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34章 巨噬虫[捉虫]
  一条淡紫色的迅猛龙自黑暗中跃出,这龙浑身血腥伤口,整个下半脸像被生生扯掉一般,露着猩红的上颚和细碎的牙。

  它就像一道闪电,直接劈进了牢笼,一跃,龙脚就踏上了男人的胸口。

  众人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满是利齿的口拽着头一撕。

  简明庶微微侧过了头。四周的看台上,异口同声地传来了一声低低的惊呼声。

  宝蒙立即捂住了丽丽的眼睛,生怕她又看吐一次。

  “别看。”

  简明庶刚要抬眼,一边站着的伍舒扬极快地捏了下他的手腕,又迅速地收回了手。

  他的指尖,虽然只触到了一秒不到的瞬间,简明庶还是感到一股透彻心骨的冰。

  简明庶轻笑一声,压低声音:

  “你当我是小朋友哪。这样的茧世界,我已经过了七万多个了。”

  伍舒扬安静地看着身边这个华丽面具之人。简明庶说得轻巧,七万个世界,似乎就像是每天吃顿早餐那么简单。

  他动了动唇,目光却沉了下去,最终什么也没说。

  简明庶没察觉到他的异样,一本正经地推测道:“时限24个小时,牢笼里24个人。过了一个小时,吃掉一个,这意思,应该是拿人当时钟。”

  “是。”

  空中浮着的乔灵灵心情好得要上天,她轻飘飘地说:“还剩23个小时,诸位挑战者们,要加油哦。第一关比较轻松,是歌唱比赛呢。”

  “不仅轻松,而且奖励丰厚。友情提示:赢得了这一关的人,有大大大奖励哦!”

  “你搞什么!谁要陪你玩这种游戏!”最右边的看台上,传来了一个愤怒的青年声音,“你个八爪章鱼头,还什么全民爱抖露,我呸!”

  勇士。居然当面喷颜值。

  简明庶在心中暗暗佩服。

  乔灵灵受伤地看了他一眼,她的触须嘴蠕动个不停,像是一个大章鱼奋力想笑又笑不出来。

  “哇!”她终于痛哭出来,抽抽噎噎说着什么“大坏蛋”、“欺负人”、“这样说人家”的只言片语。

  看着一个章鱼头这么娇滴滴的撒娇,简明庶觉得对这几个字眼分分钟要PTSD了。

  出场的时候,先是死神压阵,又是飞天扫帚,大多数人没敢造次。

  没想到有人开喷,章鱼头一副软绵绵的样子,看起来好欺负的很,看台当即沸腾了起来。

  一时间叫骂、呐喊、喝倒彩的声音不绝于耳,甚至还有几个举起手机,大声喊着“章鱼头看这里,笑一个”,完完全全将她当个笑话看。

  紧接着,一个白瓷杯自空中抛出,猝不及防砸中了她的头。乔灵灵的女巫帽悠了一圈,往地上落去。

  但凡有了第一扇打破的窗户,所有的窗户都会被尽数打散。

  就像裂了一条缝隙的大坝,洪水溢出了一缕,就会立即决堤而出。

  登时,铺天盖地的白瓷杯、斗篷、甚至斗篷上的眼珠纽扣稀里哗啦砸了乔灵灵满头,看台上的人不住叫嚣着、喝彩着,讥讽声不绝于耳。

  乔灵灵用手遮住章鱼脸,一副极其伤心的样子。

  “他们也太过分了点。”宝蒙皱了皱眉,她忽然大着声音说,“你们停一下好吧?别人只是出来宣读规则啊,没必要这样子吧。”

  “什么?宣读规则而已?出来抛头露脸,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不是很正常么?”宝蒙前方一个眼镜蛇面具的男人反驳道。

  “即使不喜欢,也不用这样砸一个女生吧。”

  眼镜蛇男冷笑了一声:“我这是替天行道,这么多人都丢她,说明是她自己的问题。”

  宝蒙还想争吵几句,却被简明庶按住了肩膀。

  她愤而将肩膀一甩,气的胸脯不住起伏。

  “干嘛呢。”简明庶立即警醒地瞟了她一眼,“收收脾气。”

  宝蒙低头抿着嘴,极不情愿地应了一句:“……知道了。”

  章鱼头乔灵灵还在痛苦,看台上不知道谁起了头开始搞大合唱,知道的是群情激昂讨伐乔灵灵,不知道的,还以为哪里搞什么大联欢。

  最开始站出来骂她的东侧看台上,人头攒动,看着像是几个人试图冲破蜘蛛人的防线。这个勇敢的举动鼓舞了在场所有人的士气,人们相互鼓劲儿打气,士气高昂的喝彩声在斗兽场上不住回荡。

  简明庶似乎感到,连地面都被声音震得颤抖。

  他这边的看台有几个也开始蠢蠢欲动,有人悄悄拉了他的衣袖,示意一起暴///动。

  “揍她,除了发泄情绪,一点用都没有。”简明庶瞥了一眼来人,抬手点了点乔灵灵,随口解释道“她又不一定是主神。”

  “管他的,大家都在反抗呢。你来不来?”

  “我对欺负小女孩没兴趣。”

  简明庶随手插兜,懒得再搭理来人。那人嘴里不干不净骂了几句,还啐了一口。

  “咔嚓”一声,似乎是白瓷杯摔在地上的声音。

  以此为号,简明庶所在的看台瞬间暴///乱起来,人群一齐往蜘蛛人那边涌,最打头一片人的脸都快要怼上蜘蛛人口中的黑触手。

  “别推了别推了!”打头那排人惊恐地喊着,后方的人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刻意假装没听到,依旧前赴后继地向前挤。

  简明庶护着宝蒙,尽量往看台边缘靠去。

  天摇地动。

  不知道什么东西自地面钻出,众人还没看清楚,肝脏看台的一侧立即崩裂,整个看台失去了平衡,迅速倾倒。

  原本看台上骚动的人群,像坐了滑滑梯,嗖嗖往一侧跌去。

  看台烂了一小半,原本没掉下去多少人。生死关头,人都是下意识地想抓住些什么,一个滑倒后,一个拽一个,咕噜噜拽了一串,吊在看台边缘,活像是一溜招魂幡。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最顶上的人,是刚才喊简明庶一起暴///乱的那个,即使隔着梅花纹面具,也能看出他一脸惊悚,扒着肝脏看台断裂的边缘,竭尽所能地呼救。

  肝脏看台粘腻无比,他抓了一手的血浆,滑地不住换手,胳膊上脚上还吊着其他人,坠得他越发吃力。

  一旁的宝蒙急的快乱转,她冲动地想伸手救人,却被一人挡了回去。

  “小丫头几斤重,还想救人?”简明庶斜了他一眼,“退回去。”

  见着唯一想出手的小姑娘被呵斥回去,梅花纹面具更加绝望,不住狂喊:“救命!!求你,求你!!我有钱,我有很多很多钱。”

  “你可闭嘴吧!安静如鸡等救援,会么?”宝蒙喊道。

  “捏住我的手腕。”

  简明庶皱着眉头,俯下身子将手递给他。那人沾满血的粘腻手掌迅速捏了上来,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这力量比想象的沉,简明庶偏头看了一眼:“我的哥,您下边儿还缀了这么大串儿,当这是摘葡萄啊。”

  梅花面具没明白他的意思,立即开始惊呼:“救我,救我就可以!我不能死啊!”

  他一面喊着,一面奋力蹬着拉住他腿的人,用右脚踹他的头。下方死命吊着的人发出了一阵哀嚎和尖叫,似乎已经有僵持不住的摔了下去。

  原本简明庶这句话只是随口戏谑,对方这个举动却结结实实地恶心到他了。他迟疑片刻,梅花面具却将他往下一拉,呵斥道:“拉我啊!你怎么不往上拉!”

  这一扯,带着下面十几个人的重力,简明庶被扯得险些大头朝下,直栽下去。

  这样僵持下去不行,如果不奋力拉上来几个,极可能连自己都被带下去。

  他单膝跪在肝脏上,卯足了劲儿,好不容易才把梅花面具的上半身扯上看台。梅花面具这才松开简明庶手腕,牢牢趴在肝脏边缘,如释重负般地大笑起来。

  休息片刻,简明庶还打算再捞上来几个人,忽然,有人揽住他的前胸,强迫他后退了一大步。

  他刚刚站稳脚跟,一张猩红大口自看台奔涌而出,又钻进了地下。

  原来刚才肝脏看台碎裂的元凶是它,一条巨大的沙地蠕虫!

  这虫大约有地铁隧道那么粗,没有任何五官,只独独留着一张吸盘式的嘴,嘴里层层叠叠长满了几层牙齿。他撞烂了看台,复而又钻入地面。[2]

  刚才搞大联欢一样的歌声登时停止,紧接着,尖叫声不绝于耳。

  被简明庶拉上来的梅花面具的身体,被巨噬虫吞噬得只剩下半个,他还留着些意识,强撑着上身徒劳地到处爬动。

  这景象颇为骇人。

  “什么人,都敢碰你。”

  看到简明庶脱险,伍舒扬正了正身子,垂着眼帘盯着他的手腕。简明庶的手腕被抓捏得满是血浆痕迹,还被捏的有些发红。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他的手覆上了结实利落的手腕,一阵极有侵略感的刺骨寒冷,从伍舒扬捏住的地方传来。

  “——痛!”他力道太足,简明庶皱了眉头,低喊了一声。

  伍舒扬闻言,立即松了些力气。

  趁着这歇口气儿的功夫,简明庶立即想抽胳膊,又被再次攥紧。他心里只觉得莫名其妙,救个人而已,生这么大气干嘛。

  他再度试了试,依旧没法儿挣脱。

  掉面子也不能掉里子,何况旁边宝蒙还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这时候败下阵来,让他院长的面子往哪儿搁。

  他瞪伍舒扬一眼:“没大没小。”

  对方不甘示弱,冷冷道:“你没轻没重。”

  俩人一时瞪眼,恨不得用目光打一架。

  绿火自伍舒扬掌心迸发,沿着胳膊蜿蜒。这火是极富有侵略性的冰寒,环绕的动作和路径却是别样的柔和。

  业火一丝一丝舔//舐掉他手腕上粘腻的血痕,轻柔的像情人的吻。甚至有一瞬间,简明庶还从这些萦绕的火舌中看出了几分色气。

  血浆被舔舐的干干净净,又留下结实白皙的腕子。伍舒扬终于松了松力道,让简明庶抽回了快有些冻僵的手。这位小朋友不知道使的什么邪门火,别的火都是发热,这绿火却是冰凉无比。

  “小朋友,脾气挺硬哈。”简明庶揉着自己捏疼的手腕,有些不情不愿地说。

  伍舒扬冷瞥了他一眼,淡色眸子里看不出是什么情绪。

  “我不是小朋友。”他一脸严肃地说。

  “哼。”简明庶轻蔑道。

  “呵。”伍舒扬冷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