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261章 北行
新八壹中文網{щщщ.χ八①zщ.coм﹃ 純呅字網络ふ說網

    进入7月份,天气已经极为炎热。

    从车上下来,小区里也看不到大爷大妈,大热的天,这个时间点,还没到大爷大妈们出来闲侃的时候。

    阳城这样的小城市,一如既往,始终如此平和。

    武者、邪教、地窟……

    这些事,都和居民们无关,除非有子女在备考武科。

    ……

    咔哒。

    打开屋门,客厅中,方圆正拿着电话和人通话,看到方平,急忙对着电话道:“我哥回来了,你们自己处理,我先挂了!”

    大佬的范,算是有了。

    一句“自己处理”,尽显三千人老大的派头。

    方平嘴角上扬,我的小家在这!

    家国天下,我的心中,先有家才有国,自私也好,自利也罢,所处的角度不同。

    “哥!”

    方圆挂断了电话,先是欣喜,接着忽然板着脸,“方平,你还敢回来!”

    方平放下背包,将无法收起的长刀,搁在一边,探出双手,笑道:“来,捏捏脸,你哥我现在连这点享受都无法满足了。”

    “才不要!”

    方圆严词拒绝,我不要面子的吗?

    也就在家,在外面你敢捏我脸,我还怎么当大姐头。

    “还敢拒绝?”

    方平哈哈大笑,脚步一动,人已经出现在了方圆面前,双手掐着她的脸颊,开始往两边拉扯。

    “方……平!”

    方圆一脸的气恼,脸又被拉大了!

    方平捏橡皮泥似的,上下左右拉扯了一阵,心满意足,放过了方圆,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

    “放假了?”

    “嗯。”

    方圆还在独自生着闷气,不知道从哪弄了块小镜子,照着自己的脸颊,看着脸颊红扑扑的,心里一阵哀怨,方平真过分!

    “桩功到站实境了吗?”

    “没。”

    方平顿时皱眉,训斥道:“一年了!从去年6月开始教你桩功,站桩站了一年,你怎么练的?”

    方圆鼓着嘴辩解道:“快了,就差一点点,马上就能到了。”

    方平瞪了她一眼,又道:“基础战法修炼了吗?”

    “练了,上次我一脚把沙袋踢破了,可厉害了……”

    方圆有些得意,方平无语,这有什么好得意的?

    没再说什么,将一瓶气血丹丢给了方圆,方平再次道:“好好修炼,早点成为武者。”

    他自己穷的叮当响,现在几乎是身无分文,就这点丹药,还是借了学分买的,不过几十学分,方平也没看在眼里。

    方圆没看丹药,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道:“方平,前些天你到哪去了?”

    “做任务。”

    “什么任务?”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可你又……又杀人了……”方圆鼓着嘴,“还遇到了六品武者,你才大一,干嘛要去做这么危险的任务?”

    “天才当然与众不同,你不懂,你哥我也许很快就是四品武者了,你觉得我和别人能一样?”

    方平自夸了一句,笑道:“放心吧,没危险的,说是遇到了六品武者,实际上我这边也有六品武者的,要不然我还能在这跟你说话?”

    “丫头,好好修炼,这样的任务,以后也不会少,这次时间算短的,才十天,下次也许是一个月、三个月、半年……

    哥不在家,你也不用担心我,好好照顾好爸妈,别给爸妈添乱。”

    方圆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

    兄妹俩聊了几句,李玉英买菜回来了。

    看到方平,李玉英眼睛忽然红了,丢下菜就上前在方平身上摸索,方平失笑,无奈道:“妈,干嘛呢!”

    李玉英没说话,等掀开了袖子,看到方平左臂上的几道贯穿伤,忽然呜咽起来。

    当日,方平左臂被贯穿多次,距离现在也没几天,虽然伤口已经聚合,可疤痕却是没那么容易消失的。

    方圆也是刚看到,上来就要扒方平的上衣。

    方平连忙推开她,哭笑不得道:“都干嘛呢,我是武者,武者身上带点疤才正常,哪个武者身上没几道伤疤的,别大惊小怪了。

    妈,别哭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着了呢。”

    “你个混蛋玩意!”

    李玉英劈头盖脸地就给方平一顿打,打着打着,呜咽道:“你还上什么榜,还跟人家六品的打架!

    又不是就你一个武者,你逞什么能!

    谭局长他们怎么不去打?

    你才多大啊,你去什么去!

    你爸还瞒着我,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一出门,都在说,阳城出了个大能人,三品跟人家六品的打!

    你能耐啊,你多能耐,你就没想过……要是……要是出事了呢?我和你爸怎么办!”

    方平嬉皮笑脸道:“妈,我这不是没事吗?再说谭局长才哪到哪,他才一品,都多大年纪了,你儿子我都快四品了,能一样吗?

    再等几年,你儿子一毕业,别说阳城提督,南江总督都能坐一坐,那能一样吗?

    到时候,您就是太上总督,在南江这片地,您想干啥就干啥……”

    “总督又怎么了!总督能当饭吃?总督还不是一餐就吃那么多!”

    李玉英不买账,恼火道:“下次不许再跟人打架!”

    方平哭笑不得,你以为普通人打架斗殴呢?

    不过在李玉英眼中,三品和六品差距有多大,恐怕真的没这个意识。

    偌大的阳城,如今知道的三品武者,也就白锦山。

    李玉英这些人,一辈子都未必见过三品武者交手,对于儿子成了三品武者,她只有这么一个概念,三品武者有多强,六品又有多强,恐怕都是空白。

    至于杀人的事,李玉英没提,心里恐慌,却更怕儿子恐慌,怕在儿子面前提起这些,引起什么不好的回忆。

    在她眼中,儿子是好孩子,斯文人,乖学生,要不是别人逼狠了,儿子不会杀人的。

    政府也说了,那些是邪教武者,邪教的人自然是坏人。

    ……

    被母亲教训了一顿,方平也不在意。

    结果方圆叉着腰也要教训他,方平二话不说,掐着还在泛红的脸颊就继续拉扯,这丫头要翻天了,谁给你的自信来教训你哥的?

    方圆被掐的泪眼欲滴,方平这混蛋好过分!

    ……

    晚上。

    健身房。

    方圆打了一套基础拳法,方平稍微指点了几下,想了想道:“以后别在外人面前修炼战法什么的,也别告诉别人你修炼到了什么地步,低调一点。

    你哥我高调,你就要低调。

    在外人面前,当个小纨绔,也挺好的。

    遇到了坏人,别心软,能打死他就不要留手!

    南江最近邪教武者比较多,放机灵点。”

    南江这边因为地窟将开,虽然上次被围剿了一次,击杀了大量的邪教武者,可不代表现在就没了。

    如今,这些人化整为零,还在南江活跃。

    坐镇魔武南区的那位老宗师,如今也留守在南江,就是为了剿灭残余的邪教徒。

    方平这些人,如今虽然名气大了,获得了一定的社会地位,可也代表危险大了。

    他们自己还好,就怕家人出事。

    武大的学生,也是剿杀邪教徒的一个主力,方平之前击杀过三品巅峰的大传教,未必没有消息传出去,虽然战绩不会透露击杀对手的信息。

    这些邪教徒不找方平,一旦找到了自己家人,那就危险了。

    “邪教武者?”

    方圆没有害怕,倒是有些愤愤然道:“我遇到了,打死他!”

    现在外界的消息,都是在说,方平他们这些人击杀的武者,都是邪教徒。

    在小丫头眼中,那些人敢欺负自己大哥,那遇到了就得打死他才行!

    方平拍了一下她的脑袋,没好气道:“就你这点斤两,少来,遇到了人家一巴掌拍死你!”

    说着,方平忽然一脚将地上的哑铃踢入空中,伸手接住,全力捏了下去!

    “嘎吱”一声,铁制的中间铁棒,被方平生生捏断!

    方圆张大了嘴巴,一脸的震撼。

    “看到了吗?”

    方平将断成两截的哑铃丢到了一旁,笑道:“别以为会点三脚猫战法就如何了,真正的武者,裂金断石轻而易举。

    就你这点斤两,不够人家一巴掌打的。

    难道靠你的大脸去挡?

    所以遇到了真正的武者,逃跑是第一任务,桩功尽快修炼到站实境,基础腿法修炼为主,能战能跑。”

    方圆连忙点头,点的极快。

    好可怕!

    铁的呢,自己老哥一下子就给捏断了。

    自己可没铁的厚实。

    见这丫头记下了,方平继续笑道:“马上就是高中生了,我听说阳城一中,今年开始,就要设立专业的武道培训班,你进了武道培训班,好好跟着老师学,我没那么多时间,一点点跟你讲解武道的基础。”

    “通知书还没下来……”

    方圆还没说完,方平就不以为然道:“跟你提一句,通知书迟早会下来。”

    他方平的妹妹,在一个阳城,要是连一中的武道培训班都进不去,那也太小看他了。

    方平根本都不用去打招呼,这也不算走后门,方圆文化课还不错,气血也不弱,怎么可能上不了。

    ……

    方平这次没急着走,在家待了好几天。

    教教妹妹战法,自己也熟练一下《金刚拳》,和母亲聊聊家常。

    中途,和回家的吴志豪几人聚了聚,收获了一大堆羡慕嫉妒的眼神,被灌了一顿酒。

    吴志豪和杨建他们,也准备暑假结束就突破武者了,虽然还没到二次淬骨,可他们也感觉到了极限,无法再压制了。

    期间,简单说了一下远方扩张的事,不过得等到下学期了,几人也没说太多。

    等到7月10号,方平才背着背包,提着长刀,开车前往江城。

    老王让自己回来给他打电话,方平也懒得现在打电话,刚好,他准备往那边走,沿着江城,一路向北。

    不是要复制老王的路线,关键是,北方的强者比南方其实要多一些。

    北方有京武,有华国武大,有京南武大……

    而南下,那又得回魔武,方平总不能学王金洋,堵魔武的大门吧。

    而且,北方还有几大宗派,其中也有强者。

    这一次,他要挑战的三品巅峰强者,也有宗派的强者,这一点,方平还是比较期待的。

    ……

    江城。

    抵达江城,方平给王金洋打了电话。

    两人在南武见的面。

    看到方平,王金洋这次多看了几眼,忽然道:“要不要切磋切磋?”

    方平摇头道:“不,现在不用。”

    现在的他,气势没达到最巅峰,战法没修炼到深处,哪怕王金洋同样只用三品的实力战他,他不用气血优势,也没有胜算。

    等他这次挑战归来,也许会胜,可胜的也只是三品的王金洋。

    对王金洋这个一直当成目标的对象,方平可不是为了战胜压制实力的他,等自己进入四品,或者五品的时候,和王金洋同品同阶,王金洋才会是他的目标。

    方平边走边笑道:“切磋是迟早的事,在魔武,还挂着你的任务呢,学分可不低。

    很早以前,我就想着,这个学分我要拿。

    一晃眼,过去快一年了,既然一年都等了,我不介意再等一年。”

    王金洋背着双手,淡笑道:“看来你很自信,很快就可以超越我?”

    “武者,这点自信还是要有的,不是你告诉我,武者必争吗?争一争,也是有必要的。”

    “那我等你。”

    王金洋笑了笑,又道:“就怕你追不上来。”

    “会的,王哥可别懈怠了,自从接触武道,算起来,其实还是你对我的武道影响最大,你是我接触的武道第一人,也是迄今为止,我第一次觉得有些难超越的同龄人。

    其他人,已经被我渐渐甩开,武道路上,还是需要王哥这样的标杆来刺激刺激我的。”

    “很狂,但是一年三品的你,也有资格狂一些。”王金洋轻笑道:“既然你当我是目标,那你继续努力吧,武道路上,正因为有你我这样的人,才会更精彩一些。”

    王金洋说方平狂,其实自己也不弱。

    两人都笑了起来,过了一会,王金洋才转回正题道:“这次找你,一方面是看看你的进度,虽然没交手,不过看样子,还算不错。

    第二,是想提醒你一句,抓紧点时间。

    不出意外,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南江地窟必开!

    地窟第一次开启,是危险,也是机遇。

    其他的地窟口,开启多年,其实外围的好东西,都已经被人类武者收缴了。

    你在魔都地窟,应该没发现什么好东西吧?

    有价值的药材,有击杀价值的动植物,都没看到吧?

    魔都地窟开了数十年了,外围哪怕一根有用的草都被人类拔走了,新开的地窟可不会如此。

    但是,新开的地窟,也是最危险的地方。

    你不知道,你是否会下一刻遇到一位高品武者,所以想获得好处,就得有强大的实力。

    在外界,我们很难靠自己晋升上去,越到高品级,越难提升,而其他地窟,你得深入,继续深入,深入到别人不曾去过的地方才能获得好处。

    新入口……那就完全不同了。”

    方平面色渐渐凝重,询问道:“南江的地窟确认要开启了,具体地点呢?”

    “这个暂时不好分辨,不过快了,其实地窟入口开启,你能感受到的,通道开启,能量通道搭建成功,会渐渐释放大量的能量粒子。

    如今我们正在探测,哪里的能量粒子强度在不断增长,那就有很大可能会是地窟入口开启的地方。

    实际上,你没发现,南江这边,如今整体的能量粒子都活跃了一些,这也是判断地窟入口在南江的一个重要依据,能量通道搭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希望不会是在阳城……”

    方平轻叹一声,王金洋则是不太在意道:“在哪都一个样,地窟入口越来越多,今日不在阳城,也许明日就会在阳城开辟另一个入口。”

    “也是。”

    “这次你要一路北去,为突破四品做准备?”

    “嗯。”

    “对手选好了?”

    “定好了,第一家先去云梦军校!”

    王金洋看了他一眼,半晌才道:“军校强者如云,三大军校,每家都不弱于名校,而且军校武者,参与地窟战的机会更多,你别第一家就翻了船。”

    “失败没关系,不怕失败,发现自己的缺点,那就足够了。”

    “那祝你一路顺风!”

    说着,王金洋又道:“军校,武大,你都可以独自去,去宗派,最好让魔武的导师跟着去。”

    方平微微蹙眉,王金洋解释道:“不是说他们会害你,可宗派和武大、军校是两个体系,你也许门都进不去,而且宗派当中,也有一群守旧的武者,你欺上门,他们便会觉得是最大的耻辱,未必不会冒出几个激进的武者。”

    “懂了。”

    “没事,其实我不提醒,你真要去了,你们魔武应该也会有人出面的。”

    方平却是苦笑,还真未必,魔武现在的导师,可是大部分都不在校,看来到时候只能找李老头来压阵了。

    两人聊了一会,南武校园内,也有人看到了他们。

    不过认出了方平,路人的脸色就不太好看了。

    不好看归不好看,三品武大战力榜,排名第三的方平,在南武,还真没人是他的对手,除了王金洋这个学员!

    其他人方平也没在意,半路上倒是遇到了顾雄,两人聊了几句。

    没在南武久留招恨,下午,方平就开车驶向南江北方第一省,北湖省。

{噺⒏⑴中文網m.χ㈧㈠zщ.cóм更薪嘬快の伩字ふ説網}