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最强神王 > 第69章 凌先生,唐家需要你
  唐蜀昊的话,让客厅里的很多人都纷纷看了过来。

  每个人看凌杰的眼神都充满了厌恶。1

  一度让唐蜀清十分尴尬:“昊哥。这人叫做凌杰,是个武道高手。而且之前爷爷也认识的,默许他来给爷爷看病。而且,爷爷特别嘱咐我要把他带过来。”

  唐蜀清没办法,只好把唐老之前的话说了出来。

  唐蜀昊听了这话,看凌杰的眼神果然发生了些许变化:“你认识我爷爷?”

  凌杰道:“见过一次。”

  唐蜀昊道:“那你在这里等着,我现在去给爷爷禀报。”

  说完唐蜀昊小心翼翼的进入客厅,伏在床榻前,和床榻上的唐老沟通了几句。重新折返到大门口,冲凌杰道:“你就是凌杰?”

  凌杰点点头。

  唐蜀昊态度缓和了不少:“那进来吧。”

  唐蜀清松了口气,带着凌杰进入客厅。

  凌杰望了眼四周。

  这不是卧房,而是议事厅。

  应该是唐家平时举办家族会议,商谈重要事情的地方。

  唐老平时应该住在卧房,此刻转移到这个地方,还聚集全族重要人在厅外守候,那就基本上是准备要交代后事了。

  门外站着的那些黑衣人,应该都是唐家的重要人物。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大家族啊。

  和苏家相比,有天壤之别。

  眼利的凌杰看到,跪在唐老卧榻旁边的一共有五个人。

  两个中年男男子,约莫四五十岁,每个人身上都有着完全可以抗衡韩天豪李默这种级别的气势,甚至相比马腾,都不逞多让了。

  另外三个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两男一女。

  五个人,全部穿着黑色的西装,胸口别着一朵大红花。

  越过五人,来到床榻边上。

  唐蜀清直接扑在床前,眼泪簌簌而下:“爷爷,我按照你的吩咐。把凌先生带来了。”

  唐蜀清强忍着不哭出声来,只是忍不住眼泪往下流。

  大家族的女儿,识大体。

  唐老现在还没死,如果大家一片哭声,这成何体统?让唐老心中何等难受?

  “凌杰小子,你说话最好要谨慎。没有绝对的把握,请不要乱给我爷爷开药方。我爷爷经不起任何的折腾了。”唐蜀昊冷冷的提醒,然后跪伏在地上。

  “凌先生,我们又见面了。”唐老平躺着,吃力的想要坐起身,但是挣扎了好几次都没办法起身。

  凌杰连忙上前,坐在床头:“唐老,多日不见,您的气色更差了。”

  唐老的眼中,并没有对死亡的恐惧,也没有对这个世界的留恋,有的,是无穷无尽的平静。

  凌杰历经沙场,见过无数的生死。

  但是想唐老这样,能够完全平静去面对死亡的,却很少。

  我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也只有心百炼成钢的人,才能够平静的面对生死。

  唐老吃力的挤出一丝笑容:“我自知不久于人世,也不指望先生能够治好我的病。在弥留之际,只是想见见先生。”

  凌杰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唐老,你别这么说。我还等着和你一起晨练,一起打拳呢。你不要放弃希望。”

  唐老苦笑,声音越发的低沉沙哑:“唐川百,唐川河。”

  两个跪在地上的男子,同时抱拳道:“父亲,有何吩咐?”

  凌杰听到这两个名字,微微动容。

  唐家第二辈,字辈是川。

  唐川百和唐川河是唐家第二代最出色的两个人,两人共同掌控现今唐氏家族绝大部分的产业和大权。是真正的顶级人物。哪怕马腾这样的顶级大佬,也只能够和这两位大佬平起平坐。

  唐老道:“你们出去。”

  两个人没说什么,起身离开。

  唐老又喊了三个年轻人的名字,让他们出去。

  最后,唐老道:“唐蜀昊,你也出去。另外把唐川水喊进来。”

  “是,爷爷。”

  很快,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爸,你叫我。”唐川水声音慵懒,十分动容,刚刚说出这个爸字,泪水就夺眶而出。

  唐川水虽然是唐川百和唐川河的亲弟弟,但是这个人不学无术,从小到大四处撩妹,毫无建树,是个多情种子。没少给家族惹麻烦。

  一直以来,也被家族所瞧不起。

  但是此人闲云野鹤,与世无争,半生过得十分潇洒畅快。平时很受唐老喜欢。

  同时,他也是唐蜀清的亲生父亲。

  到现在唐蜀清都不知道自己的妈是谁……因为唐川水的女人实在太多了。

  “蜀清,去把门关上。”唐老下命令。

  唐蜀清泪眼婆娑的关上大门。

  房间里顿时阴暗了不少,紧靠着数百根蜡烛照亮。

  “爸,你有什么嘱托,现在说出来吧。我唐川水虽然是个废物,但是爸的嘱托,我一定誓死完成。”唐川水很聪明。知道此刻,才是唐老下遗嘱的最后时刻。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81zw.com/

  唐老凝望着凌杰,深深道:“凌先生,我和苏老爷子曾经一起从军参战,是生死战友。苏老爷子的死,我很遗憾。也很内疚。每逢六月初六,我都会去苏老爷子的坟前祭拜,今年的六月初六,我也去了。”

  说着,唐老的气息越发微弱:“从三年前的六月初六开始,我就知道,我也一定会死的。本以为凭借我的能力,可以支撑个十年八载,但是没想到,才三年,我也要奔赴黄泉了。”

  凌杰静静的听着。

  唐老鼓足最后的力气,一字一句的说:“十九年前,苏老爷子领养了一个养子,赐名凌枭。十三年前,凌枭和杨杰一起从军。十年前,凌枭封将,八年前,凌枭封王,赐名枭王,为将星之王。七年前,凌枭挂帅龙牙,南征北战,铁蹄纵横,威名震四海,杀伐慑八方。成就大国无上荣耀。”

  “然而在三年前,中海市境外的雪龙山,遭遇雪龙山之败。五万龙牙精锐全军覆没,全数叛国,成了大国口诛笔伐的国贼。杨杰身死凌枭灭,只剩军魂守国门。”

  唐老的话声声入耳。

  凌杰的泪水却簌簌而下。

  唐老继续道:“苏老爷子也因此受到牵连,含冤而死。此前和凌枭有过一切联系的家族和世家豪门,尽数伏诛消亡。我唐家,因为和苏老爷子走得太近,也遭到了打压。我的伤势,并非意外,而是有人有意为之。”

  凌杰泪眼朦胧。

  别人或许不知道唐老在说什么。

  但是凌杰知道的清清楚楚,而且还是整个事情的亲历者。

  因为,凌杰……就是凌枭啊。

  “凌先生上次一眼看出我的创伤,想来先生是知道我因何而受伤吧?”唐老道。

  凌杰道:“内劲,传说中的内劲。”

  唐老忽然咳嗽两声,艰难道:“没错。我就是被内劲强者所伤。在这之前,我从不相信世界上有内劲强者。直到事情发生在我自己身上。”

  劲,是一种力量。

  普通人的力量不能够称之为劲。

  凌杰能够凭借一掌之力,把人拍进大理石内,这就是外劲。是极高的力量。

  一个普通人,把自己的肉体淬炼到极致的状态下,就可以爆发出外劲。

  比如当年的李小龙,可以凭借左右手的两根食指连续做两百个俯卧撑,一秒钟可以踢腿六次。这都是肉体接近极限的表现。

  普通人如果用两根手指头去做俯卧撑的话,指骨会瞬间被压断。

  但是李小龙可以。

  人的精神力量是无穷的,人的肉体潜力也非常大。

  但是内劲,是一种超越肉体极限的状态。

  可以隔空碎石,足踏波面。

  普通人的眼界里,这是不可能存在的。

  但事实上,它存在。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原子裂变,一种物质可以变成另外一种物质。物质和物质的不同,只是原子核内质子数量的不同罢了,只要技术手段可以达到,任何物质都可以都变成其他物质。

  而根据质能方程,一个物质可以爆发出的最大能量,等于质量乘以光速的平方。

  一个人如果完全转变成能量,那么可以释放出的能量等于一个人的体重乘以光速的平方。这足以让一个大国夷为平地了。

  人的潜能,何其之大?

  限制人们想象的,是科学的边界罢了。

  放眼世界,又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

  唐老苦笑道:“要治好我的伤势,也只有这个级别的强者才可以做到。凌先生说我的伤势未必不能治好,所以我想,凌先生可能见过这种级别的强者。”

  凌杰没有隐瞒:“是。”

  唐老道:“凌先生大才,只可惜老朽的身体撑不住了。眼下,我有一个请求,还请凌先生答应。”

  凌杰道:“唐老你说。”

  唐老道:“我唐家是中海五大家族之一,掌控着中海市所有的运输。码头,船只,航运,铁路公路等等都在我唐家的掌控之下。而我唐家之所以能够掌控这一切,是因为我的余威。如果我倒下了,另外四大家族分分钟会瓜分了我唐家的产业。光靠唐川百和唐川河是守不住的。”

  “我想请凌先生执掌我唐家的唐印。”唐老一脸诚恳,说出了最后的请求。

  唐印,就是唐家的公印。

  有了唐印,可以决策唐家一切大小事务。

  执掌唐印者,就是唐家的实际掌权者。

  凌杰连忙起身道:“唐老,万万不可。我只是个外人,只有一面之缘。如此重要的事情,我凌杰不能答应。”

  “扶我起来。”

  唐老冲唐蜀清和唐川水说。

  两个人连忙搀扶唐老起身。

  然后,唐老用尽了最后的力气跄踉站起身,在两个人的搀扶下,直接跪在凌杰面前:“眼下,只有凌先生能够庇护我唐家,还请先生答应老朽。否则,老朽死不瞑目。”

  凌杰浑身大震,抱拳弯腰:“唐老,你这又是何苦呢?这是你的家事,我万万不能干涉。”

  唐老从身上拿出一个锦盒,吃力的捧起来,奉在凌杰身前:“凌先生,唐家,需要你。而你,也需要唐家。”

  “唐老,你这样让我很难做。未来,我凌杰必定庇佑你唐家,但是这唐印,我不能要。”凌杰果断拒绝。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www.x81zw.com https://m.x81zw.com

  呼呼!

  唐老喘息很重,气若游丝。

  他鼓足最后一口气,哑声道:“我和苏老爷子,就如同凌枭和杨杰,生死与共,亲如兄弟。凌枭是苏老爷子的养子,也就如同是我的养子。先生您还要拒绝吗?”

  “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一切。请你带着苏家的冤屈,带着唐家的冤屈,再次站在九天之巅,为我两家血洗冤屈。先生,请您收下。”

  唐老说完最后一句话,身体陡然一阵僵硬,手中的锦盒骤然掉落在地上。

  断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