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明庶在水中迅速调整了身子,流畅地胡旋着身子,试着压抑暴涨的水位线。而他压下来没多少,过会儿又会全部涨上去。

  ——这应该是对方的Creater也在作用,一正一反相互抵消,效用太慢。

  遏制不住,不如顺势。

  “管管你的脑洞!”隔着水面,游鼠的声音听起来远而古怪。他的身影沿着天花板往远处走去,接着传来一声巨大的闷响。

  水面上涨的势头瞬间减弱,趁着这个间隙,自简明庶开始卷起一阵狂风,四散扩开去。

  飞溅的水花和狂风吹得人睁不开眼睛,但水面在确确实实的下降。他将汹涌的水转而为风,呼啸着朝天花板上老旧的风道袭去。

  狂风呜咽远去,室内骚乱终于落定。

  简明庶落地,心脏却袭来一阵灼热痛感,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燃烧着他的心。

  他对自己的体能一向相当自信,即使是休息日,日常锻炼也没有断过。这种痛感,对他来说实在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这难道是黑猫说的,每个Creater的“积木”有限?

  他揪着心口的制服,蹙眉蹲在地上,头顶的老式电杠忽然全部点亮——这些电杠,明明已经被自己全部炸毁。

  刚刚操纵水的Creater听着像是被一击打晕,也就意味着,对方,绝不止一个Creater。

  要么是站在天花板上的游鼠、要么是和大虫撕扯的蛮牛。

  刺眼的灯芒扎得人满目白光,简明庶本能地闭眼躲避。眩光中,他慢慢睁开一条缝隙,整个视野模模糊糊,全是重影。

  他右眼上的单镜夜视仪被人蛮横扯掉,重重地摔在地上。

  重影对齐,他的目光终于适应了亮光,看清了对面人的脸。

  这人穿着黑色连帽衫,兜帽拉起,随手插着兜站着。他一头黑色中长发,眉眼细挑而修长,显得颇为凌厉。

  此人身后,一个全身黑衣之人伏倒在地上。简明庶推测,可能是刚刚失控,被击晕的对方的Creater。

  眼前之人信手拔出胸口扎着的利刃,啷丢在地上,轻蔑地抽了抽嘴角:“你是个Creater,我说的对么?”

  旁边人影一闪,有人反掰着简明庶的左臂,强制他伏下身子。他回头一看,按住他的人生的高大壮实,只是脸上身上伤痕累累,颊上全是糜烂翻出的伤口。

  简明庶扫到了他的来向,一只小卡车那么大的白色节肢昆虫仰翻着,口钳、四肢、翅膀,能拧下来的都被拧了下来,昆虫的一只腿,还正在孱弱地抽搐。

  这个按住他的人,应该是和大虫搏斗的蛮牛,那么眼前站着的,应该就是倒挂在天花板上的游鼠。

  游鼠蹲下身子,捡起带着心头血的利刃,刀尖轻轻抵着简明庶的下巴,迫使他抬头。

  简明庶散漫的发丝垂落下来,给精致的眼眸添了几分雅致,他抬起眼帘,秋水长天般的眸子直迎上对方的目光。

  二人目光相对。

  游鼠的眼中,极快速地逃过一丝讶异,不过这点异变,很快压了下去,又恢复了冷若冰霜的眼神。

  “长得很漂亮。”

  他停了停,似乎觉得这句话在此情此景下不太合适,又干巴巴地补充道:“搞得我都不好意思,拿你来开刀。”

  “开你妈。我看你脑瓜想开花。”

  游鼠的动作一僵。

  宝蒙举着一截废弃水管,转折处正抵在他后脑勺上。

  一声闷响。宝蒙猝不及防,一水管砸了下去。

  游鼠被砸得显著一顿,温热的血溅在宝蒙的脸上。游鼠的肩颈上瞬间漫出粘腻的血,粘住他的黑色长发。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宝蒙没给他喘息的机会,她再度抬手,生锈的水管划得空中一声闷响,再次砸向游鼠的后脑。

  毫无声息。

  水管没有如同第一次那般,结结实实给对方来了个脑袋开花,而是软绵绵地拍在脑袋顶上,力道还不如棉花棒。

  宝蒙难以置信地摸了摸水管,水管忽然化作一条蜈蚣,惊得宝蒙立即丢开了这个吓人的玩意儿。

  “勇气给十分,智商给负分。”游鼠的目光依旧落在简明庶脸上,他甚至连看都没看宝蒙一眼。

  由于对方的脸庞凑得足够近,简明庶也隐约察觉——他是在强撑。强吃了第一下,又化解宝蒙的攻击之后,他明显脸色苍白了起来,就连嘴唇的色泽都急速收缩,留下干壑的唇纹。

  简明庶注意到,他的余光朝宝蒙瞟了瞟。

  [宝蒙——]

  [明白。]

  宝蒙冷不防朝着游鼠一个肘击,这一下直接让他整张脸痛楚地皱了皱。

  蛮牛一个迟疑,简明庶趁机一撞,挣脱开来,反手夺了游鼠手上的利刃。游鼠头上的兜帽滑落,露出两只齐根断掉的灰色//猫耳。

  伤口看起来非常陈旧。

  小尖刀在简明庶手中嗖嗖放大,迅速变黑、伸长变形,成为一杆挂着榴弹发射器的M4卡//宾//枪。

  阴森的枪口当即抵上了游鼠的眉心。

  他动都没动一下,垂着眼帘,面色漠然。

  为什么他毫不抵抗?简明庶想不明白。明明刚刚他还手段狠辣,怎么一转眼,倒像是认了命。

  蛮牛当下反应过来,正要动作,简明庶立即冷言呵止。

  “都别动!”

  与此同时,简明庶随手化出一把米尼岗,直接丢给宝蒙。小姑娘如鱼得水,接住沉重的铁家伙简直喜笑颜开,立即上膛,瞄住了蛮牛。

  “你赢了,一枪解决我吧。”游鼠的眼神无所畏惧,他直接迎上M4冰凉的枪口,一脸泰然自若。

  “不要考验我的耐心。我对外人没耐心。”

  为表决心,简明庶利落上膛。

  咔哒一声,生与死之间,只隔着0.086秒的出膛时间。

  游鼠大笑起来,从普通的大小转为狂笑,又笑到癫狂。

  笑到最后,他被冷气呛到,猛烈地咳了几声,平静下来之后,他才抬头,瞪住简明庶。他的眼中布满血丝,是满目化不开的怨恨。

  “你以为我怕死么?我熬过了你们那么多次试验,我为了摸索基因融合,用自己做了那么多次尝试,每一次——每一次都是拿命在开玩笑,你认为我会怕死?”

  他在说什么。什么试验。简明庶显著皱了眉头。

  “来啊,杀了我啊。杀了我,你们就又少了一个Creater,你们又少了一个研究客体。”

  简明庶有些讪讪,刚想开口解释,对方却再次打断他:“杀了我!我也是我身体的主人,是骄傲的进化派!和你们,和你们这些为邦联服务的臭虫,都不一样——”

  他笑的疯癫又痴狂,猛烈地咳了几声之后,终于捂着心口,停了下来。

  这动作,和简明庶刚才心中抽搐的下意识反应,一模一样。

  “大哥,你大白天发什么癫呢?”宝蒙不耐烦地瞥了他一眼,“我们明叔叔啥都行,就是搞学问不太行,还研究……试管认得他,他都认不得试管。”

  “……我谢谢你。”

  游鼠没动。倒是他身后,一直伏倒在地上的人,指尖轻轻动了动。

  “你到底是谁的人?”游鼠盯住他漂亮的眼睛,不知是贪看,还是想从中搜寻些答案,“黑猫?”

  “我哪边都不是。只想尽快脱出这个世界。”简明庶坦诚道。

  游鼠的眼神微变。自打见面起,他的眼神一直凌厉且冰冷,所以这点细微的变化,算得上是对比显著。

  他的眸中,宛如暖阳漫射上冰山,寒意开始消融。

  他身后伏着的人,先是晃了晃脑袋,发出几声闷吭。而后慢悠悠地起身,揉着后脑。这人还没从迷糊中转醒,宝蒙一眼认出了她的死对头。

  “长乐?!”

  宝蒙的声音直接吓得他一抖,有一瞬间,他似乎在考虑现在装死来不来得及。

  “你们认识?”游鼠问。

  简明庶点了点头:“我们是一起的。”

  长乐看这幅剑拔弩张的情形,急急忙忙跑了过来。他的兜帽震落,露出两只橘色//猫耳朵。

  原来,游鼠带来的另一个Creater,居然是他。

  “明叔叔!你们这是在干嘛?是不是有误会?”

  简明庶问:“你怎么和他们在一起?”

  “他们是好人,救了我。”长乐说,“我出来,在一个不断变动的大迷宫里,里面都是各种各样的怪物和机关,后来我一路狂奔一路跑,遇上了他们才知道,那些大部分都是我自己吓自己,恐惧具象化什么的——然后,他们说教我控制恐惧,就这么结伴同行了。”

  简明庶的目光扫过游鼠。他自己是Creater,还带着长乐,不知安的什么心。

  “谢谢你搭救长乐。”简明庶冠冕堂皇地走走面子工程,“既然……是一场误会,那就到此为止,各人自扫门前雪吧。”

  他咔哒收回了M4。

  “等等,你这意思是,你要带走他?”游鼠的神色,难得地有一丝紧张。

  “是。”

  蛮牛有些冲动地迈出一步,游鼠拉住了他。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样吧,刚才误会比较深,我先示个好。”

  游鼠随意走至墙壁前,信步就登上了陡峭的墙壁,至天花板,依旧如履平地。他朝着某一个试管顶部走,那方向让简明庶瞬间捏紧了拳头。

  他瞥开长乐,立即冲了过去。

  “你以为我要做什么?”游鼠站在天花板上,无奈地抄着手,看了看简明庶。他的头发落在试管顶端,似乎蹭得对方有些痒,小小的毯子动了动。

  “这只是个小孩。”简明庶旁敲侧击提醒道。

  他有些后悔,刚才自己下意识反应冲了过来,是不是表现的过于直白,以至于让对方发现了一个弱点。

  “你很在乎这个小孩?”果然,游鼠冷冷反问了一句。

  简明庶动了动莹润的红唇,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他是觉得小不点很可爱,但对小伍舒扬额外的关照,原因却无迹可寻。

  只是看着那张脸,就想对他更好一点。

  游鼠没再说话。他的发丝伸长,他的头发像两只手一般,揽起了毯子中的小不点。

  简明庶的心脏迅速狂跳起来,他按上了试管壁,直接将试管壁熔出了一个大洞,真一吐着小水柱,顺水就游了出来。

  整个过程,简明庶无知无觉,全身心都系在他的下一个动作上。

  他做好了准备,如果游鼠抛开小伍舒扬,他一定奋力接住。

  如果他敢挟持小伍舒扬——

  简明庶捏紧了上了膛的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