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13章 两战两死!
  中央擂台。

  很快,第一位学员上台了。

  方平举手示意要说话,对面的青年微微皱眉,低沉道:“说!”

  “师兄贵姓?”

  “兵器学院,大二学生陈国龙!”

  “我就是有点好奇,我一个新生,刚入学,也没得罪过几位,为什么要挑战我?

  当然,大体上我知道原因,我还是想问问,陈师兄也被南武的王金洋揍过?”

  “……”

  陈国龙皱眉不答。

  方平又道:“当然,就算被揍过,我也能理解,可我和王金洋毕竟不是一个人。

  就算他对我指点过武道,可也不用把我当替代品吧?

  陈师兄应该没准备真的伤我吧?”

  陈国龙继续保持沉默。

  方平不慌不忙道:“真的,我一直都是个文明人,对武道也是一知半解,连架都没打过几次,还是个乖乖学生。

  师兄们要是想揍我一顿,出口气,我认了。

  可能不能别打脸?

  还有,也别让我受太重的伤,我怕出不起医药费。”

  陈国龙皱眉,台下众人也都有些不满,吕凤柔有些不耐烦道:“打就打,不打就认输,哪那么多废话!”方平也不着恼,笑呵呵道:“那我现在认输可以吗?”

  “嗯?”

  陈国龙终于有了反应,眼神凌厉道:“你要认输?”

  “当然,你是一品巅峰,我才突破一品,现在丹药也拿到手了,认输没关系吧?”

  台下的周妍也皱眉不已,淡淡道:“认输当然可以,可你想清楚了,未战先怯,对武道不利。”

  “没办法,他们是学长,我是新生,又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找个借口打死我,认输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台下的刘永文深吸一口气,开口道:“方平,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位就是刘学长吧?”

  方平笑道:“我其实也不想怎么样,就是想问问,你们有没有准备打死我?

  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们要是有这想法,那就直说。

  这样的话……我也有个准备……”

  刘永文冷冷道:“比武台切磋,意外随时都有,没人想打死谁,当初王金洋来魔武,也没想打死谁,可有时候无法留手,谁也怪不得谁!”

  “刘学长这话的意思,我听懂了。”

  方平点了点头,笑眯眯道:“这样一来,我也没什么心理负担。

  真的,我真的很老实的,从小杀只鸡都害怕。

  王金洋很早就跟我说,武道要争,怎么争?

  我不懂,我想着我安安静静的练武学艺,争取多一些资源,这不就是争了吗?

  我的导师也说该争的时候要争,心态要改一改,跟弱鸡似的。

  我没觉得我就是弱鸡,我只是不太习惯。

  我想着,大家都是同学,学生而已,也没太大的冲突,或者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几位学长。

  你们和王金洋的恩怨,跟我应该没关系才对。

  可现在,应该算是迁怒吧?

  我这也没招谁惹谁……”

  “方平,够了!”

  台下众人都有些不耐烦了,这家伙还是武者吗?废话怎么这么多?

  方平叹息,心里暗道:我真不是废话,我是说给我自己听的。

  我这人太惜命!

  惜命到感觉黄斌要找自己麻烦,就先找他麻烦了。

  惜命到,我虽然从没杀过人,也不敢杀人,可真要有人要自己的命,那我肯定要反抗的。

  怎么反抗?

  打死了对方,对方自然不会要自己性命了。

  可大家都是学生啊,都是年轻人,也没什么恩怨,好端端的打死人,值得吗?

  方平不知道值得不值得,可他感受到了,在其他人眼中,生死就是这么简单。

  意气之争也好,迁怒也罢,你方平既然和王金洋有关系,无法找王金洋报复,那就找你好了!

  陈国龙想不想打死他,他不知道,可刘永文想找个人替他弟弟报仇,这是事实。

  刘永文自己不能上场,那就代表,上场的人,有人代表了刘永文,或者都是刘永文的刽子手。

  “哎,真搞不懂你们怎么想的,武者都这么疯狂吗?一言不合就开干,总觉得进了疯人院一样……”

  “够了!”

  对面的陈国龙有些愠怒,沉声道:“你是现在认输,还是继续!”

  “认输,你们看我好欺负,还得找我麻烦。

  所以,那就不认输好了……”

  周妍不等他说完,迅速道:“开始!”

  “嗡!”

  话音刚落,刚刚还废话连篇的方平,猛然踏步上前!

  一出手,方平就是最强的戳脚!

  右腿迅速出击,空气都被抽出“嗡嗡”声。

  陈国龙脸色不变,左臂伸起格挡,右手握拳,不退反进,往前一迈步,右拳直击方平咽喉!

  “砰!”

  右腿和左臂碰撞,方平脸色如常,陈国龙却是浑身一颤,左臂猛地往外一推,推开了方平的右脚。

  “卑鄙!”

  陈国龙低喝一声,一招接触,他左臂已经血肉模糊!

  淬骨,淬的是骨骼,皮肤就算坚韧度提升,也提升的有限。

  方平的腿不对劲!

  没来得及细看,方平迅速抽腿而回,双手抱拳,左腿发力,弹射而起!

  半空中,方平双拳合一,抡拳便砸!

  “噗!”

  指虎瞬间砸入陈国龙右臂血肉之中,陈国龙怒吼一声,身体绷直,右臂往上一挑,挡住了方平的双拳,左臂挥拳打向方平胸口!

  方平上半身以诡异的姿势往后倾斜,站实境的桩功此刻发挥到了极致不倒翁!

  身体倾斜,陈国龙一拳击空!

  惯性让陈国龙微微往前倾斜一些,方平一声不吭,身体依旧保持后倾状,左脚陡然朝陈国龙裆部踢去!

  “混蛋!”

  陈国龙目眦欲裂,急忙后退!

  可因为失了先手,此刻左臂前倾,右臂刚刚才格挡方平的抡拳,一时间根本来不及后撤!

  方平嘴上说的柔弱,下手却是毫不留情!

  不等陈国龙退出攻击范围,左脚迅速朝他裆部踢去。

  陈国龙已经知道来不及后退,双腿一夹,准备夹住方平的腿,右手成鹰爪状,欲要擒拿住方平的左腿!

  左腿一旦被他淬炼完成的右手捏住,方平的死期也不远了!

  方平依旧一声不吭,仿佛不知道自己左腿并未淬炼,完全无法突破陈国龙的右手防御!

  就在左腿即将临近陈国龙裆部的时候,方平忽然左腿重重落地,借力一跃而起,右脚凌空抽出,脚尖直奔陈国龙的太阳穴!

  “喝!”

  陈国龙肝胆欲裂,暴吼一声,急忙后退!

  他刚刚欲要擒拿方平左腿,此刻双臂都在往下倾斜,根本来不及格挡。

  正当他作出后退状,一直沉默的方平,也陡然暴吼一声,右腿如影,气血全力爆发,瞬间踢中了对方的太阳穴!

  “噗!”

  一声锐器扎进肉体的声音传出,低不可闻。

  陈国龙在惯性的作用下,依旧在后退,方平却是已经抽腿而回!

  “嗤嗤……”

  液体喷射声,直到陈国龙后退几步,这才传来。

  “抱歉,我真的怕死。”

  方平后退了几步,低声呓语一句,没再出手。

  此刻,对面的陈国龙,双眼瞪大,眼中的神采渐渐散去。

  太阳穴上,血肉模糊,一个明显的坑洞出现。

  被方平穿着合金军靴一脚踢中太阳穴,下三品武者,几乎不可能生还。

  “咯……”

  陈国龙也许还想说些什么,可最终除了无意义的“咯咯”声,什么都没传出。

  “砰!”

  身体朝后跌落,重重砸在了擂台上,比武场一片安静。

  “我杀人了……”

  方平心里喃喃一声,没去看陈国龙,前世今生,这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死在他手里的人。

  黄斌死的时候,他没看到。

  那位邪教武者死的时候,他看到了,对方却不是死在自己手上。

  对面的这位大二学生,还很年轻,二十左右的年纪。

  方平没想主动杀人,心态的改变,没那么快。

  可他不想死!

  他不知道陈国龙会不会杀他,可他不想去赌,所以他一开始就打着先杀了对方的念头动手的。

  ……

  台下,一片寂静。

  双方看似交手很多招,实际上都在瞬间变招,前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武者交手,就是这么干脆。

  陈国龙死了!

  这位一品巅峰的武者,年初的时候,败给了王金洋,当时只是受伤,却是留下了性命。

  今天,却是死在了王金洋的学弟或者说徒弟手中。

  “死人了……”

  赵雪梅脸色苍白,她没想到,一次切磋,开场就死了一个人!

  这完全出乎她的预料!

  一旁的杨小曼也没想到,脸色有些发白,这还是切磋吗?

  人群中,刘永文脸色微微变幻一下,却是没说什么。

  上了擂台,生死有命,陈国龙上台之前,就该做好这样的准备。

  “打的不错。”

  吕凤柔淡淡道:“就是还差了点味道,实力差了点,要不然开局第一脚就能踢断他的左臂,第二击就能戳死他!”

  旁边一位导师脸色却是难看,咬牙道:“下手太狠了!”

  吕凤柔根本不接话,一旁的张国儒却是深吸一口气,冷静道:“这话说的让人笑话!”

  虽然大家是一个阵营的,可正如他自己说的,你想着打死别人,那就做好被别人打死的准备!

  陈国龙死了,只能说明他时运不济,实力欠缺了点。

  一旁,有导师沉声道:“足骨淬炼完成,速度太快了,这才一个月不到!

  另外,靴子是e级合金靴,赤手空拳,吃亏很大!

  陈国龙大意了,开场就落入被动,应变也欠缺了一些,被假动作迷惑到了。

  要是敢冒险一搏,不抵挡下阴攻击,变被动为主动,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

  “马后炮!”

  吕凤柔哼了一声,这位导师看似在说陈国龙,却是为后面的人做讲解。

  方平瞬杀陈国龙,倒不是实力远超陈国龙。

  主要在于,武器好,突然爆发,陈国龙不敢拼着受伤攻击方平……

  要是敢冒险,当时不去顾虑下阴的攻击,陈国龙未必不能一拳打死方平。

  ……

  台上,很快有武道社的人出面,将陈国龙抬了下去,有医生随同。

  实际上,众人都知道,做做样子罢了。

  方平吐了口气浊气,将气血和精神恢复巅峰,强忍着心中微微的不适感,转头看向台下道:“我无心杀人,实力有限……”

  “方平,没必要说这些!”

  刘永文打断了他的话,冷淡道:“上了擂台,生死自负!

  这个道理,没人不懂!

  有实力就报仇,没实力就认栽,这也是魔武的规矩!

  陈国龙上擂台,没人逼他,他自己的决定,后面三位也是,谁要是不想上,可以退出!”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方平被打断了话语,半晌才点头道:“倒是我少见多怪了,那就继续吧!”

  “你不休息?”

  “不用,订了下午的车票,打死完事!”

  方平龇牙笑了笑,朝擂台边的三人笑道:“下一个是谁?咱们速战速决!”

  “够自信!”

  第二人没有惧怕,直接跳上擂台,沉声道:“兵器学院,大三学生张国威!”

  “年初,我被王金洋打断了一半胸骨,修养了几个月还没好彻底。

  你知道的,在武大,大半年无法修炼,无法进步,几乎意味着武道路被断了一半!

  我们这些人,资质本来就有限,没有强大的家族支持,没有有力的父辈撑腰。

  断了修炼,也意味着未来前途瞬间黯淡!

  原本有望三品毕业,现在可能终生止步一品……

  王金洋如今三品巅峰,往四品迈进,我终生也没有报仇的希望!

  武者之争,不涉及普通人,他父母亲友都是普通人,无兄弟姐妹。

  你方平既然承他传授武道,那我找你报仇,也是理所当然。

  你打死我,或者我打死你,都不涉及其他,单纯的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我无武者亲友,我若死,仇恨全消!”

  “懂了。”

  方平点了点头,笑道:“这么说就干脆多了,我和你差不多,王金洋未必会帮我做什么,你打死我,应该也没太大的危险。”

  台下,周妍等两人说完,缓缓道:“开始!”

  话音一落,两人同时动了!

  张国威也是淬炼的下肢骨,动作敏捷,迅速避过方平的鞭腿,一脚横扫方平的左腿。

  方平急忙避让,张国威接连逼近,一直将方平逼到擂台一角!

  ……

  台下,赵雪梅紧张不已,小声道:“小曼,这次……这次会死人吗?”

  杨小曼吐了口气,脸色苍白地点点头,低声道:“十有八九。”

  两人都说的很明白了,目的就是打死对方!

  “那……那方平现在……”

  “我不知道,张国威毕竟是一品巅峰,不像之前那样没有准备,小看了方平……”

  两人说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都沉默了下来。

  作为新生,她们还不习惯这样的场面,做不到其他人那样,无动于衷,沉默寡言。

  ……

  台上。

  方平眼睛眯了眯,没有再和对方硬碰硬,借助桩功,不断退避。

  一品武者气血有限,爆发不了多长时间。

  张国威也稳扎稳打,不断缩小方平的退让空间。

  他气血有限,方平也一样!

  尤其方平还没淬骨完成,一肢都没完全淬炼,比消耗,方平未必比他更能熬。

  五六分钟后,方平脸色见白,脚步显得有些虚浮。

  张国威并不冒进,继续缩小方平的躲避空间,也不给方平服药的机会。

  又过了片刻,方平脸色愈发苍白,手脚微微有些颤栗。

  台下的吕凤柔微微皱眉,张国儒低声道:“气血消耗的差不多了。”

  “哼!”

  吕凤柔哼了一声,张国威很稳,没有给方平时间,要不然方平可以服用她给的二品气血丹爆发一下。

  一品巅峰的气血,按理说持久力比方平要久。

  方平虽然是三次淬骨,气血也不低,可现在看来,方平不懂节制,消耗的比张国威大。

  就在张国儒说完这话,台上的方平忽然脚下微微一个踉跄,幅度很小。

  可在场的,谁不是眼力过人之辈!

  台上的张国威也是如此,瞬间捕捉到了机会,猛然虎扑上前,他准备硬抗气血不足的方平一脚,一脚过后,就是方平的死期!

  然而,他刚扑上去,就感觉到了不对!

  刚刚还脚步虚浮,脸色苍白的方平,瞬间脸色恢复了红润。

  原本绵软无力的戳脚,猛然爆发出强烈的气血之力!

  “糟糕!”

  张国威都来不及去思考,方平怎么会突然气血充足?

  他也是一品巅峰,到现在,已经有些撑不住了,方平消耗的比他大,他能看出来,哪怕丹药,瞬间服用,也难以做到瞬间回复,其中有个消化期!

  可惜,方平已经不给他机会。

  张国威刚想喊“认输”,结果话还未出口,方平脚尖“砰”地一声踢中了他的心口!

  一脚踢中,方平并不罢休,双拳贯耳,两拳分别打中张国威的左右太阳穴!

  鼻孔、嘴角、眼眶都有鲜血渗出,哪怕方平并未淬炼上肢骨,可三次淬骨的力量也不容小觑。

  颅骨未淬炼,武者的头部向来都是弱点。

  “咚……”

  张国威眼中光芒散去,跌坐在地,头颅低垂下去。

  ……

  台下。

  刘永文众人都脸色剧变,张国儒也低声皱眉道:“怎么回事!”

  明明气血消耗了,他这个五品武者不会看错,可方平忽然气血恢复,这才造成了张国威身亡!

  两战两死,这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

  剩下的两人,之前在陈国龙死亡时还没散失斗志,现在,明显有些畏惧了。

  ……

  台上,方平闭眼喘息,心脏跳动的厉害。

  一次切磋,打死了两人,此刻已经不在乎对错,值不值得,方平只知道,自己还活着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