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遗愿成神系统[无限流] > 第50章 流形空间
  你的世界里一直只有荷花游鱼和漫天的水光。

  你和你的同伴们都坚信,世界就是这样的,所有人都靠着水呼吸,顶着光怪陆离的荷花天空。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直到有一天,你被勾着嘴巴提了上去——

  “太小了,再养养吧。”

  你没听懂对方说了什么,就再度被丢回了原来的世界。可那惊鸿一瞥,却让你发现原来荷花之上,另有一片天空、一个世界。

  你和同伴分享这个看法,却无情受到了嘲讽,渐渐地,大家看你的眼神就像看一个疯子。直到后来,再也没人愿意听你谈话。

  ——他早疯了,一直说这世界外还有一个世界。

  大鱼来临之时,你被鱼群瞥开,被无情咬死。

  都是凭着固有认知看世界,人比起鱼,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1]

  *

  这个图形可太令人着迷了。

  简明庶盯着这东西看了半天,也没分清楚这究竟是个什么形状。

  这看起来像是把世界摊开成了一张纸,又胡乱地揉成一团、蜷缩在一起。但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这并不是“一张”纸,这里面的每个面,都是相连却又不共通的。

  他的上下左右都是这样光怪陆离的图形,而他游离在外,维持着恒定速度行进。

  如果是别人,可能完全认不出这个古怪形状。幸而他有个教大学物理的义父,这图形对他来说并不算陌生——这是卡拉比-丘流形空间,他曾经在鲲鹏的讲义上见过类似的图案。

  随着这个扭曲而古怪的图形逐步在眼前放大,他这才得以看清——这是一片折叠起来的世界,甚至和自己生存的地方一样,有苔原荒漠、有冰川雪原、有高楼大厦,但最为引人瞩目的,是正中心那一大片的方形迷宫。

  “这是……进茧了?”

  这是简明庶的第一个反应。

  接下来的一个瞬间,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个更奇怪的问题——他浮在空中。

  说漂浮也有些不太合适,这地方无风,甚至他连下坠的重力都感觉不到,只是纯粹的悬在空中。

  这可真奇怪——为什么他能这样浮在空中?仿佛他只是一粒渺小的星尘。

  他感觉不到身上有其他的外力,全无失重感,甚至感觉全身非常放松。正因如此,他一开始醒来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悬浮在空中。

  从眼前古怪的世界接近的速度来推测,他的下落接近于匀速。

  他接近的世界,呈现一个倒挂的角度出现在眼前。看起来是都市区和荒原交接的地方,或者换个更为贴切的词,这是都市区和荒原硬生生折断的地方。

  都市区像是一个曲面,而另一边的荒原则像是曲面翻折过去、倒挂着的悬崖峭壁。二者并不在同一个平面,或者说,二者都不是平面。

  都市的边缘,是一个巨大的圆平台,乌泱泱地挤满了蠕动的黑虫子。平台上有个十字架形状的东西,正像搅拌机一样扫着虫子移动。

  [……你终于来了,我的朋友。]脑海中忽然响起一段电子音。

  [谁?英珠么?]

  英珠是他的第一反应,但这声音和英珠全然不像,更不像宝蒙。

  [我是Creater02003,我等你很久了,简明庶。]

  [这是哪里?是茧么?]

  [不,这不是。来吧,我的朋友,请来02区找我,一切终将完美。]

  [02区——]

  通讯霎时中断。一点让他询问的时间都没给。

  他来不及再考虑这段贸然的通讯,他晃晃悠悠,恰巧掠过圆平台上方。

  凑近才感受到平台的巨大——至少有四个足球场那么大。平台上那些乌泱泱的黑东西并不是虫子,是人。

  男女老少,各种肤色、各种年纪的人混在在一起,巨大的石墙将他们分割成四个区域,逼着所有人按顺时针方向奔跑。

  平台正中央,有一个不小的缺口,多数人是绕着跑的。但人数过多,每每石墙扫过一圈,总有人躲闪不及,哀嚎着掉进去。

  远远看过去,就像一个巨大的磨盘——不过磨盘上的东西不是豆子,而是人。

  平台整个悬空,一列长桥和都市相连,挤满了人,队伍末尾,有几个全副武装的人,逼迫所有人往平台上走。

  一如往磨盘上加豆子。

  他斜斜地掠过整个平台之时,在队伍的末尾见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英珠?真一?”

  他俩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平都医院有人不测,所以他们都被拉入茧中?

  可刚刚那个奇怪的声音声称,这并不是茧世界。

  简明庶罕见地有些紧张,头一次感到喘不过气来。他迅速翻开掌心看了看,没有屠杀血痕。

  没有血痕,并不能百分百确认这里不是茧世界。如果主神的主目的不是复仇、屠杀性质的,也不会出现血痕。

  不过,无论这里是不是茧世界,他得先想办法把英珠真一救下来。

  他想试着转动身体,努力快速降落,但无论他如何摆动,整个身体和空气似乎毫无相互作用力,一直沿着既定路线、按照匀速行进。

  通往磨盘的长长队伍,宛如点燃炸弹的导//火//索,滋滋啦啦烧着时间。

  落到地面的时间,没有简明庶想象中那么漫长。只是眼见着熟悉的人一点点在队列中前进,这种如煎似熬的感受,让他像过了一万年那么久。

  更为雪上加霜的是,他还穿着睡觉时的家居服,甚至连鞋子也没有。这可太不利于逃命了。

  简明庶有些惆怅,如果这时候穿着跑鞋就好了。这个念头只在他心中一闪而过,再向下看的时候,他的脚上已经穿着了一双浅灰色的跑鞋——恰巧是他刚才心中浮现的那一双。

  他没来得及再度验证这是个巧合,还是被赋予了什么能力,他已经缓缓抵达了都市街道上。

  时不我待。

  未等站稳,他立即朝着圆平台方向跑去。

  地面都是碎裂的玻璃、瓦片,破烂地像是飓风刮过。高楼大厦乱七八糟地斜堆在头顶,而本该是天空的地方却倒挂着无数曲面城市。

  这条破烂的路并不是直路,甚至可以称得上是蜿蜒。他路过无数个岔口,只能按照大致方向,跟着自觉选择路径。

  脚下的瓦片被踩的细碎作响,头顶上的曲面城市也随着不住呈对称式分裂,像个光怪陆离的万花筒世界。

  在头顶世界第三次分裂的时候,简明庶有些摸明白了分裂规律——似乎他每次在岔口处做出选择,头顶的曲面世界会随之分裂。

  英珠和真一似乎和卫兵起了争执,但眼前的道路往右侧一折,偌大的别墅横倒在路上,看不清具体的情况。

  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他来不及再度择路,直接沿着别墅表面攀爬,想越过这个巨大的障碍物。

  别墅带着雕花窗框,横倒过来,还算好爬,在他即将要登上别墅侧面的时候,脚腕被人一拉,一股蛮力袭来,将他深深地扯进了别墅内。

  这一摔,让人眼冒金星。

  头晕目眩中,他听到有人调戏般地吹了声口哨。

  “Woo,agood-lookingkitty.”

  简明庶被人拽着脚腕,摔在当做地板的碎花墙上。

  他身上还穿着柔软淡雅的家居服,偏大的领口敞开,露着白皙瘦削的平肩。他不自觉地蜷着身子,曼妙的微卷发更显得他整个人柔和无比。

  简明庶试着睁了睁眼睛,他满含水雾的眼神和惹眼的红唇,当即招来了几声口哨。

  光亮中的重影逐渐重叠在一起,地板在一侧立起,整个房间呈现出倾倒的样子。

  来人有三四个,有光头有棕发脏辫,一副小痞子模样。拽着他脚腕的人,人高马大,金发寸头,左耳钉着一个十字架耳钉。

  这人蹲着,满脸的挑衅戏弄,捞着简明庶的脚腕,将他往自己这边拖了拖,又刻意地捏了捏他的脚腕。

  简明庶当下来火,一脚踹上金发寸头的脸。

  他看起来清雅温柔,甚至漂亮到有些柔美。金发寸头毫无防备,冷不防被踹得大头栽倒,松开了简明庶。

  见着头头吃瘪,另外几个小痞子爆发出一阵嘲笑:“HeyAndrew,yourkittyhastinyclaws.”

  金发寸头从地上坐了起来,信手摸了被踹出的鼻血,挑逗地看了简明庶一眼:“Howsweet!Gogethim.”

  话未落音,几个小痞子瞬间扑了上来,凭着欧美人的体格优势,的确压制得简明庶处于下风。

  他被人制住左右手,抱住后腰,三个人困得他动弹不得。

  叫Andrew的金发寸头男人,信手抄了旁边一截断裂的水管,轻轻拿它打着手心,晃晃悠悠往这边走来。

  这时候简明庶才发现,这几个人虽人高马大,但看起来瘦骨嶙峋,甚至连压制他的力气都是爆发式的,此后就逐渐松懈下来。

  Andrew站在他眼前,高大的身子挡住了背后窗户传来的日光。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水管高高扬起,按住他的几个小痞子接连爆发出一阵促狭的嘲笑。

  下个瞬间,Andrew忽然捂着小腿蹲在地上,按着简明庶右臂的人被呼啦带倒,砸了Andrew满头。

  腾出一只手之后,简明庶掐着右侧人的脖子,一把将他扔在刚要爬起来的两个人身上。抱住他后腰的人趁机以肘,胁迫般地夹住了他的脖子。

  三人嘴里骂骂咧咧,大喊着让最后一人将简明庶的脖子拧断。

  简明庶毫无惧色,戏谑地朝地上三人笑了笑。

  “Checkmate.”

  冰凉的刀刃抵上了身后之人的侧腹,极有分寸地划开了一道口子。

  那人宛如触电般松了简明庶,捂着肚子,慌张跑到另外三人身边。

  简明庶指尖的桃木刀转的飞起,勾起唇角,威胁地笑了笑:“Getoutofmyway.”

  几个小痞子的表情终于严肃起来,相互对视一眼。脏辫以手肘撞了撞金发寸头,给他递了个古怪的眼神。

  一开始,简明庶还以为,他们这是要逃跑。

  直到金发寸头的面部开始抽搐剧变,手臂开始不住伸长,连个头都大了几分。

  他在简明庶的眼前,变成了一个三角头复眼、两臂为长刀的巨大昆虫。

  “Begood,softkitty.”

  眼前这个“人”口钳颤动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