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第三百三十六章 遇旧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陈皇的思想很危险,莫名其妙的让他娶李姑娘,别说小如和小意不会同意,就连唐夭夭都不会同意。

    更何况,他们的感情也还没有到那一个地步。

    不过,他是皇帝,皇帝就可以为所欲为不讲道理,如果他真的逼迫他这么做,他也抗拒不了,到时候他应该怎么办------这还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

    陈皇看着他,将要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你们几个……”他伸手指了指怀王福王和唐宁,又挥了挥手,说道:“朕若是指定一人,倒显得朕偏袒不公,不如就让长宁郡主自己选择吧。”

    古来只有皇帝随便选择一位公主嫁出去的,却极少有让公主自己选择夫婿的,但陈楚两国本就是用以交换的政治联姻,根本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陈皇这次召他进宫,便是吩咐这件事情的。

    此次出使楚国,他这位送婚使,除了护送公主之外,还要担负起提亲的重任,肩上的担子不可谓不重。

    联姻一事,康王和端王谁也没有争过谁,不欢而散。

    唐宁和怀王一同走出大殿,怀王转头看了看他,笑道:“此去楚国,路途遥远,唐大人肩负重任,可要多多保重。”

    唐宁拱了拱手,说道:“多谢怀王殿下关心。”

    他和怀王并不熟,只是有过一面之缘而已,寒暄了一句,他便自顾自的走下台阶,径直离去。

    福王从殿内走出来,站在怀王身边,看着唐宁离去的背影,脸上露出笑容,说道:“这位状元郎,竟也是难得的聪明人。”

    “皇叔说的是哪里话。”怀王两只手掺在袖子里,耸了耸肩,说道:“三元及第的状元郎,古来才有几个,可并不是死读书就可以的。”

    福王看着他,脸上笑容和煦,问道:“据说那长宁郡主生的倾国倾城,能文善武,又是摄政王之女,地位尊崇,不打算争一争吗?”

    “饶了我吧……”怀王坚决的摇了摇头,说道:“且不说两位皇兄那里过不过的去,我家王妃那里我也无法解释,王叔你这不是害死我吗?”

    福王哈哈一笑,说道:“身为皇室子弟,居然惧内成这样,府中除了王妃,一位侧妃都没有,可是会被人笑话的。”

    怀王看着他,摇了摇头道:“人常说五十步笑百步,王叔怎么百步笑起五十步来,您不怕人笑话,可敢将刚才的话当着王妃的面再说一遍?”

    福王闻言大怒:“你这是什么意思,没大没小的,礼仪都学到哪里去了……”

    ……

    唐宁走出宫的时候,心中不由暗叹,当朝皇帝遇到大事,还是一如既往的优柔寡断。

    不过他这次的优柔寡断,倒是正合唐宁的意,送婚与求亲的大权全在他的手中,不知道回去以后,康王又要暗中送多重的礼。

    他原以为陈皇向楚国求亲,只是为了使得两国的联系更加紧密,但今日在大殿上陈皇说的几句寓意不清的话,却让他明白了陈皇的真正用意。

    楚国皇室的情形,要远比陈国复杂的多。

    楚皇命不久矣,太子无能且无德,偏偏朝堂上又有一位德才兼备,能力突出,万众归心的摄政王,楚皇驾崩之后,这皇位还不一定落在谁手里。

    楚国太子上位自然好,如果上位的是信王,那么这次联姻就没有了意义,甚至还会让赵蔓陷入危险的境地。

    但若是两次联姻都成功的话,无论是楚国太子上位,还是信王上位,对于陈国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区别。

    无论楚国未来如何,陈国怎么都不亏,这才是陈皇打的如意算盘。

    为了国家的利益,可以牺牲掉亲生女儿的幸福乃至于性命,这怕才是帝王的本性。

    唐宁不打算将这些告诉赵蔓,她只需要当一个嘤嘤嘤的傻白甜就好。

    他将这些思绪暂时压下,路过翰林院,看到有人从院内走出来。

    此时早已过了下衙时间,想不到翰林院居然还有人加班到现在,仔细一看,发现走出来的人居然是方哲。

    方哲既是户部侍郎,又兼着侍读学士,所以他平日里有两个衙门可以选择,作为户部郎中兼侍读学士的唐宁也是一样。

    “方大人留步。”想到一件事情,唐宁开口叫住他。

    方哲回过头,唐宁从怀里掏出一个香包递过去,说道:“这是小月忘在我家的,方大人帮她带回去。”

    小小和方新月本来是要去捉蜻蜓的,担心上蹿下跳的将香包丢了,就让唐宁先收着,既然遇到了方哲,正好让他捎回去。

    方哲接过香包,随口问了一句:“陛下召见?”

    唐宁点了点头。

    方哲将香包收起来,问道:“刚才看到康王端王和怀王都过去了,说的应该是求亲楚国长宁郡主一事吧,陛下将这差事交给你了?”

    唐宁其实不太想和方哲说话,虽然他很喜欢方小月,但却不喜欢她这个阴谋腹黑的爹。

    “陛下对你倒是信任。”方哲一边走,一边说道:“不过,你主动要求进入礼部,费尽心思当上送婚使,千里迢迢的从京师到楚国,应该不止是想要送公主出嫁吧?”

    唐宁脚步顿住,问道:“方大人想要说什么?”

    方哲站在宫门口,说道:“年轻人,还是要知道天高地厚,什么事情可为,什么事情不可为的,以卵击石,蚍蜉撼树,只会自取灭亡。”

    他说完便缓步的向着宫外走去。

    唐宁沉默片刻,开口道:“看来,方大人当年,正是因为知道天高地厚,知道何事可为,才会在翰林院中蹉跎十四年,厚积薄发,一朝顿悟,便能入主户部,叱咤朝堂……”

    方哲的脚步停下,不知想起了什么,缩在袖中的拳头紧紧握住。

    唐宁从他身旁走过时,脚步再次顿住,开口问道:“如果再给方大人一次机会,你当年是选择不知天高地厚,还是选择知利害,知进退,十四年后成为户部侍郎?”

    他没有等方哲回答,便直接离去,消失在街道拥挤的人流中。

    方哲站在原地许久,袖中紧握的拳头才缓缓的松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唐宁走在街上,一颗心却没有前两天那么放松。

    他听的出来,方哲是在提醒他,牵扯到两国的利益,一个不慎,便是万劫不复。

    虽然他信心充足,但在临走之前,也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他心中想着某些事情,路过街边某处时,忽然听到身旁的店铺之内传来一声巨响。

    他转头望去,见到有几名伙计从街边药铺内惊慌的跑出来。

    一名壮汉从药铺内大步走出,一只手抱着一名女童,另一只手拎着一把杀猪刀,大怒道:“庸医,拿命来!”

    看着那壮汉,唐宁站在街上,表情错愕。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