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70章 靠脸吃饭靠不住
  大年初一,方平家没什么亲戚要去拜年的。

  小姨一家也电话约好了,初二他们来阳城。

  初一这天,方平缩在家看电视,顺便在群里和其他人聊上几句。

  吴志豪这些人还好,家里亲戚虽然多,可也不是都用去。

  傅昌鼎这群人,那就惨了。

  方平看到傅昌鼎在群里抱怨,作为魔武的学生,正式武者,他傅昌鼎也算是成人了,真正能代表自己承担起家业。

  所以,从今年开始,他得独自去拜访他的七大姑八大姨,各种叔叔伯伯,阿姨婶婶……

  这家伙顺便发了张日程表,满满当当的!

  从初一开始,到正月初十,十天,他得给近百位长辈拜年,都是需要登门拜访的那种。

  赵磊这些人都差不多的情况,亲戚多,家大业大,圈子也大,作为小辈,都得上门拜年才行。

  方平没想着给别人拜年,他一个学生,自然也不会有人给他拜年。

  虽然阳城不少高层都知道,方平是一品巅峰武者,可方平年纪太小,现在大家没接触过,也没必要彼此拜年。

  可方家,今天还是来了人!

  ……

  当看到七八个小姑娘,一脸红扑扑地登门,雀跃地要给方圆拜年的时候,方平差点被呛死!

  “圆圆姐,新年好!”

  “社长,好几天都没看到你了,今天要不要一起出去玩?”

  “圆圆姐,方大哥不在家吗?”

  “……”

  方平盯着一个小姑娘猛看,你这什么眼神!

  我这么大个活人,就被你无视了?

  也难怪别人无视他,方平缩在沙发中,懒得动弹,加上这些人找方圆的,他也没出面招呼。

  结果就这么华丽丽的被无视了!

  听到有人提起自己,方平露出自认柔和的笑容,探头道:“我在这!”

  “哇!方大哥在家!”

  一个小姑娘惊叫一声。

  接着,下一刻让方平无语的事再次发生了。

  “跑啊,方大哥在家!”

  “快跑!”

  “走了,圆圆姐,电话联系!”

  “……”

  不到5秒钟,七八个小丫头跑的没影了!

  电梯都没坐,直接从楼梯口跑了!

  方平目瞪口呆,这是怎么了?

  我什么时候这么不受女人待见了!

  魔武那边,杨小曼她们看自己不顺眼,之前,刘若琪吓的落荒而逃。

  现在,几个小丫头片子,见到自己在家,第一反应不是膜拜要签名,而是跑路!

  “我的女人缘……”

  方平彻底无言,为什么啊!

  我长的不帅?

  实力不强?

  还是没钱?

  都不是啊!

  可现在咋回事,就没遇到一个靠谱点的女人。

  方平脸色难看,哼了一声,继续缩回沙发中看起了电视,这不应该!

  方圆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方平,见他脸色跟黑锅底似的,不由有些心虚起来。

  “方平不会知道我说他坏话了吧?”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我也没说什么啊,只是说他喜欢打人、喜欢一刀把人劈成两半、喜欢捏人家脸,捏成圆圆的才罢休……我说的是事实嘛!”

  方圆心里咕哝几句,匆匆小跑上楼,她怕方平待会又得捏她脸。

  明明都瘦了的,这些天方平在家,她小脸蛋又肉眼可见地鼓了起来,方圆才不会承认这几天多吃了好多东西!

  ……

  正月初二,小姨一家登门。

  表弟表妹也一起来的,有这俩熊孩子在,方平也头疼的厉害,接连两三天都没空闲的时间。

  方平参加交流赛的事,小姨和小姨夫也都知道了。

  这几天看到方平一次夸一次,夸的方平都快不敢在家里待了。

  家里就这么大,一天得遇到上百次,再夸下去,他得崩溃。

  一直到正月初六,方平总算不用在家陪那三个熊孩子了。

  阳城举办的武者交流会,开始了!

  ……

  阳城酒店。

  此次的阳城武者交流会就在酒店二楼举办。

  此刻,谭振平也领到了迎客的任务。

  这次来的武者,不仅有阳城本地的,还有一些外地发展的阳城武者,也会参与进来。

  熟悉的武者就算了,一些外地发展的武者,大家都不是太熟悉,也需要阳城这边有武者出面接待。

  谭振平不是一个人,旁边还有一位侦缉局的副局长。

  两人一边接待客人,一边小声聊着天。

  “张凤洋到二品了吧,刚刚气势不一般,比咱们好像强一些。”

  “应该是吧。”

  谭振平点点头,又摇头道:“咱们都是武道培训班出来的,现在二品也不吃香了。”

  “话不能这么说,改革也是上层的事,在阳城,一品就是一品,二品就是二品……”

  两人正聊着,一辆出租车在门口停了下来。

  一开始两人也没在意,等看到车上下来的青年,谭振平忽然笑道:“方平,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打车的太多,差点没打到车。”

  方平笑了一声,边走边招呼道:“谭叔,怎么让您在外面接人了?”

  “今天有些二品武者甚至三品的要过来,得撑个门面……”

  谭振平笑了一声,接着帮着介绍道:“这是阳城侦缉局副局长史涛……”

  “史局长好!”

  “方先生果然年轻有为,我差点都没认出来,太年轻了……”

  史涛也极为客气热情,魔武的天才学员,可不是他这个副局长能比的。

  几人客套了几句,谭振平还得继续招呼人,方平虽然是来宾,可谭振平长他一辈,他也不好就这么上去,就在一旁站着陪聊了起来。

  这时候,一辆黑色轿车在门前停下。

  车上,下来两个男人,一老一少。

  看到来人,谭振平微微蹙眉,接着就笑道:“老陈……”

  “谭振平?”

  看到谭振平,车上下来的中年男子忽然皱眉,冷哼道:“怎么,当起门童了?

  我还以为你谭振平当初下阴招弄走了我,现在怎么着也当大局长了,没想到也就是个门童的货色!”

  “陈启涛!”

  谭振平皱眉道:“别太过分了,当初的事,谁对谁错,大家心里清楚!”

  “呵,心里清楚?

  你谭振平什么货色,你自己不清楚?

  大早上的,就被人恶心到了,白提督邀请我的时候,可没说他谭振平会在这!

  早知道这玩意在这,我怎么可能会放下生意来参加这劳什子交流会!”

  “陈总息怒……”

  一旁的史涛赔笑道:“陈总,今天是阳城家乡武者的交流会,你和谭局长的事……”

  “史局长,我陈启涛可不是不给面子,白提督一邀请,我马上放下手中的生意,千里迢迢地赶了回来!

  可阳城谁不知道,我看到姓谭的就恶心!

  现在弄这么个玩意来恶心我?这就是白提督说的为热情欢迎?”

  陈启涛口中的白提督,正是阳城的一把手。

  阳城作为县级市,一把手也被称为提督,不过更应该称为伪提督。

  如今的提督,几乎都是四品境。

  阳城这边,则是三品境。

  陈启涛能让阳城提督亲自邀请,因为他实力不弱,二品巅峰境。

  十年前,他也是一品。

  不过这些年,他生意做的不错,买了一些丹药服用,不像谭振平一直停留在一品境。

  一旁的方平微微蹙眉,想了想还是没吭声。

  而陈启涛身边的青年,此刻忽然道:“爸,和一个一品境较什么劲,没意义,算了,咱们进去吧。”

  青年语气中带着些许不屑。

  谭振平眉头皱起,沉声道:“阿豪,我和你父亲……”

  “别,谭局长是吧,我和你可不熟。”

  被称为阿豪的青年马上撇清关系,淡淡道:“你和我父亲的事,我懒得管,可我父亲看到你心情不是太好,你看,是不是避一避,挡道可不太好?”

  谭振平顿时有些怒意升起……

  史涛拉了他一把,陈启涛是二品巅峰,他儿子也是一品武者,而且还是华南科大的学生。

  史涛此刻想的还是息事宁人,没必要闹的太过。

  当然,大家也就嘴上吵吵几句,也不敢真对谭振平如何,官方的身份就是最大的保障。

  这时候,方平不得不迈步往前走了一步。

  谭振平一直在阳城对自己父母颇为照顾,对自己也算不错,他两个儿子当初还教过自己桩功,大家也是朋友。

  看着老谭被人奚落,上一代的事,方平也不好说什么。

  可年轻人哔哔,那就不合适了。

  看样子,谭振平显然是认识这个青年的,指不定当年关系还不错。

  帮亲不帮理,这才是老祖宗留下的优良传统。

  另外,看这两父子的样子,也不像有大来头的,实际上阳城也没几个武者有大来头的。

  方平往前走了一步,笑了笑道:“都是阳城人,没必要闹的这么僵……”

  “你算哪颗葱?”

  方平还没说完,青年就哼了一声,一脸的不屑。

  方平摸了摸鼻子,忍不住道:“你不认识我?”

  这小子刚刚史涛说他是华南科大的,华南科大的没看过武道交流赛?

  “你……”

  青年还想再说什么,方平忽然冷着脸道:“小子,你华南科大的学生是吧?我看你刚迈入一品境,居然就看不起一品武者了。

  这样,我饶你一只手,一手打不死你,你再跟我嚣张!”

  “你!”

  青年顿时大怒,陈启涛也皱眉想开口。

  方平再次冷哼道:“给你们面子,让你们消停点,再闹腾,你们父子一起上,信不信打残了你们,也没人说个不是!”

  对面的俩父子一下子熄声了,感觉有些摸不清方平的来头。

  史涛见状连忙小声道:“这位是魔武的方平方先生……”

  “方平?”

  陈启涛大概是不记得了,他儿子却是脸色微变,忍不住看了方平一眼。

  方平这才好受了许多,大爷的,感情你知道我方平嘛!

  瞥了他一眼,方平冷笑道:“怎么样,考虑考虑,我饶你双手都行!

  武大学生的颜面,被你给丢尽了!

  八校联盟在交流赛最后一战,你们学校的王跃龙虽然输了,可谁不佩服三分!

  你们副校长,刘老宗师一句‘武大武者不怯战、不怕战,每战必以赴死之心出战’,让我们这些武大学生倍受鼓舞!

  你算个什么玩意?

  挂着个武大学生的名头,装什么大头蒜!

  武大的名声,都是被你们这种蠢货败坏的!

  你父亲和谭局长的恩怨,那是老一辈的纠纷,我看也不是什么大仇大恨。

  你倒好,张口就是一品武者不算什么,让谭叔给你让路,你算个球?”

  方平训的对方跟孙子似的,青年脸色涨红,却是一言不发,没敢吭声。

  “下次最好别让我在魔都看到你,看到你一次,我揍你一次!你们华南科大谁不服气,我倒想让他们看看,你们华南科大的学生是什么货色!”

  “你……”

  青年脸色僵硬,想反驳,却是一句话没说出口。

  他父亲此刻也感觉到了不对,也没吭声。

  史涛看了一会,马上反应过来,笑着打圆场道:“大家都息怒,都是自家人,阳城不大,从阳城走出的武者也不多,陈总,您看,您和贵公子要不先上去休息片刻?”

  陈启涛看了方平一眼,又看了看儿子,点点头,带着默不出声的青年一起往里走去。

  他们一走,谭振平有些意兴阑珊,轻叹道:“谢了,这次要不是你,你谭叔我恐怕得丢个大人。”

  “谭叔别客气了,谭昊他们知道你被人欺负了,我不管,还不得骂死我。”

  方平笑了一声,谭振平忽然道:“我算是看透了,还得要实力。

  我自己是不行了,可阿昊和阿韬还是有前途的。

  这次回去,我砸锅卖铁,也得供他们尽快进入武者境!”

  方平有背景吗?

  没有!

  就算有,陈家父子也不知道。

  可方平一个名字报出来,陈启涛那个拽的二五八万似的儿子,被训的跟孙子似的,也不敢反驳一句。

  为什么?

  方平有实力!

  以方平的实力,一只手也能打残他。

  他父亲上都没用,二品的气血武者,遇到了方平,心里没点数?

  陈启涛的儿子正因为知道这些,才一声不吭,哪怕被方平奚落的厉害。

  谭振平心里感触很多,方平却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触。

  只是心里暗骂一句,刚刚那小子居然不认识我这张脸!

  我都以为我能靠脸吃饭了,起码在一二品武者当中是这样的!

  难不成以后遇到找茬的,非要自报家门,我是魔武的方平?

  那多跌份!

  看来,还得让自己这张脸知名度再大一些才对,就像上次老王去魔武武道社,武道社的人一看到老王,都是“哇靠,王金洋,惹不起”这种表现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