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扣动扳机。

  简明庶不躲不闪,甚至连身子都没歪一下。

  咔哒。

  空弹。

  “没意思。”黑猫撇了撇嘴巴,“毫无反应。”

  简明庶回头,轻飘的眼神里杂着些轻蔑的嘲笑。他没再搭理黑猫,牵着小伍舒扬站在队尾。

  一旁的宝蒙见状,直言嗤笑:“我们院长,心比渠沟大,谁提起来不是响当当的双响炮王炸,这种小把戏,还值得舞,切!”

  简明庶:“……”

  这小姑娘夸人怎么跟骂人一样。

  黑猫的目光饶有兴味地撩过简明庶好看的轮廓,意味深长地说:“这样啊……我还真没想到,简院长是个雅致的炮仗。”

  简明庶:“……”

  队伍顶头的人过了黄毛痞子把住的门,高高兴兴进了罩子。

  站着的第二个人是个黑长发的瘦高个男子。

  看门的黄毛痞子抬眼打量打量他,开口问:

  “什么东西踮脚穿软靴,什么东西巡逻不点灯,什么东西唱歌就是妙,什么东西只在屋檐跳。”

  瘦高个一愣。

  身后宝蒙急的要乱蹦,压着声音说:“啊,我知道!我知道!!”

  “什么东西踮脚穿软靴,什么东西巡逻不点灯,什么东西唱歌就是妙,什么东西只在屋檐跳。”把门的又重复了一遍。

  瘦高个舔了舔嘴唇,发出了点奇怪的音节。

  很显然,他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黄毛痞子毫不留情,一剑劈下了他的头。

  此情此景,实在不利于儿童观看。小伍舒扬害怕地抱住简明庶的腿,对方安抚般拍了拍他的小脑袋。

  看起来,要进这个浅黑色的罩子,首先要回答问题,答上来的才可以进去,答不上则一锤定音、人头落地。

  简单粗暴。

  “下一个。”

  “我我我我!!”宝蒙立即高举着右手蹦到了最前面,“答案是‘猫’!”

  黄毛痞子抬了抬眼皮:“我他妈问了么?”

  宝蒙不甘示弱:“我他妈答错了么?”

  “你想不想进去?”

  宝蒙刚想抡拳揍人,简明庶静静挡下他,换上一脸和颜悦色的笑容。

  “好了知道您热爱母亲。该问就问,别多废话。”

  “对!”宝蒙有人撑腰,立即翻了看门的黄毛痞子一眼。

  黄毛痞子看着来人,漂亮的眉眼笑吟吟的,模样也长得温柔可人,一点摸爬滚打的模样都没有。一身紧致的军装没凸显出半点硬汉气儿,反而额外有些诱惑感。

  黄毛痞子不以为然,冷笑一声,啐了一口。

  真是什么小娘们都敢来不夜城。

  “滚开,这里没小娘们说话的份儿。”

  “就是,你他妈谁啊就瞎出头。”黄毛旁边站着的胖子搭档也跟着嚷嚷。

  简明庶眉目温和,甚至还挂着和煦的笑。他一语未发,右手背后,不动声色地在空中一抓。

  嗖嗖两声。

  扑克牌形状的利刃破风而过。

  两缕染黄的头发袅袅飘落。利刃扑克牌擦着黄毛痞子的耳尖而过,速度快得众人的眼睛都追不上。

  简明庶没再说话。

  他脸上依旧是春日暖风般的笑容,眼神却耐着性子,将对方眼里的震惊和恐惧捞个干干净净。

  这人,和看起来不一样,是个白切黑的笑面虎。尤其是眼里的寒光,惊得对面的黄毛痞子一愣。

  他紧张地捏了捏手里抱着的枪,识相地没再废话:

  “……狼狈相同,草长四方。”

  “卧槽,你怎么换考题?”宝蒙瞪了眼睛。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黄毛立即得意洋洋:“本来每个人都不一样。”

  宝蒙翻了翻眼睛,似乎在问候对方家里人。

  小伍舒扬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角:“小姐姐,我和你说句话。”

  黄毛痞子吹胡子瞪眼:“不许帮忙!”

  简明庶懒懒抬眼,瞟了他一眼。

  黄毛痞子瞬间蔫了,活脱脱一个霜打的茄子。他想发作,看了看简明庶的脸色,咬着牙,生生把火气憋了回去。

  提示不长,小伍舒扬趴在她的耳边,好像只说了一句话。

  宝蒙站直了身子,斜抱着MP7,胸有成竹:

  “答案,还是猫!狼狈相同,取反犬旁;草长四方,是个苗字。”

  黄毛痞子冷笑一声。

  “这个不算,你找人帮忙的。”

  “可我们都是一起的。”

  黄毛痞子得意洋洋,一副大仇得报的神情:“那不行。我随便放人,上头要怪罪的。”

  看他这幅小人得志的样子,谨慎履职是假,公报私仇才是真。

  “我就不该和你哔哔这么久。”宝蒙咔哒上膛,端起了MP7,“给老娘让开。”

  黄毛痞子舔了舔嘴唇,显著有些紧张。他还是硬撑着说:“你们知道这、这里是谁的地盘么?我告诉你,你们敢在63区——”

  “谁的地盘啊?”

  黑猫的声音自简明庶背后传来。

  一张画着夸张小丑妆容的脸从简明庶身后探出,饶有兴味地看了黄毛痞子一眼。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他个头不算高,差不多一米七四左右,再加上瘦削,站在高挑的简明庶身后,被遮挡个严严实实。

  从两个守门痞子的角度看过来,一开始的确很难发现黑猫。

  “……黑、黑猫!”

  黄毛痞子一惊,刚才的洋洋得意瞬间没影儿。他脸色发白,吞了吞口水,甚至连一个字儿都蹦不出来。

  “这几个都放进去。”

  黑猫抬了抬下巴,指了指简明庶一行人。

  “啊,是,是。早说呀,原来是您的朋友——”黄毛痞子麻利让开,看门的人一人挑起一边罩子,容许他们通过。

  和在高空中的第一印象差不多,这是个贫民窟。

  用来搭房子的大招牌五颜六色,揭示着这片地方曾经无比繁荣。还有些实在没地方住的,街道上随意撂下满是红锈迹的废旧汽车,以此当做房屋。

  小巷间四处扯着绳子晾晒着衣服,破败的街上只有零星几个小孩,跑来跑去,满身灰泥。

  整个贫民窟没什么生气。

  多数人都枯坐在阴影里,瘦骨嶙峋。过于瘦削显得每个人眼窝深陷,眼神怪里怪气,一直死死盯着简明庶一行人。

  “明叔叔,我怎么感觉所有人都在看——噗。”

  宝蒙刚刚凑近,压低声音问了一句。她下意识回头,却被眼前人的模样逗得一乐。

  小伍舒扬的脑袋上冒出了两只黑猫耳朵,软软地嵌在乌黑的发丝中。他正抬着小手,奋力想摸到脑袋上的绒耳朵。

  简明庶一眼看到他的小耳朵,手贱地揪了揪,惹得对方两手护住耳朵,生气地瞪了他一眼。

  小家伙,还挺傲娇。

  怎么小伍舒扬这么可爱,大个的那个既不讲理,还爱欺负人。看来,时光真的是一把杀猪刀。

  宝蒙在自己脑袋顶上摸索了半天,也没摸着小耳朵。

  她嚷嚷道:“为什么他有猫耳朵?”

  “这是异能标记。进了63区的Alter和Creater都会有猫耳,以此和普通人区别开。”

  “那为什么明叔叔也有?”

  “我也有?”简明庶一愣。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头,是一面有些变形的铜镜。

  黑猫弹了弹自己脑袋顶上的黑色尖耳朵,把着镜子的底端,一脸看热闹地观察着简明庶的反应。

  镜子古旧,照得不是很清楚,但依稀映出了自己清雅的脸。曼妙散乱的发丝上,探出两只毛绒绒的白耳朵,不仅看起来柔软好摸,还正在颇为灵性地左右扇动。

  “这什么鬼??”

  “你是Creater啊,handsome。”

  “我为什么不是Creater?!”宝蒙哀嚎道。

  虽然这对猫耳看起来和他温和的气质相得益彰,但作为一个大男人,他实在没法儿接受自己脑袋上顶这么两个傻玩意儿。

  简明庶面无表情地从铜镜上挪开目光,在脑海中构想去掉猫耳朵的模样,翻来覆去想了半天,伸手一摸——

  还在?!

  “没用的。这是创世主神定下的规则。Creater的能力优先级在世界主神之下,当然改变不了。”

  “您这主神什么恶趣味……”

  “我想要啊!主神怎么不给我!!”

  “你以为这是什么赏赐啊。”黑猫眯起眼睛打量宝蒙,“你看看周围人看他俩的眼神,还不明白么?”

  宝蒙一开始的预感没错。

  的确有人在看他们。或者说,几乎所有人都在盯着他们看。

  四周角落暗巷的阴影里、破旧住宅的窗户后,甚至路边破篓中,都有无数双眼睛,紧紧盯着简明庶和小伍舒扬。

  那不是好奇,更不是恐惧。

  是满目的仇恨。

  “明白了吧。”黑猫迈开步子,开始带路,“63区,是普通人的城市。换句话说,都是被邦联的异能人当做粮食的人。标记异能人,就是把仇敌推在聚光灯下,高亮加粗的靶子而已。”

  他停住脚步,坏笑着回头,打量着宝蒙。

  “这样的标记,你还要么?”

  宝蒙脱口而出:“要。萌就是正义。”

  黑猫:“……”

  “行吧。爱死我不拦着。”

  他隔空点了点宝蒙的眉心,她的脑袋上瞬间伸出了一对猫耳朵,脸上也生出两道小豹子般的面纹,配上她的大眼圆脸,活脱脱一只小豹猫。

  黑猫转向真一,依法点了点他的眉心。

  他身上,什么改变都没有。

  “怎么会……”黑猫皱了眉头,又试了一次。

  依旧毫无变化。

  他有些烦躁,不住连续点着真一的眉心。

  黑猫沉迷在眼前的尝试中,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一个身着蓝白华丽军装之人款款走近。

  这人没有猫耳,估计只是个日子过得稍微好点的普通人。

  他戴着白瓷鎏金面具,身上背着两条宝蓝色绶带,肩上斜斜拉着一片披风,胸口佩满了五花八门的彩色勋章。

  一头浪漫的白色卷发,将将齐颈,左侧发丝雅致地收在耳后。

  来人单手卸下假面,露出精雕细琢的脸。

  秀丽的窄脸和卷发让他看起来优雅又贵气,深邃的轮廓却添了些不近人情。他脸上有着混血韵味,仔细观察,五官却又全是东方人的柔和。

  他步速偏快,脚步也轻。无声无息就来到黑猫背后,低着头和蔼地望着他,眉眼都洋溢着亲切的暖意。

  一柄雕满古典银纹的遂发枪抵上了黑猫的后脑。[1]

  “早上好啊,黑猫。”他开口,声音危险又温柔。

  砰一声枪响。

  子弹横穿黑猫的额,留下一个骇人的伤口。

  一切发生的过于突然,他悄无声息地走来,又干净利落地处决。黑猫甚至还未来得及眨一下眼睛,就直挺挺倒下。

  所有人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

  黑猫倒下后,被黑猫遮挡住的左胸名牌,终于显露出来。

  “梓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