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86章 不强也得装的很强!
  首战,南武败北。

  二品巅峰武者,任务积分排名第三的陈鹏飞溃败。

  台下,喧嚣声再起。

  “陈鹏飞败了!”

  “他是二品巅峰,对方才初入二品好不好,这都败了,搞什么鬼!”

  “你们白痴吗?赵磊二次淬骨,气血不比陈鹏飞弱,桩功站空境,陈鹏飞预判出现了失误,要不然败的就是赵磊,不是陈鹏飞弱,是赵磊比想象的强!”

  有人为陈鹏飞辩解了几句,赵磊在交流赛上表现机会不多,众人对他的了解很少。

  站空境的桩功,真不是大白菜,大批三品武者都没做到这一点。

  陈鹏飞按照以往的经验预判攻击不算失误,只是低估了赵磊而已。

  首战告败,也让南武众人心中多了点阴影。

  南武,三品武者不多,十多个而已。

  二品巅峰,足以代表南武的精华。

  可现在,第一场就败了!

  ……

  “赵磊,继续吗?”

  王金洋问了一句,赵磊刚想出声,方平迈步而来,开口道:“切磋赛,气血消耗太大,没必要继续打了。”

  赵磊虽然有心再战一场,可想到下一个也是二品巅峰武者,想了想还是走下了擂台。

  “打的还行,桩功站空境了,藏着掩着到现在,准备对付谁?”

  方平笑眯眯地看着走下台的赵磊,赵磊脸色漆黑,哼道:“没遇到让我全力出手的人而已!”

  “是吗?”

  方平笑了一声,也不继续说,迈步走向了擂台。

  “魔都武大,方平,二品巅峰!”

  “魔武的那个队长?”

  “也是南江人,他都二品巅峰了!”

  “他怎么修炼的?1月份打比赛,不还是一品巅峰吗?”

  “……”

  方平话音落下,台下彻底不淡定了。

  二品巅峰!

  这才几天啊?

  大家在非武者阶段,进步都没这么快。

  ……

  擂台一侧。

  张定南淡笑道:“这小家伙,是吕凤柔那个学生?”

  “不错。”

  “学的是我的刀法?我上次也看了一会……没看出来,我还以为他师从‘周一刀’。”

  “咳咳咳……”

  黄景和南武的校长都干咳一声,接着有些失笑。

  “周一刀”也是刀道宗师强者,砍人向来就是一刀流,一刀不够再来一刀,没啥技巧,也没啥招式可言。

  《爆血狂刀》虽然也是这路子,可却不是单纯的一刀砍。

  方平之前在交流赛上,的确没看出来,修炼的是以连斩爆发为名的《爆血狂刀》。

  打趣了一句,张定南又道:“南江人,可惜没能留在南江。”

  “你地域之心太重,局限太大,魔武的学生难道就不是华人,就不会为华国出力?”

  “不一样……”

  “我觉得一样!”

  “随你怎么说,这次地窟入口一旦出现在南江,希望魔武可以助南江度过此劫。”

  “武大不会坐视,放心。”

  “希望如此,每次地窟入口开辟,其他地方也会暴动,我就怕来不及,抽不出人手。”

  张定南脸上露出淡淡的忧色,南江,和平多年,也要经历血腥了吗?

  ……

  伴随着台下众人的议论。

  南武很快走出一人,是个女人。

  方平一看唯一的女人上场了,不由看了王金洋一眼。

  王金洋没看他,上台的马尾辫女武者眼神冷厉道:“别看了,难道你歧视女人?”

  方平笑道:“没那意思,只是觉得,打女人,不知道会不会被骂?

  南武数千学生,居然连几个男人都凑不齐?

  有些可悲啊。

  别看我们,我们这边不是为了特意打比赛来的,说实话,真的碰巧了而已。”

  “口舌之利!”

  “随你怎么说吧,当初,我也是差点选了南江武大,现在倒是有些庆幸……南江武大,除了少有的几人,没让我看到眼前一亮的人物。”

  这话声音不小,台下一下就沸腾了!

  “狂妄!”

  “蓝彩叶,击败他!”

  “打死他!”

  “……”

  台下的吃瓜群众,群情愤涌。

  方平却是惊叹道:“烂菜叶,这名字……这,你爹妈跟你多大仇……”

  “找死!”

  下一刻,蓝彩叶怒了,连自报家门的兴趣都没有,身形一动,诡异地出现在方平身侧。

  “步法不错,可惜……”

  方平笑了一声,脚尖轻点地面,身影消失在原地。

  “你们王社长说,南武的二品巅峰武者都是精英,我真没看出来。

  这次比赛,我是没兴趣打的。

  你们王社长和我关系不错,觉得有必要打击一下我,让我知道没选南武是错误的选择。

  可惜……真没看出来我有啥好后悔的。”

  说罢,方平还朝台下的王金洋看了一眼,看看,我这服务多周到!

  你不是要我当恶人吗?

  现在刺激的南武的人都快发疯了,15颗二品气血丹,价廉物美,绝对保价。

  蓝彩叶不再回话,身影也迅速消失在原地。

  方平语气依旧轻松道:“真不想打女人,换成男人,我一刀劈死了事。

  可女人嘛,算了,咱们跑跑步,运动运动算了。”

  “混蛋!”

  “……”

  南武的学生这下子真受刺激了!

  人群中,吴志豪几人缩了缩脖子,对视一眼,小声道:“大家以后千万别说认识他……”

  他们怕死!

  方平这是在挑衅南武所有学生!

  这家伙,这次不管输赢,都是南武学生的公敌,太他么欺负人了!

  ……

  “美女,咱们聊聊天吧?你多大了?有男朋友吗?”

  “……”

  “你家里有宗师吗?应该没有吧,我不记得有蓝姓的宗师。”

  “……”

  “带把刀好累,要不放下刀,咱俩好好聊聊。”

  “……”

  几分钟后,蓝彩叶脚步停了下来,盯着方平恶狠狠道:“你只会逃吗?”

  方平笑眯眯道:“那倒不是,只是想给你们一个展现自己的机会。

  真的,不过有点可惜,没看到让人惊艳的地方。

  普普通通,和很多死在我手上的二品武者没太大差距。

  你这样的,我一个可以打十个!”

  “混蛋!”

  蓝彩叶眼睛都红了,怒吼道:“有胆子别跑!”

  “你说的?”

  方平一直嬉皮笑脸的表情忽然收敛了下来,朗声道:“来,我倒想看看,南武二品境是不是真的不堪一击!”

  声音还在空中传荡,下一刻,方平忽然贴近了蓝彩叶。

  蓝彩叶心中微微有些异样,方平左手提刀,长刀不适合近身的。

  来不及多想,方平主动放弃长处,她也不介意让这个口花花的混蛋吃个大亏!

  方平刚近身,蓝彩叶迅速抽刀横斩!

  而方平依旧没有动刀,右手忽然变拳为掌,稍微倾斜几度,对着她的单刀拍了下去!

  “噗噗噗……”

  一连五声不算巨大的闷响声传出,方平掌拍单刀一侧,一连拍出五掌!

  蓝彩叶手中的刀一下子被拍了回去,整个人也往后倒退,方平却是再次贴近,迅速对着她的右手腕拍了三掌!

  “叮当……”

  蓝彩叶一下子没能握住单刀,单刀跌落在地。

  方平却是没再进攻,后退了一步,淡淡道:“真的很弱,我怕没能留手,一刀劈死了你,不值得。

  饶你一只手,你也不是我对手。”

  蓝彩叶眼中悲愤之色一闪而逝,忽然不再说话,转身跳下擂台,迅速消失在众人面前。

  台下的王金洋喃喃道:“我让你赢了他们,没让你结大仇啊!”

  这仇结大了,还不如一刀把对方劈成重伤。

  现在好了,蓝彩叶恐怕能气的吐血,方平这样的胜利,比把她劈成重伤都让人难受。

  ……

  另一侧。

  张定南却是露出笑容道:“有点意思,爆血狂刀五连斩,单刀爆发气血30卡左右,五连斩累积一点,比单纯的150卡气血爆发都要强不少。”

  黄景也微微点头道:“算得上二品武者的杀手锏了,而且桩功大成,步法大成,蓝彩叶差了点,全面被克制,方平说饶她一只手,倒是夸张了……”

  方平其实单手双手都无所谓,不过方平没用自己的D级长刀,的确是留手了。

  他们俩人聊着,一旁的南武老校长则是轻叹道:“小家伙拿我南武学生练手呢。”

  轻松击败了蓝彩叶,方平气血消耗撑死了200卡。

  对于方平来说,这也是一次尝试。

  之前他刀刀爆发百卡气血,威力是大,可消耗也惊人,对付一品武者,消耗都巨大无比。

  这次击败一位二品巅峰武者,方平气血却是保留了一大半。

  这也意味着,不用服药,方平依旧保持不小的战斗力。

  ……

  很快,南武第三位武者上台了。

  这次是个男人,看着方平的眼神,杀人的心都有。

  方平却是不在意,依旧笑道:“对女人要客气一点,对男人就没必要了。”

  “我……”

  “不用报名,弱者我也不记得。”

  “……”

  “混蛋,打死他!一定要打死他!”

  “太嚣张了,难道南武真的没人了吗?连基本的武道礼仪都不顾了!”

  “……”

  此刻的南武学生真的彻底愤怒了!

  方平居然没让人通报姓名,这在武道切磋上,是不屑,是鄙夷,是无视的态度。

  王金洋也惊叹道:“这效果……”

  没法说了!

  这效果比他想象的要强烈十倍!

  方平今天真要毫无无损地走出了南武,南武的这些学生恐怕都会把方平当成毕生的假想敌!

  这样的打脸,比他当初踩了魔武一品都要强烈。

  而下一刻,方平也展示了他无视南武二品武者的实力!

  这一次,方平没再拿肉掌当刀,很痛的,装十三也有代价的好不好。

  凤嘴刀横劈虚空,音爆声都能听到。

  “砰!”

  一声巨响,一刀,对方倒飞而出。

  “呵呵。”

  方平脸色稍显苍白,淡淡道:“傻不傻,还以为我跟你玩捉迷藏?一刀都接不住,真让人失望。”

  “……”

  台下此刻彻底安静了下来。

  南武第三人,败的太快了。

  “他……好强……”

  有人低声呓语,脸色说不出的复杂。

  ……

  傅昌鼎几人也有些无语,这南武的武者,实力也太弱了吧。

  白若溪却是轻声道:“他故意的,上一轮故意刺激蓝彩叶,也没用大招,以连斩获胜。

  这一轮,他上台就激怒对方,引诱对方正面接他一刀,刚刚一刀爆发威力超过200卡!”

  “他不是说他没掌握二品境的绝招吗?”

  几人一脸的不忿,他么的,又骗人!

  白若溪瞥了几人一眼,你们信方平的鬼话,那能怨谁?

  赵磊脸色漆黑,说我隐藏,合着你也一样!

  准备阴谁呢?

  ……

  强者们自然看出了方平的用意,也知道自家学生没有想象的那么弱。

  起码硬接方平一刀的武者,只是跌落擂台,内腑只是轻伤,还看到重伤的地步。

  可在其他下三品武者眼中,南武的确太丢人了。

  三战三败!

  陈鹏飞败给了二品初段武者,剩下的两位也丢人至极,被方平轻易击败。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趁人不注意之际,方平随意塞了一颗丹药入口。

  这个趁人不注意,指的是学生们,强者们在意了才好。

  而方平苍白的脸色,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红润。

  张定南又多看了一眼,微有赞叹道:“这体质……让人羡慕。”

  黄景倒是没在意这个,沉吟道:“这么做有效果吗?南武不比魔武,败的太轻松,反而让人绝望……”

  适当的压力可以让人成长,可当对方看起来强到无敌了。

  那就不是压力了,众人反而觉得不是他们太弱,而是对方太强,这样的比武,还不如不来。

  “没事,你以为小家伙真的能胜的那么轻松?”

  “哦,看来还有底牌,那就再看看吧。”

  黄景稍微看了一眼剩下的两人,笑了笑,没再注意,二品的武者在他们眼中,不值一提,无论多强。

  ……

  在所有人脸色复杂中,南武第四人上了擂台。

  没有通报姓名,上台的青年,赤手空拳,露出古铜色的肌肤,轻笑道:“魔武天骄的确非同一般,可如此轻视我南武学员,有些过分了。”

  “是吗?你实力不弱,在南武二品当中,数一数二吧。”

  “可以这么说。”

  方平忽然将长刀丢下擂台,脸色郑重起来,“说实话,前面两人,一上台我就知道不是我对手,打的没意思。

  你有点意思,有点压力。

  我没有轻视任何人的意思,可南武的确没看到让我惊艳的二品武者!

  用刀,在我看来,是应该的,这把长刀,也是我努力挣学分换来的。

  可我知道,南武的学生不会服气。

  为了让你们服气,咱俩来点干脆的。”

  “没必要的……”

  青年微微摇头,不过却是不再说什么,踏步往前迈了一步!

  这一步迈出,对方的气势完全变了!

  台下的不少人,实际上根本感受不到这一切,可这一刻,也瞬间安静了下来,仿佛感受到了气氛的凝重。

  方平也脸色沉重,盯着对方看了好一会。

  “战场上下来的?”

  方平没问,他也没见过从地窟战场出来的武者,不,魔武的导师都去过,可大家平时没什么气势可言。

  对方刚刚的气势变化,让方平不由想起了交流赛之时,八校联盟的老宗师下台之时爆发出来的气势。

  “金戈铁马……”

  也许,就是这种感觉。

  下一秒钟,两人一起动了!

  方平脊柱先是绷直,接着瞬间弯曲下来,同一时间,方平拳头已经打了出去。

  对面的青年也是如此,古铜色的手臂,忽然被灯光映射成了血红色。

  胳膊没有变的粗大,可对方的拳头,也映射出浓郁的血色。

  两人同时迈步,在很多人没看清的情况下,一连对击五六拳!

  “滴答……”

  两人飞速后退,方平右手轻轻摆动,此刻右手已经血红一片,血液不断滴落。

  《爆血狂刀》说是刀法,换成拳脚也一样适用。

  方平刚刚一连六拳打出去,爆发出的威力,比之前战胜蓝彩叶两人只大不小,结果却是和对方两败俱伤。

  对面的青年,手臂也在颤动,手掌显得更加血红。

  没管伤势如何,下一刻,两人再次动了。

  方平脚尖绷直,右脚飞速戳向对方的太阳穴。

  对方眼中血红之色闪现,忽然伸出双手,一把擒住方平的右腿,用力朝后甩去!

  方平也不挣扎,顺势腾空而起,脚尖和对方眉毛齐平。

  下一刻,半空中的方平强行摆脱惯性的力量,犹如平地一般,双脚连环踢向对方的头颅!

  ……

  “这招真他么帅!”

  傅昌鼎一脸的羡慕,此刻的方平,宛如神仙中人,踏空而行,踢的对方不断后退。

  “我还以为他只会拿刀砍人呢。”杨小曼也接了一句。

  白若溪却是面色凝重道:“对方稳而不乱,经验丰富,方平未必是对手……”

  “不会吧?”

  几人都一脸的惊讶,方平虽然讨人嫌,可实力真的不弱,起码对上三品初入的武者,方平也能战而胜之。

  “你以为方平故意耍酷不用刀?他用刀施展不开,对方也不会傻傻的硬接,方平感觉很敏锐……”

  白若溪表扬了一句,其他人却是面面相觑。

  “我们真以为他为了耍帅的……”

  几人心里念叨着,鬼才知道方平是觉得用刀施展不开,那小子一副大义凛然不用刀欺负人的样子,连南武的学生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难怪,难怪刚刚那个青年有些无奈地说“没必要”,方平这家伙真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