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最强神王 > 第83章 从今往后,我就是你哥
  凌杰站在风雨中,凝望两棵桂花树。

  “凌杰哥哥,你怎么哭了?”杨玥拿出餐巾纸,要为凌杰擦拭泪水。

  凌杰连忙转身:“我没哭,是雨水流进了眼睛。”

  “哦。”

  杨玥也没多问,暗暗收起餐巾纸。好一会儿才道:“雨越来越大了,我们进去吧。”

  来到客厅,杨玥给凌杰倒了一杯热茶,拿出干毛巾给凌杰擦拭身上的水珠:“爸出去拾荒了,妈去做小工。要晚上才回来。”

  凌杰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点燃一根,深深吸了一口,情绪这才平静下来:“阿姨去做什么小工?”

  杨玥道:“我妈手笨,也就做一些苦力活儿。之前在附近的一家小鞋厂做工人。后来鞋厂倒闭了,附近有一个工地招人,我妈就去了。”

  “工地?”凌杰皱了皱眉。

  “恩,就是给人做房子。一个开发商在附近新建小区。按天计算,一天两百块。不过很累。”杨玥说到后面,声音有点沙哑。

  一个五旬妇女去工地上做苦力,不用说都知道非常辛苦。

  工地上的苦力活,连年轻人都扛不住,更何况一个老人?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www.x81zw.com m.x81zw.com

  “都怪我无能。如果不是因为我,我一家也不会过的如此凄凉。我对不起爸妈!”杨玥说着说着,眼睛都湿润了:“当初我上医学院的时候,遭到那样的恶霸。我爸妈的正经工作没了,还让我爸的腿被打瘸了。我一直想多赚钱,让爸妈过的好一点……”

  “凌杰哥哥,我真没用。”杨玥说着说着便哭了。

  凌杰拥抱着她,柔声道:“你还年轻。未来的你,肯定会让叔叔阿姨过上好日子。人,都会做错事,每个人一生都会背负着巨大的包袱。而只有负重前行,才能够走向光明,迎接希望。哥哥相信,你可以做到。”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凌杰夹着烟的手都在发抖。

  如果说没用的话……那么自己就是这个世界最没用的人。

  自己身为龙牙主帅,却在雪龙山上,致使五万龙牙战士一夜埋骨冰雪之中。

  五万个家庭,五万个妻子,五万个双亲,还有数之不尽的妻儿老小……

  这一切的愧疚,这一切的包袱。

  不都凌杰一个人背负着么?

  三年来,凌杰无时不刻活在内疚和自责之中。

  “凌杰哥哥,我真的可以吗?”杨玥抬起头,一脸认真。

  “可以。因为你和杨杰一样,拥有永不服输的本性,有着风雨不屈的意志。意志不灭,事情必成。”凌杰说的斩钉截铁。

  “恩。”

  杨玥擦拭泪水,心情好受了很多:“马上就黄昏了,你在这里等我,我去附近买点菜,一会爸妈回来,你留下来吃饭啊。”

  凌杰没有拒绝。

  杨玥走后,凌杰独自打量着这破旧的房子。

  两个房间,一个小客厅。厨房和洗手间都很紧凑。

  大的房间采光好,留给了杨玥。而那个只有六个平米的小房间,则是住着杨铁拐和素兰。

  凌杰漫步来到杨玥的房间。

  破旧的房间里打扮的很整齐。

  一个书桌,一个小书架,然后是床铺和衣柜。

  书架上放满了书,很大部分都是医学方面的书本,至于表演方面的书籍很少。

  看的出来,杨玥最想学的还是医学。

  除了这两大类,还有不少小说,其有三本小说格外显眼:《霸婿》。《光明神印》,《王牌神医》。

  作者是朽木可雕。

  凌杰不由得翻开这三本书,看到书页上面很多地方做了笔记,看样子不止看了一遍。

  另外还有一些军事方面的读物。

  在一个单独的格子里,放着一本黑色的笔记本。

  凌杰翻开一看,是日记本。

  几百页,密密麻麻写满了。

  最新的一篇日记,写的是几天前发生在白云饭店的事情。杨玥详细记录了当时的事情经过,末尾写着一句话——凌杰哥哥给我很熟悉的感觉,虽然才见过两次,但就好像我的亲哥哥一样。从他的身上,我见到了光明和希望。让我多年来对哥哥的思念,缓解了很多。

  凌杰看着这番话,久久不能释怀。

  再往前翻,发现杨玥并非每天都写日记,一般都是发生了比较有意思的事情,才会记录下来。

  前面记录了张璐请客吃饭,杨玥初次见凌杰的场景。

  末尾的一句话是:凌杰的出现,让我想起了哥哥。我以为我可以打听到哥哥的下落,但结果很失望。他只是哥哥之前的战友。也不知道哥哥还在不在世上,如果不在的话,我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

  平凡的句子,平凡的阐述,却记录着一个青葱少女的心事。

  凌杰往前翻,发现杨玥是个很善良热心的人。但是一直过的很自卑,自责,内疚。

  直到有一篇日记,引起了凌杰的重视。

  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杨玥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中海医科大学,成为了一名战地实习生。但是在大学里遇到了一个恶霸。恶霸是大学的一个领导。贪图杨玥的美貌,在一次聚会上把杨玥灌醉,将杨玥献给了另外一个大佬,那大佬将杨玥按在地上行不轨之事,还拍成视频放在学校的网站上。

  杨玥知道后,在房间里面打算割腕自杀。是父亲及时发现阻止了。

  杨铁拐之后冲进学校暴打那恶霸一顿。

  几天后,一群黑衣人闯进家里,一顿打砸,直接打断了杨铁拐的腿,落下终生残疾。还刺聋了素兰的一只耳朵。导致素兰现在只有一只耳朵能听见声音。

  在恶霸的运作下,单位开除了素兰和杨铁拐,身份证上了黑名单,一般的正规企业都不会录用他们。这也是为什么杨铁拐现在只能靠拾荒度日,而素兰只能去一些黑心工厂做苦力。

  正规的企业不要。

  后来,素兰为了筹钱给杨铁拐治病,偷偷卖血,最后卖掉一个肾。但还是没能够治好杨铁拐的腿。

  因为正规医院不接收,档案有污点。

  ——我几次想自杀,但是放不下我的爸妈,哥哥十年未归,我要是离开了这个世界,爸妈就只能孤独终老,连个送终的人没有。我杨玥选择苟活,就是想好好照顾两老。

  后来,杨玥复读,考上了中海戏剧学院。原本大学是不录取的,因为有污点。后来是在胡静的帮助下,才勉强进入中海戏剧学院。

  入学后,杨玥很想接戏,但是正规的影视公司不录用。因为有污点。

  杨玥的演艺生涯,非常悲惨。

  ——哥,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一个人要撑不住了。你是我活着的希望,我不想一直成为父母的负担。我一个人好累,好苦,好难受。

  ——哥,我想你了。你在哪里啊?

  ——哥,我会等你,一直等,一直等。等你回来。爸妈都在想你。

  捧着笔记本,看着上面一个个字,凌杰的心都碎了。

  泪水,再一次奔涌而出,“滴答滴答”的落在纸上,浸湿了上面的字迹。

  凌杰一直想找到那个恶霸的名字以及相关信息,但是翻遍了整个笔记本,也没有找到。

  唯独,中间有一页被撕掉了。

  那撕掉的一页,恰好就是恶霸欺凌杨玥的那几天。

  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凌杰连忙把笔记本放回原处,然后擦干泪水。

  “凌杰哥哥,你在我房间里干什么?”杨玥提着菜篮子冲进来,好奇的问。

  “没什么,就是来看看你平时学习的地方。”凌杰佯装四处观察。

  杨玥道:“你没动我的东西吧?”

  “没有,我像是这么没素质的人吗?”凌杰说谎的本事的确一流,脸不红气不喘。

  “看着是不像。”杨玥放下心来:“我去洗菜做饭,爸妈快回来了,你要不来帮忙?”

  “要不……干脆我来做饭吧?”

  “你也能做饭?”杨玥一脸诧异。在她的印象里,凌杰可是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压制韩氏家族的顶级大佬啊。

  这样的大佬,也能做饭?

  “当然,我做的饭还很好吃呢。你来给我打下手。”凌杰提起菜篮子,径直朝厨房走去。

  厨房烧的是煤块,做饭多有不便。

  但凌杰还是凭借一身好厨艺,做出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杨玥都看呆了:“哇,色香味俱全,凌杰哥哥你真厉害。”

  “还行吧。等叔叔阿姨回来,就可以直接吃饭了。”凌杰解下围裙,洗干净手,和杨玥在客厅里闲聊,等待素兰夫妇回家。

  夜幕降临,房子里紧靠暗黄的钨丝灯照亮。

  接近九点的时候,素兰帮着李铁拐推着满载废品的三轮车进了大门。

  凌杰杨玥两个人赶忙上前帮忙。

  今天拾荒收获很大,杨铁拐的心情很好:“下雨天,街上拾荒的人少,我这一天的收获可抵得上之前好几天了。小玥,凌杰来了你也不早打电话给我,我也好早点回来啊。”

  “少废话,你快去洗澡,然后吃饭,别让小杰等久了。”素兰催促着。

  酒足饭饱,杨玥帮着素兰收拾碗筷,杨铁拐则是一个人来到院子里,拿出一个烟斗抽旱烟。

  “叔,抽我的吧。”凌杰递了一根过去。

  这个年代,居然还用烟斗抽旱烟,看着叫人心酸。

  “那我就抽一根。”杨铁拐叼在嘴里,点燃后很舒服的吸了一口:“刚刚素兰看见你来了,可高兴了。我们家,已经很久没这么热闹了。小杰,做叔叔的在这里谢谢你。”

  凌杰道:“叔这么说就见外了。是我要感谢你们才对。”

  是你们,让我有机会给杨杰尽孝。

  是你们,让我心中的内疚和负罪稍许减少。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两个人坐在院子里,一边抽烟,一边喝酒,畅聊很久,凌杰忽然道:“铁叔,想问你件事,还请你不要介意。”

  杨铁拐微醉,说话很豪爽:“你和我客气什么呀,你尽管说,我不介意。”

  凌杰道:“当初,打断你腿的恶霸,叫什么名字?”

  “嘭。”

  不等杨铁拐回答,他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过去了。

  凌杰叹了口气,起身和素兰杨玥告别:“小玥,兰姨,叔喝多了,我也该回去了。”

  “小玥,快送送你哥。”素兰嘱咐着。

  杨玥送凌杰出门,凌杰把自己的电话留给她:“以后遇到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给我。你哥还没回来,从今往后,我就是你哥。”

  “恩。谢谢哥,我一定会听你的话,坚强的活下去。”杨玥很欢喜。

  凌杰走后,杨玥站在大门口踟躇良久,这才回到院子里。

  只见杨铁拐坐在屋檐下抽着旱烟,杨玥不由得好奇道:“你刚刚不是喝多了吗?”

  杨铁拐深深吸了口烟:“我怎么可能喝多,只是不想回答凌杰的问题罢了。”

  杨玥很好奇:“他问你什么问题了?”

  杨铁拐摇头:“没什么。就是想给我一笔钱,我不好公开驳斥了他的面子,索性装醉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