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37章 鬼之王
  身后冷风狂啸,好像门被拉开了一条更大的缝。

  脸皮被活撕下来的蜘蛛人出现在门缝中,它探着脑袋,拼命想往里挤,而那个开门的姑娘已瘫软在门口,不知是昏过去还是已经香消玉殒。

  这下简明庶再也拦不住四周的人,他们顾不上祭坛上遍布的组织有多恶心,七脚八脚地跟着踩了过去,地面上胡乱堆着的肠发出吧唧吧唧的水渍声。

  “啊——活的!!是活的!!”

  跑在最前头几个人忽然惊叫起来,紧接着,也像被人扼住喉咙一般,闷吭一声,不再响动。

  蜘蛛人探了个头,蹲在地上扶人的宝蒙看准机会,将铁门狠命阖上,它的脑袋落地,打了几个滚。

  房间再度陷入死寂的黯。

  “请拿走我的心,我的神明。”

  附近的一位姑娘忽然开始呓语,她痴痴地看着当空的眼球。

  紧接着,一个、两个、三个……

  黑暗中站着的姑娘们一个接一个地开始跟着呓语,来来回回只有一句话:“请拿走我的心,我的神明”。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她们呢喃着,从地面堆叠的组织中翻找出了什么东西,传来了一阵阵“噗呲”、“噗呲”的声音。

  整个屋子几乎没有光源,简明庶只能见着一个虚影,她们好像自身体里拉出了什么东西。

  房间里的氛围压抑到可怕。

  屋子中央站着的人应声而动,一片黑影繁乱,简明庶全然看不清楚。

  混乱的尖叫和悲鸣声传来,简明庶下意识护住身后的几个女生,将她们护在墙角。

  “折腾什么!”他怒斥道。

  另一端的黑影毫无应答。

  他正满心暴躁,英珠的声音飘进脑海:[院长,他们在……]

  英珠没忍心说下去,但看着模糊晃动的黑影和惨叫声,他也能猜个七七八八。

  走廊中的混乱,听起来比房间里也好不了多少……眼下,也只能硬抗。可惜的是,房间只亮了一瞬,他连对方是人是鬼都不知道。

  一片漆黑中,一股温热的触感爬上他的手,湿软而粘腻,触着他的手背后,开始逡巡往上游移。简明庶立即拨掉攀上自己的东西,右边肩头则传来了相似的触感。

  他像触电般躲开这条活动的温热东西,这东西不依不饶,又有类似的触感自左侧垂下。

  简明庶下意识举起左手挡了一下,这柔软东西却立即缩了回去。

  “难道是……”

  他立即捋起袖子,露出纤长的小臂,刻意朝着那群古怪东西迎了上去。这些邪门东西果然避之不及,就连地上胡乱堆着的也迅速溜开。

  “看来你们也有怕的人嘛。”

  简明庶自记事起,胳膊上一直戴着缭绕黑色云纹,但无论他如何回忆,关于这个印迹的来源的回忆,都支离破碎。他能记起的,似乎是抓着什么人的衣服下摆,这之后是无比寒冷的刺痛感,耳畔响起一句低语。

  “忘记今晚的事情”。

  他想不起来,也一直刻意逃避想起。

  因为拓下这个印迹的那晚,他失去了父亲母亲,以及全家数十口人命。

  走廊中隐约传来的防空警报声戛然而止,反而让晦暗不明的房间显得愈发阴森恐怖,只剩下一滴一滴,什么东西滴漏的声音。

  “是人是鬼,你倒是出来遛遛。”简明庶一面放言挑衅,一面将宝蒙等人护好。他在心中暗暗叫苦,下次进茧世界,说什么也得拿张引火符。

  黑灯瞎火,就是孙悟空,都没法儿斗。

  [院长小心!]英珠警告道。

  鬼的视觉和正常人不太一样,虽然敏锐,但所见之景是真身和魂火,故而看不清楚具体的动作,只能看个大概方位和动向。

  砰一声枪响,有什么东西飞速掠过脸颊,擦着面具而过,打出金属的碰撞声。

  紧接着,一片片尖锐器物朝简明庶飞来,扎进背后的墙上。黑暗中,简明庶悄悄摸了摸这些东西,是扑克牌形状的利器。他胡乱抓下几张,手心还被划伤几道,辣辣地疼。

  一阵细微的风扑面而来。锐利的穿刺感传来,像是什么东西贯穿他的肩膀。

  简明庶低头冷笑一声,摸上了肩上的利器,是个铁钩。

  他顺着肩上的铁钩的来向,向前一探,捏住了温热的、结结实实的人的脖颈。

  “原来是人。装神弄鬼做什么。”

  对方将铁钩狠命一拽,刺痛逼着简明庶松了手。

  [院长,三点、九点、十一点。]

  顺着英珠的指引,简明庶将手中的扑克牌嗖嗖飞向三个方向,黑暗中,他听到了三声闷吭。

  [十二点,铁钩。]

  简明庶将手一探,捏住迎面而来的铁钩,向自己身前顺势一带,将来人擒拿在自己怀中。冰凉的铁钩紧接着探上了对方的脖子。

  “刚刚是女孩子,我还怜香惜玉一下,你,可没这么好的运气了。”黑暗中,简明庶不徐不疾地说着,铁钩锋利的尖儿轻轻加力,极有分寸地刺破了来人的脖子。

  “慢着!我说我说,你别动手。”

  “老实招。”

  一点如苗火焰亮起,在黑暗中微微跳动。

  那人手中举着一个银质打火机,映亮了地上乱七八糟躺着一群尸体,也照亮了顶上挂着的恶心人的“帘子”。

  来人戴着狼头面具,磕磕巴巴地说:“我们是胡乱躲进来的,进来之后,我们里面有些人就发了疯,开始杀人。那混乱……”他停了停,没有再说下去。

  “我……我们躲起来,也是为了自保!你们忽然闯进来,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和那些人一样,也不知道你发没发疯。”

  “呵。”简明庶冷笑一声,“我问了那么多句,你听不出来我疯没疯?”

  那人愣了一秒,紧接着开始求饶:“对不起,真对不起。”

  “你怕是窝在这里,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杀一双吧。你想做最后的那十个人,是么。”

  那人瑟缩着,声音都在发抖:“不啊,我怎么敢……求你放过我吧,或者,我们一起在这里躲着……”

  [院长小心,对面还有人……]

  简明庶立即深深扼住来人喉咙:“你们究竟有几个人?”

  “没了,真没了,就我和你刚收拾的三个。”

  “是么。”

  电光火石之间,简明庶飞速夺了他的火机,一脚将这人踹开。他被地上的横尸绊倒,一个踉跄,摔进了祭坛正中央开肠破肚的人身上,脸朝下摔了个嘴啃泥。

  [英珠,你看好宝蒙她们。]

  简明庶提着铁钩,打着火机,没几步就走到了房间另一头。

  打火机烁动的火苗燃亮了房间另一头,放着一组欧式贵妃榻,墙上挂着一副巨大的油画,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你确定这里有人?]简明庶问。

  [奇怪,我看着是有的。可我看不清层次……院长,你明白的,我只能看到虚影和魂火。]

  [懂。]

  他拉开贵妃榻罩布,甚至弯下身子察看沙发底部,均一无所获。

  身后的油画肃穆而巨大,火光只能照亮一部分油画。苍茫的大海上,一艘巨轮淌过。远方,一个巨人影子伫立海面,身边炸开无数触手和垂须。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明白了。”

  简明庶一钩拉开油画,撕开了一个长口。他干脆迈开长腿,一脚踹上去,油画应声破出了一小片口子,里面露出半个蜷曲的人。

  他刚要向前一步,左侧腹部却狠命挨了一钩,左肩上像是被人用力啃咬撕裂,顿时鲜血如注,温热的血润透了他的衣衫。

  刚刚被他一脚踹上祭坛的人,不知何时已站在身后,一口利齿狠命咬着他的肩头。另一侧,英珠奋力拖着宝蒙,她的手上拿着长长的铁钩。

  “我去你的。”

  简明庶横过一钩,哐地将狼头面具砸得两眼一翻。奇怪的是,狼头面具似乎并不畏惧疼痛,依旧死死咬住简明庶肩头。

  他的牙齿,是细碎锋利的形状,两眼瞳仁南辕北辙,都在眼眶外眼角——刚刚简明庶扼住他的时候,明明不是这样。

  简明庶丢了铁钩,捞出石敢当,当头一拍,狼头面具终于松口,游移着向另一边走去。他走路的模样也很奇怪,明明拧着头盯着简明庶,走路的方向却是朝前斜行的。

  英珠那边也好不了多少。

  宝蒙原本就力大无穷,张着胳膊奋力想要挣脱。英珠只是鲲鹏随意用满天星花束扎了个草做的身子,压根扛不住小牛犊一样的宝蒙。

  二人挣扎之间,简明庶一眼见着了宝蒙胳膊上奇怪的东西——是一截温热的肠。这一小段东西一半钻在英珠体内,一半还在微微蠕动。

  [英珠,扯下宝蒙身上的肠子。]

  [啊?]

  [左胳膊!]

  话刚落音,铁门哐当被人踹开,简明庶下意识熄灭了手上的火机。两个蜘蛛人在门口探头探脑,一群残破尸体拖着笨拙的步子,一步一步迈了进来。

  [嘘!噤声!]简明庶立即吩咐。

  [院长,肠子扯出来了,宝蒙昏了。]

  两个人的生物电频交流瞬间吸引了尸体,他们的头拧成了一个诡异的形状,齐刷刷地看向三人藏身的这片黑暗。

  无论是蜘蛛人,还是残破尸体,所有人的眼中都闪着幽莹的绿火,打头的一个,连腿都折了一个,仍然一瘸一拐地朝着简明庶前进。

  屋子不大,再有几步,他们就能挨着简明庶。

  [院长,怎么办?]英珠用生物电频说。

  所有绿莹莹的眼睛,再度锁住了英珠在的方向。这下连英珠也明白了,这些“人”,是鬼。

  鬼都用生物电频,即使频率不同,听不到具体内容,但能感觉到二人之间的生物电频交流。

  夜雷大作,肃穆的管风琴陡然响起,整个兽庐都回荡着哀伤之歌。房中的两列鬼瞬间列队,让开了一道路子。

  窗外的雾霭中,劈下一道冷色闪电。

  门口微弱的光亮中,先出现的是一个颀长的身影。他逆着暗光走来,周身像是散发着冲天的鬼雾。暗夜隐匿了他的下半脸,只留着他黯红的眼睛,在黑暗中发着光。

  这人踩着款款的步子走了进来,宽大的黑袍飘过铁门、扫过众鬼整齐的列阵,又柔软地落在地上。

  简明庶屏住呼吸。

  黑暗中,来人蹲下身子,低柔的嗓音在近处传来:“你走的好快,我的院长。”

  简明庶熟悉这个声音,他平静地按亮火机。

  绘满素纹的斗篷顺服地落在地上,伍舒扬没戴兜帽,单膝跪在他身侧。

  暗紫色的假面掩住了他的鬓角,茂密纠结的额发中露出一小片光洁的额头。他极其苍白的颈上洇满了喷溅状的血迹,显得破碎而绝望。

  伍舒扬顺服跪地的模样,和平时一脸冷漠、克制孑然的样子全然不同。这模样,就像一位久经沙场、踏遍边疆的将军,终于凯旋面见君王,英武骁勇,却完全臣服。

  这样子,莫名让简明庶有些眼熟。

  伍舒扬暗红的眸子中,映出了满身血迹伤痕的简明庶。他脸上留着擦伤,甚至连淡金色的镂空花纹都缺了一块,留下浅浅的弹痕。

  简明庶以为自己看错了。伍舒扬的眼中,满是秋水般的疼惜的动容。

  他还没来得及细细探索这温柔如水的眼神,一个戴着狼头面具的黑影,出现在伍舒扬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