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最强神王 > 第20章 愿你如旷世烟火,百折而不挠
  苏奶奶的话没有任何商量的意思,更像一把冷冰冰的铁锤,不留任何余地的砸了出去。

  更讽刺的是,全场骤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恭喜紫烟姐姐,终于可以摆脱凌杰这个废物,嫁入豪门了。”

  “陈家是吴江区的首富,百亿资产。紫烟妹妹嫁给陈江,一辈子都要过上富太太的生活了,真是令人羡慕啊。”

  苏晨端了杯酒来到苏紫烟身边,抿了一口:“烟妹,恭喜你了。终于如愿以偿的嫁入了陈家。从此往后,你是豪门了。”

  苏紫烟呆呆的坐在原地,眼睛瞪得很大,身体也在哆嗦。

  周岚兴奋的拍了把苏紫烟的肩膀:“你还发什么呆啊,苏晨来敬你酒了,你还不快回敬一杯。”

  苏紫烟还是呆如木鸡,毫无反应。

  苏晨也不在意,冲一旁的凌杰道:“凌杰,你吃软饭的日子,到头了。但是现在你还没办离婚,仍旧是我苏家吃软饭的废婿,这杯酒,你代烟妹喝如何?”

  说完,苏晨到满一杯酒,端起来递给凌杰:“就算是你和烟妹的诀别酒了,也算是我苏家恩赐给你的诀别酒。”

  一个苏家小辈附和道:“这瓶酒可是拉菲呢,很名贵的。你这种穿衣服都打补丁的人,一年四季也很难喝到这么贵的酒。还不感谢苏晨的恩赐。”

  凌杰接过酒杯,没有喝,而是捏在手里,凝望着酒杯中的酒水。

  良久后,凌杰抬起头,望了眼首席位置的苏奶奶:“苏奶奶,我喜欢紫烟,我不想离婚。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以凌杰的手段和实力,其实完全不必如此低三下气。

  但是,凌杰不想让苏紫烟两头为难。

  我可以血染黄沙,荡平一国,马踏山河。

  我也可以为了妻子,放下身段,卑躬屈漆。

  苏紫烟这一刻猛然抬头看着这个男人,她感觉的到,凌杰似乎和之前变的不一样了。

  苏奶奶冷嘲道:“你也配提喜欢这两个字?你有什么资格喜欢我们苏紫烟?靠一张吃软饭的嘴吗?”

  凌杰认真道:“陈江能给的东西,我也能给,而且还给的更多。”

  苏奶奶冷冷道:“陈江刚刚拿了三千万聘礼过来,你给得起吗?陈家是吴江区第一豪门,能够让紫烟一生荣华富贵,你给得起吗?”

  凌杰凌然道:“给得起。”

  “啪!”

  不等苏奶奶开口,周岚直接一个巴掌抽在凌杰脸上,一脸厌恶道:“凌杰,你真是吹牛都不打草稿。你缠着我女儿三年给过我女儿一毛钱吗?这三年来害我女儿害的还不够吗?你还在外面找小三,现在你没资格说喜欢我女儿。”

  陈江这时候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上前来:“凌杰,你就是个穷diao丝。有什么资格和我争紫烟?我能给紫烟的生活,是你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存在。如果你不想继续在这里丢人现眼的话,就立马给我滚蛋。”

  面对所有人的冷嘲热讽,凌杰把原本想说的话忍了回去,嘴角慢慢的浮现出一丝笑容。

  酒杯高高举过头顶,然后松手。

  “哐啷!”

  酒杯,摔在地上,碎片飞扬,酒水撒落。

  “今日之后,我和苏家,如同这杯子,碎杯断义。苏奶奶,错过我,会是你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你伤害紫烟,可以通过请求而得到原谅,但是错过了我,求,也没用的。”凌杰转过头,凝望着苏紫烟,凌然的眼神之中,尽显铁血柔情:“紫烟,你曾经说过,你也曾希望遇到心中的那个白马王子,带着你清河放牧,马踏山河。现在我要告诉你,其实那个人一直就在你面前。愿你如旷世烟火,百折而不挠。”

  留下这句话,凌杰潇洒的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终于听到了那句让他期待已久的话。

  “奶奶,我不会嫁给陈江。”苏紫烟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股血气涌上头顶,直接说出了心中的答案。

  这话让全场人都惊呆了。

  能够嫁给陈江,这是多大的福气啊。

  多少苏家的女性晚辈都求之不得呢。

  苏紫烟居然拒绝了,这是有病啊?

  不等大家说话,门外忽然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李氏家族李默,李流苏受凌先生之邀前来祝寿。”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这声音一出,全场人顿时站了起来。

  李家是海工会主席团成员,比苏家要厉害太多了。平时苏奶奶想求见李默一面都千难万难,这一次居然主动来给苏奶奶祝寿?

  “柳莺恭迎李默,李流苏大家光临。”苏奶奶受宠若惊,快步上前迎接两个人入座。

  苏奶奶的本名叫做柳莺,遇到李默这样的大人物,直接称呼自己的小名,显示出对李默的极度尊重。

  李默拿出一个信封,递给苏奶奶:“苏奶奶不必客气,我是受凌先生之邀前来祝寿的。这是一千万现金的钻石卡,祝苏奶奶寿比南山。”

  嘶!

  直接送一千万现金祝寿!

  这是何等的阔气啊?

  全场的人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苏奶奶更是觉得神气,想着大概是李家也是因为看中苏家启动了草本研究项目,这才有意结交。看来苏家的发展,要爆棚了。

  李流苏入座后左顾右盼,发现凌杰不在,不由得失望的摇头。无聊的时候目光看到地上的一个锦盒,忽然眼前一亮,连忙捡了起来。

  苏晨马上道:“流苏姑娘,这是凌杰那个废物送的垃圾,你还是扔了吧,免得脏了你的手。”

  苏奶奶也不以为然道:“诶,家门不幸啊,我苏家当初瞎了眼,招纳凌杰这个人渣上门女婿,我过大寿,他居然送一个垃圾过来羞辱我。”

  李流苏却没有理会他们,而是小心翼翼的擦去上面的一层蜡。

  蜡层去除,锦盒变得很新,是由名贵的金丝楠木制作的,上面还有很精细的雕刻。

  李流苏拿出放大镜仔细对照,最后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凌杰送的?”

  苏奶奶道:“一个垃圾罢了。”

  李流苏笑了:“这也是垃圾的话,那么世界上就没有值钱的东西了。”

  苏奶奶微微吃惊:“你什么意思?”

  “你们看。”李流苏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手托起锦盒,然后缓缓打开。

  锦盒内,置放着一块黄花梨红木的雕刻。

  木雕上栩栩如生的展现出一座碉楼,碉楼之下还有无数的人流,江河。在区区巴掌大小的地方,以顶级的微雕技术,展现出一副江河人海画卷。

  巴掌木雕,咫尺天涯,三寸人间!

  碉楼顶上,一人独立,望尽天涯路!

  全场,鸦雀无声!

  好一会儿,李流苏才开口:“独上西楼,望尽天涯路。也只有古扬大师才能够把这句话的精髓和气势,在区区一个雕塑上展现的淋漓尽致。这是古扬大师最后出手的独上西楼!半年前拍出了九千万的天价,多少顶级富豪都求购不得啊!我父亲在古玩界放出话,愿意花费两亿购买这独上西楼。却一直求购不得。”

  静!

  死静!

  李流苏是古玩界的顶级大亨,说的话自然不会错。而且这碉楼上面显示出来的意境,足以震撼人心,哪怕是最普通的人,也能够一眼看出来这碉楼是一项史诗级的作品。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种感觉,犹如一个人第一次看到长城,第一次看到紫禁城,看到苏州园林……

  绝不可能是仿品。

  李默出价两个亿,还求购不得?

  这……就是凌杰送的礼物?

  苏晨口干舌燥,天旋地转:“流苏姑娘,你是不是搞错了?凌杰不过是我苏家的一个废婿啊,平时靠烟妹每个月施舍两千块钱过日子,怎么可能出手这种礼物呢?”

  李默早已对这碉楼爱不释手:“如果你们觉得是假的,我现在就可以出价两个亿买走它。”

  轰隆!

  苏晨和更是如鲠在喉,震惊的无以复加

  苏奶奶想让苏晨去把礼物收起来,但是又不好意思。

  这时候,门外再次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胡氏家族胡耀辉受凌先生之邀前来祝寿,特送上羊脂玉珊瑚一座。”

  两个保镖抬着一个尺许高的羊脂玉珊瑚走了进来。

  方才苏梦茹送上一个羊脂玉的手镯就已经号称价值几百万了,而这个完全由羊脂玉打造出来的珊瑚……比手镯不知道大了多少倍,那得多少钱啊?

  大家想都不敢想了。

  苏奶奶再次起身相迎:“柳莺,恭迎胡耀辉大驾光临,快快请入座。”

  胡耀辉入座后压根就直接把热情的苏奶奶晾在一边,倒是和李默寒暄了几句,随后道:“我是受凌先生之邀前来祝贺的。也不知道哪位是凌先生?”

  李默尴尬摇头:“我也不知道。”

  胡耀辉一脸无语。

  这时候,苏家的人也终于注意到了他们说的凌先生。

  谁是凌先生啊?

  少倾,门外再次传来声音。

  “韩氏集团韩天豪受凌先生之邀前来祝寿。特送上现金一千万。”

  韩天豪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不等苏奶奶起身迎接,直接坐在了胡耀辉李默身边:“胡兄,李兄,请问凌先生是哪位?”

  两人摇头,表示不知道。

  这时候全场的人都懵比了。

  刚开始大家以为他们是因为苏奶奶才来的,原来不是……人家是受凌先生之邀才来的。

  “海工会副会长齐衡受凌先生之邀前来祝贺,特送上现金三千万。”

  齐衡脸色不太高兴的走了进来,直接忽略了苏奶奶,直接问韩天豪:“天豪,凌先生是哪位?”

  韩天豪摇头。

  全场苏家人,噤若寒蝉。

  连海工会的副会长都驾临了?

  这样的规格……苏家上下想都不敢想了。每个人都清晰的知道,人家会来……根本不是因为苏家,而是因为凌先生。

  可……谁是凌先生?

  “海工会会长马腾受凌先生之邀前来祝贺,特送上现金一个亿。”

  这个声音出现的时候,全场的人再次站起。

  同时对着大门口的方向拱手弯腰。

  只见马腾带着江若离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苏奶奶口干舌燥,双腿都在哆嗦,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这可是整个中海市最有权势的存在啊,居然也为了凌先生而来。

  马腾冲苏奶奶拱手道:“苏奶奶,我马腾来给你祝寿了,愿你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多……多谢马会长!请,请坐。”苏奶奶没有了之前的春风得意,更多的是如履薄冰。这里的任何一个大佬都可以轻易捏死苏家。

  齐衡道:“马会长,你之前打电话给我们,让我们过来祝寿。可我们来了,却没看到凌先生啊。”

  马腾扫视一周,随后笑道:“凌先生可能不太喜欢热闹,已经走了。不过凌先生有一样东西让我交给苏紫烟。”

  说着,马腾拿出一个锦盒,恭恭敬敬的放在苏紫烟身前的桌面上。

  苏紫烟整个人都蒙了,没有去打开锦盒。

  “女儿你发什么呆啊。快打开看看。”周岚迫不及待的打开礼物,然后整个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定住了。

  苏晨好奇的凑过去看了一眼。

  然后,他的脸色就凝滞了,变得惊恐,不可思议,最后整个人“啪嗒”一声坐在椅子上。

  全场的人都宁静下来。

  “什么礼物这么大惊小怪的?”李流苏凑过去看了一眼,然后整个人也惊呆了,瞳孔放大。

  周围的人更吃惊了!

  李默好奇的问了一句:“流苏,什么东西啊?一惊一乍的。”

  李流苏喃喃道:“这……这是你出价十个亿一直求购不得的传奇——古扬大师的未拍卖的巅峰藏品《旷世烟火》!”

  半年前独上高楼拍出九千万价格的时候,旷世烟火就拍出了两个亿的天价,只是最后古扬大师不想卖,收了回去。

  如果说独上高楼是艺术品的话,那么旷世烟火就是传奇。

  苏紫烟好奇的凑过去看,然后浑身震颤,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刚刚凌杰说的那句话:

  愿你如旷世烟火,百折而不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