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手在黑斗篷上四处碰壁,几个指头尖都被烧成了黑炭状,袅袅冒着白烟。

  每烫一次,鬼手的确会瑟缩,但很快又重整旗鼓继续往上扑,好像这斗篷下面有什么非得到不可的东西。

  掩住简明庶口鼻的人渐渐松了力度,他微微瞥了鬼手一眼,隔了些距离,轻轻点了点简明庶的手背。

  简明庶作为他松手的回报,也松了揪住他领口的力道。

  对方非常缓慢地摇了摇头。他拿指尖,再次指了指简明庶的左手背。

  顺着这人的指向,简明庶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来的当晚,血婴在他手背上留了一块搓不掉的黑血印迹,估计这鬼手和女鬼都是冲着印迹来的。

  对方朝他比划了一个抹去的手势。

  简明庶刚想点头,转念一想,冲他摇了摇头。

  如果这时候把黑血印抹去了,说不定现在这些冲着他来的鬼手女鬼,转而会去找别的活人。

  很显然,这里的活人除了简明庶,就剩下刘若男。

  红纸伞虽然他亲手改过,敛住活人气息、抵御几个妖魔鬼怪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可二十多个,只能说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情况,不确定效果如何。

  对方似乎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他没再要求,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女鬼没给他们多少时间犹豫。这只鬼手还在摸索黑斗篷,另一个女鬼啪嚓又掉了下来。她落下时,溅起粘腻的湖水和血,头和仅有的一只胳膊都呈现出一个诡异的角度。

  这女鬼的头不自然地转了转,空洞的眼睛再次锁定了简明庶的方向。

  不知名的男人再次朝简明庶的手背比了个消去的手势。这下简明庶直接松开揪住他领口的手,拿右手捂住左手背,坚决地摇了摇头。

  不知道是摸着了窍门还是这群女鬼终于明白了排队的重要性,落下了一个之后,又接二连三地落下来了好几个女鬼。

  洞口下方的空间不大,没多会儿就堆得层层叠叠。

  空气中,弥漫着她们身上湿湿的江潮气味。

  最先落下来的女鬼被压在最下面,她散着黑瞳,张了张糜烂发黑的口,发出嘶哑的吼声。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简明庶想起他每次出现带着的天降流火,飞快朝对方比划,暗示他点绿火。

  对方用眼神瞟了一眼黑斗篷上的鬼手。鬼手还在斗篷上试探,燃起星点的绿火。之前滑腻湿润的灰白手臂已经被烧成了整块黑炭。

  简明庶明白过来他的意思。这绿火虽然诡异,还是逃不开一个火字,遇上溺死的水鬼,效力大打折扣——这也是为什么连半个鬼手都燃不着。

  突然,简明庶恍然大悟。

  他对“女大学生”过于刻板印象,一直没往五行八卦那边想,险些误了大事。

  这座堡垒之内,水上生木,暗含“水泽生木、水逐东流”之意,这构筑方法暗合五行相生。

  上层祭坛过于黑暗,他没数清究竟多少棺木。现在想来,棺木数量一定是二十四个,坐落朝向正合二十四方位。

  现在想来,主神显然是了解奇门易数之人。

  这一堆从湖底里爬上来的“东西”,显然属水。克火,正是对水属性的绝佳例证。

  水弱逢土,必为淤塞。以土克水。

  简明庶飞快抽了对方的手,在他手心写“土命”,写完后用指尖画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这点寻常的触碰,让对方轻轻锁了眉尖。这点不易察觉的烦闷迅速逃过,被一如既往的冷漠神情掩盖。

  简明庶写完后,他轻轻摇了摇头,在空气中迅速留下了一个“木”。

  刚才简明庶眸中的神采瞬间暗了暗,移开了眼神。这人用火,也的确应属木命格最能相辅相生。

  简明庶也非土命。土属性的石敢当又留给了刘中,能遇水则强的桃符也接连被毁。

  他身上能用的“土”,只剩下一样东西。

  五脏六腑,脾为土。

  女鬼在一旁堆成了诡异的塔,塔身有些灰白扭曲的手和脚支棱出来。

  胡乱堆叠的塔摇摇晃晃,一个不留神,最顶上一个女鬼滚落下来,胳膊擦着罩着两个人的黑斗篷滑过。

  斗篷上擦出的绿火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愣在原地,盯着黑斗篷的方向。

  再不行动,真的要来不及了。

  简明庶下定决心,这个主意让他不自觉地全身紧绷起来。他掉转了桃木刀头,朝着自己的脾脏方向扎去。

  破裂痛楚自腹腔传来,他感到自己额上渗出了细密的汗。

  他顾不上为此悲痛,迅速抽刀,以指尖蘸了脾脏鲜血,俯下身子,飞快横向画了一串符咒。

  符咒横贯石道,规整的有如玉石革带,将石道从中截断。这画的是主司脾脏的洞玄中元八景真符。

  “走!”

  简明庶拍了不知名的男人,迅速起身。几乎是同时,几个女妖挣扎着朝着响动方向扑来。

  女鬼太多,土属性绘制的土属符咒只能抵挡一小会儿。不过,这一点时间差也足够两个人逃生。

  简明庶朝着石道尽头的门跑去,等身后跟着的人也进来之后,奋力关上了石门。

  沉重的石门外,立即传来了七手八脚的撞击声。

  总算是暂时安全,简明庶小小地舒了一口气。他仍然堵着石门,轻轻偏了偏头,对着旁边站着的人自我介绍:“简明庶。”

  那人没看他,也没回答,只紧紧抿着双唇。他只沉默了一小会儿,开口说:

  “你关的是生门。”

  简明庶迅速扫视了一圈他们逃进来的地方,明白了这人言下之意。

  这是一间密闭石室,只比上面的石头堡垒小上一圈。

  不说窗户,严实的连条石头缝儿都没有。室内只有八个紧闭着的石门,正中心是一堆血肉模糊的血婴山。

  石门阖上之后,简明庶胸口发闷,一股空气密闭的阻塞袭来。

  他环视一周,如果按照刚才人所说,简明庶阖上的门是生门的话,这八个石门应当是根据奇门遁甲原理布置。

  “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不早说。”简明庶深觉哭笑不得。

  他转而问道:“别的门呢?打得开么?”

  那人轻轻摇了摇头:“这不能乱开。”

  这话倒是不假。

  奇门遁甲五凶三吉,吉事从吉门出、凶事从凶门出,类似于逃生这样的事情,多数走“生门”。

  也就是简明庶刚刚引了一大波女鬼,还奋力阖上的那道石门。

  他折腾半天,又是躲女鬼又是取脾脏血,不就是为了逃出这个石头堡垒,谁知道阴差阳错,他居然亲手阖上了这道“生门”。

  简明庶直接给了面前的石门一脚。他忽然用劲,刚才取脾脏血的伤口隐隐地疼起来。他又气又恼,下意识捂着上腹部的伤口。

  来人低垂着眼睛,看了他的伤口一眼,稍稍隔了些距离,虚划过这道伤口。

  一阵胀痛灼热感传来。伤口微微闪动绿光,刚才崩裂喷出的血立即止住了。

  “只能先将外层燎住。”那人开口说。

  上腹部的刀口不长,绿火过后,留下了一小段黑色的痕迹。

  简明庶满意地打量了一番,打趣道:“缝合手艺不错。”

  对方没理会,问道:“这地方,总是这么危险么?”

  简明庶抬手否认:“也不是都这样的,这个特别奇葩。NPC隔空对打,又是巫祝又是女鬼,还有……”

  他上下打量了来人一眼,一身黑风衣,沉眉垂眼,苍白肤色。整个人写满了“沉静自闭、问题儿童”。

  这个不知名的男人感受到简明庶扫视的目光,垂下眼帘,避开目光接触。

  “……还有带着五道轮回诅的,不知道什么生物的族长。”简明庶接着说完。他没提及,他也怀疑着眼前的这个人。

  族长的事显然引起了此人的注意,他瞬间盯住简明庶,问:“你见过他?”

  简明庶盯住来人:“你们一起的?”

  对于这个猜测,那人极细微地冷笑一声,不予置否,但也没解释。

  “哎我说这位小朋友。”

  见着他这副惜字如金、难以沟通的样子,简明庶嘴上训斥道:

  “现在我俩都被关在这里,好歹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好好配合,同舟共济;概不配合,小心同归于尽。”

  简明庶斜倚着石门,轻轻抱着双臂,歪头盯住对方:“你还知道什么,赶紧招来。”

  这人面上看着不为所动。

  他双手插着风衣兜,定定的站了片刻,这才开口自我介绍:

  “伍舒扬。”

  “‘玉润泽而有光,其声舒扬’。多好的名字,何必藏着掖着。”[1]

  简明庶大大方方朝他伸手:“简明庶,‘明庶起祥春’,大吉大利,见我发财。”

  伍舒扬低头看了一眼简明庶伸出的手。

  简明庶言辞和蔼,眼神却是无比严肃。

  这种问题儿童,简明庶见太多了。这种人,就是得逼。

  比如青华,简明庶才将他带来平都医院的时候,他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整整一个月,任谁都不见。现在在简明庶三天两头的“关怀”下,还不是逐渐融入医院,成了个犀利吐槽哥。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我教你。”简明庶直接抽了伍舒扬的胳膊,握住他的手:“敬个礼,握握手,以后都是好朋友。”

  伍舒扬有些不情愿地抽了手。

  “我知道,‘我不喜欢和他人接触’。你这种小朋友,我见得多了。”简明庶抢先答道。青华才来平都医院的时候,也一脸高冷地这么说。不仅如此,青华更严重一些,他走哪儿,消毒水和一次性手套拿到哪儿。

  “这种心理,一定程度上可以矫正。”简明庶从口袋中抽出一张名片,递给伍舒扬。

  他朝伍舒扬眨眨眼睛:“这种事情,我有经验。如果咱们有幸出去,欢迎到平都医院找我。给你亲友价。”

  这是一张竹纤维纸做的名片,上面简单写着“酆都市平都医院简明庶院长”,下方是联系电话和网址。

  伍舒扬将这张名片翻了过来,名片背面是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标志:卷云绕日。

  是简青阳惯用的标记。

  “这是我们医院的标志。我们医院历史悠久,祖师爷上数东周时期……”简明庶对着石墙边画着什么,边开始信口胡扯。

  “简青阳?”

  简明庶蓦然从石墙作画中回头,一脸好奇:“你知道?”

  简明庶稍微有些心虚。简青阳的事情,纯粹是在书上看到、又和平都医院都在一个地方,这才为了“历史传承”随口攀关系的。

  眼前这个人,神神秘秘的,可千万别被识破了。

  隔着简明庶肩头,伍舒扬看到了简明庶在石墙上刻下的印迹,瞬间明白了他的意图:

  “你要重算八门。”

  “聪明。”简明庶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