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22章 闯关失败[捉虫]
  伍舒扬脸上神色看起来毫无波澜,假素秋附近的几棵树,却接连燃起了莫名绿火。她被逼得无路可逃,朝地面一钻,变成了地上的一团影子。

  她像地上的一块墨水污渍,躲着燃着的绿火,四处游移。

  “卧槽,头发丝儿精花样真多!”长乐一阵恶寒。

  “小心!”简明庶提醒道。

  咔嚓。

  场地正中央的棺椁状神树,终于裂开,树干像扇木门,自行打开。

  一直一脸迷蒙痴呆坐在地上的刘若男喃喃地说:“这是奥马娘娘,奥马娘娘下凡来了。”

  棺材状的神树里,站着一个白白净净的小姑娘,看起来还是大学生模样,身上穿着天蓝色的连衣裙。

  她脖颈处有缝合痕迹,身上的皮肤又像在水里泡了很久,鼓鼓胀胀。

  除此之外,她看起来秀丽文静,像朵干净的百合。

  地上的那团影子立即改变方向,朝着神树冲去,半路上,却被人截住了去路。

  真正的素秋拦在棺椁前,她还是短短黑裙的样子,一脸大义凛然:“归梦,你不要玷污了她。”

  素秋盯着地上那团黑乎乎的影子,眼神里的光像尖刀,恨不得立刻把影子从地上剜出来。

  “又一个?!批发么?”长乐不由得惊讶道。

  昨夜,刘中抢走石敢当之后,他亲眼见着素秋被砍成肉酱。长乐还以为,这次她是真的死透,还很是低沉了一阵。

  简明庶也轻轻拧起了眉头,不该是两个主神?怎么又来一个?

  “啊!!!”

  身后传来一声惨叫,简明庶迅速回头。

  刘中被一道巨大的黑色长锥穿心,双脚离地。

  是假素秋!

  她趁着所有人的注意都在新来的素秋身上,分出一丝黑色流影,顺着地面来到了刘中旁边,直接具象化成巨大的黑色长锥,将他彻底穿透。

  刘中的胸口喷涌出巨大的血柱,劈头盖脸浇了长乐一头。

  “明叔叔……这是不是……最后一道血痕。”长乐被这幅情形吓到,轻轻扯了简明庶的袖子,断断续续地低声问道。

  刘中眼神里的光亮瞬间黯淡下去,他的瞳孔越散越大,最终彻底失去了焦距。

  简明庶迅速翻看手心——最后一道黑红色血痕迅速愈合,消失在手掌中。他的掌心平滑的,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假素秋开始狂笑起来。她化出人形,手上拿着长长的尖锥,肆无忌惮地屠戮着刘中的脑袋。

  刘中被扎得眼珠崩裂,满脸都是大小不一的孔隙,像个被挖完了莲子的莲蓬。

  ——他输了么?

  简明庶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手心的伤痕,两百年来,他历经数万个茧世界,有的是主神夙愿以偿罢手,但大多数都是他带着挑战者一道闯关成功。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难道,他真的像自己抽得的明夷卦一般,日暮西山、将行就木?

  伴着假素秋的狂笑,整个世界开始地动山摇,顶上的天空迅速向下坍缩。

  白无常急忙飘到简明庶身边:“明叔叔!茧世界……开始坍缩了!是主神赢了么?素秋赢了么?”

  “是。”

  简明庶皱着眉头,他迅速摸出万神印,塞入长乐手中:“拿着。”

  他迅速转头,对白无常交待:“老七,带长乐出去。”

  “那你呢?”长乐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我是谁。”简明庶笑着看了他一眼,朝他眨了眨左眼。

  长乐还有些犹疑不舍,他分不清简明庶是为了定他的心还是真的别有他法。

  “老七!”

  白无常神色复杂地看了简明庶一眼。长乐从白无常的反应中明白过来:简明庶撒谎了。他根本没有方法,也逃不脱。

  “不,我不走。”

  长乐喊着,刚要往简明庶那边扑,白无常揪着他的后衣领,原地一转,消失在茧世界当中。

  远处的晴空开始模糊,迅速扭曲缩小。狂风大作,四周的树木被弯成团状。

  简明庶最后看了一圈这个茧世界。

  奇怪的是,他倒没有多么恐惧,也没有多么害怕死亡。作为一个个茧世界的参与者,危险和死亡也一直伴他左右。

  他隐隐地想起了平都医院那帮小毛头,和他瞒着鲲鹏,藏在厨房里还没来得及品尝的Haut-Brion红酒。

  简明庶的身体被强烈的蛮力挤压,像是被高山压顶、巨浪吞没。

  他,在随着这个茧世界一道坍缩。

  假素秋的狂笑一直没停,在整个世界之中不住回荡。

  “拿着。”

  真素秋朝他抛出了什么东西,这个世界的空间已不再是规则三维,简明庶看着自己的胳膊折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

  信件抛来的轨迹也扭曲弯折,像在一个不规则的曲面上游走。

  简明庶集中精神,奋力够了几次,终于捏到了素秋跑过来的信件。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死也要做个明白鬼。”

  他刚刚展开信件,想从中找出自己挫败的原因,假素秋的狂笑忽然停止了。

  一道树枝贯穿了扭曲狂笑的假素秋,真素秋站在她的背后,推着这道凶器树枝的末端。

  她侧头看了简明庶一眼,居然泛出些许欣慰的笑容。这个笑像最后一抹夕阳余晖,瞬间消逝。

  素秋咬着牙,一语未发,自己也扑上了这条树枝。

  他没看到两个素秋最后的结局,巨大的黑色斗篷再次将他笼罩。

  “伍舒扬?”

  伍舒扬冷白的脸在极近的地方,他居高临下地盯着简明庶,一语未发。

  他冰凉的手指探上了简明庶的左后颈,像是在绘制什么纹样。在他绘制纹样的地方,冷利的刺痛感传来,仿佛要贯穿他的肩胛。

  痛感让简明庶下意识摸向后颈,他刚抬起左手,手腕却被伍舒扬抓住,力道完全不容置疑。

  “你?!”简明庶咬牙瞪了他一眼,二人目光对撞。

  伍舒扬的眼神冰冷而复杂,那不是惯有的持静稳重眼神。他盯住简明庶,眼神中是快要漫溢而出的侵略感,手中的力道更是一丁点都没松。

  短暂的相处中,他还以为伍舒扬是水中凉月般,无欲无求的君子。他还怀疑过,伍舒扬是不是穿越而来的高仿真机器人。

  经过石室相处、又一起淌过血尸群,即使二人谈不上合拍,刚刚同舟共济的经历,他还以为伍舒扬勉强能称的上半个朋友,一直也没提防他。

  难道,是他错看了伍舒扬?

  他没来得及抽丝剥茧地分析,耳边轻轻的飘来了一句“睡吧”。

  弹指一挥间,他失去了意识,扑入沉静如潮的乌木香气中。

  简明庶瞬间昏了过去,向前沉沉倒入伍舒扬怀中。他的侧脸轻轻枕在伍舒扬肩头,四周是天旋地转的狂风。

  伍舒扬顺势兜住了他的后脑,盯着怀抱中被自己心控的人。

  顺着敞开的后领口,他隐约看到了简明庶白皙的背,如碎玉一般,遍布着黑色的业诅痕。

  *

  阴历七月十四十一点二十三分。

  酆都市。

  酆都市的居民多半进入了梦乡。

  住在这么个怪异传说频出的地方,他们已经习惯了遵守一些令人费解却代代流传的“规矩”,比如,阴历七月十四的晚上,应当早早上床休息,否则会撞到阴兵过境。

  年轻人早已不相信这些传闻,可谁又说得准,世上一定没有阴兵过境、一定没有鬼呢?

  罗酆山脚下,平都医院。

  医院大厅晦暗不明,“安全出口”的绿光给空旷的大厅笼上了一层冷色。

  一个模糊的黑影逐渐在大厅正中央成形,像是有人用巨大的毛笔,滴下了一滴圆润的墨,缓缓洇开在空气当中。

  黑影渐渐成形,是一个身姿挺拔的人,周身裹着宽大的黑色斗篷。

  隔着医院的玻璃大门,无月无星的天空平整的映入眼帘。

  如果是普通人,在这个视角,只会看见一座阴森的大山,恰巧拦住平都医院的门脸,类似于风水格局中的“压顶煞”。

  但在伍舒扬的眼中,景色完全不同。

  这座大山,只是哄骗寻常人的障眼法。伍舒扬的眼中,对面是阵阵层云,围绕着一座数百层的黑色大厦。大厦高不见顶,直冲向天际。

  大厦为中心,四周坐落了二十四座类似的黑色高楼,以铁索和中心大厦相连。

  这便是酆都狱,以及拱卫的二十四狱。

  平都医院门口的柏油路,也和一条挂满招魂幡的往生路,虚虚地重叠在一起。

  这条路两侧点满白色往生烛,直通向鬼门关。

  分针不紧不慢,并到了“6”上面,大厅里的时钟“哐”地敲响了。

  十一点半。传说中,开始阴兵过境的时间。

  温度瞬间降低了几度,医院的玻璃门开始爬上霜花。

  一群群身披铠甲的兵士,整齐列队,从鬼门关出发,沿着往生烛道路,有序前进。

  所有的士兵统一戴着厚重的青铜铁面。他们步伐整齐,行进在寒凉的空气中,活像是复苏过来的秦兵马俑。

  “子珏?”

  一团马形状的暗影停在医院门口,暗影马上的人俯下身子,像是仔细观察着大厅中站着的伍舒扬。

  他穿着和伍舒扬一致的黑色斗篷,生得灵俊动人。明明眼梢眉角都是利落的线条,眼尾却有些勾人地挑起。他让人想起黑色蔷薇,危险和明艳并存。

  “你让我好找。”

  常歌认出了伍舒扬,长睫之间都是盈盈笑意,翻身下马。

  正在此时,伍舒扬的背后传来了一声警惕的“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