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5章 照邪镜
  简明庶发话,刘中憋着气,但也不再多说。朱大姐刻薄地翻了他一眼,重重地坐回凳子上。

  两个人消停以后,简明庶仍在思索每个人抽到的奇怪数字。

  他将各人的二位数字和职责尽数记住,信手将筷子掷进了筷子篓里。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明日立龙门。”素秋说。

  简明庶顺着问:“素秋,你们立龙门,是怎么立?”

  “右边山林里砍树,搬到祭坛前立住,一共立三道龙门。”

  “是竖着立还是斜着搭成三角?”简明庶在桌上比着不同的立法,和她确认着细节。

  “竖着立。”素秋说。

  “我们那儿也有这个做法。”对面的刘中忽然插言进来,“盖房子之前,砍了树扛到地基前立住,站得稳就是‘胜立’,这房子就能盖的平安。”

  听他介绍,简明庶随口问道:“你进来之前,是做这个的?”

  刘中憨厚一笑:“那是以前,最近好久没接到活了。”

  “立完龙门,人人都要拜拜。”

  素秋将各人的筷子尽数收好放回厨房,转身就上楼了。

  简明庶见着她黑底花草彩纹的鞋子一转,消失在木梯的最后一级,这才对众人说:“明天去看祭礼。现在去休息吧。晚上不要乱跑。”

  简明庶下令休息后,将口袋中的石敢当摸了出来,抵在木门上。

  “有这个,估计能睡个安稳觉。”

  刘中一直盯着他放石敢当的动作,甚至简明庶放完石敢当重新坐下,他还瞅着那块忽然变大支着木门的青石头。

  刘若男不好意思明说,但她还是往简明庶这边靠了靠,隔了一小段距离伏在桌上打算休息。

  长乐见她靠过来,大大方方往简明庶身边挤了挤。

  简明庶:“……”臭小子真是。

  对面白面大姐依旧直直坐着,闹得朱大姐浑身都不舒服,简明庶这排,就剩下白无常旁边还有空。

  她比较了一下,还是留在白面大姐身边——起码她是个人,虽然诡异点。

  待众人都睡下后,自称长乐的人悄悄摸了过来。

  简明庶瞥了他一眼:“天王盖地虎。”

  长乐答道:“明庶不靠谱。”

  白无常:“……这什么鬼暗号。”

  简明庶压低声音问:“妖骨摸得怎么样?”

  长乐摇了摇头:“那族长修为太高,没摸出来什么。”

  简明庶沉默了片刻。

  “下次这种情况,还是等我来。”简明庶简单交代。

  长乐开心地朝他挤了挤眼睛。他的这位院长大人,平时看着诸多事情都漫不经心、满不在乎,唯独“护犊子”这点,快刻在他骨子里了。

  白无常这才恍然大悟:“抱大腿……还真是在摸妖骨啊。”

  长乐鄙夷地看了白无常一眼:“那不然呢,看族长那样,我牺牲多大呀。”

  简明庶又问:“之后呢?我进来之前,有没有什么别的信息?”

  “我进来了就被抓了。接着莫名其妙的雪崩了。我朝着山上没命的逃,到了木屋,也就比你早来一点儿,来了之后,他们都没怎么说话,实在没什么有用的信息。”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简明庶眉头紧锁,双手插兜:“没事。这才第一夜。先睡吧。”

  他看着掌心的四道血痕——刘若男、刘中、刘前、于英、朱大姐、白面大姐,这世界的挑战者,多得诡异。

  从今晚的情况来看,引发警报的“闯入者”要么混入在挑战者之中,要么就是今晚遇到的几个比较特殊的人。

  比如被收入笔中的族长。

  或者方才帮助自己处理血婴的黑口罩男人。

  长乐和白无常都伏在桌上入睡了,简明庶靠着墙壁,还在思索着戴着黑口罩的人。

  那人究竟是谁、又是如何进入封闭的茧世界、又恰巧在那个时间点出现?

  他伴着漫天幽莹流火,踏火而来、破火而出的画面,像是色彩浓郁的狂想油画。

  不仅如此,他发间露出的小片光洁额头,更像是有魔力一般,不住在他脑海中浮现。

  像冷玉一般,眉骨和额呈现出坚毅又好看的角度。

  这一觉睡得极不踏实。

  模糊之间,他似乎听到了些响动,像是轻微的低语声音,夹杂着些钝钝的剪着什么的声音。不知是剪刀不好用还是剪的东西柔韧,这声音总是僵持很久才随着一声清脆之响中止,不多时又开始新一轮的钝声、直至下一声清脆之响。

  简明庶轻轻睁开了眼。

  桌上的油灯不知何时已熄了。雪夜大亮,透过朦胧的窗户纸将室内覆上一层冰凉月光。

  木桌上一溜伏着刘中、刘前和于英。

  白面大姐依旧僵僵地坐着,目不转睛。简明庶甚至怀疑,这位大姐就这么坐了一夜。

  这响动来自于吊锅旁。

  朱大姐背对着简明庶蹲在地上,全身微微颤动,口中嘀嘀咕咕不知念着些什么。随着剪子的声响,一颗一颗的黑颗粒落在地上,木桌的阴影挡了这些颗粒的轮廓,全然看不清楚究竟是什么颗粒。

  素秋站在朱大姐面前,垂着眼睛盯着朱大姐的动作,肃穆地像根石柱。

  简明庶不动声色地摸了照邪镜[1]。圆铜镜在他手中熟稔地转了一圈,立在一个巧妙的角度对着二人。

  朱大姐蹲着的黑影上虚虚地映出些红色的轮廓,多半肺腑已浸成墨色。元神也丧了生气。

  此镜是简明庶根据平都道门的照妖镜改的,按时下流行的说法叫“独家定制”。

  寻常的照妖镜只可照邪祟,简明庶取“邪入五脏六腑、魔染元神灵气”之原理,左右添了些机巧,改做上可照妖魔下可鉴邪念、人妖魔鬼俱可使用的铜镜。

  朱大姐五脏六腑已然浸了墨色,正是邪念入髓的原因。不知这朱大姐生平是做了什么恶事,良心泯灭的就剩下一丝了。

  简明庶将铜镜绕着食指转了一圈。铜镜均匀地绕了几周,胡旋停在一个角度,恰巧映着素秋的面目。

  简明庶下意识瞥了一眼铜镜中的素秋——她在镜中居然什么都没倒映出来。

  铜镜之中,朱大姐的对面根本没站着任何人。

  简明庶再次确认了一次素秋站着的位置,将铜镜对着素秋上下仔细照了一遍。

  她明明立在地上,镜子中确确实实空无一人。

  茧世界中,即使是NPC,也应当是主神认识的“人”。简明庶悄悄收回了照邪镜,坐在黑暗中打量着二人的动向。

  朱大姐似乎是完事儿了,她动作轻快地将地上的小颗粒拢了起来,一把一把地往旁边的铁吊锅里丢。

  …………深夜投毒啊大姐。

  简明庶颇有些无语。

  朱大姐将细碎东西都捡进吊锅,这才拍拍身上站了起来。她的身子僵硬地晃了晃,一步一步挪到桌上趴着睡着的刘中身后。

  朱大姐就这么微微低头,沉着脸盯着刘中的后脑勺。

  冬雪映出的光冰冷,她的脖子折成一个诡异的角度,缓缓抬起了右手,握着剪刀就往刘中的后颈扎去。

  简明庶眼疾手快,迅速前扑,将刘中往右一推,那剪刀尖擦着他的拇指扎进了木桌上。

  刘中猛然从梦中推醒,摸着后脑勺刚想发火,回头就见着了握着剪刀的朱大姐,瞬间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你个疯女人!”刘中腾地雄起,像极了一只暴怒的熊。他一把将朱大姐推到墙壁上,立即下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朱大姐被死死掐住,看起来却丝毫不受影响,口中却不住怪笑。她眼睛里闪着奇怪的光,还左右挣扎着着要去咬刘中的手腕。

  她张嘴的时候,口腔里面猩红糜烂,还生着些细碎的牙齿,和人的口腔构造全然不同,反而有些像昨天晚上血婴的吸盘嘴。

  这动静惊醒了众人,于英不由分说立即冲上去踹朱大姐,刘若男急得团团转,刘前则瑟缩在凳上不知如何是好。

  刘中掐红了眼,简明庶眼疾手快,一个手刀将他敲昏了过去。

  朱大姐失了钳制,捏着剪刀还要往刘中扑,被简明庶单手捏住。

  “我的天!”于英惊呼了一声。

  简明庶这才发现,朱大姐的另一只手只剩下了个手掌,左手指头都被绞了个精光。断面毛毛躁躁,看起来血肉模糊,还在不住地淌血。

  原来刚刚她剪的是自己的手指么……这是冲击过大精神失常了?

  朱大姐陡然发狠,一嘴咬住简明庶左手,疼的他松了松力道。她趁着简明庶这一晃神,撞开于英就往门口跑。

  她侧着身子,一头撞开薄薄的木门,摔在门外的雪原中,滚了一身血一身泥。

  朱大姐很快站了起来,眼看着就要走远了。

  简明庶刚要追上去,于英一把捞住他:“你不准走,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简明庶瞬间拉下脸来。

  在茧世界中,大多数人都会根据主神的设计,外貌、声音、甚至性别都会改变。

  他拿捏不准眼前的老婆婆是不是真的“老婆婆”,但看着面前于英白发苍苍老婆婆的模样,实在不好有什么动作。

  “你管她的,她那是自己找死!”于英恶狠狠地说,“半夜杀人,还自己跑出去,你找她回来干嘛。”

  “那好歹是个活人。”简明庶低着声音说。

  “她……可能不是活人。”

  众人回头,望着说出这句话的刘若男,这小姑娘捧着自己的左手心,忧心忡忡地抬了头,将自己的掌心翻给众人查看——

  血痕变成了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