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256章 好想回去看看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充能!”

    城墙上,随着都尉一声暴喝,方平众人纷纷开始凝聚气血,给弩箭附着气血之力。

    等待片刻,都尉一声怒吼,血色弩箭瞬间飙射出去,将一位身着全身铠甲的军官穿透。

    “呼哧……”

    方平身边几人都喘着粗气,都尉摇头道:“不是中品。”

    此刻,对方已经兵临城下。

    大家附着气血数十次,也只击杀了一位冒然浮空的强者。

    东葵军早有准备,强者浮空,都扛着巨盾,多轮攒射下来,并未射杀多少人。

    方平皱着眉头,就在他前面几米的地方,一位中品武者正在和敌方跃城的强者厮杀。

    方平蠢蠢欲动,看向都尉。

    都尉摇头道:“我们的任务就是负责床弩……”

    “可是……”

    “你还有气血吗?”

    都尉苦笑,其实不是不想上去帮忙,可现在跃墙的大部分都是中品武者。

    他们的气血消耗殆尽,此刻上去,真的只是添乱送死。

    方平认真点头道:“有,另外,中品我也杀过不少,可以杀的。”

    众人纷纷看向他。

    方平深吸一口气道:“我现在去杀敌,应该不会干扰你们吧?”

    “小兄弟……”

    之前点烟的那位中年武者,微微凝眉道:“别去送死,哪怕死,也要死的值得……”

    “真的,我是方平,方平知道吗?杀过五品的天才……”方平咧嘴笑了一声,心里喃喃一声,我是怕死,可当看到面前那一位位武者,舍生忘死,血溅墙头,我好像没资格去怕死!

    “方平……”

    众人也是才知道他的名字,都尉眼神微亮道:“魔武的方平?”

    “是我。”

    方平笑道:“那我去了?”

    他说这么多,是因为战时要服从军令,都尉不发话,他走了就是违背军令。

    都尉没有过多的犹豫,马上道:“你去,我们气血恢复一些,马上去帮你!”

    “好!”

    方平脚步一动,下一刻,瞬间出现在一位刚跳上城墙的三品高段武者面前,暴吼一声,刀身上血芒一闪而逝,一刀将对方劈成两半!

    身后众人,中年武者喘着气笑道:“他么的,天才武者就是不一样,咱们还是老了,不过等我气血恢复一些,我也一刀一个……”

    “闭嘴吧你,你一刀一个一品差不多!”

    气血消耗大半的几人,谈笑风生,也不在意就在他们跟前的厮杀。

    遥看城外,都尉轻叹道:“东葵军士气高昂,这次难了。”

    “怕什么,杀就是了……”

    “我怕?我可不怕,我是担心希望城……”

    都尉摇头,我怕什么?

    心中却是疑惑,将军的部署还不开始吗?

    ……

    北门。

    许莫负一言不发,一直盯着西北方向在看。

    那里,一股股强大至极的能量在溢散。

    “一定可以的……一定……”

    心中默念一声,身侧的另一位强者也盯着西北方在看,呓语道:“前辈们何时回来?”

    “回来……”

    许莫负喃喃一句,盯着西北方看了许久,缓缓道:“会回来的……”

    ……

    西北方。

    宗师们各自独战天门城强者。

    老校长剧烈喘息,浑身浴血,对面十多米,一位天门城强者,脸色冷漠,悬浮半空,俯视着眼前这位多年前差点被自己击杀的老者。

    “#……”

    老校长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懂,喘着气笑道:“你是说,老子不如你,当年差点被你杀了?”

    “小崽子,当年要不是你们围攻老子,就你能是老子的对手?”

    老校长爆了粗口,喘息道:“再等等,放心,这次都别跑。”

    浮空的天门城强者却是不再言语,身影一闪,瞬间出现在老人头顶!

    下一刻,虚空中凝现出一头猛虎怪兽,张口朝老校长咬去!

    “等的就是你!”

    老校长眼睛雪亮,浑身忽然绽放出浓郁的血芒!

    头顶上方,也瞬间出现一柄血色刀刃,血刃仿佛在吸收能量,老校长原本已经受创的金身,忽然崩溃,一股股浓郁的能量粒子被血色刀刃吸收。

    一切都是在眨眼间发生,天门城强者脸色剧变,怒喝一声!

    “要什么金身,杀了你就是好东西!”

    老校长大笑一声,接着血色刀刃瞬间穿透虚空,一刀将猛虎切成两半,下一刻,血色刀刃从天门城强者头顶上方斩落!

    对方精神离体,金身可灭!

    血色刀刃凝聚了老校长所有的精气神,包括不灭物质,此刻陡然爆发之下,速度快到肉眼不可见!

    “吼!”

    天门城强者如同兽吼,疯狂嘶吼一声,举拳轰向血色刀刃。

    “轰!”

    巨大的爆鸣声响彻天地。

    “去死吧!”

    金身虚幻的老校长也暴喝一声,血色刀刃瞬间炸裂!

    “轰隆……”

    比之前强烈十倍的爆炸声响起,方圆数千米的土地,瞬间消失,化为虚无,地面上形成一个大大的黑色坑洞。

    “好想回去看看……”

    一声呢喃,在空中响彻。

    半空中,早已看不到任何人影。

    ……

    另一侧,瘦削老者,轻笑道:“走的比我还快,小家伙真着急。”

    而他对面的天门城强者,感应到己方虎军统帅精神被磨灭,瞬间变脸,转头便逃!

    “逃什么!”

    瘦削老者哈哈大笑,下一刻,和老校长一样,肉身开始崩溃,所有能量被头顶上方的血刃吸收。

    一瞬间,血刃将虚空中的一头金色巨兽劈裂,血刃瞬间降临对方头顶,没有任何犹豫,下一刻就爆发出剧烈无比的血色光芒!

    “这要是不死,老子算你命大!”

    瘦削老者身体不断崩溃,当巨大无比的响声响起,整个天地为之一寂。

    几秒钟后。

    一股细微的精神波动震荡虚空。

    “老头子先走一步了!”

    ……

    “哈哈哈,白老鬼这就死了?没老子活的长啊!”

    与此同时,另一侧,一位老者大笑出声,笑的旁若无人,笑的开心至极!

    还以为八品可以活的比自己长,现在看来,是没指望超过我了!

    至于魔武的小家伙,活了八十岁,真弱啊!

    “我也来了!”

    老者狂笑一声,精神力同样凝聚出了血刃,却不再是磨灭对方肉身,而是在虚空中快速斩击一只巨兽。

    “玛德,七品就是弱,老子没金身可以爆啊!”

    老者怒吼一声,忽然猛烈锤击自身,五章六腑瞬间气化,化为一道道精纯的能量射入血刃。

    血刃上的血色愈发的浓郁,老者再次大笑,却是不再有任何声音传出。

    血刃瞬间爆炸,将巨兽炸成虚无。

    ……

    “轰隆!”

    西北方一声声的巨响,正在厮杀的方平和东葵武者都怔神了片刻,之前可以感应到的强大能量波动,正在一道道的消失。

    仿佛知道了什么,东葵城武者脸色巨变。

    方平也脸色一变,能量波动消失了!

    这代表什么?

    哪怕不是宗师,他也知道,要不是对方忽然收敛了全部能量,要不……战死了!

    可大战中,谁会收敛能量,等死吗?

    “校长……”

    方平一咬牙,顾不得再去想这些,怒吼一声,快刀连斩,五刀齐出!

    “轰!”

    对面的四品武者,瞬间被斩杀当场!

    爆血狂刀终于突破到了五连斩!

    方平却是没有欣喜,下一刻,许莫负的声音从北门传来。

    “出城,杀!”

    之前城内还保留着大量的有生力量,这一刻,城门忽然洞开,一支浑身披甲的重骑兵在前方冲击,后方无数普通军人和军武者冲出城门,开始袭杀围城军队!

    在地窟,希望城的统帅不会是宗师,可在地窟城池,高品就是军队的统帅!

    当一些强者感应到能量波动消失,天门军和东葵军的一些大将纷纷变色,接着就疯狂嘶吼,喊出了撤离的信号!

    ……

    东门。

    当许莫负的声音传来,方平跳下城墙,开始追杀撤离的东葵武者!

    五连斩爆发之下,四品武者也可一刀斩之!

    追杀的人群中,方平隐约看到了秦凤青,秦凤青浑身浴血,悲愤怒吼!

    魔武的老校长,方平其实不熟悉,也没见过几次。

    可秦凤青见过很多次!

    不止见过!

    当感受到了那些强大的能量波动消失,秦凤青瞬间知道发生了什么,参战的一些宗师,战死了!

    “杀!”

    东门这边,厮杀还不算惨烈。

    北门,重骑兵冲锋陷阵,冲乱了天门军的阵型,此刻,并无高品强者回援,中品强者也被牵制在远方,大量的普通军人和低品武者被后方的军队斩杀。

    ……

    高品强者大量战死,显然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东葵城和天门城不断撤退,大量的中品武者,也杀回了阵营,开始掩护军队撤离。

    远方,传出更强烈的能量波动,强烈到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压力!

    九品级的强者正在疯狂搏杀!

    天门城那边,方平甚至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一股疯狂到极致的怒意波动,那是来自于天门城主!

    巨大的响声,从虚空中不断传来。

    人类的强者也在搏杀,阻敌,不给对方回援的机会。

    ……

    追杀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方平都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有普通人,也有下三品武者,也有四品武者,甚至还遭遇了五品武者,不过被己方的五品强者拦截了。

    当追出城外20里,有强者浮空吼道:“打扫战场,速度回城!”

    军人们纷纷开始清理战场,搬运同伴尸体,武者们外围防守,没人去争抢。

    “秦凤青……”

    方平喘着气,找到了胸口还在不断冒血的秦凤青。

    秦凤青没吭声。

    “刚刚……”

    秦凤青这时候侧头看向方平,声音嘶哑道:“你没走?”

    “嗯。”

    方平脸色变幻了一下,再次询问道:“刚刚……是不是……”

    “不知道。”

    秦凤青不耐烦地回了一句,接着就不再搭理方平。

    方平也不再询问,等待了片刻,队伍开始往回撤离,地下全是敌人的尸体。

    ……

    追杀了一个多小时,回城,却是走了两个多小时。

    此刻,天色已经漆黑。

    城门口,一片明亮,巨大的能源灯照射的希望城都亮堂了起来。

    ……

    方平这些非军部武者,都被勒令回去休息,军部武者继续值守。

    方平没回宿舍,那边此刻没人了,他跟着秦凤青一路走着,边走边道:“伤势处理一下吧。”

    “你烦不烦!”

    秦凤青一脸惨白,不耐烦地吼了一声,方平再次沉默了下来。

    等回到秦凤青的住地,此刻也有几位学生回来了。

    至于没回来的,那代表回不来了。

    众人彼此对视一眼,没人说话,纷纷找了个地方坐下喘息,格外的安静。

    ……

    北门城头。

    国字脸的吴镇守,从天而落,踉跄了一下。

    一直站着不动的许莫负,忽然清醒,连忙道:“吴镇守,白老他们呢?”

    国字脸微微摇头,接着沉声道:“去做你的事,东葵城就算退了,天门城绝不会罢休,此战击杀对方7人,高品损失一半,天门城不会罢休的!”

    许莫负咬牙切齿,“那就彻底灭了他们!”

    “不行,我感应到了,其他十一城都有强者在示威!”

    “混蛋!”

    许莫负怒骂一声,国字脸没再搭理他,转头看向城墙上的其他众人,半晌才道:“求仁得仁,老师他们这一生,最遗憾的是没能平定地窟……诸位,共勉之!”

    吕凤柔忽然嗤笑一声,转头便走,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老家伙死了也好,他活着,光会劝我,看开点,临了他自己也看不开,有什么资格来劝我,死在了地窟,尸骨无存,当什么狗屁金身强者!”

    “八品如何,九品如何……还不是说死就死!”

    声音渐渐远去,众人皆是默然。

    ……

    “收拾一下,回去了。”

    深夜中,唐峰脸色雪白,迈步进屋,看到方平,也没说什么。

    秦凤青忽然跳起,咬牙道:“校长死了?”

    “嗯。”

    “混蛋!”秦凤青一拳砸进了墙壁,吼道:“为什么要校长他们去拼命!九品武者死光了吗?”

    “闭嘴!”

    “老子就是不服!30多号九品武者呢?都死了!”

    秦凤青怒吼道:“校长早就重伤在身,凭什么还要校长出战!”

    唐峰脸色冰冷,冷冷道:“你再胡说,我毙了你!”

    秦凤青愤恨地瞪着他,忽然泪流满面,低着头一言不发。

    众人都陷入了沉默,过了片刻,唐峰轻声道:“收拾东西,回去。”

    “我再说一次,收拾东西,回去!”

    见众人不动,唐峰怒喝一声,一脚将身前的床铺踢的粉碎。

    人群中,有人开始起身收拾东西,方平来地窟,就带了一些衣物,此刻丢在那边,也没心思去收拾。

    等众人收拾好了,唐峰带着众人往外走去,秦凤青也默默跟着。

    直到到了通道口,唐峰忽然道:“回去好好修炼,这几个月都不许再入地窟。”

    方平扭头看向他,开口道:“你们呢?”

    “轮不到你来操心这些!”唐峰呵斥一声,皱眉道:“进去!”

    众人纷纷进入合金屋,方平回头看了一眼唐峰,没再说话,迈步踏入通道,消失在旋涡之中。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