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233章 努力活着
  17号和18号两天,中考终于结束。

  方平这两天,送人也只送到校外,很快便会离去。

  夜间,方平都会专心修炼战法,健身房老血喷了一地,差点没把打扫卫生的李玉英吓死。

  等知道是方平修炼,李玉英是满腹狐疑。

  修炼,喷这么多血?

  武者都是这么修炼的?

  方平也很无奈,《血箭术》就是这么练的,他也没办法。

  吕凤柔其实没告诉他,或者说忘了告诉他,其实日常修炼,含口水大体上练练也行,没必要天天吐血,污染环境。

  当然,这事方平不知道,知道了得骂娘。

  ……

  18号下午,中考结束。

  当方圆伸手要礼物的时候,方平将一个大包递了个她。

  满心欢喜的方圆,打开拎包的一刹那,有些怀疑人生,这就是大礼包?

  沮丧,不满,悲愤……

  种种情绪在这丫头脸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方平看着想笑,最终却是怅然若失,揉着她的脑袋道:“这里面是战法的资料,基础战法有视频,可以修炼,我也写了一些修炼心得,你自己可以看看,不要当一个只有气血的武者。

  戳脚是更高一级的战法,初成武者,可以试着修炼。

  而另外两本战法,学会修炼方式记得烧了,别胡乱修炼。

  等到有一天,达到了条件,可以尝试着去修炼。

  另外,报考武大的时候,可以报考南武,也可以报考魔武。

  考上了南武,王金洋要是还在,可以找他帮忙,给你安排一位厉害点的导师,或者干脆让他给你当导师。

  要是去了魔武,我老师叫吕凤柔,另外你哥还有个忘年交,是学校后勤部的一位李老师……”

  方平说着,忽然想起来,李老头叫啥名字?

  没纠结这个,方平笑道:“去了魔武的话,可以找他们,就说是我的妹妹……算了,遇到危险,再去找他们帮忙,没事就不找他们了。

  哥其实更希望,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度过这一生,可这世界……它就是那么残酷!”

  “哥!”

  方圆一脸不安道:“你跟我说这些干嘛?”

  方平轻笑道:“15岁了,该长大了,我的妹妹不傻,很精明的一个丫头。

  哥是武者,武者,明白吗?

  你既然知道哥杀过人,那就要考虑到,有朝一日,哥也许……”

  “方平!”

  方圆眼睛微红,气恼道:“你再说,我不理你了!”

  “傻丫头,别这么孩子气了。”方平轻笑道:“你哥我不是短命的相,我给自己算过命,最少可以活到99岁。

  可哥是路痴啊,我怕迷路,我怕找不到回家的路。

  手机打不通了,找不到家了,谁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你是小大人了,要照顾好爸妈,等哥回来。

  战法,一定要修炼,另外我给你留了几个电话号码……当然,未必管用,人,都是现实的。”

  方平也不知道,留下那些号码,有没有用。

  一旦真的死在地窟,所有的价值都成空,武者,也是现实的一群人。

  “好了,就说这么多了,哥还得赶回学校,有事要忙。”

  “哥!”

  方圆喊了一声,拉着他的衣角,红着眼道:“我不胡闹了,也不要礼物了,不走好不好?”

  “丫头片子,老老实实修炼,下次回来,长的胖一点,越来越没手感了。”

  “哥……”

  方平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提起木匣,迈步出门,边走边摆手道:“不用送我。”

  “哥!”

  ……

  方平开车离去,车后,方圆撕心裂肺地喊着:“哥,早点回来!”

  车中,方平轻叹一声。

  我也想早点回来,可是……万一呢?

  ……

  魔武。

  19号晚。

  唐峰看着面前的众人,缓缓道:“都和家人告别了吗?”

  “给自己留一封遗书,进了地窟,也许会很安全,也许……全军覆没。”

  唐峰语气平静,“很寻常的事,你们要做好准备。”

  “哪怕宗师,也不敢说自己进地窟,就是百分百的安全,百分百可以回归。”

  “不过放心,就算真的在地窟陨落,学校……会照顾好你们的家人。”

  “凡是下地窟的人类,不管被迫也好,无奈也罢,都是英雄,都是人类的脊梁!”

  “今晚,可以放肆一回,吃点好吃的,喝点好喝的,明天,打起精神,做好准备,一起去地窟!”

  “……”

  众人沉默,气氛有些凝重。

  唐峰也不再多说,很快,便离开了现场。

  他一走,人群中,傅昌鼎大大咧咧道:“说的多可怕似的,武者嘛,迟早都得走这么一遭!

  我辈武者,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地窟不是龙潭虎穴,多少武者,在地窟成为中品,成为宗师……”

  “用得着你来安慰我们!”

  赵磊轻哼一声,淡淡道:“成为武者,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白痴!”

  方平骂了一句,没好气道:“活着不好吗?进了地窟,一群二品武者,装什么大尾巴狼,都给我老实点!这一次,我们以熟悉环境为主,其他的都给我放到一边去。

  我警告你们,遇到了危险,个人顾个人。

  别给我出现电视剧中的脑残情节,遇到了不可敌的对手,一个个脑残似的往上冲,活一个算一个。

  也别给我跟傻子似的,来一句‘我不走,我要留下来’,脑残的事我可不想看到出现在咱们身上。

  咱们是去杀敌,是去赚钱的,别跟我提别的。

  好了,都散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方平一副队长的姿态,驱散了众人。

  众人也没说什么,方平,实力最强,进了地窟,那就真的看实力的时候了。

  其他人一走,傅昌鼎笑眯眯道:“方平,进了地窟,我这有份藏宝图,到时候咱俩干一笔大的……”

  方平嗤之以鼻,没好气道:“滚蛋,地窟都是宝地,关键看你有没有实力!”

  还藏宝图,你当我白痴?

  真要有宝贝,武者比蝗虫都厉害,还能留给你。

  而且地窟极大,遍地是宝,给你一个地窟深处的能源矿位置,这算藏宝图吧,你进得去吗?

  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没再搭理这家伙,方平凑到了陈云曦身边,小声道:“云曦,你爷爷知道你下地窟吗?”

  “知道。”

  “给你保命的玩意了吗?”

  陈云曦有些迷糊道:“什么?”

  “就是宗师卷轴之类的……”

  “卷轴?”

  陈云曦不太理解,摇头道:“没有。”

  “那别的呢?”

  “方平,你问的好奇怪,别的什么呀?”

  “哎……”方平无奈,只好直接道:“你带了多少丹药下地窟?”

  “挺多的。”

  “回命丹多少?”

  “5颗。”

  “才5颗!”方平不太满意,愤愤道:“你爷爷真小气,起码给你50颗才对。

  咱俩打个商量……遇到了麻烦和危险,你把身上丹药都送我,如何?”

  “方平!”

  陈云曦还没回话,杨小曼有些气恼道:“你别这么无耻好不好!”

  方平皱眉道:“认真的,送我,我保你们性命。”

  他没提借的事,送才有财富值。

  真遇到了麻烦,这几个有钱的主,身上的丹药不少,价值不低。

  送他,也许可以给他增加好几千万甚至上亿的财富值。

  有了这么多财富值,遇到不是那种让人绝望的敌人,方平四连斩斩他个几百次,未必没希望。

  杨小曼一脸愤愤,显然不太相信他。

  方平见状也不再废话,一边往回走,一边道:“爱信不信,反正没有付出,我是不会为你们搏命的。”

  “方平,你也太现实了,死都不求你!”杨小曼有些气恼地说了一句。

  方平要是不说送他东西,真要救了大家,她们肯定也会报答他。

  可现在,方平说的这么现实,反而让人难受。

  方平闻言也不吭声,你懂个屁!

  不现实点,哪来的资本救人。

  ……

  回到宿舍,时间已经很晚了。

  刚进门没多久,门被敲响了。

  方平打开门,傅昌鼎站在门外,笑眯眯道:“喝一杯?”

  说着,提了提手中的酒瓶。

  不等方平回话,傅昌鼎就挤了进来,自顾自地坐下,笑呵呵道:“武者不酗酒,可我记得,我爷爷他们,每次下地窟,都会喝一点。

  今朝有酒今朝醉,谁知道还有没有明日。

  以前不懂,现在懂了。

  早上,我父亲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我要是死在了地窟,他就给我生十个八个弟弟妹妹,以后给我报仇。

  你说,都一把年纪了,还要生十个八个,我老爹是不是够不要脸的?”

  方平笑了笑,从柜子里拿出了两个杯子,打趣道:“怕就怕,你弟弟妹妹不是你妈生的,你老子故意找借口,把你流落在外面的弟弟妹妹往家带呢。”

  “滚蛋,我老子他不敢,他才三品巅峰,我妈四品!”

  “咳咳咳……”

  方平差点被呛死,什么情况,现在都是女人更强吗?

  我记得郭盛他妈也比他爸强一些。

  “你爸才三品?”

  “什么叫才三品?”傅昌鼎无语道:“你以为中品境那么好进?我们未来十年,是武道精进最快的时候。

  这时候,我们突飞猛进很正常,可到了后期,就要靠时间打磨了。

  中品境不是那么好进入的……”

  “我觉得我下学期可能就是中品武者了。”

  傅昌鼎无言以对,这话我该如何反驳?

  没再废话,端起酒杯,傅昌鼎一口闷了下去,接着就咋舌道:“他么的,好难喝!”

  他还以为酒很好喝的,这才发现,难喝的不要不要的。

  方平笑的不行,也轻抿一口,略有回味道:“好酒,很久没喝了。”

  “你喝过?”

  “你以为我跟你似的,愣头青一个。”

  “说的你好像比我大多少似的。”

  “……”

  两人说着话,聊着天。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方平也是第一次知道,傅昌鼎家的情况。

  傅家,在京都也算名门豪族了。

  他爷爷六品,没到巅峰,不过六品已经是强者,在京都武大担任部门领导。

  方平有些惊讶,他第一次知道,傅昌鼎爷爷居然是京武的导师!

  这小子不报考京武,反而报考了魔武,这算什么?

  武三代的叛逆?

  见方平惊讶,傅昌鼎打着酒嗝笑道:“我算什么,我爷爷也才是导师,不是校长副校长,陈云曦她家才有意思呢。

  她爷爷是京南武大的校长,你知道吗?”

  “啥?”

  “京南武大啊,八校联盟之一的武大,她爷爷是校长,她都没报考京南武大,我报考魔武怎么了!

  我爷爷说了,我们这些人,死也别死在自己眼皮子底下。

  你根本不懂,很多导师的儿女,其实都不报考父辈所在的武大。

  你说,要是有一天,你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战死了,多难受?

  你导师不就是如此!

  当初她女儿要不是在吴校长眼皮子底下战死,说实话,未必会闹成现在这样。

  咱们也一样,死在了外校,比死在了亲人眼前强。”

  方平一时间有些难以理解,却也能理解。

  宁愿后辈死在别地,战死之后,哪怕再痛苦,也不会比亲人死在眼前更痛苦。

  “好像有点道理。”

  “那是……”

  傅昌鼎晕乎乎地笑道:“其实我小时候,我爷爷是反对我练武的,到了高中,我爷爷也说,不考武大。

  我不服气啊!

  凭什么啊!

  所以我偏要练武,偏要考武大,还是和京武齐名的魔武!

  等到知道了地窟的事,忽然恍然大悟,怕我死了呢。

  可我觉得吧,没什么,真的没什么,朝闻道夕死可矣!

  武道路多精彩,地窟也许更精彩!

  另一个世界,不同的世界,这辈子不去走一遭,不去见识一下,那真是死了都不甘心!”

  方平轻酌一杯,淡淡道:“活着比死了强。”

  “没人想死,我还想成宗师呢,我爷爷没成,我得成宗师啊!可是……方平,我忽然有些怕了,我怕我真死了,你说,我会死吗?”

  傅昌鼎真的有些醉了,惆怅道:“这么多二品武者,在这时候进地窟,本就乱的很,遇到了危险,护不住啊!

  别说大狮子,就是魔武导师全部去了,真遇到大战,也护不住咱们……”

  “那就努力活着!”

  “对,努力活着!”

  傅昌鼎再次喝了一杯,也没个菜,两个人就这么喝着。

  ……

  这一夜,不少地方都是如此。

  有人独自喝着闷酒,有人默默写着遗书。

  会死吗?

  不知道。

  可在成为武者的那一天,在知道地窟的那一天,大家都明白,这是强者的命。

  没有不下地窟的强者!

  偌大的华国,乃至全世界,都没有不下地窟的强者。

  哪怕那些社会武者,真到了那个境界,不去也不行,这是你的责任,也是你的义务。

  除非……你选择叛离,选择加入邪教。

  ……

  方平,也有些醉了。

  酒不醉人人自醉。

  对于明日的地窟之行,方平忐忑中又带着无限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