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25章 妖邪魂气
  寻常人的元神,颜色从白至蓝不等。简明庶算得上是半个神差,所以和神明一样,元神流光溢彩。

  不过现在,他的元神中分明多了一缕暗紫色的妖邪魂气。

  简明庶恍然大悟:“这也是我想问你的事情之一,我元神里的紫色雾气是怎么回事儿?”

  “哎宝蒙,你怎么来了。”鲲鹏忽然朝着左边打了个招呼。

  昨天缠着要养猫,难道今天还跟到大学里来了?

  简明庶顺着鲲鹏指的方向回头,鲲鹏趁他不注意,右手轻轻沉入了简明庶的胸口,从里面揪出了一条蜷曲的紫色雾气。

  简明庶发现自己被摆了一道,刚想发作,却看到他手上揪出来的雾气萦绕了一圈,开成了一朵淡紫色的百子莲。

  可惜这朵柔弱的花儿,雅致却短命,它刚刚触到阳光,就被日光刺穿,瞬间碎裂成了点点星光。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这是什么?”简明庶问。

  鲲鹏的眼神躲在厚重镜片后,他似乎心虚地眨了眨眼睛。

  “哎……这个说来话长。”他揽着简明庶的肩膀,开始往教室外走,“传说中,盘古开天辟地……”

  他东拉西扯诨说了一通,才刚刚讲到四方苍龙星象,简明庶立即明白这人又开始胡诌,摆明了不想告诉他实话。

  “行了。”他懒得将这番扯淡听下去,直接打断鲲鹏,“大教授,别把我当学生一样忽悠成么?还什么琴弦上的回响……真能掰。”

  “年轻人,你怎么能不相信科学。”鲲鹏一脸义正言辞。

  简明庶终于忍不住翻了他一眼。

  活生生的、创造遗愿成神系统的、几万岁的人戳在这里,还指望他相信科学?

  信才有鬼。

  鲲鹏笑嘻嘻将他一揽,说:“走,今天爸爸一展厨艺,好好犒劳犒劳我家小萌庶。”

  简明庶不由分说赏了他一个肘击,回怼道:“您那炸厨房水平,还是算了吧,我还想多活几年。”

  鲲鹏点了点头:“我也就客套客套,那肯定是你下厨。”

  他抬头望着澄澈高爽的蓝天,满怀畅想:“我们小萌庶的香草罗勒烤小鸡儿~红酒水果酿~炭烧猪仔骨~我都想了好久了。”

  面对这么个为老不尊的神,简明庶感到自己的耐心指数又上升了几分。他忍了忍,这才吐槽道:“老不正经。”

  “小不懂事!”鲲鹏不依不饶。

  正说着,两个人斗着嘴,勾肩搭背出了教学楼,往教学楼前停着的、鲲鹏气派的Ghibli座驾走去。

  郁教授在学校里,一人即可成风景,何况现在来了个和他旗鼓相当的好看的人。二人的长腿迈着齐整的步子,像飒爽的长松,极其拉风,引了一路上悄悄回眸堪看的学生。

  “大教授,你马上又要上学校论坛了。‘震惊!儒雅稳重物理系教授郁维坤和不明男子过从亲密,勾肩搭背,招摇过市’……”简明庶注意到沿途好奇的目光,调侃道。

  “放心。到时候,我就用马甲爆料,说我是你爸爸,欢迎提亲。”鲲鹏别有意味地笑了一下,动作克制地扶了扶眼镜,他的镜片上反射出凌厉的光芒。

  “嘁。”简明庶嘴上不屑:“咱俩看起来相差无几,谁信?”

  “我说的,他们都信。”

  他探手要捏简明庶的脸颊,却被简明庶一把打开。

  鲲鹏撇了撇嘴巴:“小萌庶,真是越大越不好玩。老严肃了。”

  简明庶翻了他一眼:“说话,就好好说话。”

  鲲鹏偏不听,刻意揉了一把简明庶的头发,一脸恶作剧地说:“好好说话就好好说,我最近遇着一个小孩……”

  “打住。”简明庶立即阻拦,“我可没有哄孩子的兴致啊。”

  鲲鹏朝他假笑了一下:“平都医院都快被你闹成托儿所了,多一个不嫌多,是吧。”

  简明庶无言以对。

  自打收留和佑开始,什么天申、青华、长乐、宝蒙英珠,一个接一个,都跟雨后春笋似的,挨个各种因缘际会地来了平都医院。

  收留只有一次和无数次,这道理他现在总算明白了。

  鲲鹏摸出了手机,调出一张照片:“喏,就是这个。我想了想,给他取名叫真一。”

  照片上的小孩脸色苍白,有些偏长的刘海相互纠葛在一起,盖在眉心的位置。

  “道之形象,真一难图[1]。”简明庶皱着眉头,“都说贱名才好养活,什么二狗子、铁柱子不好么?干嘛起这么大个名字。”

  “你认真的?这脸蛋,二狗子?铁柱子?”

  简明庶轻轻一笑,开始扯淡:“铁柱子又如何,辛弃疾儿子还叫铁柱子……”

  鲲鹏懒得言语,递了个眼神刀。

  简明庶佯装没看到,不以为然。

  “他很特别。比你们医院里那一串都特别。”鲲鹏侧头斜了简明庶一眼,泛起一个笑容,“极北星宿命格,普通的妖魔鬼怪,见着他都腿软。”

  简明庶颇感兴趣地挑了挑眉,脸上倒还是一脸不情不愿的表情。

  鲲鹏注意到他这点细微的变化,故意装作想不起来:“哎,刚谁说不接托儿业务?”

  简明庶挪开目光:“开你的车。”

  酆都大学离平都医院不算太远,只是山区高架盘根错节,而且巨堵无比。上二环没多久,前后就水泄不通。

  二人沉默着坐了会儿,鲲鹏伸手拧开了广播。

  “……刘某、于某等三人死于家中,据初步调查,均属于心源性猝死。现场并未有争斗痕迹,现警方已介入调查……”

  这则新闻听得简明庶百味陈杂,他悄悄捏了捏口袋中素秋的信,低声说:“这回的主神,是双重人格,这个事情,你知道的吧。”

  “知道。”鲲鹏的声音很平静。

  广播节目很快进了广告时间段,换了激动的语气不住地重复着购买电话,仿佛刚才三人的死亡只是一阵风,过了便过了,甚至还不如这个卖东西的号码重要。

  鲲鹏上课的时候,他抽了点时间,大致看完了信件。

  写信的人没有留下自己真正的名字,叙述的语气近乎压抑的冷静,仿佛这件细思恐极的事情不是发生在她身上一般。

  她生长在云南边陲的小镇上,是镇上唯一一个女大学生、飞出雪山的金凤凰。她自己也深爱自己的家乡,报了师范专业,规划着毕业后反哺家乡,能让小镇走出更多的大学生。

  一次回乡,火车站前,她留意到了角落里不住震动的手机,接了电话,是朱姓氏大姐感激涕零的声音。按照指示,她好心将手机送去了火车站的一个角落,却等来了将她打晕的一击。

  再醒来,她被囚禁在一个只有一扇小窗的石头房子里,已经被人用八百块钱卖给了一个叫做刘广忠的人。这之后的强迫、屈从、虐待、辱骂……这一切的折磨,她无力反抗,几次逃跑都被抓了回来,等着她的,是变本加厉的虐待。

  村子里,贩卖人口似乎已经是家常便饭。她认识了许多和她处境类似的可怜女孩,也认识了一些很小就被卖到这么个绝望地方的小孩子。

  这地方看起来宁静秀美,远离世俗喧嚣,在她眼中,却是一块烂透了的土地,蔓延着恶毒的脓疮,爬满了恶臭的蛆虫。

  为了让自己过得稍微好那么一些,她开始学着顺从。她只敢在自己的精神世界发泄,这种顺从和反抗的扭曲,滋生出了第二人格。

  所以,并不是双胞胎。

  无论是真素秋还是假素秋,都不是她,也都是她。素秋良善,归梦狠毒,二者相生相悖,才滋生了这么一个扭曲的茧世界。

  “双生”,不是双胞胎,而是相互依存。

  故事的结局,比简明庶料想的更绝望。

  女孩残存的一点希望成真,她的父亲辗转找到了她,却被惟恐东窗事发的村民胡乱打死。

  当天晚上,她终于下了决心,磨了刀,大半夜摸到了刘广忠房间里,却被反杀,命绝于当晚。

  她哪里斗得过身强体壮的刘广忠,何况还有公公刘向前和婆婆于英红帮忙。

  天还没亮,她和她父亲的尸体就被沉入了河中。没人知道这么个山村里,发生过这么一件绝望的事情。

  这之后,她就遇见了海神鲲,许下遗愿,转而成为茧世界“双生”的主神。

  出门前,他见了一次长乐,这才知道,她的两个人格争斗许久。

  小木屋二楼,全是素秋的尸体。复仇人格虐杀了素秋一次又一次,她的善心从来没有泯灭过,一次又一次地滋生了素秋。

  简明庶想象不到这个女孩写下这段书信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

  他能体会到,这个女孩的确是如同玉树兰草一样,纯洁善良的姑娘。

  只愿她来生,再也遇不到这群人间恶魔。

  简明庶低低地叹了口气。

  他垂着眼睛看着天边低低的云彩,旖旎而绮丽,美好的,似乎距离这些事情很远很远。

  “这次茧世界,其实我们输了。”简明庶低着声音,开口说。

  鲲鹏偏过头看了他一眼,脸上出乎意料地平静。

  他顺着简明庶的话问:“那,你是怎么活着出来的?”

  (屏蔽作者有话说的,可以临时打开看一下,有详细的世界设定解释。包括简明庶没有推测出来的部分,和长乐推测错误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