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18章 神明的眷顾
  长乐刘中告别之后,素秋也转头走了,将刘前和于英转给了一位村民带路。

  村寨坐落在山脚下。和寻常一头吊起的吊脚楼不同,这个村寨时兴的都是“撮箕口”,也就是双头都悬空的样式。

  进村寨是一条石板路,两旁挂满了的蜜蜂形状的风筝,黑底绘着油彩。挂在道路两旁,就像列队欢迎的仪仗。

  “这是祈福的送祟筝。这一溜是做好的,只等打头的引筝来了。”带路的老汉说。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于英有些好奇地摸了摸彩绘风筝。

  风筝的皮看起来有些厚实,摸起来不像布帛,反而有些粗糙牛皮的触感,离得近了,还有一股焦糊的臭味。

  她好奇问:“大哥,你们这风筝,什么做的,摸起来怪手生的。”

  带路的老汉站住脚,他还衔着铜烟袋,深深吸了一口气,呼出浓郁的青灰色烟气。浓烟散过后,老汉的眼神里闪着奇怪的光。

  他硬挤出一个笑容:“这是剥下来的皮。”

  真是剥下来的兽皮。

  于英立即从黑风筝上收了手,脸上不太好看。

  “剥皮之前,我们将它捆起来,晒上一阵子,要是没太阳,就鼓风吹。皮干了些之后,从脑门钻个洞。”

  老汉拿着烟袋锅比划了一下于英的额头。

  “就在这里,把烧滚了的油浇进去,热油坠着干皮,一下就能和肉脱开。这样剥下来的才完整,也不容易破。”

  这个比喻让她全身都不舒服,好像自己的脑门皮真的被拉起来,钻了个洞一样。她有些后悔问这个问题。

  “喏,你看,那边两个丫头,正在剥皮呢。”

  道路末头,两位少女坐在树下,二人中间放了一只五花大绑的黑山羊。山羊脸上涂脂抹粉,头上还顶着一朵巨大的红花。

  羊皮有些皱巴,看着像活了几百年的一样,干瘪又衰老。

  左边的小姑娘麻利,她下手,弯刀尖扎进山羊额头,破开了一个小口。

  她用刀尖挑着这个口子。另一个迅速滋了一勺烧滚了的油进去。

  有些松弛干瘪的皮迅速从羊身上垮下,远看就像垂落的,皱皱巴巴的旧黑窗帘。

  沸腾的油在皮下噼里啪啦地炸着,热闹的像除夕的鞭炮。一股焦糊的气味儿传来,熏得于英捂了鼻子。

  趁着这个空档,一人按头,另一人弯刀一转,羊头顺顺当当就被解了下来。

  等滚油炸响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小姑娘刀尖顺着羊后背一划拉,像脱一件衣服一样,把整块羊皮剥了下来。

  这还不算完,她拿刀尖对准脊椎骨缝,熟练地剔出了几节骨头。另一个小姑娘接了脊椎骨,在一块磨刀石上开始霍霍打磨。

  “这是在做骨哨。”老汉敲了敲手边的一个风筝,风筝喉部的地方放了一个类似于埙的东西:“剥皮做筝,剔骨成哨。”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拿刀的小姑娘开始抽筋。

  这一幕看得于英有些发恶心,她不愿意再多看,催促道:“大哥,我们走吧,不看了。”

  老汉点头同意,带着两个人往村寨深处走去。

  冬日里黑得早,村寨里还没上灯,吊脚楼后栽着的竹子,夜风一吹,就像张牙舞爪的黑影。

  石板路来到了一个岔口,左右看着像是两幢一模一样的吊脚楼,都是一共二层、飞檐穿斗。左侧那幢一层砌的严严实实,只留了一扇巴掌大的小缝,没亮灯,穿堂风吹得呜呜作响。

  “救命……救命。”一阵若有似无的女声从左边那幢吊脚楼传来。

  另一幢吊脚楼出奇的寂静。

  引路的老汉停了下来。

  “这两幢都没人,你们自己挑吧。”他磕了磕烟袋,深吸一口,等着两个人做选择。

  于英装作没听到求救声音,连一秒都没纠结,直接指了右边那幢:“就这个吧。”

  “确定么?”老汉问。

  “哎,选定了。”

  老汉后退一步,让两个人通过:“里面有饭有菜有热水,好好饱餐一顿,之后上路。”

  上路这个字眼,听得于英非常不舒服。她寄住在这里,也不好挑剔什么,忍了忍,绕过这个怪老头走了。

  没走几步,她回头问:“那,和我们一起来,回去拿东西的那两个年轻人咋办?他们知道我们在这边不?”

  老汉朝她怪笑了一下:“主母亲自去请了。”

  “你说的是素秋?”

  他们下午遇着的人,除了素秋也就是两个杀猪的小姑娘,怎么看也都是素秋更像主母一些。

  老汉干笑一声:“我早说过,这里没什么素秋。”

  又来了。

  老头子怪里怪气,说话也前言不搭后语,于英懒得多和他辩驳,只说:“过会他们来了,还麻烦大哥将他们带过来。”

  老汉没出声,只站着抽烟。于英有些厌恶地皱了眉头,拉着刘前往吊脚楼走去。

  一楼是空的猪圈,他俩直接上了二楼。

  二楼不大,正门上挂着一个巨大的红花,让于英联想起黑山羊头上那一朵。

  她有些厌恶地拉下红花,推开了木门。

  堂屋里,白纸人整整站了一屋子,齐刷刷地看向于英。

  屋子正中央,摆着刚才看到的剥皮工具。

  雪后初霁,一声悠扬清亮的哨子响起。

  巨峰状的风筝穿林而出,直上夜空。

  打头的风筝,底色是奇特的肤色,绘着五彩油绘。巨大风筝的上部,装着一只白色筝哨,形状就像一节镂空的脊椎骨。

  尖锐的哨音是送祟筝的序幕曲,随着哨音响彻雪原林海,林中迅速飞起一排排彩蜂般的风筝。

  人皮筝越飞越高,月色粉饰上一层苍凉色彩,离远了看,筝上纹案不像彩蜂油绘、倒像是于英的脸。

  *

  几声尖利的哨响划破了石室里的沉静空气。不知是距离远、还是深入地下的缘故,这声音若有似乎。

  伍舒扬不被这噪音干扰。他迅速掐了简明庶的手腕,又确认了一次脉搏。

  脉搏确确实实是没了,甚至连指尖开始发冷、泛着些灰白。

  他瞥了一眼腕表。

  时间在滴答滴答地走着。

  “活着”这个状态,对伍舒扬来说,已经是太久之前的记忆。他有些想不起来,死后过多久就要魂魄离体。是一分钟?还是四分钟?

  简明庶一侧的袖口仍然整齐地叠着,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胳膊。有几丝黑云缭绕痕迹,攀着手腕下几厘米的位置,稍稍露出了头。

  这印记。还有判灵笔。还有他不住收集的血魄。

  ——简明庶究竟是谁?

  伍舒扬像在长夜中摸索一个不存在的答案。

  石壁上的烛火越燃越小,衰弱到绿豆那么大。室内的光线变得昏黑不明。

  烛光像在催促他一般,一盏挨着一盏,依次熄了。

  最后一盏烛光熄灭。黑暗,一瞬间吞没了整间屋子。

  石室不再有一丝光亮,即使近在咫尺,也看不清对方的轮廓。

  隔了点距离,他感受到一点微不足道的体温。鲜活的、有生命的人才有的体温。

  伍舒扬凭着记忆中的方位,靠向简明庶。淡淡的茶香混矢车菊气味传来,让人莫名联想起黑夜里,独自绽放的昙花。

  他伸出手,触到他光滑温热的脸颊。这是他许久不曾触碰过的温度。

  伍舒扬避开过多接触,只用一个指节,轻轻托起简明庶的下巴。他盯着本该是简明庶脸庞的方向,好像能在化不开的黑暗中看清他一般。

  石室里漆黑又宁静。伍舒扬的声音低又清晰。

  “别睡了。”

  他吻了简明庶的唇角,施舍给他一缕魂气,如轻风拂过,又如蜻蜓点水。

  秒表咔嚓一声,走完了这一圈的最后一步。

  伍舒扬,向来是恪守规矩的一个。

  虽说伍舒扬礼乐射御书数六艺俱习,但最让他痴迷的,是数。

  无论是各类算数、易数、盈不足术,到后来的天元术、四元数,还是近来发展起来的微分、积分、拓扑、统计……任何的数术,玄妙变化之下,都有规律可循。[1]

  甚至可以说,数,就是规则和规律的具象化。

  就像他充满了克制、规矩和深思熟虑的人生一般。

  他人生中的每一步,都像精确谋划过的登天梯。直到二十六岁,突生变故。

  至此之后,伍舒扬本不想再次逾矩。

  伍舒扬安定地坐在黑暗中,整个石室像被沉墨倾覆,又暗又静。

  石室内的空气依旧稀薄,虽然伍舒扬体会不出差异。简明庶那边还没有动静,他不打算再等,扬手用黑色斗篷拢住他,镇定地将他扶了起来。

  简明庶看着修长挺拔,腿长手长,但没有想象中沉。

  黑暗中,伍舒扬沿着墙壁,一道门一道门地摸过去,直到摸到简明庶死前指着的那一扇。

  他伸手,轻轻推动了这扇厚重的石门。

  门后,是一片黑色荒原。

  一片片血肉模糊四肢扭曲的“人”,他们的脸皮像被胡乱扯下,肌腱凌乱地挂在脸上,整整齐齐地转头看了过来。

  拥挤的血尸像血色潮水,迅速向伍舒扬围拢。

  他不慌不忙,将黑色斗篷往下拉了拉,仔仔细细将简明庶遮好,一根头发丝都没露出。

  在他侧脸遮掩简明庶的时候,血尸奔涌,瞬间将二人淹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