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32章 绝色天下无
  伍舒扬独自坐在巨大的心脏前,他背影沉沉,看不出在思索些什么。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爱乱涂乱画的舒扬小朋友。”[1]

  戴着华美精致镂空假面的简明庶不知何时走了过来,单手插兜,正歪着头看着他。话里话外,明耳人都能听出来,对于伍舒扬随意在自己脖子上烙诅咒这件事,简明庶十分不满。

  刚才淋湿的头发已经干得七七八八,曼妙地半遮住他的假面上方。假面精致华美,像一对于飞的金缕蝶翼,停在简明庶素白的脸上。

  边陲巫镇时候温柔亲和的气质,被这片豪华富丽的假面挡住了大半,只留下了更为夺目艳丽的下半脸。尤其是他饱满润泽的红唇,雨水打过,就像甘美的玫瑰露,飘着诱人的香气。

  伍舒扬安静地瞥了一眼,挪开了目光。

  “假面真不错,还拖个大尾巴。”简明庶轻飘飘地夸道。

  伍舒扬回头之前,他还以为会是什么灰色或者黑色的假面,恰好合适这个看着年轻、性格却沉闷无比的闷葫芦。

  万万没想到,伍舒扬一回头,他的假面居然是华丽的暗紫色。假面沿边一圈金色纹饰,右侧不仅雕满百子莲纹样,还镶着极其夸张的暗色羽毛。

  假面下露出的克制唇线和苍白肤色,意外地和这种邪性浮夸风挺贴,更衬得这个人像高岭之花一般:

  凭这假面是如何绚丽招眼,他的克制清冷的唇线都在时刻警醒,此人不仅只可远观、还充满危险。

  简明庶毫不客气,直接将右手的石托盘放在心脏桌子上。

  石托盘布满粘腻青苔和水垢,上面摆了四杯饮品,两杯看着像不明棕色液体,两杯看着像胆汁。

  “你的也不错。”

  隔了会儿时间,伍舒扬才答道,说话的时候目不斜视,一眼都没看简明庶。

  刚才被简明庶救下的白瓷假面女孩丽丽差不多已经和宝蒙混熟。她随着宝蒙一起坐在心脏桌子旁边,附在她耳旁悄声问:“明叔叔……一个人在干些什么啊。”

  宝蒙看了一眼静静披着斗篷坐在对面的伍舒扬,瞬间明白过来:这人,丽丽看不到。

  她含混说:“我也不知道,可能脑子不太好。”

  “啊……”丽丽的语气里满是惋惜。

  明明刚刚为她出头的时候,简直是光芒万丈的盖世英雄,怎么就是个傻子呢。

  简明庶送宝蒙了一个“白疼你了”的白眼,将两杯“胆汁”搁在两位姑娘面前,又拿起了一杯棕色不明液体,坏笑着看了看伍舒扬,稳稳地搁在他面前。

  “来,舒扬小朋友,尝尝看。”

  伍舒扬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中心吧台的鲛人,无动于衷。

  简明庶煞有介事地说:“我怎么可能让你喝随便什么人调制的东西。这可是我好心好意,亲手调的。”

  伍舒扬斜着看了他一眼,想从他似笑非笑的眼神里面找找答案。

  “好心没好报。不喝算了。”

  简明庶素白的手摸上不明饮品的把手,只吝啬地用一个指头,将杯子轻轻往自己这边勾了勾。

  白瓷杯没挪出多远,停在了桌上。伍舒扬扯住了另一边的把手,拉住了瓷杯。

  简明庶脸上还挂着笑,手上却暗暗下着劲儿。对面的力气比想象中大很多,他为了维持笑容,装作游刃有余的样子,笑容都僵了几分。

  伍舒扬一脸沉静漠然,完全看不出来吃力不吃力,甚至连头都没侧一下。不过,桌上的白瓷杯,一寸一寸开始往他那边挪。

  简明庶丝毫不肯退让,两个人看着镇静,隔着白瓷杯拉扯的起劲儿。杯中的液体都打着旋儿,漾起一层层涟漪。

  “他自己一个人,玩的倒挺嗨哈。”丽丽看着简明庶对着空气自言自语,还和一个杯子杠上了,嘴角抽动了几下。

  “弱势群体,正常对待,就是关爱。喝水喝水。”宝蒙推了推胆汁样的饮品。

  这东西看着粘稠恶心,倒还怪好喝,尝起来类似于白可可酒,烈性过了之后,才泛起一点猕猴桃和薄荷叶的味道。

  简明庶忽然泛起一个恶作剧的笑容,迅速收了手。白瓷杯失去了一边的劲道,像个坠下的秤砣,立即往另一边滑去,马上就要落下心脏桌子的边缘。

  这回可不是强撑的假笑,简明庶是发自内心地、笑吟吟地等着看伍舒扬的笑话。

  只见伍舒扬面不改色,顺着力道将杯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宛如游龙的弧线,化去了这点冲力,整个人显得从容不迫。

  行云流水般卸力之后,他端着白瓷杯,轻瞥了简明庶一眼。

  那派头像是在说:想诈我,你还嫩了点。

  “行了,您赢了,您请吧。”简明庶做了个邀请动作,满眼笑意。

  伍舒扬没理他,镇定地端起白瓷杯抿了一小口,这口饮品还没来得及咽下,他整个人身形一滞,显著地僵住了片刻。

  那边简明庶终于忍不住,垂下眼眸笑了起来,带着假面尖上两个薄如蝉翼般的镂空树叶都跟着颤动,就像停了两只招展的小蝴蝶。

  饮料的确是没问题,端来之前简明庶仔仔细细检查过。

  不过,刚才伍舒扬喝的那杯咖啡里面,简明庶是倒了十足的爱尔兰威士忌进去,这还不够,又混了朗姆、青柠汁。

  且不说好不好喝,就这又是烈酒又是酸爽的味道,也够他喝一壶了。

  简明庶正乐不可支,有种大仇得报的爽快感,却见伍舒扬一口气将这杯黑暗料理饮完,又静静地将杯子放在了桌上。

  泰然自若,好像只是喝了一杯普通的水。

  他的表情,还不如对面见着杯子自己动起来的丽丽惊讶。

  这么劲爆的东西,居然换来如此淡然的反应,简明庶觉得索然无味。

  没捉弄着伍舒扬,他百无聊赖地端起自己的那杯咖啡抿了一口。

  他的上唇刚沾上点咖啡,咖啡温度却让简明庶打了个激灵。刚才还暖乎乎的咖啡,这才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冷得像从西伯利亚里拿出来的。

  简明庶将咖啡往桌上一放,语气平和却又充满威压:“你搞得鬼?”

  他的上唇受了深寒,微微有些肿起,寒冷更诱发了他唇尖的红,像颗饱满的樱桃。

  伍舒扬终于转过脸来,饶有兴味地打量起眼前这个戴着金缕假面的人。

  他上半脸被遮住,摸不着是什么表情,唇角却留着一丝讥讽,仿着刚才简明庶嘲讽巨怪假面人的语气说:

  “是啊。抱歉,我也手滑了。”

  简明庶:“……”

  坏,这个人真的坏透了。

  而且明明坏透了,还一脸“我人间正道”的表情,这种一脸大义凛然的坏,才更要命。

  简明庶刚要不耐烦地偏过头,唇上却传来一阵微风抚动的触感。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伍舒扬素白的指尖浅尝辄止地抚过简明庶略微有些发肿的上唇。他的指尖冰冷,掠过之时,简明庶能闻到他指尖若有似无的乌木香。

  这点细微香气,让他的心莫名地狂跳了几下。

  伍舒扬很快收回了手,眸子里是一潭深水般的平静。

  再开口时,他的嗓音低沉而好听,像纾郁心情的大提琴:“好了。”

  简明庶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唇尖,刚才被深寒的咖啡冰肿起来的地方,已经消肿、变得平整。

  本是想捉弄伍舒扬,没想到这一番波折下来,捉弄没捉弄到,反而有种被他占了便宜的感觉。

  简明庶不太开心:“小恩小惠别想收买我。上个茧世界,你送我的大礼,我还记着呢。”

  他说完,别有用意地看了伍舒扬一眼,眼神里闪着点倔强的光,像只亮出小牙发狠的小猫。

  伍舒扬一副置若未闻的样子,理都不理。

  这回倒真不是他高冷。

  这假面确实太糟糕了。简明庶说了些什么,他几乎都没听进去,满眼都是像樱桃一般、饱满红润的唇。

  在他遮住上半脸、戴上如此华丽精致的假面之前,伍舒扬还真没发现,平时清雅温和的他,还有如此绝色的一面。

  “原来对付装聋作哑的人,最好的方法是比他还聋。”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看完俩人这出鸡同鸭讲的眼神大戏,联想到此前简明庶对自己养猫一事装聋,宝蒙这才恍然大悟。

  简明庶这种在平都医院和冥府都横着走,不乐意听的,动不动就装没听见的人,偶尔被人死命欺负一下,居然让宝蒙暗地里觉得有点带感。

  果然一物降一物,恶人自有恶人磨。

  大厅对着门的那侧是巨大的上拱下方铁门,锈迹啃噬了表层的厚度,形成细密的锈云。

  不断有人进入大厅,厅里的人越来越多,不仅大厅里多恶心的桌子边都坐满了人,一个个身披黑斗篷戴着假面的样子,活脱脱像什么诡异的宗教聚会。

  简明庶这才想起来瞄一眼掌心的血痕,摸一摸这个茧世界的底细。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手掌一翻,密密麻麻全是细小的血痕,数不胜数。

  难道这是要……

  屠杀两个字在他心中转了转,没敢往下想。

  人似乎差不多到齐了的样子,再也没有人陆续进入大厅,偌大的厅里闹哄哄的,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交谈声。

  正在此时,防空警报的声响划破长空——

  整个大厅陷入一片猩红之色,厅侧厚重的铁门缓缓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