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

  这声音极轻,但在安静的房间中,依旧无处遁形。

  简明庶抱着小伍舒扬,躲在了一旁的试管壁后。他怕被人发现,以手覆上透明玻璃,将其转成了暗色磨砂。

  他的目光无意间落在了不远处——

  宝蒙就在隔了两三个试管的地方,也被淹着失去了意识。

  她旁边,真一泡在水中,欢脱地游上游下。他甚至故意吸一口水,又浮在水面上吐个小喷泉出来,快活得像只傻锦鲤。

  “…………”

  可惜他的帅脸,居然是个逗比。

  “小心,有台阶。”来人的声音听着雄浑老实。

  牢房那头一直传来细碎的引路声音,简明庶抬头看了看头顶的老式电杠,虽然的确年久失修、也灭了小半,但也不至于连台阶都看不清楚。

  除非……来人的视力极差。

  伴随着滋滋啦啦声,顶上电杠弹出几丝电火花。

  “这灯,不会要熄吧。”门口的老实人说。

  不好意思,正是要熄。

  简明庶垂眸,盯住天花板上的一溜电杠,轻轻抬手。

  一串爆裂声响,老式电杠自门口开始,挨个爆破,尽数碎裂。电杠爆破后的碎玻璃碴盈满整间屋子,这样一来,估摸来人再不敢轻易前行。

  简明庶护着怀里的小伍舒扬,看着黑暗自门口开始,依次吞没整间屋子。一片漆黑之中,他镇定地在右眼上架好单镜夜视仪。

  监视茧世界因为一片黑暗造成的混乱,有一、绝不会再有二。

  简明庶还特意挑了被动夜视装置,以免主动夜视的红外照明被人察觉。[1]

  透过这个装置,正常静置的背景是绿色,而如果有任何生物、人类在视野内,会由于热成像原理,显示成黄至红不等的颜色。

  他戴上右眼的这只黑色单透镜,搭上一身精神的黑军装,倒是额外相得益彰,整个人透出点冷面杀手的飒爽帅气。

  他虚虚地眯着左眼,透过机器的莹绿画面,简明庶仔细数了数:对方一共有三个人。一个人罩着斗篷,另外俩人,高壮的扶着个瘦削的。

  “游鼠,你别急,先别动。”老实人的声音响起,从声音方位判断,他应当是扶着人的那个。

  “你搞错了,蛮牛。”游鼠的声音响起,“急的不是我们。”

  他声音透着一股冷泉气息,游鼠略停了停,才开口说:“这里,有别人的气息。我闻到了,两位熟人的气息。”

  游鼠瘦削的图像停了停,看起来像是在驻足查看,又像是在捕捉空中的气味。

  “——有梓茶的气息。Creater,轮到你了。”

  简明庶第一反应,以为自己不知何时暴露了,接下来的动静,他才明白过来——对方也有Creater。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类似于千万只昆虫同时骚动的声音。他绿色的夜视镜中出现了千百个蠕动的小黄点,像满地散落的苞米,整齐袭来。

  “范围扩大点,免得对方趁乱偷袭。”被称为游鼠的人说。

  “这满地都是爆裂虫,应该寸步难行的,除非他能飞。”扶着他的蛮牛答道。

  细碎酥痒的感觉迅速爬上脚踝,简明庶第一反应将它打开,这东西落在地上,爆出一团不大的火云。

  趁着这一刹那的明光,他未佩戴夜视镜的左眼将一切看得清楚——对方的Creater将电杠碎片化作了一堆堆硬币大小的白色昆虫,正无头苍蝇一般满地乱爬,像洒满一地蠕动的白色的果壳。

  “在那边!”蛮牛看到了一阵火光,立即指引方向。

  原本乱而无序的爬行声音瞬间集结,透镜中,一个个小虫子呈现出一片密集的小黄点,朝自己脚下而来。

  他别无选择,迅速破开了身后的试管壁,极强的水压喷涌而出,约莫能把附近的白色昆虫淹个七七八八。

  试管中喷出的水流逐渐减弱下来,但地上淹着的水越涨越高,甚至快要越过膝盖。

  “管住脑洞!”游鼠的声音传来。

  “啊……是!”听起来,这个应当就是操纵水的,对方的Creater。

  看来是对方Creater恐水,不小心让地面的水越涨越高。那一声“是”,格外让简明庶有些耳熟。

  脚下的水,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势头,即将要漫过大腿。简明庶将小伍舒扬换了个方向,让他枕在肩头。

  与之同时,三四个纤长冰凉的东西掠过简明庶的脸颊。他回头,透镜中瞬间闪过一个巨大的红色阴影,惊起不小的水花。

  只听声音也知道,这只怪物体积不小。

  “脑洞!”游鼠再度警告。

  “啊……我有点控制不住……”

  “算了,蛮牛,梓茶的手下交给我,你去解救烙虎。”

  两道连续水声传来,蛮牛和游鼠兵分两路,破开水道而行。

  分。

  简明庶在心中令道,再迈步时,他周身的水自动让出道路,供他无声通过。不发热的物体在透镜中看不清楚,他只能一手揽着小伍舒扬,右手摸着试管壁,探索着前行。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一个。

  两个。

  宝蒙应当就在前面那个的对面——

  他抬手,却摸到了滑腻腻的硬壳,透镜中,硕大红色的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红影伸着长长的口钳和四对极长的前肢,看起来是个电梯大小的节肢动物。

  迎面一阵凉风,漆黑之中,他完全凭着下意识闪开身子,这东西在水中砸出了巨大的水花。

  “那边!蛮牛,他在动!”

  “明白!”蛮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恰巧在简明庶刚刚站着的方向。

  蛮牛破开水浪往前走,从身后的水花声听起来,这个人体格不小,搅动得水面翻腾不已,冰凉的水花甚至拍湿了他的脖颈。

  水已经漫至腰际。

  刚才跌入水中的巨大东西忽然起身,搅得水浪翻飞,简明庶借着这点响动掩盖行踪,立即摸到了对面的试管壁。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再向前一个——

  “天哪,真该死!那群虫子,被Creater变得巨大!它,他们在——”

  听起来是什么扯断的声音,伴随着一股甜腻腥气,简明庶身后不远处响起了嘎吱嘎吱的咀嚼声。

  不、不能联想。

  简明庶刚意识到自己要就势联想,立即束住了思想的缰绳。他也是个Creater,如果由着自己的脑海胡思乱想,说不定会发生比现在更可怕的事情,就像他在溺庐中经历过的一样。

  当务之急,应当是先救出宝蒙他们,免得水势真的漫过头顶,救出来也百搭。

  他的手刚刚触上宝蒙的试管壁,脸颊上却传来一阵毛绒绒的触感。

  就像是……头发,而且是从头顶上方垂落下来的头发。

  简明庶迅速抬头,透镜中果然出现了一个瘦削的身影,正稳稳地“站”在天花板上。

  “你挺机敏。”游鼠的声音在头顶正上方传来,“可你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的情况下,聪明反会被聪明误。”

  发丝的触感瞬间伸长,冰凉地滑进脖颈里,又瞬间收紧,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蛮牛,别理那群虫子了,来这边。”

  “我……我尽量。”对方听起来气喘吁吁,还夹杂几声压抑的痛楚声音。

  简明庶整个人被发丝抽紧,活生生提了起来。

  “你炸了灯——以为对自己会有好处么?”游鼠的声音不紧不慢,发丝充满威胁意味地紧了紧。

  “帮着梓茶做这种肮脏的实验,很开心,是吧。”

  简明庶咬着牙,窒息让他两眼发黑。听起来,对方完全误会了自己的身份,他想辩驳,喉咙中却被发丝压迫,连细碎的音节都发不出。

  另一束发丝探上他的脸颊,像挑衅,又像是探究。冰凉的触感柔和地探了探,忽然猛烈在他右臂上一抽。

  火辣的灼痛感袭来,简明庶咬了咬牙齿,这点痛楚反而给了他另一个思路。黑暗中,他摸到试管顶端的圆平台,快速将小伍舒扬放了上去。

  水势依旧汹涌,简明庶甚至有些感谢对方的Creater失控,逐渐高抬的水位浮力尚可,让他不至于即刻断气。

  “一声都不吭。还挺他妈有骨气。”

  简明庶感到整个人被提起的更高了一些,一双冰凉的手在黑暗中摸索上来,先是碰到了他的额头,又摸索着往上,触到了两只柔软温热的猫耳。

  对方似乎在确认,他是不是异能者。

  他正等此刻。

  简明庶扳着对方的胳膊,像引体向上那般略微抬了抬身子,一柄冰凉的匕首瞬间倒插入对方的胸腔。

  “你——!”

  “游鼠?!怎么了?”蛮牛问。

  被称为“游鼠”的人根本无暇回答。那人的头发像受惊的蛇,迅速松开他的脖颈,掠过脸颊,收了回去。简明庶依旧揪住对方的胳膊,低声问:

  “现在,是谁聪明反被聪明误?”

  游鼠沉下声音:“你看得见?”

  漆黑之中,简明庶冷笑了一声:“看不见的,只有你。”

  他右手再度捞出一柄利刃,抵上对方脖颈,威胁道:“让你那边的Creater停手。”

  “游鼠,我……我好像完全控制不住了!”

  话头还没落地,顿时大水漫溢,大有直冲天花板的意思,沿着水面大大小小的昆虫滚来滚去,仰倒着抖着小腿,触到任何能攀爬的东西就顺着攀爬。简明庶的胳膊上瞬间爬满甲虫,这触感让人头皮发麻。

  现在,估计再也不是适合隐藏的时候了。

  再不搞定对方管不住脑洞的Creater,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得玩完。

  他松开游鼠,甩开胳膊上的恶心虫子,整个人坠入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