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24章 弦的回响[捉虫]
  次日下午。

  酆都大学里的某间教室。

  简明庶坐在最后一排,手上不住叠着素秋留给他的信件,百无聊赖地看着讲台上的鲲鹏。

  或者,在大学校园里,应当改称他为“郁教授”。

  这位郁教授看起来儒雅斯文,戴着银丝圆眼镜,挥洒自如地在讲台上走来走去,侃侃而谈。

  这堂课是多数人头疼、唯恐避之不及的《大学物理》。

  因为这位“郁维坤”教授,酆都大学的物理课和其他学校不同,堂堂爆满。简明庶提前了十几分钟到,只抢到了最后一排。

  快开始上课的时候,陆陆续续还有人进来,所有过道都站的满满当当。

  简明庶总是奚落鲲鹏,这些人,都是冲着颜值来的,不是冲着学识来的。

  果不其然,鲲鹏课本上的物理知识没讲多久,就开始放飞自我,东拉西扯,从上古传说讲到波江座超级空洞。

  学生们看起来倒是听得津津有味,听他东拉西扯,甚至比听课都更起劲儿。

  “……人类总是相信自己的感知,看星便是星、看天也只是天。却忽略了,视觉、听觉甚至思维,只是大脑受到刺激传递的信息。”

  “也许星星不是星星、天空也不是天空,也许我们真的都泡在缸中,脑后插着层层电缆,却以为自己活在真实的世界中。从这点意义上说,我深刻建议《黑客帝国》纳入中小学必看范围。”

  学生中发出一阵低低的哄笑。

  鲲鹏单手撑着讲台,跟着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有些蜷曲的头发弹出好看的弧度。他的神情举止,看起来很像简明庶。

  他将整个教室扫视了一圈,有力地控制住了课堂氛围。

  “这点,古人比我们做得好。比如《大荒经》中,提到烛龙,说他‘其瞑乃晦,其视乃明,不食不寝不息,风雨是谒’。这个思维就厉害了,你看到的昼,不是昼,也许只是烛龙睁开了眼;你感受的风,不是风,也许只是烛龙的叹息。”[1]

  “这个写烛龙的人,若是活在现代,应该是弦理论的拥趸。只是,他没想到,他所用的基础能量弦,有点太大了。”[2]

  鲲鹏故意停了停,做了个无奈的表情,又引得学生一阵哄笑。这次的笑,是对他可爱表情的褒奖。

  “我们看龙是龙,看星是星。也许龙不是龙,是风是雨、是昼是夜;也许星不是星,是数万年之前的叹息——在宇宙中奔跑了一万多年,才来到你的眼中。这样想想,看星星,还真是浪漫。”

  鲲鹏停了停。相信此时,有不少女学生,在他淡棕色的眼眸里,感受到了万年之前的浪漫星光。

  “就像我们本堂课讨论的,既然可以假设一切物质都是由弦构成,只是由于震动的‘频率’或者‘方式’不同产生差异。那么世界、包括烛龙、包括你我,甚至包括‘思维’,是不是我们认知的样子?”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说不定,我们这样坐着,我讲你听的场景,在高维生物看来全然不同。也许你不是你,我不是我,我们都是震动的弦。而这堂课,只是琴弦上,一段曼妙的回响。”

  简明庶低头,他怕鲲鹏看到他脸上戏谑的笑容。

  明明站在台上侃侃而谈什么物理、什么宇宙的,就是整间教室,最不合理的存在。

  “教授!您的意思是,会有高维生物,也就是外星人存在么?”

  鲲鹏没有直接回答。他低头笑了,下巴舒展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你还在看山是山!”人群中有个女生直接反驳道,“你怎么就知道外星人或者高维生物不是弦的震动的另一种形式?”

  鲲鹏极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诚如这位同学所说。如果弦理论的假设成立,不仅外星人、鬼怪、上古之神,甚至一个个的平行世界,都只是基础粒子的不同形式罢了。”

  “如果我们参透这其中的奥秘,那么能不能反向行之,抓住一个个人‘思维’的回响,逆向构成其他的物质,比如:一个个独立的世界。”

  “那就成创世神啦!”一个男生抖机灵道。

  学生一阵哄笑。

  鲲鹏泛起一个笑容,他的眼神躲在厚重的镜片背后。

  “那,又有何不可呢?”

  下课铃无情地中断了这堂玄之又玄的物理课。

  多数的学生像退潮的海水,呼啦啦就涌出去了,只留下零星几个,一边慢慢腾腾地收拾着课本,一边饶有兴味地打量着郁教授。

  简明庶耐心地转着手头上素秋给的信件,等着最后几个拖拖拉拉的学生也走出了教室,他这才漫不经心地走到第一排,散漫地倚在课桌上。

  “哟。”

  鲲鹏正在收拾教案,听着这声懒洋洋的招呼,抬头看了简明庶一眼。他的眼镜上,折射出半圆状的光斑。

  他低下头,淡然说:“没大没小。”

  这幅淡然反应让简明庶心头一喜,看来今天来得巧,恰巧碰上海神鲲。

  这点喜悦刚刚点亮他的心尖,却见刚才斯文雅致的鲲鹏抱着书下了讲台,随手将他肩膀一搭,假装不满说:“怎么跟爸爸打招呼呢?嗯?”

  ……原来是风神鹏。

  和神话传说中一样,鲲鹏什么都好,就是个精分。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3]

  《庄子》里面,关于他的精分说的太婉转,让许多人没想明白。实际上,这句翻译成大白话就是:鲲鹏一体,双重神格,在海里是海神鲲,乘风而上是风神鹏。这个古神,是个实打实的精分。

  海神鲲虽然稳重沉着,可惜风神鹏既不着调、也不靠谱。

  直到现在,这俩神格依旧打得不分上下,生生没分出主次来。

  “啧。”简明庶颇为嫌弃地白了他一眼:“喊鲲出来,今天是有正事儿。”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见爸爸就不能谈正事儿么?”

  简明庶用尽了洪荒之力才把要不住翻白眼的冲动抑制下去。

  新时代接班人,要有涵养。

  他拉起一个自己都觉得无比虚假的笑容。

  鲲鹏假装叹道:“还是小萌庶可爱,软软甜甜。四五岁的时候,你才这么丁点儿大,脸蛋儿白嫩的像糖霜大福。次次我回家,你软软的扑过来,跟个糯米豆沙包似的,还会奶声奶气喊‘大鹏爹爹’——”

  “打住。你得饿成什么样,看什么都是吃的。”

  “我说的都是实话。”

  鲲鹏刻意装作惋惜的样子,继续说:“可惜啊,小萌庶长大了之后,成天不着家。宁愿出去攀岩都不回家看看我这孤寡老人,还对爸爸的关心如此冷漠,让我好伤心,好难过。”

  “我攀岩跳伞,不是邀请过您么?这不是您自个不去么。”

  鲲鹏一脸娇弱地捂住心口:“小萌庶,勿要欺负老年人。我身子虚,晕了碰瓷你,你是要砸锅卖铁呀。”

  “有病治病,大学里就有附属医院。”

  简明庶心里的白眼已经翻上了天,真是流年不济,好不容易来一次,还遇上不着调的鹏大爷。

  “还有,别嘴瓢了,胡喊什么‘小萌庶’。”

  鲲鹏忽然仔细看了他一眼。

  眼镜后,鲲鹏的眼神一瞬间寒冷起来,漆黑的像无月的夜空。他迅速拉下了脸:“你在哪里沾染的脏东西。”

  “什么?”

  “你的元神。”鲲鹏说。[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