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257章 去年今日此门中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走出能量通道的那一刻。

    队伍中,不少人无声凝噎。

    校长战死了!

    很多很多导师,也战死在了地窟,他们的同学,伙伴,也有一些人永远留在了地窟。

    原本,三品高段以上的学生接近20人,一次任务,一次守城,此刻回来的只有15人。

    ……

    合金屋外。

    守门的两人,变成了一人,刀疤脸不见了。

    当日,说着等平定地窟,和方平一起来拆合金屋的那位,不在了。

    方平好像想到了什么,看向另一位走神的守门人,轻声道:“刀疤大叔他……”

    “说去抓地窟的娘们了。”

    有些孤独的守门人,轻笑道:“那家伙,成天想着抓个地窟娘们回来调教,这下满意了。”

    方平不知道刀疤脸只是进了地窟,还是战死在了地窟,却是没再询问。

    这几日,死了太多太多的人。

    众人让开了通道口,外面,还在不断有武者进入,不过不再有下品武者,都是中品武者。

    走出地下的那一刻,半空中,不知哪位强者,高声吟唱着: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

    方平不知道那位强者在为谁哀悼。

    亲人?

    爱人?

    还是那些战死的宗师!

    当那些年老体衰,负伤在身的宗师们踏入地窟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知道,此去……不回!

    “宗师……”

    踏出军营,方平呢喃一声,这就是宗师吗?

    ……

    魔武。

    当方平众人步履阑珊,踏入魔武的那一刻,门口处,数十位导师,数十位特训班的学员都在等待着。

    无声的武道礼,给予了方平众人最高的礼节。

    众人挺直腰杆,纷纷回礼!

    打头的是文学院的院长,四大宗师,三人在地窟,一人在南江,此刻魔武无宗师。

    四大院长,三人入地窟,只余文学院的陈振华院长留守。

    “校长他们……”

    队伍中,学生默默落泪,有人垂泪道:“校长已经……战死。”

    “吴江平导师,蓝玉如导师,周鹤然导师……都战死在了地窟。”

    陈振华脸色仿佛苍白了许多,人群中,有人低声哽咽。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陈振华呢喃一声,转身道:“回去好好休息,好好养伤,好好的,都好好的……”

    迈步离去的那一刻,老人泪如雨下。

    他早就知道的,早就该有心理准备的!

    然而,60年啊!

    精心呵护魔武60年的老校长,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走了,他怎么舍得啊!

    魔武之殇,人类之殇!

    ……

    这一日,整个魔武都被悲戚笼罩。

    这一日,当消息从地窟传递出去,知情人无人不悲恸。

    七大宗师,战死地窟!

    搏杀了天门城七大强者,皆是尸骨无存,战于地窟,死于地窟,葬于地窟。

    ……

    方平拒绝了去医疗室,他受的只是皮外伤,从地窟出来的这一刻,他只想好好睡一觉。

    忘了地窟,忘了那里还在奋战的人类,忘了那些战死的同胞。

    他没能等到战争结束,去找回那些导师和同学的尸骨。

    他连参与决战的资格都没有!

    无他,他太弱了。

    哪怕他已经可以斩杀四品,可还是太弱了。

    在地窟,宗师也会战死,他一个小小的三品,有什么资格梗着脖子说自己要留下?

    短短十天不到的工夫,方平觉得度过了人生最漫长的一个时期。

    魔武的学生可以离开,是因为很多人觉得这些武大学生是人类的宗师种子,所以给魔武留下了这些种子。

    可那些军部的武者呢?

    那些普通人呢?

    ……

    方平没有修炼,倒头便睡,顾不得浑身酸臭,浑身血腥。

    忘了地窟的事!

    悲伤是弱者的权利,他也不需要悲伤,他日自己变强,平定地窟之患,才是最好的告祭。

    ……

    等到方平一觉醒来,没觉得神清气爽,只觉得浑身酸痛。

    朝阳照射进房间,方平第一次觉得太阳如此美丽。

    从床上坐起,方平迈步走到窗边。

    窗外,鸟语花香,仿若世外桃源。

    “好像一场梦……”

    方平呓语一声,楼下,有学生在晨练。

    当方平站在窗边,有人看到了他,连忙喊道:“社长!”

    “社长早上好!”

    “社长回来了!”

    “……”

    这些平圆社的人,实力都不强,他们还不知道地窟的事,只知道学校很多人都出去执行任务了。

    他们不知道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一日间战死了七位宗师强者。

    政府没有对外通报消息,起码这时候不行。

    当普通人得知,华国一日战死七位宗师,会如何惶恐?

    宗师,在很多人眼中,就是天,就是无敌的象征。

    只有等到翌日,全民皆知地窟,这些战死在地窟的人类,才会被人知晓,然而那时,留下的除了一个不熟悉的人名,还有什么?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守卫地窟的人类,是最高尚的,也是最卑微的。

    方平微微有些恍惚,轻轻朝楼下点头。

    ……

    洗漱了一番,换了一套新衣服。

    收拾的干净利落,从宿舍出来,方平微微有些茫然,现在该做什么?

    想了想,方平迈步去了后勤部。

    偌大的魔武,此刻熟悉的导师,好像只有李老头了。

    后勤部,愈发的冷清了。

    大四学生毕业,新生未至,导师们大多都去了地窟,三品的学员都在养伤或者修炼,一二品的武者,此刻也到了暑假,已经有一些人离开。

    偌大的魔武,此时并无多少人在校。

    李老头还在。

    老头子没有抽自己的旱烟,不知从哪弄了一盆花生米,正在小酌。

    看到方平,李老头抬头看了他一眼,轻笑道:“喝一杯?”

    “老师……”

    李老头不等他说完,自嘲道:“都下地窟了,偏偏老头子没去,啧啧,校长真够看得起我,让老头子我突破了宗师再说。

    哈哈哈,我要是能突破,早就突破了!

    校长是怕我死在了地窟?

    老家伙,自己都死了,还关心别人死不死,操心的真够多的。”

    李老头晃着脑袋,笑道:“坐下,站着干嘛?难道你也看不起老头子我?”

    “没有。”

    方平坐了下来,李老头忽然将手中酒一饮而尽,叹息道:“你知道吗?在魔武,10个导师,8个是校长的学生。”

    方平有些惊讶。

    “魔武的导师,比得上地方大员吗?比得上各地总督吗?比得上军部将军吗?”

    李老头笑着摇头道:“比不上的!”

    “魔武的导师,说句不客气的,实力、能力比一些地方大员要强的多!留在魔武,得到的一切,也不如他们许多。

    可大家为什么留下来?

    因为校长!”

    “60年前,魔武建校,那时候魔武什么都没有,别说和京武比,和其他几家武大比,也完全没有可比性。

    校长当时也只是魔武第一批招纳的学生,不过那时候,可没现在什么四年制。

    他上了一年,当了魔武的助教,第二年,就开始在魔武当导师。

    校长的老师,是魔武的第一任校长,不过第一任校长死的很早,实力也不是太强,那时候才是五品实力。

    魔武建校没几年,第一任校长就战死了。

    当时,强者还很少,当武大的校长,尤其是这种刚建校没几年的武大校长,还真没几个强者愿意的。

    然后……稀里糊涂的,刚进入四品境的校长,就被临危受命,担任了魔武代理校长。

    那时候他才25岁,25岁的武大校长……真的,其他武大都没把魔武当武大对待。

    校长的天赋很强……当时魔都地窟已经出现,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将魔武培养成一个足以抗衡地窟的强大武校。

    你进了地窟,知道地窟有多强,也就知道校长的梦想有多可笑!

    可他当真了,此后几十年时间都在为这个梦想而奋斗,他教出了很多学生,凡是他的学生,你不知道,校长很奸诈的,每天都给你灌输当导师的崇高性……”

    李老头脸上露出笑容,轻笑道:“记得那时候,他天天给我们洗脑,当导师比当官强,导师导师,指导人生的师父,为人师表,比那些官老爷要受人崇拜的多……

    你想啊,我们都是一群二十左右的小年轻,热血上头,哪能经得住他天天洗脑。

    我们鄙视官员,唾弃商人,唯一的想法就是毕业了要留校,成为一名魔武的导师。

    我毕业的时候,其实没想当导师的,结果那个老不修,去找我父母,说武大的导师多么多么崇高,待遇多好多好……然后把我揍了一顿,说我要是敢走,他就打断我的腿……

    结果被他半强迫,半忽悠的,我就稀里糊涂地留在了魔武当导师。”

    方平这还是第一次知道,李老头居然是校长的学生!

    此刻,方平没有插话。

    李老头说的也有些语无伦次,陷入回忆,笑道:“这些年来,他用各种手段,留下了大量的学生担任魔武导师,所以才有了如今魔武的兴盛,有了两大名校的地位。

    可惜,距离他想象中,一校抗衡一窟的梦想还很遥远。

    他自己,也因为多次出战,受伤严重,不灭体都差点被磨灭了。

    不止是身体上的受伤,还有心理上的。

    风风雨雨60年,他教出来的学生,大半都战死在了地窟,别看他不说,心里难受着呢。

    之前他就准备等南江地窟开辟,他和一些前辈去南江死战,我以为……以为还能再等一段时间的。

    可魔都地窟局势恶化,老家伙等不及了,匆匆忙忙地就进去送死了……”

    李老头又喝了一杯酒,晃着脑袋似喜似悲道:“总算是死了,我其实知道这一天会来,就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他这一死……倒是畅快了,可也不想想,他死了,他的梦想怎么办?

    一校灭一窟……哈哈哈,一城都灭不了!

    老家伙吹牛皮倒是不弱,从60年前吹到了现在,结果只拼掉了一个八品,丢人啊!

    我们也丢人,没能帮他完成愿望……”

    李老头笑着笑着,泪流满面,40年,他在魔武待了40年,和那个老不修相处了40年,真的舍不得啊!

    我想着我先死的,反正你死的学生够多,早就该习惯了。

    可你居然比我死的早,师父可就一个,是师父,不是导师!

    方平没开口,给李老头斟了一杯酒。

    李老头一饮而尽,脸色渐渐恢复了正常,轻笑道:“死了就死了吧,都这么大年纪了,也该看开了。

    和你小子说这么多,也丢人,居然还落了马尿,不许传出去,不然老头子一巴掌拍死你!”

    “嗯。”

    “说说,地窟局势到底如何了?”

    “我们出来的时候,已经击退了两城的合围,杀伤了大量的地窟武者和普通军队……”

    方平简单将情况说了说,李老头微微点头道:“局势还不算太过恶化,应该可以挡住,才两城而已,华国有实力平定,不像天南,华国本就没能打造类似于希望城的军镇据点,通道距离对方的城池也太近,这才被攻破。

    魔都这边,想攻破希望城,除非5城以上联手才有戏,不过……死伤也不会少。

    这次击杀了天门城的两大统帅,五位高品大将,天门城已经不足为虑。

    东葵城方面,目前出动的高品只有4人,除非倾巢而出,要不然,接下来的战斗主要集中于中低品之战。”

    说着,李老头忽然道:“小子,你们这一代,更麻烦了!”

    方平面露疑色,李老头轻轻摇头道:“我们这一代人,主要抗击天门城,如今天门城高品损失过半,接下来,两城很有可能合并,或者组成统一战线。

    也就是说,下一次入地窟,你们面对的不再是熟悉的天门城武者,而是东葵城。

    战场,也不再是希望城百里方圆内,而是蔓延到了500里方圆。

    这意味着,危险更高。

    而你们这群人,也许就是未来抗击他们的主力,所以压力会比我们更大。”

    方平沉声道:“迟早灭了地窟,早晚都一样,我也希望地窟之患,在我们这一代被解决,我不想未来几十年,我们的子孙后代还要继续舍生忘死,继续抗击地窟!”

    “是啊……我们当年也这么想……”

    李老头自嘲一笑,都是这么想的,结果……却是不如人意。

    几十年的战争下来,不但没有剿灭敌人,反而越来越多,越来越危险。

    人类,真的可以战胜对方吗?

    此刻,恐怕有很多人都迷茫了。

    李老头没再出声,闷闷喝着酒,老一辈的武者们,都快死完了,七品、八品、九品……这些人就没有一个寿终正寝的!

    有些可笑的是,直到如今,李老头他们都不知道,这些强者到底能活多大。

    长生不死,原本是古武者们追求的极致,可在现代,还真没这个情况发生。

    九品强者们,也因为年年交战,大部分人都有伤在身,一旦感受到状态不在,便会深入地窟,一去不还。

    地窟深处,又是何等的光景?

    如他这种六品巅峰,宗师无望,也不会一直坐着等死,六品巅峰武者不是突破就是战死,也没出现老死病榻的。

    李老头沉默,方平也安安静静地坐着,心思有些飘远。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