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二十四章 试探
  居安思危。

  方平并不觉得自己多想点有错,命才是自己的。

  想的多,自己吓自己,也比丢了小命强。

  傻乎乎的不当回事,那才是白痴,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对方没恶意,那最好。

  要是有恶意,自己有点准备,也比没准备的强。

  其实在方平看来,确定对方有没有恶意,很简单的事。

  如果对方真的是武者,那有恶意的可能性极大!

  现代又不是古代,武者是社会的特殊阶层。

  隐居,不存在的。

  更何况,谁傻了在一个老小区租房隐居?

  所以,只要确定对方是不是武者,就能大致判断一些东西出来。

  哪怕猜错了,那又如何?

  ……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之前心慌慌的也没多想,现在方平倒是觉得自己目前危险不大。

  对方要是真想对自己如何,也是先观察为主。

  要不然,没必要租房子。

  他一个普通学生,一个武者想弄死他,不要太容易。

  既然暂时没危险,那就可以尝试一下确定对方的身份。

  光凭早上的那些包子,还不足以说明什么,普通人饭量大的也不是没有。

  一整天,方平都自顾自地写写画画,有时候也去和吴志豪几人拐弯抹角地打听一些情况。

  等到下午放学,方平心里大致有了谋划。

  他虽然不是武者,可也不是真的十几岁的小年轻,快三十岁的人了,最少在心理上要比这些高中生强的多。

  ……

  景湖园小区。

  一放学,方平就匆匆赶回了家。

  今天没提前放学,方圆比他回来的要早,母亲一如既往的在厨房忙碌。

  一进家门,方平先是进了卫生间,接着又去后院转悠了一圈。

  正在看电视的方圆,微微有些惊讶,老哥转性了?

  这几天,方平看到她,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捏她的脸。

  她刚刚都做好准备了,结果方平回家,东转转,西转转,直接无视了她。

  等方平转悠回了客厅,方圆奇怪道:“方平,找什么呢?丢钱了?”

  方平笑呵呵道:“你哥我穷的叮当响,哪有钱丢。”

  说着,方平略微放大了声音道:“妈,楼上的那个大叔在家吗?”

  “怎么了?”

  厨房中,李玉英奇怪地问了一句,儿子打听楼上的租客干吗?

  “我刚刚看卫生间,屋顶上好像有点渗水,别不是楼上刚来,洗澡没注意,又渗水了吧?”

  “有吗?”

  李玉英还真没在意这事,随口道:“不严重就算了,老房子都这样……”

  “总得提醒一下,楼上大叔在家,我去打个招呼。

  人家刚来,大概也不是太清楚。”

  听儿子这么说,李玉英也没阻拦,开口道:“应该在家吧,下午回来还看到他买了东西回来,也没听到开门声。”

  楼上楼下的隔音不好,开门关门,动静大点都能听到。

  方平也没继续多问,迈步出门就准备上楼去找人。

  方圆见他还真要上去打招呼,不由有些无语,以前方平可不会管这些事,最近越来越奇怪了。

  ……

  二楼。

  方平微微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伸手敲了敲防盗门。

  屋内很安静,仿佛根本没人在。

  方平没放弃,再次敲了敲门,开口道:“你好,家里有人吗?”

  “我是楼下的,家里有人在家吗?”

  “……”

  一连敲了几次门,防盗门内的屋门被打开,黄斌微微皱眉,不过很快就露出憨厚的笑容,笑道:“刚刚没听见,你是……”

  “叔叔你好,我是楼下的,昨天听我妈说陈阿姨家的房子租出去了……”

  方平简单说了几句,有些不好意思道:“叔叔,是这样的,我们这小区,房子有些老,管道也老化的厉害,加上之前陈阿姨装修的时候卫生间防水做的不是太好。

  我刚刚看了一下,我家卫生间好像有点渗水。

  叔叔大概不知道这事,我上来看看……”

  黄斌眉头挑动一下,这事昨天房东倒是说了,昨晚自己洗澡也没在意,这是上门兴师问罪来了?

  不过只是小事,黄斌也不想闹出什么动静引入侧目。

  闻言连忙笑道:“不好意思,我刚搬来,也不是太清楚,下次注意。”

  “没事,都是老毛病了。”

  方平说话的工夫,见这家伙也不开门,又道:“叔叔,你看,方便让我进你家卫生间看看吗?

  说不定不是你这边的问题,也有可能是主管道又漏水了。

  要是主管道漏水,还得找人来修,要不然过几天家里就不能看了。”

  黄斌微微蹙眉,不过很快就点头道:“行,你看看,要是我的问题,我这边来找人修也行。”

  “那给您添麻烦了。”

  方平客套了一句,黄斌也打开了防盗门,让方平进了屋。

  方平随意朝屋内扫了一眼,楼上其实他以前来过,以前陈阿姨住的时候,他有时候也过来玩。和印象中没太大变动,黄斌昨天刚来,恐怕也来不及做什么改变。

  简单扫了一眼,见阳台的窗帘半拉,方平也没说什么。

  一个大男人,窝在家里,大白天的还半拉着窗帘,明显有点不正常。

  没过多的关注,方平满脸带笑地朝卫生间走去,边走边道:“叔叔,您这下班挺早的,我刚刚还以为您没回来呢。”

  黄斌随意解释道:“不是下班早,我也刚来阳城,正在找工作,还没正式上班。”

  他这些天,都得窝在这里,出门的时候不多,自然不能说下班回来。

  “哦,叔叔是做什么的?我爸在郊区那边的陶瓷厂上班,也干了不少年了,最近陶瓷厂也招人,要不我跟我爸说说……”

  “不用不用,我工作找的差不多了,就不麻烦了。”

  黄斌有些不耐烦,小屁孩事倒是挺多。

  方平见状也不再说什么,不过还是记在了心里,不是阳城人?

  进了卫生间,四处看了一圈,一本正经地查了查管道。

  过了一会,方平松了口气道:“应该不是主管道的问题,叔,您以后洗澡,最好能用盆接水洗,给您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以后肯定注意……”

  黄斌很好说话,却是有些不耐烦,他还有事呢,这小子还不走。

  方平也没一直逗留下去,余光随意扫了一眼黄斌的手,接着就笑道:“叔叔,那我就先下去了,您刚搬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找我或者找我爸都行。”

  “好,有事一定开口。”

  “……”

  两人交谈了几句,方平在黄斌的注视下,出门往楼下走去。

  等方平下了楼,黄斌这才关门,摇摇头,也没太在意。

  ……

  楼下。

  方平眉头皱起,刚刚虽然只是随意交谈一会,他也看出了不少东西。

  对方,十有八九是武者。

  武者虽然和普通人没差别,可真要仔细观察,还是有一点特征的。

  要是没见过武者之前,很多东西方平都会忽略。

  可他才见过王金洋没多久。

  王金洋看起来也和普通人没差别,可对方眼睛很亮,这算一点小特征。

  另外,王金洋的手掌很粗糙,还有些老茧。

  练武不是修仙,不存在打坐就能升级的好事,锻炼体魄可是苦功,手脚密布老茧是常事。

  而且练武时间越长,这些老茧越厚。

  什么脱胎换骨,肌肤细嫩,低品武者那是别指望了,高品的方平也不清楚。

  刚刚他和黄斌交谈的时候,仿佛不经意地扫几眼,却是在看对方的手掌。

  黄斌大概也没想过,一个学生会来试探他,根本没做什么隐瞒。

  对方的手掌,老茧密布。

  还不是那种干苦力活导致的老茧,这两者其实是有差别的。

  干苦力活留下的老茧和武者的绝对不一样,这点普通学生不会在意,方平可不会不当回事。

  再结合对方饭量很大,方平觉得自己应该可以下结论了。

  对方就是武者!

  哪怕不是武者,也在武道锻炼上沉浸了不少年。

  没工作,也没找工作的心思,一心窝在租住的房子里……

  种种迹象综合下来,都说明这家伙有问题。

  确定了自己的猜测,方平觉得,自己真得上心了。

  一个貌似不是好人的家伙,就住自己楼上,偏偏自己的确有问题,他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

  “该怎么办呢?”

  方平又陷入了沉思,被动的等待吗?

  等着等着,小命等没了,这也不是不可能。

  报警?

  对方又没真的对自己下手,报哪门子的警。

  找高手帮忙,开玩笑,自己到哪找去。

  想来想去,这事还得靠自己。

  “先下手为强?”

  心里陡然升起这样的念头,方平自己都有些惊到了,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

  对方可是武者!

  先不说能不能把对方怎么样,要是自己猜错了,那不是犯法了?

  心里有些犹豫,可很快,方平咬咬牙,试试看,也没说一定要把他弄死,实际上方平现在也没这个胆子杀人。

  不管是坏人还是好人,只要不弄死对方,事后报警就是了。

  好人的话,那解释解释,不见得有什么麻烦。

  他一个学生,热血当头,觉得对方是坏人,帮警察抓坏人,事后抓错了顶多也就是批评教育一顿。

  可要是坏人,那就好办了,主动解决了危机,总比被动等待危机降临要强。

  至于怎么抓住对方,武者又不是神仙,现代社会,有的是法子解决。

  如果方平也是武者,对方还会防着。

  可方平一个普通学生,谁会当回事。

  黄斌恐怕根本就没想过,他还没找方平麻烦,方平就准备先找他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