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最强神王 > 第19章 寿宴起风云
  话说凌杰开着摩托车一路回到亚云饭店。

  现在周岚看到自己都想抽自己嘴巴,这种情况下肯定是没办法和苏紫烟同住一屋。只好回到亚云饭店住了。

  凌杰注意到,有一辆朗博基尼蝙蝠跑车一直跟着自己。

  临近亚云饭店门口的时候,周围车流很少,朗博基尼跑车一个加速,然后一个漂亮的一百八十度大飘逸,车头稳稳的对着摩托车头,拦住了去路。

  车上走下来的,是杨玥和胡静。

  杨玥走到凌杰身前,眼睛红润:“凌杰,你能告诉我他在哪吗?”

  凌杰自顾自的摸出一包芙蓉王,给自己点了一根,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

  “我爸问了以前我哥的战友,他们都说我哥叛国了。是真的吗?”杨玥说这话的时候,眼泪再忍不住往下掉。

  凌杰夹着烟蒂的中指和食指都在剧烈发抖。

  叛国?

  如果杨杰都叛国了,那么自己就是更大的叛国贼。

  杨杰跟随自己戎马十年,铁蹄踏平千山万河,为了头顶的一枚国徽,曾经流过泪,流过血。千次轮转,百折不挠。为国为民,生死可弃。

  为这盛世,我们血染青山,卧冰爬雪,马革裹尸。

  现在,你说我叛国?

  五万浴血壮歌的龙牙战士,都成了叛国贼?

  雪龙山上,龙牙被污,节气更改。

  我为主帅,罪同丘山,万死莫辞。

  万方有罪,止在我凌杰一人即可。

  杨杰何辜?

  五万龙牙战士何辜?

  凌杰情绪波动太过剧烈,烟头已经在烧手,他都浑然不知。

  “凌杰,我哥是不是叛徒?如果你知道,请你告诉我。”杨玥大叫一声。

  胡静都看不下去了:“凌杰,你如果知道什么,就请你告诉小玥。她这么多年来,一直孤苦伶仃一个人,很不容易的。”

  凌杰手被烧伤了,又复点起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是非黑白,人间自有公断;他人非议,不变木水之心。木水,是个好高哥。”

  说完,凌杰转身步行离开,连摩托车都不要了。

  她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少不经事,自己不可能把雪龙山那么大的内情告诉她。这样等于是害了她。

  走出很远,凌杰都听到身后杨玥那撕心裂肺的哭声。

  心如刀绞,千刀万剐。

  ……

  三天后,云顶99号别墅。

  今天是苏奶奶七十岁大寿,别墅里热闹极了。

  苏家所有的成员都来给老奶奶贺寿,很多在中海市外的业务人员也都回来了,甚至很多移居海外的苏家人也都不远万里赶了回来。

  另外还有苏家的合作伙伴,也都纷纷前来祝寿,场面浩大。

  别墅里里外外停满了清一色的豪车。

  百来万的车都算一般的,好点的车都是两三百万。

  苏紫烟开着白色迈腾来的,显得十分刺眼。

  苏紫烟和周岚站在车窗前,不耐烦的等待着凌杰。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凌杰把二手摩托车停在路边,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周围不少人都纷纷看了过来,冷嘲热讽。

  “苏家好歹也是大家族,居然有人开着摩托车来给苏奶奶贺寿,苏家的脸都被他丢光了。”

  “他就是苏紫烟的那个废物老公吧?真是搞不懂苏老太爷怎么回事,非要把苏紫烟这样的女神嫁给这个废物。”

  “……”

  听着无数苏家小辈的议论,苏紫烟的脸色都涨的通红,小声责备道:“你就不会打车来吗?非要开这破车出来丢人。”

  凌杰挠了挠头:“起晚了,我怕堵车。”

  看到凌杰的衣服上还打着两个醒目的补丁,周岚更是气得直跺脚:“凌杰,你这是存心要给我女儿丢人吗?都什么场合还穿打补丁的衣服来?我看你还是别进去了。给我滚。”

  苏紫烟也是一脸无语,拦下周岚,没好气的道:“我让你买礼物你买了没?”

  凌杰道:“买了。”

  苏紫烟不放心:“不会太丢人吧?”

  她不指望凌杰能送什么好的礼物,只要不丢人就行了。比如买个千把几千块的东西就可以。

  凌杰拍拍胸脯:“不会丢人。”

  “宴会要开始了,快进去吧。”苏紫烟跺了跺脚,转身走向别墅大门。她心里有点后悔叫凌杰来了……

  别墅的宴会厅里,大家都已经入座了。

  苏奶奶满面春风,穿着大红色的唐装,很喜庆。

  无数人纷纷送上他们的礼物。

  “中海市兰花药业集团董事长刘江,前来给苏奶奶祝寿。”一个中年男子缓缓走进大厅。

  跟在他边上的一个男秘书送上一个纯金打造的佛像,金灿灿的,亮瞎人的狗眼:“这是用五斤纯金打造的笑脸佛,预祝苏奶奶笑口常开。”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五斤黄金,市场价值就价值七十多万了,加上这精美的做工,差不多要花费接近百万。

  兰花药业是苏氏集团的战略合作伙伴,多年合作,苏奶奶的七十大寿,刘江自然是要来的。

  再说,现在苏氏集团已经和中海医科大学正式启动了草本研究项目,声势壮大,未来不可限量。刘江更要托着一点。

  苏奶奶挥手示意韩冬收下礼物,十分高兴:“刘总有心了,快快请入座。”

  少顷,又一个声音响起:“中海医科大学校长孙博,给苏奶奶祝寿。特送上清代青花瓷品一个。”

  一个清代的瓷瓶,少说也是百来万的价值。

  苏奶奶起身回礼:“孙校长太客气了,请入座。”

  接下来,林林总总有一些颇有身份的人物进门道贺,气氛越来越热烈。

  外人送完礼物,就轮到苏家内部人了,虽然大部分苏家小辈都不算富裕,但是准备的礼物都还算体面,苏奶奶看的很高兴。

  苏波送的是一对天地玉如意,寓意寿与天齐,也算是别出心裁。

  苏奶奶欢喜的点头,笑着冲苏梦茹道:“梦茹,听说你这一次准备的礼物很特别,拿出来给大家看看。”

  对这个孙女,苏奶奶十分疼爱。

  苏茹拿出一个名贵的红色盒子,在众人的注视下,苏梦茹从锦盒里拿出一块玉手镯。

  玉白色剔透,晶莹似雪,还带着一丝丝的凉气。

  精通古董的孙博忽然大吃一惊:“这是田玉籽之中的顶尖级羊脂玉啊。市场价格都在三万一克。这个手镯下来至少几百万的售价,而且还有市无价!真是大手笔啊。”

  苏梦茹微笑道:“孙校长识货,这的确是顶级的羊脂玉,我托一个朋友买来的。祝福奶奶福如东海。”

  苏奶奶十分高兴:“好,梦茹你有心了。”

  接下来,周围的人纷纷展现自己的礼物,都是名贵的稀世珍宝,少则几千上万,多则数十来万。

  到了苏晨,他意气风发的开口:“虽然稀世珍宝无数,但是要说最近市场上最火的藏品,还是出自古扬大师的雕塑作品。特别是古扬大师的木雕作品,更是一绝!”

  这话一出,全场的人都表现出浓浓的兴趣!

  孙博欣赏的望了俗尘一眼,道:“苏晨说的不错,古扬大师是三年前开始在藏品艺术界展露头角的,他出手的早期作品,几万块就可以买到,但是现在的市价都飙升到几百万了。最火的是古扬大师近期出手的‘独上西楼’,半年前在市场上拍出了九千万的售价!轰动整个中海市!”

  一个在世的艺术家的藏品,能够拍出这个价格,已经是奇迹了!

  虽然很多艺术藏品,拍出了更高的价格,但是那都是在艺术家过世后的很多年才有的价格!因为太稀缺了!

  艺术家再世,意味着可以再创作,稀缺程度就要大打折扣!价格也比较难推上去!

  像古扬大师这种在世的艺术家,作品拍出这样的天价,是个奇迹。

  得到孙博的夸赞,苏晨更是兴奋异常:“而在一个月前,古扬大师再次出手一幅作品‘旷世烟火’,还没进入拍卖场就有人竞相拿出两亿的天价!创下中海市医术界藏品的新纪录。只是最后古扬大师忽然不想拍卖了,这部藏品也就不了了之,甚是可惜。”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诶!

  场上的人也感到一阵遗憾。

  苏紫烟摸了摸脖子上的烟雨项链,欲言又止,刚刚听苏眉说到旷世烟火的时候,苏紫烟明显的双目放光。因为那是古扬大师用来形容女人和爱情的绝世佳作,是无数女子心中向往的巅峰艺术品。

  苏晨拿出一个锦盒,从里面掏出一个木雕,木雕上面雕刻的是一张帆船,美轮美奂,栩栩如生,更有一种直挂云帆济沧海的气势。

  “这是古扬大师早年的藏品,云帆。我用五百万售价购得。今天送给奶奶做寿,希望奶奶的事业犹如这帆船,扬帆出海,乘风破浪。”苏晨恭敬的把藏品送到苏奶奶手上。

  苏奶奶拿在手里端详了好一会儿,笑得合不拢嘴:“这份礼物我最满意,奶奶没白疼你。”

  得到奶奶的夸奖,苏晨更是飘飘然。到目前为止,他的礼物是最贵的,有一种力压全场的优越感。

  苏晨看了苏紫烟一眼,笑道:“烟妹,你这一次相助我苏家谈下了海工会的合作项目,可见你的能量非比寻常,外面不少人都在传你人脉广博,今非昔比。想来你这一次给苏奶奶准备的礼物也不在我的之下,拿出来给大家长长眼啊。”

  苏晨故意把苏紫烟抬得很高,就是料定苏紫烟送不出什么好礼物。一会儿苏紫烟送的礼物太过寒酸的话,难免就被人嘲笑和非议。

  这是在无形中损害苏紫烟的形象和名望。

  用心险恶,坏得很。

  其他人纷纷跟着起哄:“是啊,听说紫烟现在发达了,都能够代表苏家去谈合作了。送的礼物肯定也不会比苏晨差吧?”

  “那是肯定的了,紫烟现在的人脉可不得了,都说在外面有大佬撑腰呢。送的礼物岂会差?”

  苏紫烟捏着衣角,脸色通红。

  她如何不知道苏晨的用心,但是她这一次买的礼物的确太过寒酸,只是一串小叶紫檀的佛珠,加起来不过五万块。

  这五万块还是她忍痛割爱才下定决心买的。原本没打算出风头,只是差不多过得去就行了。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她如何拿得出手?

  就这个时候,凌杰忽然拿出一个锦盒,大声道:“我老婆这一次的确准备了厚礼给苏奶奶祝寿,由于这份礼物太过贵重,老婆放在身上不放心,一直由我保管。”

  大家纷纷好奇看去,只见凌杰手上的锦盒有破又旧,像是从垃圾桶里掏出来的。

  “凌杰,这礼物是你从垃圾堆里捡来的吗?”

  “就是,这么垃圾的礼物也敢拿出来送给苏奶奶?还说礼物太过贵重……你这是要笑死我了。”

  凌杰正要解释,忽然周岚一个巴掌抽了过来,抢过那个盒子扔在地上:“凌杰,你再多嘴就给我滚!”

  “妈,对不起,是我管教无方。这个垃圾礼物根本不是我女儿送的,是凌杰自作多情自己送的。”周岚马上起身道歉。

  苏奶奶脸上的笑容慢慢的收起,挥了挥手:“罢了罢了,家丑不外扬。紫烟这一次为我们家族立下大功了,心气傲慢一些,不送礼物也是没事的。我可以理解。”

  周岚正要催促苏紫烟把礼物拿出来,这时候苏奶奶已经站了起来,大声道:“既然我苏家的族人都在这里,那么我也趁机宣布一个消息——刚刚陈江带着三千万聘礼过来求娶紫烟,我已经同意了。紫烟,你今天就在这里和陈江订婚吧。从此过门陈家,余生享尽富贵荣耀,这也算是我奖赏你为我苏家立下的大功。”

  就这个时候,西装革履的陈江,从外面昂首阔步的走了进来:“多谢苏奶奶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