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228章 来自导师的叮嘱
  8号别墅。

  方平到的时候,别墅里第一次感觉有些站不下。

  人不少,赵雪梅和陈云曦都在,另外还有三男一女,也是年轻人,方平并不熟悉。

  吕凤柔靠在沙发上,好像在小憩。

  方平一进门,吕凤柔眼睛没睁,淡淡道:“来了。”

  “嗯。”

  “都认识一下吧。”

  吕凤柔说完,三男一女便齐刷刷看向方平。

  “叶擎,兵器学院大三学生,三品高段。”

  “梁峰华,兵器学院大三学生,三品巅峰。”

  “梁华宝,兵器学院大二学生,梁峰华是我哥,三品中段。”

  “刘梦瑶,制造学院大三学生,三品中段。”

  三男一女,各自介绍了一下自己。

  叶擎脸色冷峻,头发笔直竖起,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在方平印象中,这种发型的人,都是刺头的典型。

  梁家兄弟倒是看起来憨厚一些,两兄弟都考入了魔武,一个三品巅峰,一个三品中段,实力也都不弱。

  至于刘梦瑶,看起来则是柔和的多,也许是出自制造学院的缘故,远没有一些兵器学院的女生那么凶悍。

  方平连忙道:“方平,大一学生,三品高段。”

  众人闻言都多看了他几眼,包括赵雪梅和陈云曦也是如此。

  方平居然真踏入三品高段了!

  “师弟果然厉害……”

  梁峰华还没夸完,吕凤柔就打断道:“认识了就行,你们都是我这几年收的学生,加上方平、雪梅、云曦,这几年,我收了15个学生。”

  这事方平倒是知道,之前吕凤柔就说过。

  不过小一年的时间,方平一直没见过自己的这些师兄师姐。

  吕凤柔继续道:“15个人,死了6个了。”

  方平瞳孔微缩,大一入学,他要是没记错,吕凤柔说死了4个,一个四品,三个三品。

  这才一年不到,又死了两个?

  吕凤柔语气平静道:“另外两个,现在也残了,回家养老了,我的学生,就你们7个了。”

  “老师……”

  刘梦瑶眼睛忽然发红,略显哽咽道:“张师兄他们……”

  吕凤柔有些疲惫道:“早就说了,受伤了,就别再去地窟了。不听,现在骨骼碎了七成,坐着轮椅,可以踏踏实实在家养老了。

  今天让你们一起来,就是想告诉你们,死的够多了。

  四年来,我收了15个学生,剩下一半都不到。

  下学期,我不会再收学生了,未来也许都不会了。”

  短短四年时间,学生死了一个又一个,所有导师当中,她的学生死的最多。

  吕凤柔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看向叶擎道:“你和张龙山一起出的任务,感觉有蹊跷吗?”

  叶擎闻言微微蹙眉,半晌摇头道:“应该没,我们运气差了点,遇到了一小队斥候兵,四品中段的武者带队,陈师兄战死,张师兄重伤,我和另外两人也失散了,最后张师兄逃了回来,却是无法再修炼了……”

  吕凤柔疲惫道:“是你们太激进,还是有人在算计我?

  死了一个又一个!”

  众人无言。

  吕凤柔叹了口气,忽然看向方平几人道:“你们几个这次要进地窟,第一次进去,恐怕危险不小。

  方平,你脑子活泛,留点神,别死了。

  另外,多观察,到底是意外还是有人针对我……”

  方平心中咯噔一跳,连忙道:“老师,不会吧?”

  吕凤柔淡淡道:“谁知道,这些年,我得罪的人不少。

  当年出了点变故,我做了不少事,大家表面上不在意,谁知道心里怎么想的。

  还有,有些人担心我吕凤柔突破宗师,惹出大麻烦,牵连人类,好大的罪过!

  让我的学生去死,也许能打击到我,无法突破宗师,自然也就无法牵连到人类。

  用几位三品武者的性命,换来人类的未来,你说,这样的道德制高点,够不够高?

  所以,自己脑子清醒点,明面上害死你们不至于,可暗地里,谁也不清楚。

  而且,邪教武者,难道就真的是邪教中人,其他各界有吗?

  和地窟交战多年,虽然彼此语言不通,可这些年的研究,大体上也能猜出大家要表达的意思,有人给地窟当奸细,也未必不可能。

  我的学生,天才多,天才死了一个,比庸才死了十个都要划算。

  总之,各种可能性都有。

  都自己长点脑子,遇事要三思,7个人,还要死几个?”

  吕凤柔轻吐一口气,继续道:“记住了,进入地窟,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

  那是一个没有法制的世界,起码对我们人类而言,除了在据点,其他地方,都是没有法制的。

  人类有地窟这样的大敌,是经不起内讧,可也只限于大局上,个别武者死在地窟,谁知道怎么死的?

  我不喜欢用恶毒的心思去想别人,可我不得不想,这些年来,死了太多太多的人。

  尤其是我这边,死的人越来越多。”

  方平众人都沉默了下来。

  “就是提醒你们一句,别再死人了,峰华近期别下地窟,准备突破四品吧,毕业了就去政府任职,也别去军部。

  华宝、梦瑶两人,准备突破三品高段。

  叶擎尽快进入三品巅峰,近期局势不稳,都别去地窟了。

  至于方平你们三个,一次没进入过,去是必须要去的,但是……记住一句话,有命在,才有未来!”

  吕凤柔沉声道:“在学校,其他导师会告诉你们,要敢战,要不怯战,要不避战!

  去了地窟,军部会告诉你们,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

  但是,记住我说的,送死的是白痴,明知不可敌,一定不要去逞血气之勇。

  方平我还不担心,雪梅你们俩记住了,进地窟之后,一定要跟着方平,别跟我说什么死战不退!

  方平跑的时候,你们要跑的比他更快……”

  方平闻言一脸的无语,老吕这话是夸我还是损我?

  我啥时候跑过了?

  想当初,我也是三品中段战巅峰的人,勇猛的一塌糊涂,怎么就成了你口中的方跑跑了?

  赵雪梅和陈云曦面面相觑,吕凤柔不管这个,看向方平道:“其他人我不管,人都是自私的,死了拉倒,你自己的同门,记得完整地带回来!

  要是你连同门都能舍弃,那你就不是睿智,而是苟且!

  记住我说的话,当然,真要遇到必死的危机,逃一个算一个,自己见机行事吧。”

  方平面色庄重地点头,“老师,我还没到那地步。”

  吕凤柔继续揉着额头,过了一会又道:“其他人先回去吧,都努力修炼,方平留一会。”

  其他几人也不拖沓,道别了一声,各自离去。

  ……

  他们一走,吕凤柔靠在沙发上,沉吟片刻才道:“这次入地窟的时间确定了,6月20号,正式进入。唐峰带队!”

  方平闻言马上道:“老师,唐老师不会是您的仇家吧?”

  吕凤柔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唐狮子这个人……怎么说呢,智商也许不够,不过人品还行,他带队,不会故意去针对谁,害死谁,明白吗?”

  “明白!”

  方平松了口气,吕凤柔这么说,说明大狮子还是挺靠谱的。

  吕凤柔继续道:“唐狮子带队,他六品巅峰的实力,你们安全还是有保障的,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和他分开。”

  “嗯。”

  “真遇到了危机,想办法在地窟联络到我父亲……当然,可能性很低,地窟很大,我也不知道他在哪,何况地窟很危险,他是不是还活着……”

  吕凤柔微微摇头,她的父亲,进入地窟,一年多没消息了。

  去年年初,她还见过一次,之后就没了消息,吕凤柔真的不知道是死是活。

  尽管不太确定,吕凤柔还是将一块怀表丢给了方平,“这是我父亲留下的,有他照片,遇到了可以求助,遇不到也不强求。”

  方平郑重地接过怀表,这可是一位七品巅峰宗师的信物,保不齐就能遇到,忽悠点好处呢。

  “另外……记住了,你捎带着保护一下雪梅就行,至于陈云曦,你遇到麻烦,可以跟她一起跑。”

  “啊?”

  “陈家第三代,唯一的一个女娃,陈老头子孙子六七个,孙女就这一个,应该会做一些安排,跟她一起跑,比跟着别人更安全,我之前说让你保护她,其实是告诉你,她活命的机会比你大。”

  “明白!”

  方平答应的痛快,真遇到了麻烦,又有条后路了。

  吕凤柔想了想,最后道:“防着点魔武的几位宗师,除了老校长,其他人都防着点。”

  方平彻底懵了。

  啥意思?

  吕凤柔淡淡道:“咱们魔武的几大宗师,包括吴奎山,都是坚定的国家为大、人类第一、其他次之,懂我的意思吗?”

  “不太懂。”

  “白痴!”

  吕凤柔骂了一声,皱眉道:“就是为了大局,可以牺牲部分小我,你就在这个小我范畴内。

  你的事,不清不楚的,谁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当然,可能性不是太大,毕竟你是魔武的学生,精神力不弱,宗师有望,为了大局,他们也会选择保你。

  可我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

  方平急忙道:“您在担心什么?”

  吕凤柔眼神忽明忽暗,半晌才道:“为了人类,为了大局,所以,我吕凤柔最好别成宗师。

  而成为宗师,需要精气神合一。

  多死我几个学生,我也许就受到打击,精气神始终无法饱满,自然谈不上突破。

  这些,是我自己猜的,但是,未必没可能。

  总之,你小心点便是,他们就算为了所谓的大局,想堵住我的突破路,也不会故意对谁出手,可见死不救,或者干脆安排点难点的任务,可能性还是有的。”

  方平都惊呆了,啥意思?

  为了不让吕凤柔突破,这些宗师,也许会故意坐视她的学生死亡,不至于吧?

  在方平看来,无论是黄景还是吴奎山……当然,他其实也不熟悉这些人。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方平只是觉得,这些宗师,为了人类,也在奋力厮杀,在战场上冲锋陷阵,保家卫国,伤痕累累。

  这些人,真能干出这种事?

  吕凤柔有些疲惫道:“心里有点数就行,说不清,毕竟我突破了,肯定是要下地窟的,不是我死,便是别人死。

  我死了,那损失还不大,对方死了怎么办?

  一个九品强者,一城之主,死了,大战恐怕也就不远了。

  生灵涂炭?

  也许吧!

  可有些事,我知道也要去做,我没他们那么大义凛然,我顾不上全人类如何如何,我只知道,有仇就要去报!

  总之,就这么个情况,在地窟遇到了这几个老家伙,别没事就上去套近乎。

  宗师非人,谁知道还有没有人性。

  包括我父亲,谁知道他在想什么?

  也许等我踏入了宗师,才能明白,你记住了,命是自己的,我叮嘱你这么多,你要是还死了,别怪我。”

  方平哭丧着脸道:“我原本不太害怕的,被老师您这么一说,我现在都有些怕了,感觉处处都是敌人,人人都想要我性命。”

  “这就对了。”

  “老师,那您有没有什么保命的玩意?比如封印了你一击之力的卷轴,比如爆发宗师威力的一次性武器,比如……”

  吕凤柔看白痴似的看着他,许久才道:“我也想要,真要有,你送我一点?”

  “那丹药您有吧?要不给我点,回命丹给我个三五百颗……”

  吕凤柔嗤笑一声,懒洋洋道:“回命丹没有,不过还真有点好东西给你。”

  说罢,吕凤柔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药瓶,丢给方平道:“爆血丹,送你了!”

  “爆血丹?”

  这还是方平第一次见到爆血丹。

  “没太大作用,唯一的用处就是,吞下去,气血沸腾……不,燃烧!

  气血燃烧,可以爆发出更强大的威力!”

  “这丹药的效果,我好像在电视上看到过……”

  “电视也是根据现实来的,爆血丹服用之后,多少气血都得燃烧殆尽,杀不了敌人,自己就等死。

  当然,你未必,所以送你了。

  真遇到四五品的武者,可以试试,烧光了气血,你也死不了,你不是能恢复吗?”

  说着,吕凤柔好像想起来什么,补充道:“爆血丹是一次性烧空全身气血,你要是来不及补充维持生命的气血,那就死了,还要吗?”

  “必死丹药?”方平咕哝了一句,这话的意思太明确了,一次性烧空了气血,敌人没死,自己就成干尸了。

  “未必是必死,杀了敌人,停止气血爆发,多吃点气血丹,未必会死,元气大伤是必然的。”

  吕凤柔不太负责任地说了一句,接着道:“三颗,你要是吃不死,以后可以自己多准备点。”

  方平腆着脸笑道:“老师,多送我点,反正别人吃了也是死……”

  这玩意,好啊!

  吕凤柔送他三颗,居然瞬间涨了450万财富值,这什么概念?

  这说明,这爆血丹,卖出去也许不低于200万一颗。

  吕凤柔哼了一声,直接不搭理他,这玩意又不是主流丹药,本就少,哪有那么多。

  一般人根本不会买,丹药公司也不会特意去制造,军部倒是造了一些,她这几颗也是从军部那边获得的。

  “少废话,明天开始,跟我修炼战法,现在出去。”

  “老师……”

  “出去!”

  方平无奈,只好迈步离去,不过现在有了450万财富值,倒是可以应对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