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29章 炼狱独花
  轻轻的三声倒数刚完,门外传来一声尖细的鬼差声音:“飞廉大人,酆都快递!”

  老鹿疑惑地看了一眼简明庶,不知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他将大手一扬,说道:“进来。”

  小木门吱呀一声拉开。

  送货、送外卖的鬼差们,原本是不拘墙壁门窗,四处可穿行的,但若是有实物包裹,包裹过不了的地方,还是得老老实实走木门。

  果不其然,红衣小鬼差闪身进来,头上顶着一个木托盘,托盘中放着一个医疗箱。

  “越来越准时了哈。”简明庶夸道,“搁柜台上吧。”

  小鬼差拿了老鹿的签收单子,高高兴兴地出门去了。

  老鹿掀开医疗箱,见着了里面的东西,这才了然为何这么近,他还特意叫了快递。

  他刚要开口,简明庶一脸笑意,抢先说道:“对,我就一介二魂而已,所以拿不起实物。”

  人分三魂七魄,三魂一曰胎光,二曰爽灵,三曰幽精。[1]

  一魂胎光属天,人还活不活着,全靠这位大兄弟。三魂幽精属心,一切爱别离、怨憎会、贪嗔痴皆源于此。而二魂爽灵属阴,最适合时不时去冥府溜达上一圈。

  眼下,简明庶好端端地在十八楼卧室里睡着,独独分了爽灵,晃到了鬼市北集,办点活人来了不太方便办的事。[2]

  柜台上的医疗箱已经被老鹿打开,他取出了其中放着的东西:白玉笔身、灰白毫毛,笔尾部缀着紫色绶带,笔身上书“青阳”二字,正是简明庶的判灵笔。

  老鹿刚将这判灵笔在手里沉沉地掂了掂,又放在耳侧倾听,他半白的野蛮生长的狂眉越拧越紧,自言自语道:“这笔不对。”

  简明庶颇为认可地点了点头。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我惹了点小麻烦,不小心锁了个百年老妖在里面。这之前我去找过了鲲鹏,他说他没得办法。这上天入地,这些奇巧玩意儿,还是老鹿你最称手,这不,我这来讨一讨‘对症下药’的方法。”[3]

  老鹿仔细将判灵笔看了几圈,这才说:“这个……乍一看,我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方法。这几天,你还用这笔么?如果不用的话,可以先在我这里放上一阵子,让我好好琢磨琢磨。”

  简明庶双手插兜,怅然叹气:“我就是想用,这笔也任性。就先放你这里吧。”

  老鹿点了点头,仔细打开一个随身小囊,将判灵笔锁了进去。这笔贵重,从简青阳开始,历任数代主人,又是一品灵器,他自然是不敢怠慢处置。

  待他将判灵笔收好,简明庶将他肩膀一拍:“走,咱去血河边散散心。”

  对着满是奔涌血腥的忘川纾解心情,这位简院长也是独独一份儿了。

  “捣蛋鬼宝库”就在鬼门关边上,简明庶耐心等着老鹿锁好门,跟了上来,俩人一起越过鬼门关,沿着长长的往生路往前走去。

  宽阔的往生路到了鬼门关,折了个角度往另一个方向去了。而以鬼门关为界,门后的往生路,是一条细而窄长的老路,只够两三个鬼并肩而行,连路两侧的往生烛都零星的可怜。

  这点差异,全然是因为,两条路通向的,不是一个机构。

  左侧宽阔大道供阴兵使用,直通向酆都狱。而这条细窄老路,才是寻常新鬼走向冥府的必经之路。

  酆都狱巍峨磅礴,用九泉下的忘川石砌成了几百层的大厦,还有二十四狱肃穆拱卫,分由五方鬼帝、八部鬼帅管理。

  和一旁气派又现代化的酆都狱相比,冥府年久失修,还是几千年前朱楼飞檐的破旧老楼,连十阎王都五个五个挤在一间办公室里,这待遇差别,着实凄惨了点儿。

  往生路细窄,老鹿一个人就占了大半。简明庶和他并排走了一阵子,不住有急着投胎的新鬼穿过简明庶,急吼吼地往冥府方向赶路。

  简明庶命格再怎么硬,好歹也是生魂。接连被死灵穿心,即使伤不了他这个神差,但那种提着心揪起来丢入冰窖般的感觉,还是颇为难受的。

  “这往生路,也不晓得修修。现在几十亿人口,天天人来人往的,那能和以前一样用羊肠小道么。”不知道第几个死灵穿简明庶而过之后,他终于忍无可忍地发了一句牢骚。

  “明庶误会了。不是酆都狱不想修。是经费不够。”

  老鹿见他被鬼穿的难受,担心他的身体别因此落个什么毛病,干脆揽着肩膀,将他护在道路内侧,勉强留出一人宽的距离,供赶路的新鬼通行。

  “得了吧。”简明庶撇撇嘴吧,“我活这两百多年,见着酆都狱与时俱进,从飞檐阁楼换到高楼大厦。现在,还盖了这么气派的大楼。经费简直太够了点。”

  “倒是从来没见着酆都狱下拨款项,给冥府翻修哪怕是一根柱子。即使转生殿排队都排到斩鬼台边上了,也没见拓宽。搞得每一个往生的鬼,还得边欣赏着斩鬼景象,边胆战心惊的排队。”

  老鹿哈哈一乐,拍了拍他的肩膀。

  “正是因为老翻修,这才没钱再修冥府了。明庶,你生得晚,不知道这里面的一些缘故——也许这世上,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

  老鹿停了停,似乎在考虑该不该开口、或者是该怎么开口说这件事。他随手从身上撕下一段布条,布条在他手中化作了长长的枯树枝。

  他停住脚步,拿着枯树枝在往生路上画出二十四狱的方位。

  刚刚画到第八个,简明庶就看出了些门道:“这是法阵啊,二十四山……”

  话刚说到一半,简明庶忽然明白了老鹿的意思:“——酆都狱底下,是镇着什么东西么?”

  老鹿将二十四狱的方位画完,在正中心阵眼的地方重重留下一个标记。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没错。或者说,错了。”

  这话听得简明庶一头雾水。

  “很多人以为,二十四狱就是酆都狱。实际上,错得离谱。真正的酆都狱,在这里。”

  老鹿拿树枝点了点中心阵眼的地方。

  “这不就是酆都狱大厦么?阴天子办公的地方。”简明庶不解问。

  老鹿摇了摇头:“大厦和二十四狱一样,都是镇压的法阵罢了。真正的酆都狱,在这片土地下边。那地方深藏于浊黑凝滞之中,只有被丢下去的厉鬼邪神,从来没人爬上来过。”

  “你是说,我们以为用来关押厉鬼邪神的二十四狱,其实就是个假监狱?真正的酆都狱,其实是二十四狱镇住的地方?”

  老鹿点了点头,带着简明庶继续往前走:“二十四狱关押厉鬼邪神,连鬼帝鬼帅都得找最出众的王侯将相。现在冥府都上了轮换制度,二十四狱还是千年以来精心挑选的那一批人,压根没法来轮替。”

  “人人都以为选人选得这么讲究,是为了管控二十四狱里的鬼怪。其实,选这些人杰做鬼雄,管二十四狱为虚,实际上是为了下面真正厉害的‘那位’。”

  “古来今往那些凶猛的悍兽神怪,比如饕餮、梼杌、穷奇,甚至夔牛、旱魃和那么多的不化骨,即使他们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也都被丢进酆都狱里,给‘那位’当了点心。”

  “酆都狱即使是冒出一丝风,上到阴天子下到阴兵都急的团团转,也都是‘那位’的原因。所以,隔三差五,酆都狱必须得修修补补。拆东墙补西墙的来回折腾,哪里还有余钱去翻修冥府。”

  简明庶听得一脸神奇。他怎么也算得上是见证冥府一段历史的人了,之前他只以为,设立酆都狱是为了将良善人畜和厉鬼邪神分开。从未想过,看着威风林立的二十四狱,居然是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幌子。

  老鹿摇了摇头,接着说:“今年中元节,明庶,你不在。一个小小的震动,急的八方鬼帅带兵,出了一半,结果,只是‘那位’翻了个身子而已。”

  今年中元节——恰巧是茧世界双生的时候。莫名其妙回现世之后,简明庶昏昏沉沉睡了一整夜,确实是不知道还有这档子事。

  “所以,‘那位’究竟是谁?”简明庶问。

  老鹿摇了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没人见过——至少我来之后的几万年里,从没见过。”

  二人正说着,往生路走到了头,再向前,就是幽冥深处。

  冥府之中,是没有光源的,唯一能发光的,便是旱魃的七魄和九乌的三魂融合,诞生的一种植物,名为“金灯草”[4]。

  静静落在地上,莹莹的,好像一串儿昏黄的玉兰灯。

  现在是人世子夜十一点多,在冥府是“昼”,金灯花开,散发出幽莹的光芒。

  倘若是人世清晨六点之后再来,人间白昼、冥府则入夜。此时,金灯花合拢,深深幽都便什么光亮都没了,实实在在是一片浊黑之地。

  借着金灯草光,简明庶站在忘川血河旁,看着滚滚血浆翻涌,浩汤远去。阴风吹过,忘川旁的彼岸花轻轻蹭着他的衣角。

  河川之上,只有一座朱红的古旧木桥,桥墩子上一溜金灯草,昏光如豆。

  “老鹿,你说,人会有前世么。我看着这忘川血河,总有种很强的既视感——总感觉我来过这里。不仅来过,还像是一直站在河边,日复一日站了很久很久,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

  这感觉太过于真切,他能记得血河扑起的薄薄的水雾、金灯草晦暗的光芒,彼岸花抚动衣角的感觉。

  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真实,以至于他总觉得这不是普普通通的既视感,而更像是残破的记忆。

  “人即使有前世,你也不会记得。转世之前,要喝孟婆汤的。”老鹿答道。

  简明庶自嘲地轻笑了一下:“可能吧。是我庸人自扰了。”

  老鹿安抚般地拍了他的肩。他的语气却陡然一转:

  “不,明庶。我刚有地方说的并不对。”

  简明庶心不在焉,只随口问道:“哪里不对。”

  “酆都狱中,我是说,真正的酆都狱,不是从来没有人从里面出来过。有一个人,也是世上唯一一个,从炼狱底下爬了出来。”

  “人?”简明庶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那地方,连飞廉这样的古神提起来都讳莫如深。

  普普通通的一个寻常人丢了进去,即使没遇上听起来玄乎的“那位”,里面普通的凶兽妖神,随意动动指头,都能将人捏成齑粉,怎么还能爬出来?

  “难道‘那位’几万年没能爬出来,区区一个凡人,还能翻过了天?”

  “是。”

  简明庶回头看了老鹿一眼,他伸展开的鹿角在灰暗的天空中,呈现出树影的模样。他看不清老鹿的表情。

  “这人破出酆都狱的那天,作为封印的鬼雾混沌上,滔天巨浪,几乎要遮天蔽日。鬼雾散去,混沌土地上,只独独地留下了一朵百子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