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9章 孤世人
  刘中抄着石敢当,带上刘前和于英赶忙往山上跑的时候,还有些担忧地回了几次头。

  “广忠,别看了。保命要紧。”于英一把揪住他,往山上扯去。

  “我……我觉得这样不合适。”刘前说着,一面不住快速抬眼,观察着于英的神色反应。

  长乐在后面催促:“我们回去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先回木屋吧。”

  刘中眯着眼,只见着简明庶往伐木场方向跑去了。他想着简明庶这几天遇见什么都一副沉稳又放松的样子,心一横,跺脚就往山上走去。

  四个人没走几步,抬头却遇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素秋没穿着早上分别时候的黑底绣花裙子,反而换了一身纹饰滚边更为华丽的衣服,就连耳环都换成了垂到胸口的夸张的彩带款式。一会儿没见,她一反木屋中的朴素样子,银镯首饰招呼了满身。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她不仅满胳膊缀满了银镯,胸前也配着三层迭戴的硕大银项圈。

  素秋拦住他们的去路,问:“你们去哪儿?”

  长乐答:“回小木屋啊。”

  “哦——”素秋拖长了音应了一声。

  她朝着另一个方向指了指:“今晚去村子里住吧,不住木屋了。”

  这提议正和于英心意。伐木场遇着抽烟袋的村民,几句闲聊说得她心里直犯嘀咕。本来她打算着等立龙门之后,向简明庶告别,就在刘前指着的村子里躲上个几天的。没想到素秋主动来迎接三人,更主动提起住村子里,还免得她同简明庶说明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那个叫简明庶的小帅哥虽然看着年纪不大,但于英和他说起话来,她倒真有些发憷。如此甚好,甚好。

  于英美滋滋地想着,不住点头:“嗳、嗳,这样更好!”

  长乐狐疑地看了素秋一眼,随便扯了个理由:“我认床,我们能不能还住木屋。”

  笑容在素秋脸上僵了一瞬间,表情就又和煦起来:“那你们自己决定住哪里吧。”

  刘前小声说:“简先生说今晚还住……”

  于英立即咬牙瞪了他一眼,刘前识趣地闭上了嘴。而刘中则一直紧闭着嘴巴,一副拒绝沟通的样子。

  四人交换了眼神,长乐忽然有预感,除了他以外,另外三人并不想听简明庶的,住在小木屋。

  面面相觑,四人沉默了片刻。

  “就住村子里吧,人多也好照应。”刘中提议道。

  素秋的目光掠过四个人的表情,见再无异议,背过身子,为三人引路。

  *

  简明庶和刘若男一直跟着朱大姐,见着她失神般地向前走着,出了林子,往一座石头砌的堡垒走去。

  下山的时候,简明庶大致打量过这个村子的布局,当时就觉得这座堡垒颇为奇怪。

  远远看上去,这栋建筑不像谷仓、也不像堡垒,倒像是放大版的坟冢。

  堡垒看起来像是村前河流的源头,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个“源头”非得围起来,还用了厚重铁门,加上玄铁虎头大锁。

  相对于这个小村庄封闭落后的模样,这安保等级,已经算是最高警戒级别。

  简明庶下山时特意留心过,这锁分明是完好无损、锁得严严实实。现在,虎头像是被人从中生扯成两半,裂缝处留着骇人的形变。

  朱大姐在门口愣了愣,轻轻推了铁门僵僵地走了进去。这门看起来有五米高,从满门锈迹判断,应是纯铁浇筑。朱大姐看着瘦弱,推开之时竟像是推了一扇木门那么轻便。

  简明庶急忙跟上,也往石堡垒走去。堡垒形圆座方,虽然条件有限,但是修葺的规整,甚至铁门上方还留着两米高的传统石雕门头。

  “明大哥你看,这大门上画着图案。”刘若男看着铁门上的石雕说。

  “傻姑娘,这叫门头。”白无常不失时机地揶揄了一句。

  “老七说的对。”简明庶点点头,耐心解释:“以前的门头、瓦当都很讲究,要么雕刻吉纹要么做厌胜纹样。这刻的是……”

  简明庶皱起了眉头,他抿紧嘴唇,犹疑了几秒钟。

  这上面雕刻的是四个并排的小人,都是圆脸吊梢眼,左右耳朵插着桑树枝装饰。这是巫祝之中用来追魂的“四方小人”。

  “这雕刻的纹样,是招魂用的。”简明庶简短地说,见刘若男微微睁大了眼睛,又补充安抚道:“不一定是邪术。也可以用来祈福,比如有名的楚辞《招魂》、杜甫的《彭衙行》,这里面提到的都是安抚含义的追魂术。而且,在云南玉溪、昭通这样的灵地,追魂还演变成了祈福的节日。”

  能用以祈福,自然也能用以巫诅。简明庶想了想,这后半句还是不说为妙。

  他抬头,颇为严肃地看了看顶上这列追魂小人:“里面可能有危险,你俩要不还是在外面等,或者先回小木屋。”

  “我一起进去。”刘若男立刻说,“说不定我也能帮上忙呢,就像刚刚。”

  简明庶想起刚才,她倒的确胆大心细,算不上拖后腿,甚至可以封个神助攻。

  他点了点头:“那随机应变。进去不要乱跑。”

  铁门错开了一道小缝,自里面幽幽地刮着冷风,隐隐约约还有些水声。

  简明庶轻推铁门,这门比预想中还要沉重许多。

  他倾着身子,用上胳膊撑着铁门,方才推开了大约两掌宽的距离。这不宽的缝已够一人侧身进入,简明庶打头就走了进去。

  有一瞬间,他怀疑此前拜错了神树。

  一进堡垒,他的目光就被疏星河汉吸引。穹顶之下,是一片巨大的湖,隐隐涌动着波澜。湖中心有一片小汀,生长着一棵像是玉石质地的树木,幽幽的发着冷白的光。

  不仅如此,简明庶目所及之处都长着无数玉质兰草,涌动着似水般的霁色光芒。行走之间,兰丛中还惊起片片流萤。

  这是见着真正的种玉栽琼、河汉低垂。

  简明庶回想起林中那个挂着黑红幡、列着十二面鼓的诡异榕树,二者相较,怎么着都是这棵更像“神树”。

  堡垒里全然没有朱大姐的身影。

  玉树兰草发出的微光不算强,勉强只能映照个大概,从横贯整个内部的对流冷风来看,正对着大门的方向应当还有另一个出口或者地洞。

  “哎,这么个适合谈情说爱的好地方,可惜我家阿黑不在。”白无常幽幽地说。

  简明庶顺口回道:“你想坑死老八么。上一个开这种玩笑的鬼吏,还在畜生道受过呢。[1]”

  白无常叹了口气:“藐视鬼权啊。仙界、人间都不搞灭人欲那一套了,咱们冥府和酆都狱怎么还这么俗套。”

  简明庶置若未闻:“欢迎向酆都议会递提案。”

  白无常礼节性地假笑了一下。

  刘若男默默听着二人对话,忽然问道:“明大哥,你不是冥府的人,也不是我们认识的人,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

  简明庶一怔,而后立即极快地含混道:“我答应了别人一件事情。”

  刘若男:“是谁?是……”她没问下去。

  简明庶没体会出没问出来的迟疑的含义,直言道:“是我义父。”

  刘若男像是极大地松了口气。

  她压低声音,望向地面:“明大哥,你有对象了么?”

  简明庶漫不经心地答:“我不谈对象。”

  这倒是实话。

  他不是没有过这方面的想法,只是从很久以前开始,他就发现——他的时间流逝,似乎总要比他人慢一些。一路上,他总是送别的那一个。无论是最开始的父母、姨母、兄弟,甚至侄儿女、侄孙儿女辈都垂垂老矣,简明庶还是这幅模样。

  直到洋人便用鸦·片大炮双管齐下轰开了最后一代王朝的国门,泱泱大地如玉山倾颓,乱世之后,简家再也无人可送、独独留了他一人。

  那之后,他见着王朝倾颓、见着乱世混战,又见着星火燎原、直到现在的一片清平。两百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也足够几代人娶妻生子、生生不息,也足够白云苍狗、沧海桑田。

  有时候,简舒扬在想,鲲鹏该是何等寂寥。他只活了两百年,对几万岁的鲲鹏来说,甚至不过弹指一瞬间。

  上万年来,八荒变华夏、大厦换琼楼,就连冥府首领这种“长生”些的,也换了数代。不知鲲鹏心中是何感想?

  鲲鹏是因为太过于寂寥,所以才收养了同样时间停滞的简明庶么?

  简明庶隔着袖子,摸了摸左手小臂上的纹路。他的人生,似乎在烙下这个印迹之后就全然改变了。

  或许真如当时姨母请的那位“高人”所说,这些黑云缭绕的痕迹,是来自冥界的诅咒。

  刘若男满腹心事,地面太黑,她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

  “天哪。”刘若男低低的惊呼声从身后传来。

  简明庶朝着声响看去,在黑暗中辨认出了一个模糊的轮廓,他上前几步,难以置信地多看了几眼。

  这是一个不算大的黑棺材,顶上用铁链吊起、下面连着铁链固定。

  堡垒里晦暗,一进来都被散着光芒的玉树兰草吸引,全然注意不到周围的这一圈棺材。简明庶向前走了几步,借着微光看见,这不是独独一个棺材。贴着堡垒的弧形墙面,挂满了一溜黑棺材,大致估算,就有二十多个。

  “棺材上似乎有照片。”刘若男又有了新发现。

  棺材挂得太高,只有白无常能飘上去看了看。他看完一圈,飘了下来:“小姐姐们,都挺美,也够惨。”

  “们?”

  难道这个茧世界的主神不止一个人?

  他正想得出神,没留意铁门忽然阖上,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