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38章 百子莲
  “小心!”简明庶刚出言提醒,却见伍舒扬瞬间回身,信手掐住了狼头面具的脖子。

  咔嚓一声,他的头失去劲力,呈现一个诡异的角度,翻着眼睛瘫倒。

  伍舒扬一脸厌恶地甩开他,盯着在地上瘫成一片的狼头面具,面色冰冷。

  空气中的温度骤降,这绝非错觉,一旁的花玻璃上,都缓慢地爬上了霜花。

  “滚。”

  伍舒扬看着地上的狼头面具,低而短促地下令,地上之人,瞬间化作飞灰。

  这景象看得人咋舌。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伍舒扬究竟是何来历,但这操纵业火和鬼魂的模样,大差不差,这人是个邪神。

  趁着这个间隙,英珠在生物电频中迅速说:[明叔叔,这是个……]

  [我知道。]

  [他中元节来过我们医院,我在监控里见到了他。]

  简明庶沉默了两三秒,这才接着说:[知道了。]

  解决了狼头面具,伍舒扬一言不发地转身。

  冰冷的手缓缓探上简明庶的肩头,就像在边陲巫镇时候一样,一道细密的绿火燎住了简明庶左肩血涌不止的伤口。接着,是上腹部、手心和手臂上的一些擦伤。

  打火机闪烁的暖光也化不开伍舒扬周身的寒气,简明庶感到,他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脸颊上。

  他有种预感,仿佛下一秒,伍舒扬就要吻上去。这势头不对,太不对。

  “——那个——”

  “闭嘴。”

  简明庶刚起个话头,却被对方一句话堵住。

  伍舒扬的指尖探上简明庶脸颊上一处细微的伤痕。他的指尖一如既往的冷,极冰的触感极有侵略感地往脸颊里钻。

  他看着伍舒扬的眸子,里面全是如碧潭微澜一般的动容和怜惜,也看着他的眸色越来越猩红。

  一大串疑问不住在简明庶心头打转。这人和自己,怎么说才认识几天时间,为什么行为举动怪里怪气的。

  要说此人对自己好,二人一道淌血尸群,在这个茧世界,他又在危难关头救了自己,算起来,的确也不算差。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但若说不好,也的的确确是真不好。毕竟简明庶身上唯一的恶诅,就是眼前这个人留的。

  伍舒扬的目光掠过他的脸颊,向下游移,落在简明庶白皙的脖颈上。

  斗篷领口偏大,裹着简明庶窄而结实的肩膀,露出线条清晰的锁骨。不知是何时沾染的血痕,斜斜地喷溅在简明庶利落的颈线上,像一片绽开的烂漫山花,惹得人心中揪疼。

  “你干嘛?”简明庶一声呵斥传来。

  伍舒扬这才发现,他一时触动,竟情不自禁想触上简明庶颈线上的血痕。他的手在空中停了停,收了回去。

  “一口威士忌混朗姆,你就喝成这样,我看你以后还是甭沾酒了。”简明庶颇为嫌弃地打量了他一眼。

  “与之无关。”伍舒扬挪开眼神,不再看他。

  简明庶短笑一声:“行吧。”

  他忽然想起来,狼头面具来袭之前,正要查看的油画,于是一个骨碌翻了起来,奋力将踹开的洞想撕得大一些。

  油画布极其坚韧,还叠上层层颜料,背后还有背板,着实难以破坏。

  “我来。”

  伍舒扬白而修长的手刚刚伸出来,简明庶立马拦住了他:“别,小朋友,里面有人呢,万一还活着怎么办,你可别给烧成黑炭头了。”

  伍舒扬点了点头:“的确活着。”

  简明庶手上一刻没停,用蛮力和这幅油画搏斗,随口问道:“看得到啊,法眼还是阴阳眼啊。”

  “法眼。”

  “明叔叔……你在干什么啊……”一旁宝蒙的声音悠悠传来,“妈呀,我怎么躺在你怀里!”

  宝蒙从英珠身上弹了起来,脸涨的通红:“对不住啊,小哥哥。我不是故意的。”

  那是你姐。

  简明庶再度无语道,这已经是多少次对着自己姐姐发花痴了。

  “明叔叔,你到底在干嘛啊?”宝蒙问。

  “你看不出来么?我在救人!”

  “嗯……可是旁边就有个花雕把手啊。”

  简明庶:“……”

  画框一侧一人高的地方,确实镶着一个玫瑰形状的鎏金把手,房间里晦暗,简明庶没认真看,只以为是雕花画框上的纹饰,没多在意。

  他摸上这个把手,没法拧开,又试了试向下按,油画“咔哒”一声,向外缓缓旋开。

  油画里是个不大的壁橱,里面窝着一位黑斗篷的人。简明庶捞起他的肩膀,这人浑身无力,险些向前倒在自己身上。他手上使力,勉强稳住此人,将他靠在壁橱墙壁上。

  或者应该说,是“她”。

  这人戴着五彩羽毛面具,正是一首《花房姑娘》赢了第一局,获得珍珠项链的小姑娘乔凌凌。此时她一脸昏沉,左额上漫下来一片血痕,洇红了半边脸。

  “喂,喂!姑娘?”这人好歹是个姑娘,简明庶不好过多接触,试着唤醒她。

  这姑娘怎么喊都不醒,简明庶只得摸出石敢当,拿着板砖轻轻戳她的胳膊:“姑娘,醒醒。姑娘?”

  “明叔叔你……你真是注孤生。”宝蒙叹了口气,“算了,我来吧。”

  简明庶如释重负,立即退开一步,站在伍舒扬身边。

  他现在真感谢鲲鹏提前泄题,带了女生进来,不然,就这么个昏昏沉沉的姑娘,他还真是大眼瞪小眼——毫无办法。

  宝蒙上前一步,将这位姑娘轻轻横抱出来,温柔地喊了几声。她探了探姑娘的鼻息,又侧耳听了听。气息几近微弱。

  “情况不太好。”宝蒙简短地说,她开始掐姑娘的人中和虎口,反复几次,仍是毫无反应。正当她打算做人工呼吸的时候,姑娘一口气喘了上来,悠悠地睁开了眼睛。

  接着,防空警报大作,姑娘也几乎同时开始高声尖叫。

  “啊!!别过来!你们……你们别过来!”

  铁门应声阖上,将尖锐的警报声隔绝在门外。整间屋子又只剩下火机一个光源。

  简明庶将火机朝着姑娘的方向凑了凑,她一脸惊恐,紧靠着壁橱,手中还捏着自己的一只高跟鞋。

  “姑娘你别怕。我们是救你的。”简明庶平静安慰道。

  “……不……这项链,这项链我也拿不下来,它粘住了。我发誓、我发誓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偶然,偶然地唱了那首歌……求求你,求求你们放过我……”

  简明庶叹了口气。

  他左手插着兜,嗓音带着点懒洋洋的柔和:“我对你那项链,一点兴趣没有。我只想问你,你是不是猜出来第一关的视频了?”

  “不!不!!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呜呜呜呜……”

  她显著的开始精神崩溃,双手抱头缩在壁橱里,低声哭泣起来。

  简明庶还想再问,宝蒙立即打断他:“行了,您可闭嘴吧。没事儿也给你问出事儿来,钢铁直男!”

  简明庶:“…………”

  宝蒙陪着那姑娘,低低地和她说着话,她看着像是放松了一些。趁着这个间隙,简明庶将这些讯息在脑海中过了一遍。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歌唱比赛的视频肯定是关键,从视频上看,主神即使不是那个小姑娘,也和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简明庶心烦意乱,随手丢着打火机,火机在他手上流畅地打着圈,火苗也忽明忽灭。

  一时间,只留着宝蒙和乔凌凌在一边压低了声音交谈。乔凌凌情绪稳定了不少,但还是忍不住时不时低声抽噎两声。

  长而折磨人的防空警报声终于停了下来。

  寂静中,简明庶终于摸清楚了这警报声的规律:大约每隔15分钟鸣一次。只是他没想明白,这频次,意味着什么。

  没过多久,铁门外传来了一阵由远及近的跑步声。简明庶顿时紧张起来,立即熄灭了手上的打火机。火光消失的一瞬间,他好像见着伍舒扬朝着自己笑了笑。

  铁门打开了一条缝,有什么人悄悄溜了进来。进门之后,看不清楚来人的轮廓,只见着一条绿色的竖线。

  “蹲着进。上下都有东西,别被控制了。”黑暗中,伍舒扬开口道。

  那条绿色竖线瞬间落了下来。来人渐近,踩得地上响起一片粘腻的水声。脚步声在两三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报告,第三厅整编完毕,只等命令。蜘蛛人灭了大半,二层囊腔捣毁三个,还剩一个。”

  “做得不错。”

  “等一下。”

  简明庶啪地打开火机:“我们是在一个频道么?这不是炼狱模式,主神开屠杀了么?”

  眼前汇报事情的,是个火焰面具的男生,正半蹲在地上。即使隔着面具,他眉心的位置,有一朵百子莲印迹,一直闪着幽莹的绿光。

  烁动的火苗在伍舒扬脸颊上留下暖影,他垂着眼帘,饶有兴味地看着简明庶:“是啊。”

  “那你们这……?”

  伍舒扬轻笑一声,音色却是透彻心骨的寒冷:“许她屠杀,当然也许我们反扑。”

  简明庶茫然地看了伍舒扬一眼。

  “反扑……也得要有人吧……你这,哪儿的人?”

  狂风大作,自雕花窗口冲进,扑灭了简明庶手中的点点火苗。空中的眼球缓缓转动,布满血丝的瞳孔,就像在盯着简明庶。

  屋子里又恢复了浓墨般的黑暗,只留下左右两列绿色鬼火,那是伍舒扬来时,带来的尸体的眼睛。

  “你不需要千军万马,我的院长。”伍舒扬冰寒的嗓音在一侧传来。

  “你只需要一位,万鬼之王。”

  万鬼之王。这四个字在他心头一震。

  黑暗中,冰冷的手掌牵起了他的左手,这双手比自己的略大上一圈,触起来结实而可靠。

  手背上传来了冰冷的触感,柔软的像含情的花瓣,却寒凉地像深冬的冰。

  他吻了手背片刻,便轻轻离开。

  伍舒扬低沉而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愿为你效劳,我的院长。”

  一片漆黑之中,一朵百子莲花纹留在他吻过的左手背上,幽幽地发着暗紫色的光。

  房中晦暗。

  一个个黑影用诡异的姿势缓缓立起,虽然简明庶看不清楚,但他有感觉——所有这些新站起来的尸体,都看着自己。

  “去吧。”伍舒扬平静地说。

  瞬间,所有黑影眼睛的位置,亮起一对绿色的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