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30章 眼为阳
  “还挺诗意。”

  顺着他的转述,简明庶仿佛见着柔而韧的百子莲,独独一朵,生在浑噩狠戾的恶土之上。

  他罕见地起了几分好奇之心:“这位‘炼狱独花’,是谁?”

  黑暗中,老鹿像是低头沉思了一阵,认认真真的在回忆。

  他停了许久,叹了口气说:“过去太久,我实在记不起此人的姓名。只记得姓氏不算常见,似乎是姓伍。”

  “姓伍。”

  简明庶低声重复了一遍。可巧,自从中元节过后,他的生活里莫名其妙地冒出来几个姓“伍”的,像是跟“伍”这个姓氏杠上了一样。

  “可按你刚才所说,真正的酆都狱里押着的‘那位’,他那么厉害,都逃不出来。这位‘炼狱独花’,又是怎么出来的呢?”

  老鹿的鹿角左右晃了晃,这是在摇头。他说:“谁知道呢。”

  这对话被一阵滋滋啦啦的电流干扰声打断。

  一阵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明……庶……7001、4……直播……具象……成。”

  即使音质极渣无比,又断断续续,简明庶不用仔细听也明白,这是宝蒙的声音。这是她的特别之处。

  虽然幽冥深处万鬼交谈,导致干扰严重,他还是猜出了这句话的意思:下一个茧世界已经来临。

  上一个结束还没两天——还真是一刻都不让人休息。

  简明庶低叹口气:“老鹿……下次再来找你散心。我得回平都医院一趟。”

  黑暗中,飞廉拍了拍他的肩膀:“千万小心。”

  简明庶刚抬脚要走,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而问道:“老鹿,能不能送我一程,打个飞的?”

  *

  深夜。

  司机累了一天,上下眼皮在不住打架。他左手把着方向盘,右手夹着一根烟,想借此醒醒神。

  酆都市这个鬼地方,一旦入了夜,即使开着远光灯也没法儿照清楚前路。今天更是如此,他的时速已经降到了40码,一阵阵的鬼雾接连不断往车大灯上撞,雾气浓重地连地上的标示线都看不清楚。

  他强撑着精神,想着还有十来公里,兴许能遇着可以歇脚的地方。

  车前不远处,大灯照亮的鬼雾之中,巨大的人影一闪。司机被这少说三米的巨影骇到,躲闪不及,还没来得及打转方向,直直地撞了上去。

  “咚”一声巨响,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在胸膛爆开。

  惯性将司机狠狠摔在方向盘上,安全带又将他重重地拉回座椅当中。神奇的是,这种巨大冲力下,他居然毫发无损。

  “难道撞了人!”

  司机顿时吓出一身白毛汗。开车几年来,他是小心谨慎,连黄灯都不敢闯。

  后怕,像乌鸦掠过心头。他胡乱摸了一旁的手机,急忙按开了手机里带的手电筒,慌慌张张下了车。

  车前方是一片干净的空地,无人。甚至连小猫小狗都没有。这让他大大地松上一口气。开车这件事,虽然与人行了方便,但也是猛虎利器,一个不慎,极有可能改变几个家庭的命运。

  一辈子,一次事故都出不得。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手机自带的手电筒照亮了不大的区域,他将光亮往上挪挪,想顺便看看车头情况。

  这一看,却让刚刚松下去的那口气立即提到了嗓子眼儿。

  车前盖上,留着两道巨大的凹痕,就像是撞上了什么巨人的小腿。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城隍庙中,“哐”一声巨响传来,听着是有人踹门而入,而且底气还挺足。

  酆都市城隍庙里的鬼差,这几日里,原本就心里窝火。

  过个中元节,作为阴间的首都,他们的工作量不知大了几倍,单单是流动鬼口控制这一项,已经让他几个昼夜没怎么歇息,生生是累的,连魂气都散了几缕。

  眼下他终于发完了积压的路引子,一时乐得清闲,刚刚坐下吃着供香午餐,一脚踹门声,将鬼差心里的怒火蹭地点了起来。

  他在屋内将供香桌一拍,怒骂道:“哪个不长眼色的,阎王爷的门都敢踹!”

  估计又是哪个不懂规矩、刚死的新鬼,不知道有七天归煞的规矩,急吼吼地踹了门就想去投胎。

  “拿个路引而已,赶着去投胎啊!”

  鬼差骂骂咧咧收拾着供香,来人进门之后倒是不慌不忙,徐徐走来的步子没了踹门时候的怒气。

  鬼差横眉瞪眼地从城隍庙后面转出来,迎面见着了来人,吓了个愣怔。

  他立即佝偻身子,点头哈腰问候:“简……简院长。”

  简明庶被他前后的转折逗得忍俊不禁,他强压下笑容,佯装冷脸看了这名小鬼差一眼:“我倒不知道,哪殿阎王搬来这城隍庙办公了?”

  鬼差慌忙陪笑:“那、那都是小人今天出门,踩上了狗血,一时迷了鬼心眼儿……”

  简明庶险些没忍住笑。

  他正了正颜色,吩咐道:“本市有个司机,刚我借他的车子打了飞的,给他记一笔阴德——至少得能让他换台新车。具体是谁,你们自个儿查监控吧。”

  “哎、哎。”鬼差连连答应,心中是叫苦不迭。又打飞的,这个月已不知第几次了。

  每每简明庶魂游冥府,懒得再折返回来的时候,总会借鬼使们的化身——有时候是捣蛋鬼宝库的店主飞廉大人、有时候是黑白无常他们——附在他们的化身上,直接撞上来往的车辆。

  如此一来,鬼使的化身崩裂,简明庶的游魂就能一键重启,和所有新鬼一样,直奔当地城隍庙报道。

  这个撞车抄近路的法子,就被这位为老不尊的简明庶称为“打飞的”。

  酆都市城隍庙,好巧不巧,和平都医院是邻居,近得不到几步路。故而打个飞的,也确实比游魂归来,快上太多太多。

  简明庶交待完毕,心满意足地出了城隍庙。

  鬼差愁眉苦脸地坐回办公桌旁,翻开了本市功德簿,对着一旁显示器上的监控,开始回放。

  这个事情,说来麻烦,却也好找。

  冥府的监控,和人间用的不太一样。人间认人靠脸,冥界认人靠元神。这个监控没法儿像人间监控一样看清楚人脸,却能看明白人、妖、魔、仙的真身或是元神。

  他知道大致的时间段,只需要找出和鬼使元神相撞的平常人元神即可。

  鬼差没什么耐心,开着最大倍速,一不小心回放多了,监控卡在了中元节前半小时的时间段。

  监控静止的九宫格画面上,左下角平都医院的大门口,鬼气冲天。一团团红色元神的阴兵鬼雾,齐刷刷地盯住了平都医院大门口的方向。

  鬼差眯着眼睛,放大了这段视频,好奇地按了一下播放键。

  这群肇事阴兵全体失控,扑向了平都医院的大门,还没走到半路,这一团团鬼雾像被一阵看不见的风,尽数吹开,化在空气之中。

  一团黑乎乎的鬼雾自医院中走出,鬼雾当中,是缭绕的紫色雾气。

  “伍将军?”

  鬼差揉了揉眼睛,仔细确认了一下画面。确实是伍子珏的元神无疑。

  上穷碧落下黄泉,八荒六合穷四海,这暗紫色的元神,他是独独一份,决计不可能认错。

  可子珏将军,去平都医院做什么呢?

  鬼差挠了挠头,百思不得其解。

  *

  与此同时,平都医院18层,二魂归位。

  小黑猫还在窗台上,和窗帘搏斗个不停。满天星静静坐落在床头,熟睡中的简明庶缓缓睁开了眼睛。

  满眼是透过窗户的冷白月光,小黑猫的调皮姿态,以及缭乱的花影。

  他缓缓从床上坐起身子,拉了拉睡跑偏的领口。明明是八月份,屋子里的寒意却莫名的浓重。

  简明庶轻轻嗅了嗅。

  这屋子中,弥漫着一丝微不可查的乌木香气。

  茧世界的准备工作他倒是驾轻就熟,没多久就带好补给,匆匆下到一楼。

  一楼走廊尽头,手术室顶端已经亮起了“抢救中”的红灯。看来,宝蒙发了消息之后,已经自行先进去了。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简明庶边草草套上白大褂,信手推开了手术室的大门,抬脚迈了进去。

  连天黑夜,暗雨枯林。

  斜雨如银针,被狂风席卷着上下翻飞,直刮得人完全睁不开眼。这么大的风,怕是打不打伞都一样。

  冷雨砸的什么东西噼啪作响,却只打湿了他的下半脸。

  他抬手摸了摸,摸到了半片面具。面具摸着极为华丽,像是镂满花纹,呈现出华丽的蝴蝶形状。

  “这主神搞什么犹抱琵琶半遮面啊……”简明庶摸了摸面具,试着想要揭开,脸上却传来了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看来,是和脸皮焊死的。

  真是恶趣味。

  他刚想拢一拢白大褂,领口却摸到了一个怪异的结。

  一个还连带着肉和神经的眼球镶嵌在领口纽扣的地方,甚至连滑腻腻的手感都做得无比逼真。简明庶这才注意到,他的白大褂已化成拖到地面的黑色斗篷,带着奇异的暗纹。

  夜色正浓,乌漆嘛黑里实在看不清衣服上的纹路,倒是领口当纽扣的眼球左右转着,就像有生命一样。

  远方传来了低沉哀伤的管风琴声,惊起一片黑色乌鸦。

  简明庶顺着这列乌鸦抬头,一个硕大无比的眼球替代了太阳悬在空中。眼球后面还带着神经和血肉,眼白遍布血丝,像暗红色的网,笼住了巨大的瞳仁。

  巨眼的每一寸细节都被放大到看得清清楚楚。

  冰凉而柔软的东西环上了简明庶的脖颈。这‘东西’,还带着细微的吸附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