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若男听着铁门扣上的响动,立即冲到门边,下力气推了推,铁门果然纹丝不动。她努力拍着铁门,连着喊了几声“有人么”,都毫无回应。

  白无常去了化身,想试试用灵体穿墙出去。他先是拿手指戳了戳,发现居然没法儿穿墙。他奇怪地叉着腰偏头看了看这堵墙,铆足了劲儿朝着石墙冲去,却重重撞在堡垒石墙之上。

  这不合理。按道理说,灵体状态的白无常,应当四处都是出入自如的。

  简明庶抬手阻止白无常第三次撞墙。他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石墙和铁门,这才发现都被下了咒。

  他叹气道:“别试了。看来,我们得找找别的出路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能在茧世界下咒之人,要么是主神,要么……简明庶盘算起几次神出鬼没的黑口罩男人。

  一时沉默,三个人都低落了片刻。

  ……主神不止一人……

  他环视了一圈,愈发肯定自己的发现。

  不止这二十多具棺材不谈,堡垒内部的这棵玉树,和树林中的大榕树太像了。可以说,抛开玉树质地不同、玉树也没有树叶气根之外,无论是枝桠的走向、树冠的大小、合围的幅度都一模一样,甚至树干也是棺椁的形状。

  如果一定要挑出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的话,树林中的大榕树南面冠枝短、北面冠枝长,因为和大多数树木不太一样,所以简明庶记得清清楚楚。而眼前这棵玉树,恰巧是南面冠枝长、北面冠枝短,和大榕树正好反了过来。

  茧世界里,一切都是主神自身的暴露。再微小的蛛丝马迹,都有可能是解谜的关键。

  这两个极为类似的神树,绝不会是莫名其妙地立在这里。

  刘若男顺着目光,发现简明庶盯住湖中心的玉树,问:“明大哥,你在想什么?”

  “这棵树,和树林里的那棵,很像。”

  玉树兰草的冷光点亮了简明庶的轮廓。他双手插兜,裹着偏大的黑色直身风衣,看着像是漫不经心地站着,微微绷紧的肩和严肃的神色却出卖了他。

  “你有认识什么兄弟姐妹或者双胞胎之类的么?”

  简明庶转过身子,背着光站着,盯住了刘若男。

  背光掩盖了简明庶好看的脸,加重了他轮廓的阴影。刚才随意散漫的站姿,只留下威压和阴鹜。

  刘若男不敢抬头,目光落在简明庶整齐闲适的黑色德比鞋上。这双鞋精致整洁的没有一丝褶皱,看得出来主人非常讲究、生活也过得精致。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穿得有些旧了的运动鞋。

  刘若男心中颇为落差,这才郁闷地开口,声音艰难得发涩:

  “我……不认识。”

  简明庶撇出一个意料之中的冷笑。他似笑非笑地说:“刘若男,你知道进了茧世界,最快出去的方法是什么么?”

  “是什么?”刘若男立刻抬头问。

  简明庶轻轻侧过头,看了玉树一眼,湖水映了些凌乱的光斑,照亮了他利落的下颌线。

  他看都懒得看刘若男一眼:“最快的方法,就是所有人围在一圈,忏悔。”

  “忏悔你最伤天害理的事情,忏悔你最对不起的人,诚心诚意地、一个细节不落地说出来。几个人轮着说一圈,主神是谁,世界大致是什么结构,差不多就清清楚楚。”

  “那你为什么不用这个方法?”刘若男试探问。

  简明庶立即回头,漆黑的眸子紧紧盯住刘若男:

  “你最对不起谁?”

  他言语平静,刘若男却觉得咄咄逼人。她小小的后退了一步,紧抿住嘴巴,没有出声。

  简明庶低笑一声,意味深长地说:“你现在知道,这方法为什么不用了吧。”

  围坐一圈,明着是“诚心诚意”忏悔,实际上,真心忏悔的人少之又少。大多数人缄默不语,一部分人婉转地为自己开脱,更有些人还会厚颜无耻地撒谎。

  杂芜虚假信息太多,还不如不说。所以这条路子虽然最快,但是最难。

  “等一下。”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简明庶失去兴致要走,刘若男叫住了他。

  “我……我见着他人施暴,没有出声阻止。”

  “唔。”简明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我可以忏悔。”

  “我没有逼你认罪的意思。况且,对我认罪也没用。”

  “那人……没有兄弟姐妹。”

  简明庶极快地看了她一眼,思索她说的是不是实话。

  刘若男的嘴角抽了抽,似乎还想再说什么,然而最终什么也没说。

  简明庶挪了目光。他打断了蔓延的低落氛围,提议道:“沿着湖走一圈,看看有没有别的路子。”

  他随手拨开风衣下摆,左手信手插着兜,侧对着光走着,远处的冷光在他脚下拉出修长而好看的影子。

  刘若男离了一步的距离跟着,她低着头,刚才还扑通乱跳的少女心逐渐恢复了平静。

  没走多远,简明庶忽然发问:“我们进来的时候,这湖有这么大么?”

  绕着湖走的时候,简明庶就越发觉得不对劲。他稍稍留心,发现沿着湖走居然不是正圆或者椭圆,而是越来越贴近堡垒墙壁,是一个扩散开的路径。

  要么这湖原本就是不规则形状的,要么就是……这湖正在不住的扩大。

  简明庶忽然明白了过来。

  这湖水是河流的源头,没理由不断扩大。茧世界远离潮汐,更不可能是涨潮。湖水中心涌动,这是水中有东西要出来,搅得湖水涌动不止。

  “老七,快把红纸伞给刘若男。”

  话刚落音,一只灰白的手从水中破出,扒在了湖边。

  当第一个“东西”从水中爬出来的时候,简明庶瞬间明白了门口的四方小人是追谁的魂,也明白了二十多具棺材里装着的是什么。

  一个长头发女鬼从湖里缓缓爬了上来,她的双眼被人挖了出来,只留下一个长满腐虫的洞。她半个身子浮在水面上,向着四周嗅了一圈,空洞的双眼锁定了刘若男的方向。

  白无常立即把红纸伞丢给了刘若男,她被伞罩住之后,这个女鬼显著地怔了一下,像是失去目标的猎犬。

  她缓缓从湖里起身。她的四肢胡乱拼凑,用粗黑绳随意缝在身上。不仅如此,她的左右脚还装反了,这让她的走路姿势显得异常诡异。

  湖水中接二连三地浮起一群长发女鬼,缓缓上岸朝着简明庶的方向行进。

  见着一群水鬼,刘若男险些发出声音,她立即掩了自己的嘴。

  打头的没眼睛的女鬼瞬间偏过了头,她盯住刘若男的方向,好像在嗅着什么。

  简明庶当即明白了过来:这“人”看不见。她不仅看不见红纸伞结界下的刘若男,周围的一切她都看不见。

  她只有听觉和嗅觉。

  女鬼的鼻子尖儿都快要贴着刘若男的皮肤,她探知般地前倾着身子嗅着,看起来还没习惯这种感知渠道。刘若男紧紧靠着墙壁,一手捂着自己的口鼻,痛苦地闭着眼睛。

  这的确是个聪明的选择。否则,她就要近距离观赏这人眼眶中的腐虫了。

  一个长头发女鬼忽然出现在简明庶眼前。简明庶瞬间屏住了呼吸,捏紧了拳头。

  她也被人挖了双眼,湿润的长头发上还挂着几根竹篾。她原地嗅了嗅,疑惑地偏过了头。

  简明庶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一步,摸到了冰凉的石壁。

  一步之遥的地方,另一个长发女鬼爬到了脚边。她探出了手,灰白的指头几乎要摸到简明庶的裤脚。

  这下他一步也不敢动了。

  站着的女鬼又贴近了些,简明庶甚至能看清楚她鼻中的水草。

  桃符毁了,照邪镜没有杀伤力,红纸伞刘若男在用,石敢当给了刘中。他手里能用的,只剩下一个不太好控制的混元万神印。

  怎么这么苦?

  简明庶在心中从三清四御到七元八极、阴天子酆都大帝到北斗君祝政喊了个遍。

  这邪门怪物,可正儿八经算北斗君的管辖范围了,可他喊了一大圈,居然没一个人显灵。若说阴天子和祝政是过中元节去了就算了,怎么一个仙人都不显灵。

  危急关头,气的他开始在心中胡乱念起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平……

  他这下理解那天朱大姐抛弃信仰的干脆了。

  简明庶余光瞥着白无常,他浮在空中,给他画大印章的模样,这是想让他使混元万神印。

  他维持身上不动,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不是他不想用,而是这混元万神印,实在是不好控制,搞不好,又是一个天崩地裂。

  离得近的女鬼快要探到简明庶的胸口,他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脚下一空,瞬间失重。

  下落不短不长,没多久简明庶就重重摔在冰冷的石板上。

  这里看起来是个甬道。最末端闪着一条缝,斜斜地照亮了半条路。

  他转头望向来处,因为距离远,头顶的洞口和女鬼都缩小了不少。

  一阵镇静的脚步声传来,简明庶赶紧低着头,假装昏死过去。

  他眯着眼睛,余光见着一双黑皮鞋,踩着昏黄的光亮走过来,每一步都像精确计算过一般,充满了规整和克制。

  这双鞋停在简明庶身前,不知是在打量洞口还是在打量简明庶。

  他感到这人蹲了下来,宽大的衣袍遮住了石道上昏黄的暖光。

  一阵乌木气息袭来。

  这味道沉静,却极富有侵略感,像沉沉的海水,将简明庶瞬间吞没。

  两根纤长冰冷的手指探上了简明庶的脖颈,在此人惊动洞口的女鬼之前,简明庶忽然睁眼,迅速揪住对方的领口将他拉近自己。

  桃木刀的刃贴上了来人的脖颈。

  “别动,小心丧命。”简明庶冷冷盯住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