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17章 闻鬼笑
  这一下快要挨到他头上,长乐身后传来了一声“干什么!”,吓得他下意识将石敢当一收。

  素秋越过他,几步走到楼梯上,轰地点燃了来人。

  那人不闪不躲,烈火燃着了她的红色衣服,她却咧着猩红的嘴,古怪地笑着,好像全然不疼。

  是白面大姐!

  长乐刚要扑上前去帮着灭火,却被素秋一手推得坐在地上。

  和昨日初见时,温柔和善的素秋全然不同,现在的素秋,行动中全是不容置疑。

  她皱着眉头回身瞥了他一眼:“别捣乱。”

  “女侠,她是我们这边的啊?”

  素秋没解释,她回头,给了长乐一个“少废话”的眼神。

  很快,长乐不再质疑素秋的行为。烈火燃尽,白面大姐居然像飞灰一般,消失在空中。正常人,火化怎么也得五六百度,燃烧骨骼,更是需要900度的高温。

  眼前这个被一支火把燃尽的“人”,显然有问题。

  就在这时候,刘中两眼一翻,醒了过来。

  他一见着举着火把的素秋,全身一颤,哆嗦着喊:“让让让……让她滚!”

  “行了,你别怕。她刚帮了我,也帮了你。”长乐说。

  刘中下意识瞥了一眼刚才从二楼滚下来的“素秋”头颅,嘴角抽动着看了长乐一眼。

  这是被二楼的一堆破烂尸山吓出阴影来了。

  长乐也没再劝,捞着他的胳膊把刘中抓了起来。他看着不高,倒生得十分敦实,比长乐想象中沉上许多。

  下了楼梯,长乐才发现,一会儿的功夫,一楼已经站满了纸傀儡,纸扎的脸上胡乱画着五官,绿豆大的黑点眼睛都盯着楼梯上的三人。

  门外,还有一波波的纸人,三五个一群,朝着木屋围拢而来。

  “我去引开他们。他们走之后,你俩守住大门,不要放任何傀儡进来。”

  素秋说着,举着柴火向楼下走去。

  长乐叫住了她:“等一下,我也要帮忙,让个妹子打头阵,回去我这小脸儿还要不要了。”

  素秋回头,极为轻蔑地看了他一眼。

  长乐有些怀疑人生:“我刚被鄙视了么?”

  素秋没理他,将沿路的纸人傀儡全部点燃,没多会儿就晃出了木屋。

  长乐颇为疑惑地看着素秋的背影。在他的印象里,除了那一段长长的奥马传说之外,压根没说出过一句完整的、有逻辑的话,也几乎没有正常的“情绪”。

  这个素秋,和今天下午见着的长裙子素秋,给人的感觉又不太一样。

  长裙子的总有些让人心里发寒,而这个素秋,即使面对着一屋子的素秋尸山,都没有诡异感。

  好吧,有一点点诡异感。

  长乐想起她举着火把走来的时候,自己心脏被她吓得噗噗跳,不得不承认了这一点。

  一层里的傀儡随着素秋的身影,不住向外瞬移,就像诡异的定格漫画一般,一帧一帧地撤出了屋子。

  长乐依着她的吩咐,最后一个纸人刚出大门,他就将木门奋力阖上,用石敢当紧紧抵住木门。

  隔着木门,传来了噼里啪啦的烧纸声音。燃烧声音没持续多久,忽然传来些不太一样的响动,像是皮肉被尖锐物刺穿的声音。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长乐听着门外的动静,忽然莫名的有些心慌。

  “快开门,快点。”

  木门上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拍门声。

  一听是素秋的声音,长乐转身就要拉开木门迎她进来,一旁的刘中却一把按在门上。

  “你想干什么。”长乐立即拉了脸。

  刘中没说话,他不敢看长乐的脸,按住门的手却加了劲儿。

  长乐盯着刘中:“她刚才救过你。”

  “你、你也看到了二楼的东西,她是人是鬼都不知道,你现在放她进来,是要我俩的命。”刘中说着,悄悄瞥了一眼石敢当。

  长乐有些不解,好像下午的时候,刘中还说素秋像他老婆来着?果然是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门外的拍打声越来越急促,甚至还夹杂着一两声凄厉的惨叫。

  长乐听不下去,他将门一拉,刘中将他狠狠推到地上,大声吼道:“她不是个人!”

  长乐没料到这位矮壮敦实的汉子还有这股力量,毕竟几分钟前,他还像林黛玉一样被鬼怪玩意儿吓晕了。

  他撑着地站起来,压着火说:“让开。”

  刘中紧紧地抿着嘴巴。

  长乐一脚将刘中踹翻在地,他刚摸上木门闩,后脑勺狠狠挨了一下。

  正常人被石敢当来这么一下子,早已呜呼哀哉了,好在平都医院有个暴力女宝蒙,有事没事就朝他招呼东西,长乐早已练得百毒不侵。

  长乐被砸得歪了一下,勉强站稳。他顾不上找刘中算账,立即将门一拉,将伏在门上的素秋一把拽了进来。

  纸傀儡一帧一帧闪现着朝木门跃进,长乐一把阖上了木门。一只纸人的头卡住了门缝,像颗巨大的顽石,挡在两扇门之间。

  “我去你的。”

  长乐朝着纸人脑门飞起一脚,大力关上了门。

  他以背抵住门缝,身后的木门传来了拍打声,像狂风吹柳、不住拍击窗户。

  “快,把石敢当给我。”长乐朝刘中说。

  刘中还捏着石敢当,青石板砖一段沾了些长乐后脑的血。他看着地上坐着的伤痕累累的素秋,有些不敢撒手。

  “赶紧的,大门收不住,咱们都得完。”

  刘中将石敢当朝着长乐冲过去,长乐立即接住,赶紧用石敢当抵住了门口。

  木门外的喧闹声音立刻停了。

  长乐终于缓了一口气。他打量了一番眼前的素秋,和二楼那群不流血的恐怖尸体不同,这个素秋有血有肉,身上也四处溢血。她的左臂甚至连皮带肉被撕下了一大条,上面遍布针眼儿大小密集的小伤。

  放眼看去,这伤痕十分挑战密集恐惧症人群。

  她感受到长乐的目光,将手遮了遮,想盖住伤口。

  “女侠,你现在可以说了吧。你到底是谁。”长乐盯住了她。

  她冷笑了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她避开了问题,语气里全是决绝和清冷,质问道:“不是交代你们回木屋住么?”

  长乐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你是真的素秋吧。”

  她轻蔑地呵了一声,没肯定。

  刘中朝着长乐这边靠了靠,小声问他:“你这是什么意思,她是妖怪啊。”

  长乐没理他,自顾自说道:“你不愿意说,那我就暂且把你当真素秋了。”

  “我问你,村寨里那个长裙子素秋,是你什么人?你俩……谁是主神?”

  素秋抱着左臂的伤口,冷笑一声:“她早来了。你不如亲自去问一问。”

  长乐一怔。

  屋外传来了一阵缥缈的笑声,忽远忽近。这渗人的笑声,立即让长乐想起了小时候电视里看的女鬼。

  笑声在门后幽幽地响起。

  自古都是“不怕鬼哭,就怕鬼笑”,看来这位姐姐,怨气很重啊。

  他从木门上弹开,警惕地看着身后的木门。

  门缝中伸出了四根“手指”,每根手指都被拉得极其细长,约莫只有针尖粗细,这双不知称不称得上是“手”的东西,和素秋身上的伤痕出奇吻合。

  这些细长东西扒着门缝试探进来,在木门上曼妙而危险的游走。

  长乐朝素秋低声道:“头发丝儿精啊?”

  素秋白了他一眼,没搭理。

  门缝里伸进来的东西摸到了石敢当,像被灼伤一样缩回了手。

  笑声转到了窗口,薄薄的窗户纸上映出了两个看着有点眼熟的身影。

  长乐眯着眼睛,还在辨认,刘中却一副心提到嗓子眼的表情。

  这反应提醒了长乐:这应该是刘前和于英的身影。

  屋外的女声轻轻笑着,低声唤:“刘广忠,刘广忠。你看,这是谁。”

  刘中的脸色瞬间吓得煞白。

  ……看来,这个头发丝儿精是恐吓不成,改走心了。

  刘中有些纠结,他不住的在原地躁动,长乐生怕他一个冲动就踢了石敢当冲出去,也被带着有些紧张。

  一边的素秋冷笑了一声:“他有那个胆?我才不信。”

  门外的声音失去了耐心:“刘广忠,你出来。否则……”

  刘中憋的脖子都粗了一圈,他朝门外喊:“不出去。我不上当。”

  素秋对这回应嗤之以鼻。

  窗户纸上的人影忽然消失了,只留下于英的影子。她的影子俯身,捡起了什么东西揣进兜里。

  “阴元宝都敢贪。你不出来,信不信她今天就烂心烂肺。”[1]

  她又是威逼,又是利诱,百般劝说,却再也没像刚刚那样,贸然将手伸进来。

  刘中看明白了:有石敢当,她进不来。

  有这么个好东西撑腰,他的胆子反而大了起来:“有胆你进来。”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那声音发出一串尖笑:“我只倒数三声。”

  三声很快就倒数完毕。刘中梗着脖子站着,不知和谁较劲。

  “这是你自己选的。”

  女声说着,倏忽就飘去了。紧接着,楼上开始传来轻微的骚动。

  长乐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起来,他一面心中祈祷千万别是那堆素秋“尸山”,一面心急火燎地默念着简明庶的名字。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盼什么没什么。打头滚下楼梯的东西,印证了长乐的想法。

  是素秋的那颗头。

  这颗头颅滚落到第一级楼梯上,扩散的瞳锁定了刘中,干瘪的双唇动了动,朝着刘中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