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19章 业火柔风
  简明庶醒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迷茫的黑。

  起初,他还以为这是往鬼门关的路,之后又反应过来不太对。如果是往生路的话,路旁应当点满白色往生烛才对。

  他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他这才明白过来,这不是夜路黑暗,而是有什么东西罩在他的头上。罩着他的东西宽大,却飘轻,让人几乎感受不到重量。

  似乎有人踩着规整的步子,轻轻扶着他前行。

  断片的记忆逐渐恢复过来,他应当在一个茧世界中,和一个叫做伍舒扬的人一起被困在了石室里。这件罩着他的斗篷,也逐渐眼熟起来。

  隐约间,斗篷的下摆被什么人轻轻挑起。

  一个血尸横躺着挤了进来,紧接着,四周乱七八糟的血尸瞬间涌来。斗篷下只透出了一小片缝隙,满满当当的全是残肢断臂。

  这数量实在太多,像是满载的卡车倒了个,乌泱泱的血尸倾泻而下。

  要不要用万神印?

  这似乎是唯一一个解决方法,可万神印确实不好控制,有时候没什么效果,有时候又能引起整个世界坍塌。

  片片血腥潮水透过尸群漫溢过来,即将没到他的脚尖。一只血尸伸手,暴露着经脉的手指尖快要摸到他的鞋子。

  这状况,实在是容不得犹豫了。

  简明庶的指尖刚探上万神印,忽然狂风大作,吹得斗篷蒙了他一脸。

  透过缝隙,他只能见着身边人精巧的鞋尖,规整得像精心雕过一般。

  每踏出一步,他的脚下就蔓延出片片业火。原野本无风,业火搅得四周风起云涌,狂风大作。

  地面的绿色业火迅速蔓延,血尸触到鬼火,瞬间化作了灰尘。刚刚那个快要摸着鞋尖的血尸痛苦地扭曲起来,迅速拖着折断的双脚往一侧爬去。

  血尸肆虐横流,身边之人不为所动。反倒是绿色业火掀起的风,吹得斗篷翻动,让他停了停步子,轻轻地帮简明庶拢了拢斗篷。

  和他步步踏火的凌厉气势相比,这个细微的动作柔得不能再柔,就像第一缕春风,轻轻吹起了打了嫩芽的杨柳枝一般。

  业火猎猎、却虚怀柔风。

  踩着绿色火焰走了一阵,风声忽然止了。简明庶正在奇怪,却见自己被带着,踏上了木制的吊厢。

  趁着业火熄灭,血尸迅速反扑,吊厢边缘立即爬上了十几个血尸。他的视野被黑色斗篷遮了大半,从漫天的痛苦嚎叫声来看,数量只比看到的多上更多。

  伍舒扬轻轻退了一步,但并没有动作。

  血尸越涌越多,吊厢上方传来了“咔嚓”一声,听着像不堪重负。

  身旁之人原地立着,似乎是在思索。

  简明庶隐约明白了过来——他使的那种看起来很玄乎的鬼火,再怎么样也还是属“火”,如果在这里使用,八成会毁了这个木制吊厢。

  看来,这是要英雄救美了。

  “真当我是死的么。”

  空中点点金色微尘凝聚成卷云绕日纹样,像一道屏障,荡开眼前无尽的血尸。

  伍舒扬当即认了出来,这是役百鬼、御万灵、召群仙的万神印。千年前,本该同淮安王一道入殓的万神印。

  他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身边这位医院院长。

  血尸被无形屏障推开,像齐齐倒地的红高粱。木吊厢应声而动,开始嘎吱嘎吱上行。

  简明庶轻轻揭开黑色斗篷,露出了俊俏亲和的脸。

  他看了一眼伍舒扬,轻轻勾起一侧嘴角,笑道:“咱们不用同归于尽了。”

  简明庶醒来的正是时机,恰巧解围。

  这次万神印很给面子,力道控制的刚好,也没有毁天灭地,只是小小的地动山摇了几下。

  在这个出场脚踏业火的人面前耍一把酷,刷刷存在感,有种拿到大男主剧本的爽感。他得意洋洋地瞟了伍舒扬一眼,想从里面看到些崇拜的小星星。

  这一眼对视,倒是把他看蒙了。

  伍舒扬的眼神极为复杂,冰冷的眸子里升腾起寒气,这目光和在石室里的淡漠不同,尖得像利刃,要把简明庶生生刺透一般,直看得他浑身不适。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刚刚二人同舟共济,攻克难关,本该是欢乐的highfive时刻,他的眼中没有一丝欢欣,视线倒像是带着及极为沉重的份量。

  真让人搞不懂。难道是觉得自己救了他一次,有点伤自尊?

  伍舒扬看起来怀着重重心事,也全无交谈意愿。简明庶挪开视线,将万神印装入衣兜,随意扯开话题,想缓缓气氛:

  “出的死门?”

  木吊厢拉着二人进入了黑暗的通道之中,他看不到伍舒扬的表情。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是。”

  “死门就对了。那不是给活人走的。”

  那间石室密闭而阻塞,一场绿火燃烧了原本就没多少的氧气。窒息之感涌上来的时候,简明庶还以为,自己会死在这个茧世界里。

  死亡这个念头给了他灵感。他忽然意识到,出于惯性思维,他将出口和生门下意识挂钩起来。

  石室里只有一堆吃人的血婴和死人,又气流密闭,原本就不是为了活人出入而建。

  看朱大姐和白面大姐啃得烂碎的样子,这是主神的刑场。

  奇门遁甲五凶三吉,死门这种大凶门,对许下遗愿、成为主神的死人来说,才是出入正途。

  随着木吊厢的上升,外界的光线一缕一缕漏了进来。

  “嘎吱。”

  木勾发出一声几欲断裂的声响,整个木吊厢到了头。

  这是一间石头砌的牢房,只有一张破烂的木架床,床头还留着断裂的铁锁。没有窗,只有五六条木板,胡乱拼成木门。

  有了光源之后,简明庶确认的第一件事就是左掌心——

  二道血痕。

  是谁?谁又被主神杀了?

  他心中一沉。第一反应是被关在堡垒祭坛里的刘若男,简明庶被关进石室之后,不知道那群女鬼会不会回头再去找她。

  简明庶迈开步子出了木吊厢,走到木门之前。木门破旧,他稍微使力,一拳将木门中心出了缝隙。他顺着缝隙摸到门锁,这是老式的木栓门,轻松一拉,木门应声而开。

  木门极其矮小,个头不低的简明庶,弯腰才能钻出来。

  太阳上三竿。凌厉的阳光刺痛了眼睛,简明庶被照的眼睛酸疼,适应了一会儿,才开始打量四周。

  看起来,他们正处在山脚下的村寨里。

  四周林立的都是木制吊脚楼,他们刚钻出来的地牢,正是其中一幢吊脚楼的一层。

  远处的树林上空,飘着一排彩绘风筝。简明庶一眼认出了打头的第一个——

  “糟了,是人皮筝。”他锁了眉头,叹气道,“这回关进石室,还关出大事了。”

  他想起了石室中,于英抽得的七八,按梅花易数,恰好是山地剥卦。

  上艮下坤,五个阴爻下独独一个阳爻,有山石风化、剥蚀崩塌的意思。如果比拟一番,山石植被,相当于人类的皮肤。

  他没再往下想。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跟了上来。

  简明庶想起身上还披着黑斗篷,随手拉了抽带,拉下斗篷,打算递给身后的来人。

  “那什么,我还有要事,咱俩……就在此分别吧。”

  他刚说完,这才发现身后跟着的人,根本不是伍舒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