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243章 击杀
  几分钟后,方平再次现身,横刀拦住了两人。

  “那亚古卡里!”

  方平面露挑衅之色,对面两人却是极为愤怒,一种被玩弄的愤怒感!

  “卡古!”

  持刀的武者,此刻肩膀上血流如注,那是被方平一刀劈中的,差点劈断了他的臂膀。

  然而此刻,持刀武者却是凶性大发,或者说,在地窟,地窟武者和人类武者相遇,本就是不死不休,逃不掉,那就只能搏杀。

  他也不相信,一个三品武者,真的就杀不死。

  方平气血虽强,恢复力惊人,可不代表就杀不死,只是之前三大四品,真的小看了对方,才出现了现在被动的局面。

  下一刻,持刀武者长刀之上,血色光芒达到了一个极限,黑暗都被照亮!

  方平见状二话不说,转头就跑!

  四品武者开大招,他挡不住。

  而就在方平转身就跑的这一刻,女弓箭手忽然动了,一支长箭,带着耀眼的光芒封锁了方平的前路!

  后方,持刀武者也飞速追上了方平。

  几次搏命,方平都半途而逃,真以为他们一点准备没有?

  方平却是打定了主意不硬接,脚尖点地,弹跳而起,蹬着旁边的大树树干,就继续逃窜。

  然而,方平真的小瞧了四品武者,尤其是频临死亡,绝路搏杀的四品。

  地窟武者,本就和人类武者杀戮无数次,岂能真的那么弱。

  就在方平蹬着树干,向前奔跃的刹那,之前女弓箭手射出的长箭,陡然转向,眨眼间就出现在了方平背后!

  方平背后汗毛竖起,精神力不断预警危险!

  “追踪箭!”

  方平脑海中闪过这三个字,脸色剧变!

  “喝!”

  暴吼一声,方平背后脊椎传出一阵鸣响,背后闪现一道血芒,那是方平调动气血,形成的气血防御。

  “你杀不死我!”

  方平也许是为了给自己增加自信,怒吼一声,声音未落,长箭就已经射中了后背!

  这一次估算失误,他没料到女弓箭手的长箭还能转向追踪,这在之前一直没有过。

  “嘎吱!”

  长箭仿佛射中了一块合金钢板,箭头传出一阵阵咯吱的金属摩擦声。

  可这一箭是四品女弓箭手,全力爆发的一箭,哪怕方平调动气血防御,嘎吱声持续了片刻,还是很快传来一声穿透皮肉的噗嗤声。

  方平脸色发白,眨眼间又红润了起来,而此刻,后方的持刀武者已经追了过来,一言不发,耀眼的刀芒就映射的方平周围几米内一片红色!

  方平一咬牙,双腿一动,脚踩虚空,硬生生将身体向右侧搬移了一截!

  然而毕竟被长箭滞留了片刻,对方的刀芒还是一瞬间扫中了方平的左臂。

  左手,瞬间被血液覆盖,一滴滴血液滴落在枯叶上,将枯叶染红。

  方平不管不顾,此刻两位四品开了大招,气血虚浮,也是他的机会,对方可没有他这么快恢复气血的方法。

  人还未转身,右手已经持刀向后横扫而去!

  “咚!”

  一声金属碰撞的巨响传出,持刀武者横刀格挡,接着飞速后退,和女弓手汇合。

  两人爆发大量气血,准备一击格杀方平,谁知道还是功亏一篑。

  而这一切,都因为方平气血恢复的太快。

  防御女弓手的追踪箭,他的气血不断在补充,弥补气血防御的漏洞,虽然最后还是被突破,可也只是受创,而不是被直接击杀。

  在那个关头,换一个人,哪怕四品,遭遇箭击,气血用于防御,气血虚浮,也难以格挡持刀武者的一招。

  而方平却是再次动用大量气血,硬生生将自己挪移到了一边,再次躲过了必杀一击。

  两位地窟武者对视一眼,脸色都有些发白,也有些苦涩。

  他们不弱,换一个四品人类武者过来,也许早就被他们格杀了。

  可面前这人,远出乎他们的预料。

  对方未必有多强,可那仿佛无尽的气血,让对方可以一直保持最巅峰状态。

  武者,爆发战斗,很多时候都是几分钟甚至几秒种就结束了战斗。

  如同现在这般,被纠缠了数个小时,精神紧绷,气血消耗殆尽,极少会发生这种事。

  方平一刀横扫,斩退了敌人,却是没追杀过去。

  咬着牙关,方平背后肌肉蠕动,将差点从背后射穿心脏的弓箭挤了出来,背后伤口血液喷射,方平肌肉再次蠕动,将伤口堵住。

  背后的伤口,只是简易的处理,左手被刀芒侵入,此刻经脉破损,气血混乱,哪怕方平恢复气血,短时间内也无法用左手御敌了。

  “小看你们了!”

  方平咬着牙关,额头上汗液不断滑落。

  “你们气血快没了,我也不想让你们跑了,继续带人来围杀我!”

  话音落下,方平长刀呼啸而至,直扫两人。

  两位地窟武者对视一眼,持刀武者忽然说了一句什么,女弓手脸色一变,却是没有回话。

  持刀武者也不再说,就在方平长刀扫来一瞬间,对方爆发了最后的气血,手中血芒闪烁,一把擒拿住方平的长刀,怒吼一声,往后拖拽!

  三品实力的方平,力量还不如对方,一下子被拽了个趔趄。

  当然,对方也不好受,手上早已血肉模糊。

  拽了一把长刀,对方却是没有继续,拉近了和方平的距离,持刀武者脚步一动,直接扑向方平,眨眼间就死死抱住了方平的双臂!

  “卡古!”

  持刀武者已经是强弩之末,忽然暴吼一声,一头撞向方平!

  而之前未动的女弓手,手中弓箭早已满弦,一支长箭再度泛现出耀眼血芒,而长箭瞄准的方向,正是两人的头颅!

  方平视线被遮挡,看不见情况,可精神力却是感知到了能量的波动!

  方平脸色剧变,挣扎了一下,却是未能挣扎开对方的束缚,持刀武者要和他同归于尽!

  眼看着对方脑袋撞了过来,方平低吼一声,口中一道血箭喷射而出!

  如此近的距离,对方也毫不遮挡,血箭瞬间穿透对方的眼眶,击穿了对方的头颅!

  可持刀武者还没有死,依旧死死抓着方平。

  方平已经感受到了强烈的危险,也顾不上脖子会不会扭断,脑袋死死往后仰去!

  脑袋刚向后仰下,长箭直接穿透持刀武者的脑袋,速度依旧飞快,从方平鼻尖穿射而过。

  鼻子上传来剧痛,湿哒哒的,方平知道,鼻子恐怕破相了,不过好歹不是脑袋被穿透。

  “艹!”

  心中怒骂一声,方平真的没想到这些地窟武者会这么凶残,眼看着局势陷入了恶化,持刀武者居然选择同归于尽的打法。

  之前他们商量的话语,现在想来,应该是持刀武者让女弓手一箭射杀他们两人。

  此刻,持刀武者是真的死透了。

  方平右手肘击了一下,直接将对方打出了几米外。

  而不远处的女弓手,此刻满脸苍白,气血殆尽的情况下,接连爆发两次,此刻的她,也到了极限,跑都跑不了。

  看到方平没死,只是脸上血红一片,女弓手眼中露出一抹绝望。

  下一刻,女弓手好像想到了什么,忽然伸手入腰,从腰部的布袋掏出了什么东西,猛地吐了几口鲜血在上面,鲜血蠕动眨眼间,方平精神力感知中的精纯能量粒子就变成了混杂一片。

  方平也意识到了什么,咬牙道:“我杀了你!”

  这女的,动用气血之力,将修炼用的能源石污染了,转变成了低纯度的能源石!

  对方明知必死,第一想法居然是毁了能源石,而不让方平有所斩获。

  方平愤怒中,持刀迅猛劈砍而去!

  女弓手咧嘴一笑,却是不再反击,而是猛地拍击自己的心脏,一声玻璃般的碎裂声传来,女弓手缓缓倒地。

  方平手持长刀,浑身都是血迹,此刻却是停下了所有动作

  对方,自己击碎了自己的能量心脏!

  女弓手的近战能力一般,此刻气血耗尽,逃无可逃,在这时候,对方毁了能源石,击碎了自己的心脏,何等的决绝!

  方平看着对方临死之际,脸上依旧露出嘲讽和不屑,忽然有些茫然。

  “这就是战争吗?”

  方平喃喃一声,哪怕死,你也别想从我身上捞好处。

  一如战争期间,士兵绝望之际,砸了自己的枪械,哪怕死,也不会给敌人增加缴获。

  方平没再说话,瘫倒在地,喘息了起来。

  三位四品武者死了,可他也不好过,身上全是伤痕关键可能破相了。

  鼻子上传来阵阵痛感,“也许要变成朝天鼻”

  方平呢喃一声,将身上的小行军包取下,取出其中的回命丹,一口吞了下去,内腑受创也很严重,之前一直在强撑着,现在不吃都不行了。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服下了回命丹,方平又喝下了治疗水,外伤也用膏药涂抹了一下。

  行军包中,丹药只剩下几颗治疗用的丹药。

  这一次,他没带太多的丹药,气血丹之类的,一颗没带,一颗回命丹也是保命用的,没想到现在就用掉了。

  休息了片刻,方平起身,走到持刀武者身前,在对方身上摸索了片刻,取下了他的布袋和胸章,又将长刀拿到手中,接着又去了女弓手那边,取下了布袋和胸章以及弓箭。

  几分钟后。

  方平整理了一下所有的收获,这一次,他击杀了三位四品,一位三品武者。

  此刻,手中的兵器缴获两把,一柄20多斤重的长刀,也只是d级合金强度。

  一把打造的还算精致的弓,可惜弓柄采用的是木质,不过很坚固,不知道是什么木头打造的。

  12支箭,箭头采用的是金属打造,箭杆采用的是木质打造,方平对这个不懂,也分辨不出是什么木质。

  “总共有基础能源石5块,大概重60克。

  修炼能源石,也就是纯度在90以上的,只有3块,差不多有10克。

  外加干粮几份”

  方平欲哭无泪,地窟武者好穷!

  基础能源石和修炼能源石,加在一起,价格大概1000万,也许稍微出点头。

  兵器方面,长刀卖出去,能卖500万撑死了。

  至于弓箭,目前不好判断价格。

  “对,我还藏了一把剑和长枪,长枪才值钱”

  方平想到这,忽然想到了什么,看了一眼持刀武者。

  中品境武者,心脏能量化,也是值钱的。

  方平眼神变幻不定,女弓手自己摧毁了自己的心脏,之前的持枪武者,方平怕耽误时间,当时也没考虑这个

  可现在,持刀武者就在眼前

  “这是战争!尽一切努力,提升自己,才是正确的!”

  方平咬着牙关,我该去适应这一切!

  今日我若战死在此,下场也好不到哪去!

  几分钟后,方平将那颗能量化的心脏塞进了缴获来的布袋中。

  犹豫了一下,方平长刀挥舞,在地面上弄个个大坑,将两具尸体填埋了进去。

  不管为了毁尸灭迹,还是出于别的,都是武者,死了,也该有个葬身之所。

  直到此刻,方平才查看了一下财富值的变化。

  财富:8030万

  气血:999卡

  精神:539赫

  淬骨:177块,29块

  “涨了1600万的财富值”

  方平扫了一眼,也微微松了口气,现在看来是安全了,这些缴获,也真正成了自己的战利品。

  不过为了击杀三人,他前后也消耗了差不多1500万的财富值。

  缴获的这些,只能堪堪填补这些消耗。

  关键还是在于,这几位太穷了,四品武者啊!

  三位四品,居然只给他增加了这么点收获,不,还得加上一位三品。

  “1600万,太少了,系统又给我打折了。”

  方平无奈,能源石、武器外加心脏真按照价格,怎么也不止这么多吧?

  系统就这尿性,只会少给,不会多给,势利眼一个!

  “去找我埋下的长枪和长剑应该还能增加一些,不知道能不能上亿!”

  想到这,方平急忙开始寻找自己的埋宝地,那柄长枪可不便宜。

  在林子里到处乱转,方平此刻晕头转向,只能通过战斗痕迹去寻找方向,具体方向他无法分辨,可一晚上的战斗痕迹都能看出来,方平沿着这个方向寻找

  一个多小时后,方平终于发现了自己做标记的地方!

  而此刻天色,陡然大亮!

  方平差点喜极而泣,找到了,没丢就好!

  当把长枪和长剑拿到手中,方平差点喜极而泣。

  真正的好东西啊!

  长枪和长剑,居然瞬间给他增加了1500万的财富值!

  “绝对堪比级合金!”

  方平大喜过望,而财富值,也达到了新的巅峰,9530万!

  “总共涨了3100万财富值,卖出去的价格要是超过3100万,我还能再涨点财富值。”

  不过很快,方平有些头疼了,四把武器在手,加上自己的就是五把,这可不好携带。

  而且举目四望除了大树还是大树,我这是在哪?

  这一刻,方平有些茫然了。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可天空中,巨大的太阳,直挂头顶,方平无法靠这个来分辨方向。

  树木也是长的笔直,树冠也没有方向的倾斜。

  “那几个武者逃跑的方向到底是通往外面,还是通往他们的老巢?”

  方平也不知道该不该沿着他们逃跑的方向往外走,要是这几位想的是回老巢天门城呢?

  一旦出口在天门城城外那方平就得哭了。

  “地窟方向的分辨只能通过地势和标志物地势”

  方平想到这,急忙在地上扒拉了一阵,盯着发黑的泥土,方平喃喃道:“这有高低之分吗?”

  上课的时候,说的是地势高的方向,是北方。

  那沿着地势低的地方走,自然就是希望城所在的南方。

  可现在真的没感觉到差距好不好!

  想了想,方平又急忙在各个方向挖了一阵,自己站在中间开始判断起来。

  “这边高一点?”

  “不对,这边好像高一点!”

  “也不对”

  方平头疼了,这他么一样高吧!

  “不能在林子里久留,不管了,先出去再说,真要到了天门城,地图上没说天门城外有丛林,顶多距离近一点,还是能回到希望城的。”

  想到这,方平也不再犹豫,总不能在林子里等死吧。

  等出了林子,有了标志物,自己才能更快地回到希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