。

  刘若男,抽得四七,点神烛。

  于英,抽得七八,送祟筝。

  简明庶,抽得八三,鸣六律。

  刘前,抽得六三,燃祭锅。

  最奇怪就是朱大姐,她抽了三四,素秋却一语未发,没有提具体仪式。

  简明庶佯做毫不在意地瞥了一眼长乐抽的签,筷子末端全无数字。他小小地松了口气,看来主神没注意到这个小朋友悄悄溜了进来。

  简明庶将这些数组在心中不住思索,看起来似乎毫无联系。

  如果按照两位数来读,这些数字有双有单。如果拆分为两个单数,这些数字最小为三最大为七,没有一个大于八。

  “妈的!什么破玩意儿。”刘中看着手中的筷子,骂了一句。

  朱大姐梗着脖子环视了一圈:“没给我分任务,是不是我就待着就行?”

  简明庶抬眼看了看朱大姐,发现她坐着的位置和白面大姐换了——所有人中,现在是她距离木门最近,最方便在危险时机关上木门。

  “没任务,你多少帮点忙!”刘中对朱大姐嚷嚷道。

  “呵。不去。”朱大姐翻了个白眼,右手支住脖子,“没我的事儿,我上赶着去送死啊。”

  刘中冷笑一声,低声骂道:“自私自利。”

  朱大姐立即瞪眼叉腰:“你说谁呢!”

  “谁急说的就是谁。”

  两个人都蹭蹭站了起来,嘴里骂着,手上也开始闲不住地推搡。刘若男一脸焦急,劝劝这个又拉拉那个,然而丝毫不起效果。

  “够了!”

  简明庶抱着手臂靠坐着,油灯将他一半的轮廓拉进深邃的影里。

  他停了会儿,没多言语,阴郁的气压有如黑云,低低地压在众人头上。

  “再内讧,别怪我没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