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21章 倒影旋律
  素秋点了点头,忽然问道:“简院长,您懂乐理么?”

  简明庶低笑一声,随口说:“五音不全,不堪入耳。更何谈什么乐理了,怕是他认得我,我都不认得他。”

  这段自嘲逗的素秋两眼含笑,她柔和说:“那这一关可能稍微难一些。”

  “简院长当时抽到的,应当是鸣六律吧。这项不难,您只需要按照示范,将曲子复奏一遍就好。”

  素秋抬手指了指空地上的十二面鼓:“这些鼓,每个都是一个音高,会有人给你示范演奏一遍——”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明叔叔你别听她——”长乐这句还没说完,几个村民上来,将他按了个严严实实。其中一个村民不知哪里摸出个黑色布条,沉着脸封了他的口。

  简明庶立即皱了眉头:“客气点。”

  素秋抬头示意,几个村民这才勉强给长乐松了封口。她随意拍了身边一个女孩的肩。那女孩回头看了素秋一眼,点头会意。她性子活泼,小跳步走到鼓面前,拍起了一串不太好听的曲子。

  这串鼓声听起来像胡乱砸下的石头,可以说毫无韵律可言。

  作为骨灰级音乐爱好者,简明庶皱着眉头忍完这段噪音。

  “简院长,您记住了么?”

  简明庶还沉溺在那一片不堪入耳的鼓声中,他眉头深锁,下意识地抚着下巴,过了一阵儿才缓缓地说:“实不相瞒,我没记住。”

  “能不能再来一遍?”

  他听到伍舒扬在身后极其轻微地叹了口气,心中不禁暗笑。看来这人也受不了一通乱砸风格的魔音贯耳。

  素秋倒是爽利大方,使了个眼色,鼓前的女孩就又重头开始拍鼓。

  “这遍记得了么?”

  简明庶抱着双臂,似乎还在回味那段不协和音。冬日的阳光照在他曼妙柔和的发丝上,像一首柔和的弦乐曲。

  “还差点火候。”过了许久,他这么说。

  鼓边的小姑娘巴巴儿地看着这边,等着指示是不是还需要再示例一遍。

  “适可而止。”伍舒扬低声说。这首曲子难听至极,他可没有耐心再听一次。

  “那行吧,这样上场也行。”简明庶瞬间改了主意。

  素秋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你又记得了?这个可不能奏错。”

  “七七八八。”

  他活动着手腕,向着鼓走去。余光中,他扫到了长乐,他的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一样,奋力表达着自己的反对。

  大约是……不让击鼓之类的吧。简明庶想着,脚步并未停下。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晨光伴着东风,掀起他的下摆,露出修长的双腿,将他的身姿勾勒得凛冽又动人。

  做示范的小姑娘让开位置,简明庶回身,立在鼓前。

  他远远地看了素秋一眼,她像是极为满意,脸上挂着夙愿以偿的神情。

  当简明庶拍下第一面鼓的时候,素秋的笑容忽然凝固在了脸上。

  看来,他猜对了。

  简明庶生怕中断,一鼓作气,流畅地将整首曲子拍完,这首曲子规整,和小女孩演示的曲子全然不同。

  如果聆听的人稍微懂点乐理的话,可能会听出来,这首曲子是示范曲的倒影旋律。

  也就是将原曲每个音高上下翻转,形成的新谱子。如果二首曲子绘制在一个五线谱上,音符会呈现出整齐对仗的形式。

  小时候练琴,枯燥的时候,简明庶最喜欢这么翻转谱面,瞎闹着玩。

  “奥马……奥马娘娘要下凡了!”

  曲毕,村民中不知谁喊了这么一句,刚才还和乐喝汤的人登时混乱起来,跑的跑,走的走,场上的人作鸟兽散。

  刚才乌泱泱的人,没多会儿就跑得只剩下刘若男。她一脸魂游天外的神情,坐在原地。

  素秋气急败坏,她和善的脸庞扭曲起来,右手忽然无限伸长,整个手臂手指就像拉开的丝,直接朝简明庶刺去。

  长乐不假思索,立即冲了上来:“闪开,你这个头发丝儿精!”

  电光火石之间,简明庶闪身躲开了她尖刺般伸长的手,将长乐护在身后。

  他一手反拿桃木刀,冷笑一声,盯着素秋:“你以为我那么好忽悠呢。冒牌儿货。”

  “对对,她是冒牌的!”长乐躲在简明庶身后,立即开始告状:“昨天晚上她还派了好多素秋尸体来打我们,明叔叔,揍她!”

  二人提防着眼前的假素秋,简明庶压低声音问长乐:“刘中他们呢。”

  “于英和刘前住村寨去了,素秋尸体一来,刘中拿上石敢当就跑了。之后我就被抓来,在这里见着了刘若男,再之后,你就来了。”

  “凶多吉少。”

  “那你还听她的,让你敲鼓就敲鼓。”

  正在他们快速对话的时候,素秋像被火燎了一下一般,迅速逃离伍舒扬。

  她不像是走,身子的下半部分变成了黑黢黢的影子,贴在地面上游移。

  “你放心。”简明庶简短说。“我是为了验证一件事情。”

  长乐趴在简明庶肩头,皱眉看了他一眼,好像在埋怨,这个消失了半天一夜的人,有什么资格让他人放心。

  “什么事情?”长乐皱眉问。

  简明庶快速瞥了他一眼:“读题不仔细,胡乱答一气。我问你,这个茧世界的名字,叫什么?”

  长乐一头雾水:“茧世界还特么有名字?”

  简明庶勾唇笑了:“双生。”

  “我本来没想通。后来,在见到她的一刹那,我明白了。你再仔细看看。这个假素秋,和我们见到的那个,有什么区别。”

  假素秋躲在神树后面,只探出头打量四周。

  “刘海,刘海是反向的。”

  “对。我们见到的素秋左眼大右眼小,和她相反。甚至这棵神树,在石头堡垒里有一棵类似的,但是枝冠互为镜像。”

  长乐吃惊地看了简明庶一眼。

  原本,这些细节都只是猜想。这位“假素秋”自作聪明,偏要来村口接简明庶。见到她一刹那,他立即明白了两棵神树、两个祭坛的含义……从一开始,这个世界就是有两个主神,而且还是两个相互之间不怎么对付的主神。

  “刚才的旋律,第一遍听我就发现不对。太难听了。第二遍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人可以互为镜像,那么音阶呢?所以,我刚拍的,是她示范那段的倒影旋律,和原来的谱子,恰成镜像。在拍第一下的时候,她大惊失色,我就知道,我猜对了。”

  他想起,在开始之前,素秋刻意问他明不明白乐理,这小丫头的心思,可以说是大大的坏透了。

  简明庶的目光落在奥马神树上:“现在,我还没解开的,就剩下最开始的……奥马传说。”

  “现在是你们说悄悄话的时候么。”假素秋的声音在空中飘来,忽远忽近。

  “姐姐你别得意。我们已经知道你就是主神,你还是操心操心自己的小命吧。”

  扒着简明庶肩头,长乐立即狐假虎威,嗖嗖送了一大堆符咒,可惜他准头不太行,没一个击中假素秋。

  假素秋一阵狂笑。

  “五个人,我完成四个。祭礼用品大半都被换成强化我的,只有一个鸣六律给了姐姐,怎么想,都是我这边胜算比较大。你们,还是操心自己的命比较好。我听说,一旦我成功,你们都得陪葬。”

  她没得意上许久,这段话不知惹到了伍舒扬哪里,假素秋躲着的神树腾的一声着起了绿火,逼得她接连后退。

  不仅如此,这把火,还从树上逼下了个意料之外的人。

  刘中从树上滚了下来,石敢当摔在一边。

  “刘中!缩头乌龟都躲海里,你上树干嘛?”长乐眼尖,立即认出了他。

  刘中没理长乐。昨夜素秋尸体暴动,他一咕噜爬起来,揣上石敢当就冲出了门。木屋去不得、村寨不敢去,思来想去,这棵树受人朝拜,说不定还能护自己一命,这才在树上凑合了一夜。

  刘中一眼看到了简明庶,立即一个骨碌爬起来,站都没站稳,连滚带爬就往简明庶这边跑。

  长乐毫不客气地翻了他一眼。

  “她说的,是真的么。”伍舒扬低声问。

  混乱掩盖了他走近的脚步,他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简明庶身边,整个人依旧掩在巨大斗篷之中。

  他的声音低沉而柔和,一瞬间,简明庶甚至还有些不适应。

  自从荒原血尸那里,他及时救了伍舒扬之后,这个人连说话的语气都不一样了。如果说此前是漠然如冬日寒风的话,现在的语气简直是三月春风。

  只是他摸不清楚,这点细微的差异,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长乐惊异地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裹着黑斗篷的人,问道:“你又是谁?这又是啥装扮?”

  简明庶侧头瞥了长乐一眼,示意他不要多嘴多舌。

  长乐识趣地抿紧了嘴巴,简明庶才开口解释:“是真的。我们后面这个人,现在捆着所有人的命。”

  他指的是刘中。

  于英刘前凶多吉少,朱大姐和白面大姐的死状他已亲眼见到。这四人,恰巧对应了消失的四道血痕。

  最后剩下的那道,不是刘中就是刘若男。假素秋如果想要杀掉刘若男,在昨天抓到她的时候就已经动手了,完全不必捱到这个时候。

  答案很明显,主神的最后一个目标,是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