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28章 夜风流云
  你看到的世界,要比你想象中,丰富的多。

  人的感知只有三维空间和第四维度的时间,但并不意味着,其余维度彻底不存在。

  比如卡拉比-丘流形空间[1]猜想,就是普通人对于高维世界的窥探。

  *

  阴历七月十六日,深夜十一时三十八分。

  平都医院正门口那条车水马龙的柏油路,现在只是偶有车辆驶过。

  如果透过法眼或是阴阳眼来看,这条平常人眼中,平平无奇的双向八车道大路,却是有那么些古怪意思。

  柏油路上,还叠着一条路的虚影。这条常人见不着的路上,沿途挂着一溜招魂幡,道路两侧是长长短短的白色法烛。这正是直通酆都鬼门关的往生路。

  最近日子好,恰巧遇着中元节大庆,这条往生路上熙熙攘攘的都是各式鬼怪,有的逆着车流来来往往;有的流连地站上天桥,想再看一眼人世间。

  也有那么几个新来的鬼,三五成群,站在路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唠着鬼话。

  “您何时死的。”

  “路上滋溜了个西瓜皮,滑到路中间,脑袋都给撞瓢了。你说冤不冤。”

  “诶哟,那挺疼吧。”

  “谁说不是呢。”

  有些淘气的,还会趴在路过汽车的后视镜上,津津有味儿地看着开车之人认真的脸。当然,也还有些哭哭啼啼难以接受已死命运的新鬼,多半不受其他乐呵呵的新鬼待见,只敢躲在路边的角落里幽幽地哭。

  沿着这条路往里走,过了平都医院,恰巧是酆都市地界的城隍庙。换句话说,就是阴间的市长办公的地方。

  酆都市里大大小小的人,管你达官显贵还是黎明百姓,死后都一视同仁,统统来这里报道,登记在册,成为新鬼。

  好吃好喝地呆上个七天左右,拿了新鬼路引子,才能继续往里头走。

  往里没多远,平常人见着,就是一座普通的天桥。但拿着路引子的新鬼,会见着这座天桥虚虚地和一道大石牌坊叠在一起,上书三字“阴阳界”。

  这便是阴阳混沌之地。过了阴阳界碑,就是分南北两市集的鬼市。许多鬼怪灵魔、能人异士混迹其中,想淘上些奇巧宝贝。

  南北集都过去,才是鬼门关,而过了鬼门关,才算是真正的冥界人。

  北集鬼门关跟儿上,独独立着一个小屋,像是尖顶阁楼、树屋、半截城堡胡乱拼凑在一起的模样,门头上歪歪地挂着一个牌子——“捣蛋鬼宝库”,招牌末角还画着一颗小肥鹿。

  别看门脸儿破,这是北集最为大名鼎鼎的飞廉大人开的铺子。这家店的开业时间,怕是比冥府都久。

  掀了暗绿色的小木门儿,小店不大,就一个两三米宽的柜台,柜台后头堆得满满当当,勉强劈开了两个人的道子,直接通向内室小库房。

  进门的是一红长裙女鬼,只有半拉脑袋,纠结的头发被血胡乱粘在脑袋上,遮住了一半的脸。

  柜台后头坐着个看起来亲和温柔的小帅哥,约莫二十出头。乌黑的发丝带着些恰到好处的微澜,平眉小鹿眼,一笑还隐约有两个酒窝。最好看的,就是他脸上润泽的一点唇,像是柔软的花瓣,覆着劝诱的光芒。

  他像温室里头承着晨露的淡雅花朵,或是童话里心事干净的小小王子。

  他注意到女鬼走入,喜上眉梢,问:“您想看点儿什么?”

  “我……我想买点,能折磨人的东西。”

  “有。什么都有。”那温和的小哥笑着说,“有管平地摔的,有管吃泡面没叉的,有管出门踩狗屎的,有管干啥啥不顺的……您要哪款?”

  “我……”女鬼欲言又止,“我想要点更厉害的。比如,能折磨疯、折磨死的……”

  那人抬眼看了她一眼,看着还是温和的笑着,眼里却闪烁了些不一样的神色。他不急不躁,眨了一下长睫,徐徐开口:“这,可损阴德的。”

  屋子里不太明朗,一侧烛台上站了一个提着青灯笼的提灯小僧,这便是整个屋子唯一的光源。[2]

  那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女鬼:“看您的样子,也不过七八天,还没去阎王殿报道吧。这时候损阴德,活着的人,顶多遭几日罪。可对您来说,那就有些得不偿失。说不定,就从什么人间道落了饿鬼道……”

  他止了话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来人。

  这人看着温和,真接触起来,温和下却又藏着些带棱的刀子。

  女鬼听明白这人的言下之意,权衡了片刻,改了个大相径庭的主意:

  “那,有没有东西能让人着魔,疯狂地爱上我?”

  那人托腮,歪着头,饶有兴味地又打量了一遍女鬼,卷睫里杂着些星光。

  他浅浅泛起一个笑容,酒窝里盈盈的都是笑意:“有。咱这儿有最新产品,‘蹦三蹦’。”

  正说着,他信手从柜台里捞出一个红色眼罩,又随手用指尖,将眼罩向女鬼推了推,信口鬼扯:“看,还很衬你的衣服颜色。”

  女鬼将她仅剩的一只眼睛转了一圈,勉强将血糊糊的眼球对准了那个眼罩:“可是,这眼罩上分明写着‘明目贴’……”

  “啊,是么。写错了。”那人笑着,不动声色地将写着字的一角折了起来。

  女鬼注意到这个心虚的小动作,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到底有没有用。”

  “有啊。”那人满含笑意,一本正经说:“你可知,这产品为什么叫‘蹦三蹦’不?”

  “为什么。”

  “贴了它,再见了你,每日里是魂牵梦萦,白日里思、夜来了想,他的心里啊,就像猫儿挠了似的。”

  “什么挠了?”女鬼奋力用半个脑袋想,却想不明白这段话的意思。

  “心里痒啊!”那人笑道,“心痒难忍,可不就急得‘蹦三蹦’么。”

  “唔。”女鬼似乎对这个解释颇为信服,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红色眼罩,复而又问:“那我买一个。这个多少钱?”

  那人一怔,转而又笑着说:“三百纸铜钱。”

  女鬼疑惑道:“这么便宜?上回我买了个托梦石,都要五张千元大钞呢。”

  那人顿了一顿,改口道:“那就五张千元大钞。”

  女鬼嚷嚷起来:“你这价格差的,也太大了点吧,靠不靠谱啊。”

  那人撑着腮,笑盈盈地看了他一眼:“您入鬼市之前,没听着城隍庙的人提么?天王盖地虎、明庶不靠谱。”

  她在城隍庙报道的时候,鬼差提倒是提过什么远离平都医院和简明庶的事情,只是她忧思忡忡,完全忘记了这茬。

  “都说你这万年老店,怎么和闹着玩儿一样,我不买了。”女鬼说。

  她将红眼罩往柜台上一掷,震地头上的血浆都掉了几滴。

  “小姑娘,你别走。”雄浑的声音从店铺内室传来。

  柜台后面的青年笑吟吟让开了点位置。

  一个高大的黑影顺着过道从后面走来,过道里两溜都堆满了盒子。他侧着身子,挤得极其困难,好不容易才提着气过了过道。

  柜台后站着的青年忽然将身子一歪。

  女鬼还在奇怪,见那个高大的影子原地一转,脑袋上像两棵树一样的鹿角跟着打转,呼啦啦撞下了一大堆东西。

  “抱歉抱歉,我才是店主飞廉。”

  这是个魁梧的老人,络腮花白胡子,头上长着巨大的鹿角。鹿角枝桠纵横,起码有两米宽,像个展开的巨大扇子。

  他没顾上管两边被他鹿角撞掉的东西,接着说:“这是我一个朋友,他和您闹着玩的。”

  那青年忍俊不禁地直起腰来:“老鹿,您要不扩店要不锯鹿角吧,不然这边上的东西,迟早都要被你给招呼下来。”

  “明庶,别闹。还有客人呢。”老鹿慈爱地搭着他的肩膀。

  原本这个青年,算是正常人中个子高的,清瘦挺拔。可挤过来的老鹿像巨人一般,一个手掌就和这位青年的宽肩差不多大小,倒衬托的这个叫“明庶”的人,娇小了几分。

  “明目贴确实能用,只是你还差点东西。”老鹿说着,刚要转身,简明庶立即将头一偏,躲过了横扫的鹿角。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他在满满当当的货架上找了半天,数次转身,简明庶倒是灵巧,掐着时间又是歪身又是侧头,看着漫不经心,准头倒还不错:大鹿角居然一次都没扫着他。

  老鹿终于从一个旮旯里捞出一个积满灰尘的文件夹,拍了上面的灰尘,这才侧着身子走过来,把这文件夹放在柜台上。

  “你缺这个。画皮。明目贴配上画皮,他在见着你的时候,才是他想见的心上人的模样,才会对你别有心意。”

  她虽是新鬼,但上古魔神飞廉的名头还是晓得的。而且眼前这个鹿头巨人也和传说中一样,亲切随和,没半点古神架子。[3]

  女鬼点了点头,半拉脑袋里为数不多的脑浆险些要淌下来。她说:“那,我都要。”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简明庶仍旧托腮,笑吟吟地望着她:“画皮画皮,画的是那个人意中人的皮,又不是你。”

  “顶着他人的皮囊,见着自己的爱人,说着不是为己的情话,不是更心碎么。”

  那女鬼有一瞬神伤,转而咬牙道:“真真假假,能做一场美梦也好。”

  两相乐意,拍板成交,付完两张千元大钞,女鬼心满意足地离去了。

  见着她飘出屋子的背影,简明庶悠悠叹了口气。

  “死了还这么痴,可叹、可叹。”

  老鹿被这个他看起来就是个小毛头的人逗笑了。他慈爱地笑了笑:“说得像是你懂一样。”

  “谁说我不懂。”简明庶笑着看他,斜斜地倚在座椅上。

  老鹿飞廉和蔼地拍了拍他的肩:“别人不明白你,我还不懂。你就是夜风里的云彩,看着绵软,吹过也就散了,什么痕都不留。”

  简明庶摇了摇头:“还真没那么诗意。”

  没那么诗意,但飞廉也并没说错。

  简明庶虽然看着清雅温和,一副温柔多情的样子,实际上,散漫自由都刻进骨血,写在灵魂里。

  他若没那方面的想法,任凭你掏心掏肺、披肝沥胆,甚至天皇老爷八抬大轿,他也不会瞧上一眼。

  真真儿是夜风里的流云,随性随心,卷舒东去,风过不留。

  让这种人去理解两人之间痴云騃雨的那点小事儿,还不如起个大早多吃几口饭——别瞎操这没用的心。

  “说吧,这次来,是为了什么?总不能大半夜的,特意来我这里帮我看店吧。”

  “别急。”简明庶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抬手看了一眼手表。

  “三。”

  “二。”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