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204章 这是我靠山!
  “九品武者……”

  出了后勤部,方平叹息连连。

  聪明如他,很快反应过来,这送信的任务,恐怕也没那么简单啊!

  想归想,任务还是要做的。

  1000学分拿了,方平敢不做,吕凤柔就能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九品境的天门城城主,这个还好,吕凤柔也说实力强了再说。

  可送信,这可不是什么难事。

  ……

  晚上的课程结束,方平拉着傅昌鼎笑道:“陪我去南区一趟。”

  “去南区干嘛?”

  “送封信。”

  “大晚上的去?”

  “地窟联系不到,信挺急的,等等看,不是今晚就是明天,去不去?”

  “行,顺便请教一下你怎么修炼的。”

  傅昌鼎答应的也痛快,一旁的赵磊有些蠢蠢欲动,却是不好开口。

  方平眼尖,见状笑道:“赵磊,一起?”

  赵磊嘴上想要拒绝,却是没能开口,对于方平这么快修炼到三品,赵磊也觉得肯定不单纯是天赋的原因,方平肯定有其独到之处。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学习一下也是好的。

  ……

  路上。

  傅昌鼎询问道:“最近淬骨,总觉得速度慢了下来,方平,你修炼的时候,就没这种极限瓶颈的感觉?”

  “有,很多次。”

  “那你如何解决的?”

  方平笑道:“其实这些事,很简单,导师们都知道,不过导师们一般不会告诉咱们。”

  “为什么?”赵磊一脸奇怪,导师不至于藏私吧,何况他父亲也没说。

  “怎么说呢,老师们更希望我们能循序渐进,以及性价比的问题吧。”

  方平笑着解释道:“其实我在二品境修炼,之所以这么快,和淬体进度快有关。”

  “淬体?”

  “对!”

  方平点头道:“人体骨骼的淬炼,其实说是淬骨,然而在淬骨过程中,我们也在不断蕴养肉体和经脉,这一点,大家应该清楚。”

  两人点头。

  方平继续道:“可这些,也都是消耗气血的,需要时间,而且减缓了淬骨的速度。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其实,我们可以将淬骨的过程,拆分开。

  先淬体,再淬骨!

  不,应该说同时进行,你一边气血淬骨,丹药淬体,这样一来,你速度就会增快……当然,快的有限。”

  “你的意思是?”

  “烧钱!”方平笑眯眯道:“大量的烧钱,天天拿淬体丹融化了洗澡,我保证,速度肯定会比现在快一些。”

  两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开什么玩笑!

  现在的气血丹,淬骨丹,已经让他们入不敷出,还再单独淬体,这得多少钱才够砸的!

  方平却是继续道:“其实我从李老师那边问了一下,除此之外,还有个办法,进气血池!

  气血池虽然号称对中三品武者有效,实际上,下三品武者一样可以用,就是性价比不高。

  你在气血池中修炼,比能源室更有效果。

  恢复速度快,补充速度快,气血几乎绵延不绝,要是舍得,再在气血池中塞一颗淬体丹,服下一颗淬骨丹,修炼一小时,顶得上平时一天!”

  两人再次无言!

  气血池的花费,比能源室更大,30学分一小时!

  加上一颗淬骨丹,二品的也要30学分。

  淬体丹呢?

  还是30学分!

  一次修炼,90学分,倒是不用再服用气血丹。

  这么修炼下去,指不定一个月大家就能达到二品巅峰。

  代价呢?

  2700学分!

  8100万人民币!

  就为了从二品中段迅速迈入二品巅峰,省去两三个月的时间,起码多花5000万!

  值得吗?

  导师们不推荐这种方式,几人的父辈也不推荐,吕凤柔推荐赵雪梅也没方平说的这种奢侈,关键是赵雪梅不是二次淬骨,修炼速度更慢。

  傅昌鼎盘算了一下,喃喃道:“这开销,太大了,你就是这么干的?”

  “差不多吧。”方平笑了一声,是真的差不多。

  他的系统,财富值足够,效果比气血池都要好。

  “难怪……”

  傅昌鼎脸色复杂,幽幽道:“下次你再说你穷,我信,可你穷的不是没道理!”

  这么烧钱的修炼方法,身家百亿的武者恐怕都舍不得。

  二品境,一个月就烧钱近亿。

  那三品境呢?

  起码得翻倍,而且三品境修炼时间更长,可能要几个月甚至半年,等成了三品巅峰的武者,花了10个亿都属于正常范围。

  下三品花钱花成这样,除非真的钱多的烧的,要不然,就没人会干这种事。

  说话间,三人到了南区深处的地道入口。

  三人没进去,入口处,有军人持枪戒严,而且内部还有武者驻扎,比外面持枪的军人更可怕。

  对方平他们而言,此刻速度已经极快,地方扫射都未必能打中他。

  可遇到比他们强的武者,逃都难逃。

  地道入口很安静,方平也没浪费时间,直接站桩开始修炼。

  一边站桩,方平一边道:“桩功达到了站空境,已经是下三品的极限。

  我听我导师说过一次,桩功只是基础,到了中三品,桩功会出现两个分支。

  桩功其实是锻体功法和步法的一个结合体,而到了中三品,便会彻底分离,有人选择进修锻体功法,为修炼五脏六腑打基础,有人选择修炼步法,不是我们现在这种,而是站空之后的御空。

  你们见过中三品武者会飞的吗?”

  傅昌鼎失笑道:“你真敢想,修炼御空步的武者我见过,或者说踏空步,还谈不上御空。

  就和你现在可以短暂的踏空而行一般,中三品武者,这个时间会持续的稍微久一些。

  另外,速度、应变能力、高度都会有一个进步。

  我曾见过一位五品强者,踏空而行,前行百米,悬空高度接近10米。

  当时惊为天人!

  这样的武者,才是真正的神仙中人,与仙共舞……哪怕百米后,这位五品强者迅速跌落,那也是了不得的创举。

  不过从桩功转修御空步法,而不是锻体法门,其实被很多强者认为虚有其表。

  御空,等你达到宗师境,其实不修御空步法,也能做到。

  中三品武者,一些自认能达到宗师境的武者,都会在这时候选择修炼锻体法门,加速修炼进度,迈入宗师境……”

  方平微微沉吟道:“之前我倒是问了一句,老师的说法是贪多嚼不烂,有中三品武者,在两者上面都有突出表现的强者吗?”

  赵磊插话道:“有,不过都是六品武者,而且大部分都是六品巅峰。

  这些强者,很多人困在了六品境。

  宗师是一个很大的境界壁垒,大部分六品强者,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踏入宗师境。

  这时候,在品级上无法进步,他们便在其他方面下苦功。

  有些六品巅峰的武者,极强,在六品巅峰境,其实也是一个跨度极大的境界。

  六品巅峰和六品巅峰,是完全不同的。”

  方平微微沉吟道:“你们发现了没,六品境,没有排行榜。”

  傅昌鼎笑道:“正常。”

  “嗯?”

  “十个六品巅峰,有八个在地窟……坐生死关!”

  傅昌鼎语气微微凝重道:“地窟不能久留,危险极大,这点大家都清楚,包括宗师都不会在地窟久留。

  可六品巅峰武者,为了寻求突破机缘,大部分都在地窟内部。

  你根本不知道他是死是活,也许下一刻,他就会以宗师的身份从地窟走出。

  也许一辈子都无法走出!

  他们这群人,也不热衷于名利,这时候,名气再大,金钱再多,丹药再多……

  都没太大作用。

  宗师这一关,不是靠这些,而是靠其他的东西。

  所以六品不排名,因为没意义,你根本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巅峰的大师武者还活着。”

  社会上的六品巅峰武者极少,哪怕武大也是如此。

  魔武,方平知道的几位六品武者,吕凤柔、唐峰、李老头三人是六品巅峰,其他如罗一川、徐建洲这些人,都不是巅峰境。

  其他年级的导师,也大多如此,六品巅峰境,在魔武,不到10人,这是绝对的。

  大一这一届,其实原本就唐峰这一位六品巅峰导师。

  吕凤柔是后来加入的,而李老头现在根本不教课。

  也许,真要认真盘算下来,魔武的六品巅峰武者,在校的不会有5人。

  这还是魔武,其他武大,除了京武,几乎看不到六品巅峰的武者。

  ……

  三人说说聊聊,等到了11点多,方平见人还没出来,便准备离开了。

  刚想走,地道口的门忽然被打开。

  很快,有人从中走出。

  吕凤柔的判断,显然是准确的,对方就在这一两天内出来,而且魔武的地道入口,一般也很少有人走。

  方平一见有人出来,急忙将信掏出,在傅昌鼎和赵磊两人中看了看,想到傅昌鼎好久没挨揍了,而且之前还有几次入了自己的小账本……

  想到这,方平将信塞进傅昌鼎手里,迅速道:“我导师的爹,我有些怕,你帮我给他,顺便问候他一声,说他女儿想他了,让他去陪她。”

  傅昌鼎一脸懵逼,吕凤柔的爹?

  方平干嘛要自己去给……

  稀里糊涂的,傅昌鼎见方平鼓励地看着自己,有些无语,不过这是在魔武,傅昌鼎也没多想。

  很快,一位……不知道是不是老人的武者朝几人走来。

  之所以说不知道,是因为对方头发雪白,面容却是算不上苍老,有点非主流大叔的感觉,不过白发衬托的对方挺帅气的。

  傅昌鼎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犹豫了一下才道:“老师,您的信。”

  白发男子看了他一眼,接下了信没说话。

  “那个……吕导师想您了。”

  “嗯?”

  男子愣了一下,忽然展颜笑道:“这是她的原话?”

  傅昌鼎不知道,侧头看向方平,方平见白发男子笑的挺柔和的,傅昌鼎也没什么事,这才上前一步笑道:“是老师的原话,老师说您女儿想您了,让您去陪陪她,您老人家……”

  刚想拍几句马屁,男子脸色忽然变了一下,轻哼一声,抬腿就是一脚!

  ……

  在傅昌鼎和赵磊茫然中,方平不见了踪影。

  傅昌鼎咽了咽口水,喉咙干涩,干巴巴道:“老……老师,他……”

  “没事,他是吕凤柔的学生,那个……那个方平?”

  “对,是方平。”

  男子微微点头,也不再说,眨眼间消失在两人面前。

  等人走了,傅昌鼎忽然道:“什么情况?”

  他到现在还一脸懵逼,白发老帅哥,刚刚对他还笑的和蔼可亲,可遇到方平,却是一脚踹飞了,方平这是多遭人恨?

  赵磊幽幽道:“方平让你去送信,大概就是这想法。”

  傅昌鼎也反应了过来,接着就嗤笑道:“活该!让这王八蛋算计人,最后还是自作自受!”

  傅昌鼎越想越想笑,这算什么?

  方平大概是察觉到了不妙,所以拿他顶缸,可谁知道,结果还是一个样,傅昌鼎倒是什么事都没,方平人却是不见了。

  两人对视一眼,赵磊干咳道:“需要找人吗?”

  “找个屁,谁知道人在哪趴着。”

  ……

  两人没猜错,此刻的方平,就在不远处的一栋楼顶上趴着!

  方平也懒得起身,趴在楼顶上思考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刚刚那句话到底哪说错了!

  傅昌鼎居然没事!

  这算什么?

  老帅哥怜惜小帅哥?

  专门欺负我?

  “不公平!”

  方平郁闷地咕哝一声,接着又喃喃道:“这白老头,是什么人?”

  被人打飞,这是方平第二次经历了。

  李老头之前随手一甩,他就飞出去了。

  李老头甩飞他一二十米而已,可刚刚那个白发老头,直接让他飞了上百米。

  而且这么远的距离,方平掉下来,也没那么痛,这力道控制的可不一般。

  “难道是宗师强者?”

  方平心中隐隐有些猜测,喃喃道:“老师背后站着的那位宗师?我最大的靠山?”

  “宗师强者……”

  想到这,方平迅速爬了起来,朝着黑暗中的人影就狂追而去,这好不容易遇到了自己的大靠山,混个眼熟也是好的,虽然刚刚这笔账自己记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