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31章 兽为庐
  黑鸦过林,独眼悬于黯夜当空。

  简明庶二话不说,扯住这根缠住他的东西一拉,奋力甩在身前。

  一堆巨大的黑色藤蔓扭曲在一起,藤蔓上遍布胀红的眼。这坨藤蔓的根部张开猩红大口,锋利的乱齿獠牙之间,流着绿色的树涎。

  先不提恐不恐怖,这幅画面倒是够恶心的。

  这堆藤蔓无法自控般地在地上蜷曲,漫天的黑色蔓枝揪住了一旁约莫三米高的枯树,只咔嚓一声,将树冠整个拧折了下来。

  树冠冲着简明庶脑袋顶儿砸下来,他刚奋力躲开,迎面就见着藤蔓张着数张可怖的大口扑了上来。简明庶反应机敏,迅速侧身躲开,转而往相反方向跑去。

  狂雨打叶,漆黑的夜中,他漫无方向,只能一味向前逃跑。

  他听到身后树枝噼里啪啦断裂的声音,像什么东西碾压过枯树林而来。他一刻不停,枯树林逐渐疏朗起来,从荆棘遍地、枝桠蔽天,渐渐转成了稀疏树木。

  黑夜中,拨开最后几枝遮蔽目光的枯树枝,一个约莫体育场那么大的猛兽从地面探出了头。

  这幅画面让简明庶心中一沉。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实实在在的进退两难。

  他回头望了一眼,裂口藤蔓格外执着,还在距离两三米的地方奔袭。它用像触手一样的藤蔓扒着地向前游走,遇树碾树,遇枝吞枝,简直是排山倒海神掌嫡系传人。

  前方这个巨大的猛兽头颅,张着布满獠牙的大口,上齿支棱在地面上,就像要咬噬整片黑土地。它的额头上立着两个角,角上布满了白色的囊包,脑后则插着冲天的铜管。

  两相比较,简明庶还是选择了囊包猛兽——至少,它不流绿色的口水。

  肃穆的铜管音乐从猛兽方向传来,简明庶仔细端详了一遍:前有囊包塔、后有管风琴,虽然模样恶心,但这个结构,像是什么教会或者圣殿之类的地方。

  有不少黑色人影向着猛兽方向跑去,四面八方传来了类似的树枝断裂声音,黑暗中,他周围似乎有不少人面临着和自己一样的境地——被藤蔓追赶,被迫走向猛兽巨庐。

  他分神这片刻,身后的藤蔓已经勾住了简明庶的黑色斗篷,险些将他向后拉倒。

  简明庶回头,迅速扯下被拉住的小片衣料,这藤蔓却已经近在咫尺,再也难以拉开距离。

  “伏倒,滑下来!”

  右边传来了一声提醒。简明庶极快地瞥了一眼,是个瘦弱苍白的男生,戴着黑蝶假面。

  时间容不得犹豫。简明庶有些单滑板经验,他想象着脚下是单板,斜着身子朝着猛兽巨庐滑去。

  原来脚下的土地居然是个巨坑,猛兽巨庐就立在坑底。只是脚下的坡度轻微,加上天色晦暗,奔跑的时候,他还真没察觉出来这点微妙的弧度。

  掌握诀窍之后,简明庶就像乘上东风,朝着猛兽巨庐滑行而去。向下的冲力扬起了他的斗篷下摆,就像御风而行的侠客。

  他回头,见着藤蔓枝绝望地朝他勾了勾,却连他斗篷的边儿都摸不到。

  藤蔓怪物站在林边,裂着巨口望了望,没再追下来。似乎他的任务,只是把人从树林中赶向猛兽巨庐方向而已。

  猛兽的脸迅速放大,坡度越来越缓和,等他滑到坑底的时候,已经看不到猛兽疙疙瘩瘩的额头,只能见着至少两三层高的血盆大口。

  猛兽银色金属般的牙齿犬牙交错,就像利刃,直插入地面。利齿之间留了些缝隙,阴阴地刮着风。

  近在咫尺才发现,猛兽巨庐后方的管风琴声音简直震耳欲聋,每一个音符,都撼天动地。

  猛兽头顶的巨眼幽幽投射了一层古怪的红光,给暗哑的黑夜添上一层诡异。

  “明叔叔。”

  简明庶回头,刚刚提醒他滑行的苍白少年站在身侧。

  他一头乱糟糟的短发,黑蝶假面遮住了他大半个脸,只露出清秀的下巴。他身上传来了极其轻微的满天星香气。

  这香味提醒了简明庶,甚至不用对暗号,他就能摸着这人是谁。

  “英珠吧。”简明庶瞥了他一眼,说。

  那少年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换宝蒙,你肯定要来。”

  那少年没否认,但也没再点头。

  “来都来了。进去吧。”

  简明庶嘴上虽是训斥口吻,但没多深究,抬脚往猛兽口中走去。

  英珠开口阻止:“明叔叔,这走进去,不是等于被吃了么?”

  简明庶回头。

  他微澜的头发被夜雨润湿,弯成雅致曼妙的大弧度,散漫地搭在眉眼上。

  淡金色的镂空假面覆住他上半脸,只露出长睫和温柔的眼。假面雕琢极为精致,刻满了繁复的花纹,像华丽蝶翅,停在绝美的脸上。

  多亏了他含情的眉眼,简明庶的上半脸长得温柔多情。此时金缕假面遮住了大半温和,只独独留下了颇有几分妖娆意味的下半脸。

  夜雨给他凝脂皮肤挂上湿润的水珠,饱满花瓣般的红唇在假面的衬托下格外夺目,像一颗绝世宝珠。

  他眉眼含笑,轻轻拉起一侧嘴角,说:

  “我是谁。”

  柔和的嗓音掠过耳畔,他随手将黑色斗篷一扬,迈着步子朝着猛兽的巨口中走去。

  *

  猛兽果然是个建筑,约莫体育场大小。正中是个大厅,左右各有两条长长的弧形走廊。走廊尽头,似乎闪过一两个巨大毛蜘蛛的影子。

  进了巨兽的大口,实际是个巴洛克风格的穹顶大厅,地板和墙面上爬满了黑色的藤蔓。陈旧的血迹一层叠一层,像诡异盛开的花朵。

  充满几何美的石柱上全都附着着鼓鼓囊囊的眼珠,几十个一堆,隔远了看,像是红色的卵泡。

  大厅中心是酒水吧台,几个浑身布满裂口的鲛人站在吧台里,背后是一面五颜六色的古怪酒水墙。其余地方则摆满了奇形怪状的桌椅,有的桌椅看着像块放大的胰脏,有的则像是个囊肿。

  这个古怪地方来来往往有不少人,都带着不同的假面,穿着类似的黑色教会斗篷,斗篷以一颗眼珠别住。

  原以为黑森林里面的绿口水藤蔓已经够恶心了。进了大厅之后,各种囊肿、脏器和脓包数不胜数,丽丽只感觉自己浑身鸡皮疙瘩,胃里难受的不行,全身都发飘,开始冒着虚汗。

  再有一分钟,她可能就要吐出来。

  她浑浑噩噩抱着双臂走着,不料撞上了什么人。

  “干什么,没长眼睛啊。知道这是谁么。”

  虽然罩着巨大的黑斗篷,依旧能看出这人满脑肥肠,还戴着令人作呕的绿色巨怪假面。他有点轻微的地包天,说话的时候不住喷着唾沫星子。

  “对……对不起……”丽丽的声音小了下去。

  “啊呸,对不起要是有用,我撞你一下,再道歉,你乐意么?”

  巨怪假面不依不饶,丽丽吓得有些哆嗦起来。

  那人上下仔细看了一眼这个白瓷假面白色裙子的小姑娘,脸上忽然挂起了古怪狎弄的表情。

  他伸手猛推了一下丽丽胸口,猥琐地笑着说:“诶哟,手滑了,我也对不起。”

  丽丽被这陡然的侮辱气的发抖,嘴唇发白,当即要还手,却被巨怪假面人一巴掌推得坐在地上。

  巨怪假面人立即凶起来:“怎么着,许你撞人道歉,不许别人撞你道歉啊。”

  “别人是无心撞人,你是存心猥亵,猥琐男!”

  一个鹿头假面小姑娘从人群中跑出来,安抚地拍了拍丽丽的背,低声安慰了几句,将她扶了起来。

  “臭丫头片子,他妈哪儿冒出来的,管你屁事。”巨怪假面往地上啐了一口,险些吐在鹿头假面小姑娘的鞋上。

  鹿头假面:“猥琐男,你还有理了是吧?”

  “妈的,叽叽歪歪。”巨怪假面人不打口水官司,扬手就要打人。

  他还没走出几步,往前一扑,四肢着地跪倒在地上。

  “他奶奶的,谁他妈踹我?”巨怪假面人吼道。

  一个戴着镂空精雕假面的俊俏青年抄手站在他身后。

  这人长得温和,一头恰到好处的卷发更显得温柔多情,假面下露出的下半脸却是摄人心魄的艳,让人从他润泽的红唇上挪不开目光。

  “哟,对不起。我也脚滑了。”

  雅致又俊俏的青年双手插兜,眯着眼睛,看着自己一脚踹翻的人,嘲讽道。

  “明……!”鹿头小姑娘刚喊出一个字,对方朝他眨了一下左眼,她将“明叔叔”三个字又生生咽了下去。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长得跟个臭娘儿们一样,还他妈敢惹你爷爷!”巨怪假面恼羞成怒,呸了一口就朝简明庶扑过去。

  他的拳出在一半,被简明庶稳稳拦住。

  简明庶斜眼盯着巨怪假面,脸上还挂着讥讽的笑,眼睛里却寒冷锐利地像刀子。

  他左手抄兜,右手捏着这人拳头,漫不经心地将右手转了个方向,巨怪假面人的胳膊被折在背后,弯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

  那人疼的眼珠突出,口里不住哇哇乱叫。

  “你还手滑么?”简明庶语速不快,嗓音里带着些慵懒。

  “啊!!不滑不滑了!!我不敢了,我给这位姐姐道歉。你松手、松手!!”

  “解气没有?”简明庶仍拧着他,看着地上坐着的丽丽问道。

  丽丽显然还气的发抖,她咬牙说:“再踹他一脚!”

  简明庶嘲讽地瞥了巨怪假面人一眼,迈开长腿就是一脚,送他扑上旁边一张胰脏样的桌子。这只巨怪面具人,当即脸朝下摔了个狗吃屎。

  胰脏桌被他砸出一个波浪,桌边缘甩出一些组织液,看起来就像是活的。

  “还觉得我长得像娘们儿么?嗯?”简明庶探下身子,压迫地逼视着那人。他的嗓音格外温和,说话的语气却让人不寒而栗。

  那人再没有刚才的得意,灰溜溜地爬起来,全然不顾脸上站着的诡异粘液,像个地老鼠,转眼就顺墙溜了。

  “有多远你就滚多远!”宝蒙狐假虎威,不失时机地骂了一句。

  “哟,宝蒙。”简明庶朝她招呼道,“小鹿假面不错,挺可爱。”

  “你这个假面……”宝蒙欲言又止,拖长了尾音。

  “这假面怎么了?”

  “好妖冶。”

  宝蒙前脚说完,后脚拉上丽丽就跑,生怕简明庶当场发飙。

  小丫头闪得快,教训是没教训到,简明庶的目光反而被一个背影吸引过去。

  一个明明刚刚一直在悄悄关注,现在却佯装毫不在意的人。

  所有人的斗篷上,都是巨大的眼珠暗纹,只有这个人,斗篷是雅致的素纹。

  这斗篷简明庶再熟悉不过。

  正面生火反面灭火,还能隐匿气息。

  这人,是伍舒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