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8章 黑风衣
  眼见木矛尖就要扎住简明庶,黑口罩男人将他一推,顺手带走了简明庶手中的判灵笔。判灵笔一反在简明庶手中的乖顺,疯狂与他角力。

  扎他木矛的人俑站在身后,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反而将长矛继续往下戳着。转眼间,黑口罩男人腹背受敌,左右掣肘。

  此人情绪都隐没在沉墨般的兜帽中,全然不顾贯穿自己的木矛,丝毫看不出他疼或是不疼。他一声没吭,陡然发力,一股冷绿流火从他周身爆开,将四周的冷杉林掀得簌簌作响,落了简明庶一头的雪。

  这是真“发火”。还发的是绿火。

  简明庶无奈地想着,由着黑口罩男人独自和木俑搏斗也不是个事儿——毕竟刺穿他的木矛,原本是要扎透简明庶的。

  他刚从口袋中摸出石敢当,刘中的声音在身侧嚷嚷起来:“简先生,借您的石头一用!”

  不用看也知道,他那边也是棘手的不行。

  简明庶顺手将石敢当丢过去,正巧砸中正要扑向刘中的木俑。

  “你带上所有人先跑回木屋,再拿石敢当支住门口。”简明庶朝他交代。

  丢了石敢当,简明庶立即摸了神荼桃符,一掌向着口罩男人心口拍去。木矛触着神荼符,木矛瞬间烧做灰烬。

  神荼符顺着抛出的力道轻轻砸中了黑口罩男人,他像是遇着瘟神一般,迅速将桃符拍到地上。

  刚刚被木矛刺透,黑口罩男人眼睛都没眨一下。反而小小桃符轻轻沾身,居然惹得他隐隐地摸了摸心口。

  这枚百年传承的老桃符如枯枝落叶般掉在地上,片刻被绿色冷火烧了个干净。

  “我的百年老桃符!”烧在桃符身,疼在明庶心。

  这对桃符他用了快有一百多年了,结果一个折在族长手上,一个折在这个黑口罩男人手上。

  趁着桃符造成的小小骚乱,判灵笔瞬间挣脱了口罩男人的束缚,一溜烟朝着村子那头飞去了。

  黑口罩男人瞥了简明庶一眼,有那么一瞬间,简明庶还以为他像是在盯着自己看一般。这个古怪又复杂的眼神没持续多久,那人斗篷一扬,朝着判灵笔的方向追去了。

  这人对判灵笔,真是上心。简明庶在心中纠结了一下,在判灵笔和这群挑战者之间选了挑战者,毕竟血痕只剩下三道、时间还有六天,他的胜算不大。

  身后仍是乱作一团,刚才纠缠黑口罩男人的人俑碰了钉子,转而往刘若男那边去了,小姑娘惊叫着就朝着简明庶跑过来。

  不远处,刘中拿着石敢当将桐人俑的头拍了个稀巴烂。这人俑依旧不依不饶,追着刘中劈刺。刘中看起来全无套路,只靠着一股子蛮劲儿和人俑周旋,他抄着石敢当一顿混拍,勉强支撑了这么久。

  刘若男慌慌张张地跑到简明庶身后。简明庶一脚将她带来这只桐人俑踹得退了几米远,他朝刘中喊:“你带大家走,别玩命,活着才重要。”

  刘中回头傻傻看了他一眼,简明庶再催促道:“这是桐人俑,不死不休的。我引开他们,你带人走。”

  这话虽然是说给刘中听的,说完后他却轻飘飘地瞟了长乐一眼。

  长乐当即会意,立刻护着刘前于英,朝着刘中打撤退的手势。

  正说着,方才他踹走的桐人俑又扑了过来,简明庶一把扯过他的木手臂,“咔嚓”一声拧折了,朝着刘中那边的人俑砸去。

  这个举动一次惹怒了两个人俑。桐人俑两侧夹击,简明庶引着人俑,闪身就跑。

  这俩木俑,一个没胳膊,一个没头颅,逮住简明庶追个不停。

  这画面滑稽又诡异,简直是恐怖版“两只老虎”。

  他迅速向四周看了一圈,的确是无处可躲,除非他能像白无常一般浮在空中。

  更重要的是,石敢当现在在刘中那里,判灵笔又离家出走,他手头连个称手的武器都没有。

  简明庶边四处张望边快速思索着脱身之计,忽然计上心头。

  他跑过伐木场的时候,简明庶一脚将堆起来的木头桩子踹了一地。人俑不懂闪避,被这些圆滚滚的桩子绊的七扭八歪。

  借着这个空档,他蹬着一棵好攀点的树,几步上了枝桠,开始解树上拴着的狗血铁刀。

  刀沾狗血,是典型的厌胜之物[2],正适合对付桐人俑这种邪门巫术。

  铁刀用红绳拴在枝桠上,估计是绑上去的时候就没想过解下来,一串死结打得十分牢固。简明庶带着蛮劲揪这个结,余光却看到远处刘中、刘前、于英三人和素秋会合了。

  素秋居然下山来接人,看来今天是真误会她了。

  简明庶心想着,手上加快动作。他站着的这棵树却被人狠狠撞了一下,险些把简明庶撞下树来。

  那两个人俑已经站在树下,你一下我一下的撞着这棵看着不是很牢靠的大树。

  简明庶低骂了一句,手上的铁刀还有俩结才能解下来。

  桐人俑愣了片刻,忽然换了方法,一齐朝着这棵树撞了过去。

  咔嚓一声。

  这法子比你一下我一下有效,这树立即被撞得歪脖起来。

  简明庶使劲儿扯着手头该死的红绳结,最后这一个怎么都解不开,他感到自己向来干燥的手心都满是细密的冷汗,滑腻腻的触感搞得更难解开这鬼结了。

  两个桐人俑像是商量好了一般,又朝着这棵树狠狠地撞了一下。

  这棵树倾斜的更厉害了,约莫只需要手指轻轻一推就能倒下。树上的雪一下盖了他满头满身。

  再坚持一下!哪怕就一会儿。

  简明庶争分夺秒,全然顾不上拍雪,生怕这棵树承受不住,咔嚓断裂,前功尽弃。

  两个桐人俑蓄势待发,第三次合力撞击箭在弦上。

  “明大哥!”

  刘若男尖尖的声音穿来。她两手高举着一截圆木柱,哐哐就往没头的那个木俑砸去。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这姑娘怎么没走!

  不过也多亏她没走,谢天谢地。

  简明庶终于解下了狗血铁刀,反握着刀柄自树上一跃而下,正跳在独臂木俑身上。狗血铁刀瞬间从中将木俑劈开了花,一直裂到木俑胸口处。

  他从木俑身上跃下,恍惚见着身上像是沾了些绿火,定睛一看,身上什么也没有。

  “明大哥小心!”刘若男再次提醒道。

  另一个没头木俑从另一个方向扑来,简明庶闪的快,他只抓到了简明庶的一截风衣。风衣在他手中瞬间燃起绿火,木俑毫无痛感、不知躲避,大半个手都被绿火烧焦。

  “这什么衣服,这么厉害。”他心中想道。

  原来跳在木俑上时,他的确没看错。似乎是黑风衣接触到这些邪物就能燃起绿火。简明庶低头看了看黑口罩男人丢给自己的黑风衣[3],这东西似乎比自己的什么桃符石敢当都好使。

  简明庶心生一计,想扯一截下来,却发现全然扯不动。

  “豁出去了。”

  他心下一横,直接脱了黑风衣往没头人俑头上招呼,那人俑瞬间燃起熊熊绿火,没花多少时候就整个烧焦了。

  简明庶如法炮制,将另外一个中心开花的人俑也烧成了人俑炭。

  “明大哥……你这什么衣服。”刘若男见两截人俑都烧得焦透,不仅黑风衣完好无损,隔着风衣的简明庶似乎也一点没受到影响,惊得她眼睛都睁大了几分。

  “不知道,不过,能逮住耗子就是好猫。”

  他将黑风衣穿上,后退几步,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两个人形焦炭。

  果然还是这绿火管用。简明庶想起来,第三具桐人俑一直一动不动,正是因为一开始就中了黑口罩男人的绿火箭。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

  刘若男朝他走近了几步:“……明大哥,他们死了么?”

  “不确定。”简明庶模糊答道。

  他只在书上读过“桐人俑”的事情,若说见,这真是头一遭。战国时期曾有“桐不为器,但用为俑”的说法,战国末到汉初的时候,“楚木俑”、“汉木俑”是杀伐征战的一大利器。只是这之后,这种点木成俑的巫术似乎就此失传,再也没有历史记载了。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相传战国时期大楚名将庄蹻伐滇南之时,就带去了一队无畏无惧的“楚木俑”,后来建国滇南,滇颖王庄盈擅蛊术,“桐人俑”这样的巫祝之术就随之没落了,也不知是否保存了下来。

  可即使有保存,这女大学生是哪儿知道这些玩意儿的啊……自从进这个茧世界开始,简明庶就想吐槽了:这女大学生当主神的茧世界也太硬核了点。

  又是神树崇拜,又是巫祝之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老神棍做出来的茧世界。

  简明庶开始有些怀念上一个女大学生做出来的全是饼干蛋糕和奶茶的茧世界。那个世界里,他头一次喝到了乐乐茶,而且还不用排队。

  “明大哥,他们死了,我们回去吧。”刘若男说。

  简明庶点点头,顺口问:“你怎么没跟着刘中他们一起走?”

  刘若男低头,眼神瞟着地面,小声说:“我……我和他们跑散了。”

  “哦。”简明庶点了点头。

  刘若男欲言又止,看了他一眼,复而又低下了头。

  白无常轻轻飘了下来,凑在简明庶耳边:“明叔叔,你真是放火烧竹林。”

  简明庶问:“什么意思?”

  白无常翻了翻白眼:“活该光棍。”

  简明庶:“……”

  “明大哥!”刘若男喊住了他,“我觉得……那好像是朱大姐……”

  简明庶眯起眼睛努力朝着刘若男指着的方向看了看。她所说的人影离得太远,不过身上的衣服和那一头瞩目的爆炸卷,看着是很像朱大姐。

  “走,我们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