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67章 二品
  “全国首届武大新生交流赛落幕,魔武夺冠!”

  “京武溃败,武大第一,名过其实!”

  “遗憾,魔武队长方平未能和京武队长韩旭交手。”

  “新生最强,花落谁家?”

  ……

  网络上,依旧充满了各种具有争议性的帖子。

  新生谁最强?

  韩旭?

  韩旭战败了二品强者孙明宇,可他接连落败,前面还好说,最后决赛败给了陈云曦,这让无数人觉得,韩旭名过其实,未必是方平对手。

  陈云曦是魔武预备队员,而方平是队长,众人觉得方平肯定比陈云曦强。

  可方平和韩旭并未交手,也没有和两位二品武者交手,谁就能肯定,方平一定最强?

  他是一串四战胜了八校联盟,可八校联盟第一个被淘汰,无法证明对方的实力。

  这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没个确信。

  可魔武两胜京武,优势巨大,这是明摆着的。

  武大第一,京武当的起吗?

  除了这些最强者之争,第一之争,网络上说的更多的还是,宣扬武者的个人勇武为哪般?

  武者,向来不是纯粹的武夫,这是公认的。

  可这一次交流赛,却是有这个趋势,武者,当以武为先!

  这一届交流赛,从头看下来,无一不在说,武者当争,当战!

  沉寂了多年的华国武道界,忽然闹出了这样的风波,为了什么?

  有人猜测,华国可能要和其他国家开战了。

  有人猜测,华国内部要有变动。

  也有人猜测,是不是有外敌入侵,武者不得不战?

  最后一种猜测,已经接近事实,可这种猜测,很快便淹没在其他新闻中,淹没在另一份排行榜的出炉中。

  ……

  1月16号,教育部、武道联盟、华国新闻报、华国武者网公布了一份华国武大学生战力排行榜。

  排行榜没有录入其他社会武者、军部武者、侦缉局武者的讯息,而是单独记录了华国武大学生的情况。

  其中有一品、二品、三品三个子榜。

  榜单,很快在网络上传遍。

  下三品武者,这才是距离普通人最近的武者,这才是普通人也能达到的境界。

  ……

  火车上,方平也通过报纸,看到了这些榜单。

  华国新闻报,特意用了一整版报道了详细排名。

  三个子榜,每个榜单录入100人。

  一品排行榜中,方平名列第六。

  “哥,你不是冠军吗?怎么才第六!”

  方圆替自己大哥打抱不平,方平虽然最后一战没出场,可方平实力有目共睹。

  一品巅峰武者,三次淬骨,掌握绝招,这样的武者,居然不是第一?

  “是啊,方平,你怎么不是第一?”

  吴志豪几人也纷纷为他叫屈,这只是武大排行榜,又没别的武者,方平还不是第一?

  方平倒是不太在意,笑了笑道:“正常,武大在校学生十万人,一品最多,超过6万人。

  这么多一品武者,有些大三大四的还是一品。

  有些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滞留在一品境界。

  这次只是新生交流赛,老生没参加。

  前面那五位都是老生……

  何况,真遇到了,谁输谁赢也是不一定的事。

  当然,最主要的是,没必要在意这个,和我无关。”

  “和你无关?”

  吴志豪显得有些不能理解。

  方平笑而不语,是啊,第一和第六,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又不是一品武者!

  昨天比赛结束,晚上,方平就选择了突破,昨晚,他就达到了二品境。

  二品气血丹,方平有。

  学校这次也大方,一次性奖励了方平500学分,为他增加了千万财富值!

  而方平,很快拿着学分,去兑换了二品护腑丹和二品淬骨丹,选择了突破,当晚,他就突破了。

  此刻的方平,各项数据都变化极大。

  财富值:20400000

  气血:330卡(349卡)

  精神:300赫(309赫)

  淬骨:62块(90%),1块(50%),13块(40%),130块(30%)

  上肢骨的淬炼,已经开始。

  而财富值,也达到了新高,突破了2000万!

  另有现金900万,之前的一千多万,其中部分用于收购东升公司。

  F级合金靴一双,D级合金刀一柄。

  丹药方面,普通气血丹10颗,一品气血丹6颗,二品气血丹3颗,疗伤丹药若干。

  这就是此刻方平的全部家当。

  战法修炼方面,《爆血狂刀》方平修炼到了三连斩,刀刀百卡气血的爆发,可惜之前根本没机会施展。

  之前方平要不三连斩不到百卡气血,要不爆发百卡气血之后,都是单独斩出,并未使用三连斩。

  他原以为可以用在韩旭身上,可惜,韩旭从始至终和他没有碰上,哪怕双方打了两场。

  《云步》也修炼至大成,气血爆发达到杀手锏地步,未能进入绝招范围。

  当然,一品境的绝招,等二品境气血涨上去,那就不是绝招了。

  “一个学期结束,二品。”

  方平心中有些感慨,我也到二品了!

  第一次见到的黄斌是二品,第一次看到王金洋,他也是二品。

  虽然这些人都是二品巅峰,可大家都是同境界武者了。

  一晃眼,过去9个月了。

  从一个气血百卡的普通人,到二品,还是强力二品,方平真觉得有些物是人非。

  “积累了2000万的财富值,还有一家投资了一千多万的公司,现金还有近千万……”

  这一年不到的时间,方平收获太多!

  以及,学校那边到现在,积累了420学分,其中一部分被方平用来兑换丹药了。

  他突破二品,按理说还有100学分奖励,不过方平没来得及去领。

  还有,他击败了方文翔,吕凤柔说有奖励的,可吕凤柔最近不在学校,也不知道会不会赖账?

  “这些资源,足够我用到二品巅峰甚至三品了!”

  2000万的财富值,价值上千万的学分,千万的现金,四千万,还满足不了二品的修炼?

  “尽快修炼到三品,也许,我也该去地窟看一看了。”

  方平心中泛起一个个念头,当吴志豪这些同学还在为成为武者奋斗的时候,方平已经考虑着成为三品武者了。

  ……

  从火车站走出。

  方平感慨道:“回家了!”

  吴志豪这些人没有这样的感触,都笑道:“嗯,快过年了。”

  今天是1月16号,腊月二十一。

  再过几天,除夕就到了。

  方平这才反应过来,街道上,似乎热闹了许多。

  “要过年了吗?”

  看着行人匆匆,脸上都带着喜色,方平也不由笑了起来。

  也许,很多武者愿意去地窟抛头颅洒热血,正是因为这些吧。

  让大家过个安稳年,让家人过的安稳一些,让他们远离战争,远离死亡……

  这也许是很多武者都在想,都在做的。

  “回家!”

  方平拉着方圆,朝吴志豪他们挥挥手,迈步离去。

  到家了,轻松了,不用再去考虑擂台赛,考虑生死战,考虑地窟危机。

  天塌了,还有那么多高品武者在撑着。

  此刻的方平,没资格去忧国忧民。

  ……

  观湖苑。

  “平平回来了!”

  李玉英一如既往,看到方平到家,顿时喜形于色。

  方名荣则是欲言又止,李玉英不上网,也不太看新闻,小区里的大爷大妈们八卦的也都是家长里短,很少说武者的事。

  可教育局不同!

  那是地方上培养武者的机构。

  加上谭振平亲自去了魔都观战,教育局这边都在议论,都在网上看比赛。

  所以方名荣看到了儿子!

  第一眼,是不敢置信,觉得认错人了。

  可同名同姓,长的都一样,再不承认是自己儿子,那就是自欺欺人了。

  方名荣没打电话询问方平,他怕干扰到儿子。

  可他打了电话问女儿,确认了那位魔武队长,就是自己儿子,局里的人也都知道了,这位一品巅峰境,参赛以来,无一对手的武者,正是他方名荣的儿子。

  方名荣不知道该骄傲还是该担忧。

  看到那些武者们在擂台上打生打死,别人家的孩子,方名荣只觉得热血沸腾。

  可当自己的儿子也是其中之一,这种热血就成了担忧和恐慌。

  局里的那些人,现在看到他,都是热情洋溢,夸他方名荣生了个好儿子。

  局长以前没怎么在意他,上次,亲自到了办公室,嘘寒问暖。

  因为他儿子是方平,一品巅峰的武者,最强者!

  方名荣心绪复杂,看到方平,欲言又止,最终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什么?

  退学吗?

  儿子考上了武大,踏入了武道路,难道现在不让儿子继续走下去?

  可一想到擂台上的打生打死,方名荣又说不出的忧虑。

  这种忧虑,很快在女儿的欢笑声散开了。

  “妈,哥太厉害了!”

  “妈,爸,你们应该和我一起去的,哥太牛了……”

  “哼哼哈嘿……”

  方圆挥舞着小拳头,拿起了家里的扫帚胡乱挥舞,兴奋道:“比武赛上,我哥一刀一个,一刀一个……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哇,小玲都惊呆了!

  我也惊呆了!

  太牛了,我边上的人都在夸我哥厉害……”

  小丫头在魔都也是被憋坏了,没人可以分享,小玲他们都在现场观战。

  此刻,回到了家中,方圆算是彻底放开了,拉着满头雾水的李玉英就兴奋地讲解起来。

  说就算了,还手舞足蹈,挥舞着扫帚,仿佛当时擂台上就是她在横扫四方。

  李玉英过了片刻,总算是听明白了。

  有些惊讶地看着儿子,问道:“平平,你参加那个比赛了?”

  她没现场看,也没看视频,只知道有这个比赛,不知道有人受伤。

  在李玉英眼中,一场比赛,也许就和电视上演的差不多,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

  受伤,死人,李玉英真的不知道学生的比赛还会是这样。

  方名荣看了一眼妻子,想了想没开口,徒增烦恼罢了。

  方平也不说什么,随意笑道:“嗯,参加了,别听方圆乱说,就是一些一品武者切磋,都是新生,哪有那么厉害。”

  “真的很厉害的,妈,我没骗你,还有还有,哥赚大钱了,他同学说他一把刀都值上千万……”

  “刀?”

  “就是这把,就是这把!”

  方圆喜滋滋地搬起了方平放下的木匣,打开木匣笑嘻嘻道:“妈,就是这个!”

  “上千万?你听谁瞎说的。”

  “真的……”

  母女俩讨论了起来,方圆因为方平没有受伤,而且只看到方平打人,没看到方平被打,此刻也没一开始那么担忧。

  说起比武的事,也是滔滔不绝,兴奋不已。

  方平看着妹妹高兴,母亲满头雾水,忍不住咧嘴笑了笑。

  ……

  母女俩在一旁讨论着,方平和父亲一起走向了阳台。

  方名荣抽着烟,轻声道:“没受伤吧?”

  “没。”

  “武者……非要这样吗?局长他们……”

  “以后都一样,何况这次是特殊情况,武者和武者交手,不一定都是这么血腥,更多的还是和平切磋。”

  这话方平没说假话,动辄博生死的切磋,不多。

  武者真正的对手是地窟生物!

  和地窟生物作战,方平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可方平可以猜到,肯定更残酷,更血腥。

  每年有多少武者死于地窟?

  吕凤柔好几个学生都死于地窟,南江武大、天南武大包括魔都武大,每年也都有大量的三品精英死于地窟。

  因为擂台战,死在武者手中的三品武者又有几个?

  “你们的事,我不懂……我和你妈,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每年都能回来全家过个团圆年……”

  “会的,爸,不用担心我,我没那么傻,有危险的事,我不会去做的。”

  “那就好,那就好……”

  父子俩陷入了沉寂,方名荣不再提比武的事,仿佛遗忘了这些。

  而方平,也不想和家人讨论这个,他只希望他们快快乐乐,安安康康的度过这一生。

  ……

  这一晚,方平再次睡了个安稳觉。

  回到家中,仿佛回到了另一个世界。

  在这里,一切都是那么平和,那么惬意。

  早上醒来,侧耳倾听。

  母亲的做饭声,父亲的咳嗽声,妹妹的哈欠声,听在耳中,都是那么让人陶醉。

  “守护吗?”

  方平心中泛起一个念头,这才是武者的真谛吗?

  他不知道,也不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