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最强神王 > 第24章 我还你自由之身
  冷淡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讽刺和蔑视。

  “说张启林是畜生?这人疯了吧?”

  “见过找死,但是没见过这样找死的。张启林可和一般的大佬不同,他的手上可是沾染过鲜血的。”

  “这特麽谁啊?你怎么不去死啊。”

  “……”

  无理会众人的嘲讽,凌杰一步步来到陆紫歌身边,伸手握住她那削瘦的肩膀。“你这个废物,别碰歌姐。”胖姐用力的拉开凌杰的手,但是凌杰的手像铁钳一般,怎么搬都搬不动。

  躺在地上吐血的陈强,看到这一幕也吃力的叫道:“小子,你就是一个跟班小弟,歌姐的肩膀也是你能碰的?”

  陆紫歌也被凌杰这个突兀的举动给吓了一跳:“凌杰,你要做什么?”

  凌杰振振有词:“你送我水果手机,我还你自由之身。”

  言罢,凌杰松开手,拿起摆在苏奶奶和张启林桌面上的两份合同,当众撕成粉碎,凌空抛起。

  “哗啦。”

  纸屑翻飞,如秋风扫过的落叶,纷纷飘落。

  张启林顿时暴跳如雷:“你特麽的谁啊?好大的狗胆!”

  “一纸协议是废纸,我开金口你必从。”凌杰负手而立,感叹呼吸:“你既然很喜欢用拳头来解决问题,那么我就和你打一场。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和我赌。”

  张启林怒不可遏:“你一个市井小民,有什么资本和我赌?”

  苏晨这时候大笑道:“张总,他就是一个被我们苏家抛弃的废婿。之前在我们苏家吃软饭的,说到底也就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张总直接把他当一条狗扔出去就是了,不必在意。”

  苏奶奶也一脸蔑视的看着凌杰:“凌杰,你之前在我苏家做跳梁小丑也就罢了,现在居然恬不知耻的跑到张总的府上来丢人现眼。你的脸皮怎么就这么厚呢?另外我要警告你,和紫烟离婚后给我消失,不要再出现在我苏家的视线里。”

  张启林听了这话,顿时笑了:“原来是一个吃软饭的废婿啊,估计是被人踩在地上太久,精神出问题了吧。”

  其他人也纷纷冷笑:“一个苏家废婿,身上的行头不过两百块,我们启林哥随便吹口气都可以吹死你。你还妄想和启林哥赌?简直不自量力。”

  “就是,你连给启林哥提鞋都不配,还妄想和启林哥打赌?真是笑死人了。”

  “……”

  全场嘲笑不断。

  凌杰神情淡漠,一字一句道:“我若赢,你还陆紫歌自由之身。我若输,这颗项上人头,尽可取去。”

  声音不大,决绝如铁。

  张启林微微动容:“玩真的?”

  凌杰道:“我说的话,绝不反悔。”

  张启林笑着点头:“我真的看你很不爽,我已经得到了陆紫歌的三年代言加六千万现金,现在还能够多收下你一颗人头,也好,我就当是看一场小丑戏了。萧忆情,灭了他!”

  说完,张启林重新点起一根雪茄,深深吸了一口:“苏奶奶,他是你苏家的废婿,在这里有个三长两短,你不介意吧?”

  苏奶奶也是久经江湖的老人了,七十年下来什么场面没见过?当下淡然道:“一点都不介意。他赖着我们紫烟,死活不肯离婚,耽误我们紫烟和凌先生的好事,我已经烦透他了。如果真出了个三长两短,也是一件好事。”

  张启林笑盈盈道:“那我就放心了。只是接下来的场面会比较血腥。苏奶奶是个体面人,我想还是不要看的好。回头我让人把合同送到你办公室如何?”

  苏奶奶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自己是体面人,这种黑暗方面的事情,最好不要和自己牵连太多,万一后面传出一点什么不好的新闻,对自己的声名也有影响。

  “好,那我就先回去了。静候佳音。”苏奶奶带着苏晨离开。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不由得回头看了凌杰一眼。

  “诶,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凌杰,你不该死缠着紫烟不放的。紫烟未来是要嫁给凌先生这种人杰,成为凤凰一般的存在。你配不上她的。”

  留下一句话,苏奶奶转身走了,苏晨则是有些惊颤,紧跟着苏奶奶走了。他年纪不大,尚未见过真正的腥风血雨,眼看着凌杰要被萧忆情送下黄泉,心中惊慌失措,连忙加快脚步离开。

  苏奶奶一走,现场的气氛更加热烈了。

  萧忆情在万众欢呼声中,再次登上了擂台。

  凌杰要上场的时候,陆紫歌忽然拉住他的手:“凌杰,算了。张启林是刀口上舔血的人,他真的会要了你的命。”

  陈强这时候冷哼道:“凌杰,你就是个吃软饭的垃圾,本来都没资格来这种场合,我已经给歌姐丢人了,你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

  “无妨,不要担心我。”凌杰看都没看陈强,甩开陆紫歌的纤纤玉手,一步步登上擂台。

  擂台之上,无风自起。

  萧忆情傲然道:“刚刚一个垃圾来送钱,你倒好,居然要来送人头。那么我就收下了。”

  凌杰负手而立,漠然道:“话别说的太满。”

  萧忆情嘲弄道:“我六岁开始学武,十三岁开始混江湖,十五岁开始打黑拳。至今经历大小拳赛一百零八场,胜率百分之九十五,是中海市地下拳坛的银牌拳手,再赢一轮拳赛,我就是金牌拳手。金牌两个字的分量,价值千金。岂是你这种废婿能够想象的?”

  凌杰忽然笑了:“就这点经历也敢拿出来显摆?”

  你这是来搞笑的吗?

  凌杰十五岁从军,十八岁就带着铁蹄横渡国境,踏平一域,一战封将。二十岁已经率领数万铁蹄,踏平一国。

  凌杰的手已经染了不知道多少鲜血。他的铁蹄,不知道踏过多少山川四海。

  跟我,显摆你的履历?

  “你居然敢侮辱一个未来的金牌拳手?找死!”萧忆情大怒,三步并两步冲锋到凌杰身前,一个熟悉的大扫腿猛然横扫而出。

  这一腿的威力如猛狼扑食,比刚刚击飞陈强那一腿还要可怕。

  “凌杰这废物要死了。”

  “一个弱不禁风的垃圾,岂能挡得住如此凶猛的一腿?”

  “诶,装比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人也就出个风头然后把人头送上去了。”

  大家纷纷叹息。

  包括萧忆情自己也发出悲天悯人的叹息声,仿佛看到了凌杰的下场比陈强还要惨烈。

  就这时——

  “啪!”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

  萧忆情莫名其妙就被抽飞了出去,脸上留下五个通红的指印。

  这,怎么可能?

  我压根就没看到凌杰出手啊?

  他分明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啊。

  萧忆情一脸不置信,再次冲锋上去,来了一个更快的大扫腿。他坚信这个出手的速度,凌杰根本来不及反应。

  结果——

  “啪!”

  又一个清脆的巴掌,把萧忆情抽飞出去。

  萧忆情满脸震惊,看凌杰的眼神都发生了变化,如果说刚刚那一次可以理解为意外的话,那么连续两次发生这样诡异的事情,那就绝对不是运气了。

  这个青年,到底是何方来历?

  萧忆情接下来又做了好几次尝试,把自己的压箱底的几套手段都使出来。但是结果都是莫名其妙的被一个巴掌拍飞。

  脸都打肿了。

  萧忆情站在原地不敢动了,看凌杰就如同看一个鬼神。

  他自问自己在中海市的地下拳坛已经是翘楚了,见过的金牌拳手也有一些。但是面对金牌拳手的时候,也没有感到像此刻这般的强大威压。

  凌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负着的双手都未曾动过。自己每每靠近他两米内,就会被一个巴掌抽飞。

  萧忆情心中写满了惊恐,不敢再出手了。

  “哦?怎么不打了?”凌杰冷冷道:“既然这样,那我要出手了。”

  说完,凌杰迈开脚步,一步步朝萧忆情靠近。

  嘭!

  嘭嘭!

  走的很慢,但是每走一步,地面上就会发出一声震动,仿佛一个巨人的心脏在有节律的跳动。

  山崩树必塌,风来水自流。

  那走过来的,仿佛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支铁血军团。

  我曾在血海之中漫步,也曾在尸山之中驰骋。

  铁马横钩,金戈纵舞。

  这哪里是人啊?分明是一支马踏江山的军团啊。

  萧忆情双目圆瞪,双腿发软,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头颅低垂,连直视凌杰的勇气都没有:“我,我输了!你,到底是谁?”

  凌杰缓缓抬起右手,按在萧忆情的脑袋上,猛的往下一拍:“孤山花月,江水滔滔,你还不配问我的名字。”

  嘭!

  擂台震动,密室摇晃。

  萧忆情的身体被按入擂台之下。

  大理石砌成的擂台,硬生生被按出一个人的印子来。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鲜血顺着印子飞溅,倾洒一地。

  唰!

  全场观众,同时站起。

  鸦雀无声!

  他们何曾见过如此可怕的手段?

  要知道,这擂台可是用大理石堆砌而成的啊!

  就算你用榔头铁锤,也要砸上大半个小时才能够砸出一个人的印子来吧?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www.x81zw.com/

  而此人,只需要轻手一按,就可将一个大活人硬生生的按到大理石下。

  何等可怖的手段?

  就算是地下拳坛的金牌拳手,也远没有这个能力吧?

  张启林见过太多地下拳坛的高手了,一个金牌拳手就可以让他无法翻身。更何况是一个远胜过金牌拳手的可怕存在?

  张启林如同哈巴狗一般跑到凌杰身边,抱拳作揖,深深弯腰道:“之前是启林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先生恕罪。先生您大人大量,还请不要和我计较……啊!”

  张启林话还没说完,被一巴掌抽飞砸在地上。

  “谁给你自信,让你觉得有资格站着和我说话?”凌杰冷漠道。

  啪嗒!

  张启林直接跪在地上,大汗淋漓:“凌杰先生,对不起!”

  凌杰负着双手,叹了口气:“我说了,大家都是人,你为何偏偏要做畜生呢?正常解约不好吗?”

  “好,很好!”张启林笑的比哭还难看。马上让人现在场签订解约合同,另外还送上一张一千万的支票,恭恭敬敬的送到凌杰身前:“这一千万,是启林孝敬先生的一点心意,还请先生笑纳。”

  “你还不配送我礼物。”凌杰丢下一句话,径直走向大门口。

  “恭送先生!”张启林看凌杰没有要继续为难自己的意思,顿时如临大赦。

  “记住,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我不想有除了这里之外的任何人知道。否则,你的脑袋也就不必挂在脖子上了。”凌杰人已经走了,但是留下来的这句话,却让人感到无尽的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