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15章 求强,求活
  吕凤柔好像有事,也提前走了。

  很快,其他人都消失了,只剩下三个大一的新生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该说什么。

  赵雪梅看方平,还带有些许畏惧。

  杨小曼却是都忘了刚刚那事,小声问道:“刚刚那就是南武的王金洋吗?”

  王金洋是这几年,普通武大名气最大的学生。

  杨小曼这些人之前也听过他的名字,可从来没见过。

  加上进入魔武之后,大家都有些自傲,也不觉得王金洋就真的如何如何。

  可今天的一幕,颠覆了她们的想象。

  在魔武武道社,一个三品巅峰的普通武大学生,镇压全场!

  周妍这些人,平时虽然好说话,可从她今天强势威慑张国儒就可以看出,也不是善茬。

  可结果呢?

  碰到了当初暴揍她的王金洋,也就絮叨几句,至于王金洋挑战魔武三品学员的事,她就当没听见。

  一时间,这俩女人都有股“大丈夫当如是”的感触。

  方平有些无语,半晌才道:“我刚刚打死人了!”

  “哦……啊……”

  赵雪梅忽然回神,有些畏惧地看着方平道:“你……你下手是不是有点狠了……”

  方平黑着脸,合着老王就是有男子气概,老子打死人就是下手狠?

  懒得搭理她,方平迈步就走。

  赵雪梅好像觉得有些不妥,连忙追上去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就是觉得……他们……”

  她想说,大家都是学生,他们还年轻,还有大好前途。

  可仔细想想,前面的陈国龙不知道,后面的张国威可是说了要打死方平的。

  既然如此,方平打死了对方,好像也不算错。

  方平摇摇头道:“没事,其实我也不习惯,我也没想过要杀人。

  可我不杀人,别人想杀我,那我也不能干看着。

  上了擂台,生死由不得自己,这次不是单纯的切磋,有了这一次,接下来也不会再有这种事了。”

  不单是他的原因,还有王金洋的原因。

  老王都说了,再因为他的是牵连别人,他四品就来挑战四品,五品就挑战五品,而且摆明了要决生死!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这种情况下,所有人都要掂量清楚了。

  在王金洋同阶无敌还没破的情况下,也没几个人会尝试。

  赵雪梅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又小声道:“杀人是什么感觉?”

  “陈国龙死的时候,有点不适应,腿脚有点发软。

  不过死人也不是没见过,加上死的快,过了一会就好受多了。

  打死张国威的时候,自我催眠,武者死于擂台,这也是一种归宿,就没那么难受了。”

  “你心理真强大……”

  平时大声大气的赵雪梅,今天说话声音都小了不少,轻叹道:“导师带我来这,是不是告诉我,我迟早也会有这一天?”

  “也许吧。”

  方平也叹息了一声,开口都:“武者面对死亡的机会应该不会少,尤其是三品武者,你看到了,无论是周妍还是刘永文,包括那些导师,都应该经历过生死。

  他们对学生的死亡,有惋惜,有悲哀,却无畏惧。

  不惧生死,也许这就是武者。”

  “可是……可是我认识的武者,不是这样的。”

  “社会武者?”

  “不是,也是武大毕业的,不过现在做文职。”

  “那就对了,我听人说过,在武大,三品以下的学生其实很安全,今天是例外。

  这些学生,毕业了出来,大多数也都是做文职工作。

  优秀生毕业,一般都会进入侦缉局、军部,或者干别的,纯粹的政府文职很少。”

  方平现在也了解了一些东西,在武大,三品以下的学员,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哪怕他,他就算真的不接受挑战,刘永文这些人在学校也拿他没办法。

  出去的话,也得受法律约束。

  方平之所以接受挑战,只是希望麻烦可以少一点,威慑一些人,起码让同阶的不敢找他麻烦。

  他事情很多,没时间陪着这些人天天折腾。

  现在看来,效果更好。

  赵雪梅也不知道什么心情,接下来没再问话。

  她没问,一直跟过来的杨小曼却是好奇道:“方平,你和张国威交手的时候,气血明明消耗一空了……”

  方平扭头看了她一眼,微微蹙眉道:“进武大,你的导师没教过你,不要探听别人的秘密?

  你家境应该不错,家里也有武者,你父母难道也没教过你?

  每个武者,都有他们自己的路,随意探听别人的秘密,会结下生死大仇的,明白吗?

  以后不要随意打听这些!”

  这个杨小曼好奇心有点重了,之前就听赵雪梅说过,在打听自己的情况。

  方平之前还以为她和刘永文这些人是一伙的,故意探听自己的情报。

  现在看起来不太像,可能是真的好奇心重。

  可这种行为不值得鼓励,哪个武者没秘密?

  方平有,吕凤柔有,王金洋有,宗师强者各个都有!

  有些事本人不说,哪怕导师也不会问,就像吕凤柔,她难道没看出来方平气血忽然恢复不太正常,可她什么都没问。

  导师,只负责授业解惑,学生的私密,那是他们自己的事。

  杨小曼被他呵斥一声,脸色一变,刚想说些什么,赵雪梅就拉了拉她的胳膊。

  这可是杀过人的家伙!

  在一群新生当中,见过血的武者和没见过血的武者,是不一样的。

  杨小曼撇撇嘴,也没再吭声。

  方平也不管她们,快步离去。

  等他走了,杨小曼才愤愤道:“拽什么拽,迟早收拾他!报仇雪恨!”

  至于报什么仇,当然是分院的时候袭胸之仇!

  ……

  “王哥,在哪呢?”

  “魔武宾馆。”

  “啊?”

  方平愣了一下,老王还真够猖狂的,居然去了魔武宾馆,这可是魔武的地盘,还真等着魔武的学生上门挑战?

  没再细问,方平挂断电话就朝校外走去。

  他的确有不少问题要找老王询问。

  ……

  十几分钟后。

  魔武宾馆。

  餐厅。

  王金洋正在吃饭,一旁是秦凤青在陪同。

  秦凤青一边吃着,一边热情招呼道:“小学弟,一起吃一点,饿了吧?

  今天打的不错,就是没一次性都给打死!

  这些人,闲的蛋疼,一二品的不努力修炼,成天惹是生非,真以为没人能制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显然忘了他自己,也忘了王金洋。

  这些人一二品,也没闲着。

  当然,很少窝里斗就是了,更多的还是接任务,赚学分。

  王金洋没说话,等方平坐下了,这才开口道:“你被挑战的事,我早知道了。”

  “哦。”

  “不意外?毕竟是我给你带来的麻烦,我要是一开始出面,你未必需要出手。”

  方平笑道:“是我自己的决定,没人强迫我,上台的时候,武道社还问过我。

  之所以接受挑战,一方面是因为不爽,凭什么找我麻烦!

  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想尝试一下,融入武者的群体。”

  王金洋淡笑道:“那在你看来,武者的群体是什么样的?”

  “淡漠生死?”

  方平下意识地说了一句。

  王金洋忽然哼道:“扯淡,谁不怕死!没人不怕死,没人能淡漠生死,宗师也一样!

  你眼中的武者,难道就是淡漠生死,好勇斗狠?”

  “之所以给你产生这种错觉,可能是因为你接触的少。

  今天的这些人,未必有打死你的心,其实更重要的还是失败者的不甘。

  武者,是一群求强、求活的人。

  他们被我断了求强的路,所以才会怨愤,才会不甘,但是不代表他们不想活。”

  说着,王金洋放下碗筷,缓缓道:“之所以没在你挑战之前出面,是想让你明白,一味的退让不是武者求强、求活的路。

  就算没我的事,以你的情况,很快就会接触一些危险的任务。

  与其在外面被人打死,还不如先在学校改变一下心态,体会一下生死之间的恐惧。

  你其实不是怯懦,当初你一个非武者,敢算计二品巅峰的黄斌,说明你胆子不小,脑袋也不笨。

  可你缺乏一些东西,起码,你少了一些锐气。

  这东西,不是说一定要有,但是不能一点都没!

  在外执行任务,经常会遇到一些穷凶极恶之徒,这些人可不会和你废话,你要杀他,他就要杀你!

  所以,先见见血,对你有好处。

  当然,你真被打死了,那也是你的事,我不会内疚什么,你进步太快,这次没被打死,下次可能也会死,活人没必要为了死人内疚。”

  方平满脸无语,这话说的,真的合适吗?

  一旁的秦凤青边吃边含糊道:“学校的一二品,见血的少,其实这也是一种弊端。

  等到三品,有些人还茫然无知,出一次任务,一死一大片。

  与其死的默默无闻,在一二品的时候,死了给别人涨点经验也是好事。

  当然,没人希望死的没价值,不过今天这事怪不得你,他们死了也白死,没必要多想什么。”

  秦凤青和王金洋其实是在安慰方平,只是这俩人安慰人的手段的确不怎么样。

  方平也没说什么,转移话题道:“王哥要突破了?”

  “嗯,就这几天。”

  “那你来魔都……”

  王金洋摇头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兴趣找学生的麻烦,下三品,那是没办法,我不得不出面。

  可到了中三品,哪怕在导师当中,我也不是最弱的。

  这次来魔都,是有事要办。

  魔武的那些人,还以为我来挑衅他们,想的太多!”

  秦凤青咧嘴笑道:“我邀请的,这次有个大任务要办,这家伙实力够强,我们准备去捞一笔大的!”

  王金洋也不否认,只是提醒道:“你实力太弱,死了也别怪我。”

  “切,我有那么容易死?”

  秦凤青不以为然,我都作死这么多次了,哪次真死了?

  都这次捞够了好处,我躯干骨也淬炼的差不多了,就算不如王金洋,大三结束,进入四品也有希望。

  知道王金洋是来做任务的,方平倒是轻松了不少。

  他还以为这次王金洋又是来挑战的,虽然老王实力很强,可魔都毕竟藏龙卧虎,谁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更强的同阶武者。

  见方平松气,王金洋笑了笑道:“有些事,你没必要多想,你现在还没办法掺和。

  普通武大和名校的争锋,那是宗师们的事。

  需要我们当刀,又有足够好处的时候,那就给他们当刀!

  但是没好处,让你当刀,宗师又如何?别搭理他们!

  当初魔都的那些一品武者,出手也不是没好处拿,学分、丹药都大堆大堆的许诺出来。

  结果拿了好处,受了伤,这也是自己该预料到的。

  哪有光拿好处不办事的!

  你记住这个就行,武者杀人,不是平白无故的,这个世界还是有规矩有法律的!

  宗师也不能强迫你去做什么!

  像我现在,给好处,看情况,不危险我就去办,危险了,我不会搭理的。

  当然,要是因为你自己太愚蠢,被人算计了,落入瓮中,那只能怪你自己,这次魔武的几位新生也是被刘永文算计了。”

  秦凤青不屑道:“刘永文也就会搞些这种狗屁倒灶的事,真要在地下遇到了,我一刀劈死他!”

  “咳!”

  王金洋轻咳一声,打断了他的话,又对方平道:“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安心修炼,可以接一些小任务,不要太过自信,去挑战那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慢慢积累经验,增长实力,魔武的条件很好,在这,你可以用最小的代价获得你需要的东西。

  至于别的……等你实力够了再说。

  还有……在武大,虽然我说的可能有些无情,可你最好记住了,不管是导师还是同学,多留几分心。

  让你办事,可以,人情没用,得要实际的好处!

  好处不够,或者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别傻愣愣的就应下了,实力提升才是根本!

  人情等你死了,那就不值钱了,我很少卖人情,哪怕宗师也是如此,有好处先给了,我提升实力,增加自保能力。

  等以后,我成了宗师,再卖出去一个人情,那就不是现在可比的。

  功利性有点重,但也是我这一年多来的经验之谈。”

  方平微微点头,也不奇怪他有这样的想法。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

  哪怕他自己,和王金洋产生交集,也是因为利益。

  其他人大多都是如此,除非至亲,否则谁又会为外人付出太多?

  想到这,方平有些想回家了。

  出门两个月,也该回去看看了,顺便散散心,在魔武的这段时间,他过的其实有些压抑。

  接下来,三人没再谈太多的东西。

  王金洋和秦凤青都指点了一下方平修炼上的事,有些东西吕凤柔说过,有些则是没说,六品境的导师,有好有坏。

  好处是见多识广,高瞻远瞩。

  坏处是,他们距离一二品很遥远了,有些细节容易忽略。

  几人聊了一阵,方平吃完饭就直接出了宾馆,他是真的订了下午的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